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64章:三个怪物

第64章:三个怪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风铃铛放手了,看着北辰映雪走。

    走,走了。

    只气得啪一声,一鞭子过去,将老爹当铺的招牌拆了。

    哇的一声,禁不住就哭。

    一头扎进屋,哭得那个死去活来天昏地暗。

    她爹太明白了,安慰道:“作事要学你老爹,拿的起放的下。”

    更哭,这回还拿起算盘砸她爹,“你还好意思说这话,我娘就是被你气跑的,不去找,还……”

    老爹只有哄,不断地哄:“你娘那不是找幸福去了吗,等她幸福够了就回来了。”

    “你真的这么想?”

    “真的。”

    老爹非常认真,还拿出些“老相好”给绣的鞋垫,指着这个道,这是你东三婆给绣的,那个西四姨给绣的,那个的那个,是隔壁老王的媳妇的妹妹的妹妹给我绣的,这多好,一晚换一个,多逍遥。

    “好你个负心汉,果真不想我娘。”

    啪,又是一鞭,好嘛,先前墙角那个唯一尚存的景德镇青花瓷也呯的一声爆了。

    直惊得她老爹心肝都裂了,眼睛一闭,一个寒噤。

    “唉,看我这宠的,都把她当她娘养了。不然怎么能落下这么个暴戾。”

    暴戾、暴戾!

    一通脾气发的,风铃铛心头略好。

    一字一板地问父亲:“爹爹,我把房子都烧了为他,为何为他不住?”

    “穷人吗,那身上都有股酸气。”

    “那为何他将他表姐送他的镜子也一斩两断?”

    “弱者吗,身上也有股酸气。”

    “那南宫听雨比我漂亮吗?”

    “哪能呀,你是凤凰她是鸡,岂能一比。”

    “那为何我撕心撕肺地待他,他却不为所动?”

    “傻瓜,你俩是兄妹,他怎敢。”

    气,当即眼泪洄洄地就下来了,“我姓风,他姓北辰,凭什么我俩是兄妹。”

    又哭的一塌糊涂。

    蓦然,门外传来三声响亮的口哨,接着就是一阵曲子的合奏声。

    不知是在庆贺她的失意,还是庆贺她败家如此迅速。

    风掌柜不知外面怎么了,正要起身去看。

    风铃铛却手往身边的仙鹤头上一拍,“去,把那三个跟班给我喊来。”

    仙鹤在风掌柜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大摇大摆地走到店门口,“嘎”的一声鸣叫,顿时门外大摇大摆地走进三个道人来。

    三道人好是奇异,一个大嘴,一个驼背,一个侏儒。

    大嘴提着一笼信鸽,咕咕咕地一群鸽子叫个不停;驼背背着一个画板,笔墨纸砚齐全;侏儒抱着一把大长琵琶,那琵琶比他三个都高,好像琵琶就是他,他就是琵琶。

    侏儒正弹着琵琶,手不够长,却虚空一点一点地让弦线嘣嘣嘣颤动,发出悦耳的音乐。

    驼背则手背到后面的画板上,用指头敲击画板,发出梆梆的声音与琵琶合拍,

    大嘴更是可笑,居然手弹着鸽笼上的细丝条,发出沙哑的音乐。

    合奏声声,还不时地吹着口哨,煞有怪杰之意。

    奇特的相貌,奇异的弹奏方法,外加个美貌如花的风铃铛相衬,四人站在一起那简直是绝配,当即令她老爹如见了鬼、瞠目结舌。

    再看三人的太阳穴,更为惊讶,但凡太阳穴凸出的人都是仙人,而这三人就是。

    心里毛乎乎的,那是对仙人的敬畏,怯怯地问女儿风铃铛,这三个怪人是谁,可是仙?

    风铃铛笑了,嘴一撇,“唉,我的跟班,当然了,也是高手。”

    高手,那何不显现一手?

    果然三个道士也真听话,居然真的表演一番。

    丹田气一提,霎时身子离地,凭空悬浮起来,离地虽不足一尺,但三人整整齐齐、步调一致,一上一下,煞是好看,直惊得风掌柜连连抱拳,连声喊仙人。

    这下风铃铛更是得意,乜斜着丹凤眼,晃荡着优美的下巴,而耳边那长长的剑型耳坠也“叮咚”作响。

    风掌柜激动坏了,“仙人光临,蓬荜生辉,蓬荜生辉。”

    那三人却不理他,还吹胡子瞪眼地问:“老东西你是不想活了,敢欺负我们公主,还给气哭了……”

    说罢就要动手,立时吓得风掌柜妈呀一声躲到女儿身后去了。

    风铃铛一笑,拉出父亲介绍道:“这是我老爹,怎么着,不孝敬个见面礼?”

    三人陪笑,赶紧就往身上摸,还真不懒,一人一块金元宝,恭恭敬敬奉上。

    风铃铛笑了,调侃道:“哟,你们不是说饭都没钱吃嘛,怎么突然间……”

    三人傻笑,挤眉弄眼道:“老爹重要,老爹重要。”

    “哼,不说实话。”

    赶紧安慰,“哟,我们那是试探你的,难道你没看出来。”

    “试探我什么,又看出了什么?”

    三人就笑,打趣道:“当然是试探你,人长的漂亮,花钱是不是吝啬。”

    “那试的如何了?”

    “唉,你还真是个吝啬鬼。”

    “去你娘的。”

    风铃铛不笑反怒,道:“我这一生最恨两种人,一是见了我却不被我的美貌惊得眼珠子掉了一地的人,二是,请客吃饭却还想让老娘掏钱的人。”

    “妙极、妙极。”

    三人说:“第一种人嘛,那是有眼无珠,第二种人嘛,那叫不识相。”

    哈哈,风铃铛笑的灿烂,“原来你们三个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三人喜形于色,恭维道,我们愿为公主效犬马之劳。

    突然,风铃铛眼睛一翻,厉声问,那眼前就有一个人欠收拾,你们敢不敢替我出了这口恶气。

    三人金刚怒目,抹胳膊挽袖子,“那还不走,撵上他,锤得让他认得老娘是谁。哦不对,是让他认得公主您是谁。”

    三人出门,展开仙气就“走”。

    风铃铛也自鸣得意出了店门,跨上那仙鹤,“嗖”的一声赶在了他们前面追上了北辰映雪一行。

    ……

    一头跳下,伸手就来挎北辰映雪的胳膊。

    北辰映雪只感到这丫头脸色不对,正诧异,却不想她居然来了这个,直吓得赶紧一缩,让开她那温柔的手。

    天啊,这可是大唐,不是西域国。西域国人见人就搂就抱,甚至还亲,咱们可没那福分。

    男女授受不亲,他一把让开她的手。

    嘿嘿,风铃铛笑了笑,视而不见。

    却趁他不注意,又一把挎上,这回,挎了个正着,再也让他逃不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