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57章:一铮一铮

第57章:一铮一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说你不赌的?”

    “我赌了吗?”

    “你说你不喝的?”

    “我喝了吗?”

    “你一铮一铮的,我一酒一酒的,岂能算是你不喝?”

    “有你这种强词夺理的?”

    铮铮铮,又一拨拨琴弦拔起,锵锵锵,一个个兵魂甲士,金戈铁马没入黑剁头体内各位大穴。

    有诗云:

    幡旗如鸟翼,

    甲胄似鱼鳞。

    冻水寒伤马,

    悲风愁杀人。

    好一场恶斗,却是难解难分。

    一方有酒,酒化秽物。

    一方有曲,曲化兵魂。

    酒曲相映,本不分离。

    酒是好酒,曲是好曲,酒曲酒曲。

    ……

    相持不下。

    哈哈哈一声大笑,院门处,那个可恶的慕容族小公子驾到。

    鲜衣怒马,恶仆相随,耀武扬威。

    拍手大声笑,“打得好,打得好,我说嘛,北辰堡还能不臣服在我慕容族脚下。”

    黑剁头愈战愈勇,三角眼也一身的酒气壮行,也不示弱。

    黑剁头道:“来的正好,一起收拾了去陪葬。”

    呯,分出一拳直奔小公子。

    小公子轻蔑的一笑,轻手一挥,黑剁头已然倒下。

    曲停,酒停,却是乱了才子佳人一番雅兴。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北辰映雪知道此人再来绝无好事,定然是索要妹妹。

    纵然我死在这里,也决不答应。

    ……

    小公子手一亮,先前的那张契约重又出现。

    道:“看到没,还是那句话,交出春秋笔,这纳妾的事嘛,一笔勾销。”

    “不,这事我决不答应。”北辰映雪十分坚定。

    小公子道:“是不答应给笔呢,还是不答应给人?”

    北辰映雪决然道:“两个都休想。”

    瞬间火药味弥漫。

    小公子不慌不忙,指着北辰映雪身后的妹妹和其母亲道:“难道你要拖累这母女俩也决无生路?”

    北辰映雪回头看了下母亲,一片深情。

    却见母亲目光游离、神色慌张。

    不及他说话,母亲已然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儿呀,你就别和慕容族对立了,咱们认了吧。”

    只感到天旋地转,北辰映雪没想到母亲竟然不顾女儿的死活,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当即也跪下,扶起母亲。

    不,绝不交出笔。

    但,不交出笔,岂不是更将妹妹往火坑里推,比母亲更甚几分。

    难道真的要交出这春秋笔?

    不,它现在是我唯一的依仗,一旦失去,我拿什么翻身。

    笔,符道,因为有了笔,我才将我孜孜不倦追求的符道发挥到极致,才能令我重新崛起。

    笔,令我改了画,改了那侮辱我北辰堡的三个字。

    笔,令我画了符道之门,令禁地那里的无数妖兽尽折腰。

    笔,决不能失去笔。

    失去笔,又将回到过去。

    好不容易得到,岂能恭手奉上。

    中午时分,帝王之气,祖先禁地,我只能凭它先人一步夺得瑰宝。

    绝不能丢。

    不相信,不甘输,扶起母亲问:“这卖身契约可是真的,是谁签订的?”

    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地说,是你父亲,还有族长。

    再问,为何要卖了女儿定下这婚约,这小公子是什么东西你们难道不知?

    母亲只能哭泣,浑身颤栗,却哽咽的再也说不出。

    问不出,正打算问妹妹,却见妹妹“哇”的一声哭倒在他怀里,说,“都是咱们家重男轻女。”

    重男轻女,什么意思?

    难道是自己的丹田拖累了家?因为丹田被封印,父母顷尽积蓄,不顾女儿的死活,全力救他这个残废。

    想起就心酸。

    自己呀,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表姐,害得一家人没落受罪。

    好悲切,但又好不后悔。

    凭什么后悔,凭什么正义不能得到褒奖,凭什么我不能立足于天下。

    气血上涌,扶起妹妹问个究竟。

    妹妹接下来一番话,令他大吃一惊。

    原来一切并不仅是为他这一个儿子,还有个更大的儿子,更大的包袱。

    哥哥——北辰寒江。

    因为北辰寒江,家里不得不倾尽家产,不得不将女儿卖人为妾。

    哥哥北辰寒江,有你的消息了。兴奋。

    哥哥北辰寒江,可你又给家里带来了不幸。

    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

    妹妹说,家里重男轻女,从不把她当人。

    “我曾经求父亲,求他别把我卖给慕容族当妾,可是他哪里听得进去,他说女儿就是根草,家里的顶梁柱还得是儿子,儿子不能没了。”

    不会吧,北辰映雪觉得不可思议,在他心目中,父亲是多么的慈祥,虽然他鲁莽了些,激进了些,严厉了些。

    清楚的记得,三年前自己的丹田被封印的那一刻,父亲非但没有责骂他,反而还指着天大骂:“凭什么欺负我儿子,凭什么欺负小孩,有本事向我宣战啊,子不教父之过,你安大帅冲我来呀,来呀。……,敢来,我就是拼了死命也要捏碎你贼老妖的卵包仔。”

    那话虽然粗俗了些,但是那是多么的护短,多么的疼爱自己的孩子啊,这样慈祥护短的父亲,又怎么会将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更记得,父亲不仅疼爱两个儿子,也更疼爱妹妹。每次风尘仆仆回来,都要先给妹妹买些好吃的好玩的,令她欢心不已。同时他还不准我们哥俩抢,说妹妹年龄最小,应该护着掖着。

    可眼下,他竟然将亲生女儿卖与人当妾,这是怎么想的,这还是那个护短的,慈祥的父亲吗?

    不敢相信。

    妹妹继续说:“父亲重男轻女,他说,二儿子北辰映雪残废了,就必须想尽设法保住大儿子北辰寒江。”

    “?”

    “父亲说,大哥在外面又惹了祸事,性命不保,不得不救,不得不出此下策。”

    “究竟出了什么事?”

    妹妹摇头说,父亲避而不语,缄口不言,从此就卖了家里的房子和花光所有积蓄,救大哥,就此一夜白了头。

    一夜白了头?

    好是辛酸。

    “大哥你在哪里,你出什么事了,你没事了吧,我好想让你回来,安安全全的回来,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温温暖暖。”

    骤然间,他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

    父亲一定是迫不得已。

    现在,父亲不在,自己就应该挑起这个重担,勇敢地面对。

    不就是钱庄吗,不就是想娶我妹妹当妾吗,不就是想抢走我借来用两天的笔吗,来吧,我都勇敢接受,勇敢的战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