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47章:魂力轨迹2

第47章:魂力轨迹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六个守卫不甘失败,败了是小,耽误了公务可不得了。

    纷纷上去将那高个守卫提起,希望他站稳站好,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

    可稀泥扶不上墙啊,再怎么扶起,又照样倒下,抱着腿再无战力。

    黑剁头此时扑来,掀开众人,一把将其提起,扬起拳头暴呵:“再吃我一拳……”

    发现,高个守卫已疼得昏迷。

    一放手,他也像耗尽了体力,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但是,凭着一股顽强的信念,站定。

    “不能倒下,我要让他们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果然,人群欢呼起来,一个个用崇拜的神情看向他,

    “居然没有倒,居然赢了。”

    “他居然反败为胜,不可思议。”

    欢呼着欢呼着。

    倏然,人们感觉不对,不是还有一个更要为之欢呼的人吗?那不就是北辰映雪吗!

    他凭着几句指点,就让黑剁头反败为胜,就让黑剁头打败这个高他一个境界的守卫。

    “不可想象,就凭着几句指点……”

    开始看向北辰映雪,就像在看一个怪物,“不会吧,就他,一个废物,凭什么。”

    倏然,那名与高个守卫关系最好的矮个子守卫恼羞成怒,突然拨刀,一个偷袭,从背后抡起刀背狠狠地敲向黑剁头的脑袋。

    这一刀,虽然是刀背,但若打上,不死也残。

    一片惊呼,众人只道黑剁头这回完了。

    只要黑剁头死,他北辰映雪就只能束手就擒。

    乍然就听一声“着”,那快砸到脑袋上的刀突然变慢了,然后歪向了一边,“当”的一声刀掉在了地上。

    啊,这是怎么回事?

    只感到惊悚。

    再看那矮个守卫,甩了刀是小,反而抱着眼睛“啊啊啊”嚎叫,显然眼睛中了什么。

    中了什么?显然不是暗器,若是暗器,那眼睛早就有血流出了。

    眼泪哗哗,矮个守卫再无战力。

    惊奇了,奇异了,人们纷纷看向那喊了“着”的北辰映雪。

    这小子使的是什么?是暗器吗?

    另五个守卫一看,这是要完成不了公差了,一拥而上,就要绑了北辰映雪。

    “哼,一个废物而已,拿下。”

    提刀上前。

    但是,还不及近身,就一个个抱着眼睛哭爹喊娘地滚了一地。

    啊,他是怎么出手的?又发的是什么暗器?

    ……

    黑剁头缓过劲来,一拳先将抱着眼睛狂嚎的矮个守卫打翻,骑上去就是一阵猛揍,直揍的这家伙跪地求饶。

    越打越狠,性起,捡起地上刀,抡起就是一刀。

    一刀,却被北辰映雪拦住了。

    北辰映雪抓住了他的手腕,目光凛冽,令不得不松手,刀掉下。

    想到先前哥哥的指点,单膝一跪,抱拳说道:“哥哥,感谢你的指点。”

    哥哥,他连说了两声哥哥,而不再是堂*哥了?

    虽然只错了一个字,但不一般。

    是的,是由衷的敬佩和彻底的折服了。

    只感觉那个天才又回来了。

    激动,不能自已,直呼其名——哥哥。

    “哥哥,你这指点是修仙学院的吗,是这三年来受的苦…悟到的吗?简直让我佩服,佩服的五体投地。”

    呵呵,北辰映雪没想到这家伙也能将话说的文绉绉的。

    微微一笑,没有作答。——作答个什么,作答了也没人信。

    正在这时,人群中冲出位胖大婶,急急切切地拉着她儿子来到北辰映雪面前,要其跪下,嗵嗵嗵地叩了三个响头。

    “映雪,帮我儿子看看,他已两年没晋级了,我这个当娘的看着都着急,你给把把脉,看他是哪里出了问题。”

    好嘛,这个头带的,于是“哄”的一下,挤破了头。

    人潮如涌,纷纷带上自己的孩子来求北辰映雪了。

    原来这个世界强者为尊,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呀,修炼,那是平民老百姓最简捷的捷径。

    盯着胖大婶,北辰映雪心中的气不打一处来。这胖大婶可是邻居里先前骂他最凶的那个,脸一黑说道:“你儿子都淬体三重境了,已很有成就,何必再问我这个残废?”

    “可你有宝物呀,你表姐给的宝物,不然这些守卫怎么一下子全被你打倒。”

    呵,原来他们将自己的蚂蚁分身当成表姐给的宝物了,可惜他们看错了眼,北辰映雪不是那么没骨气的人。纵然表姐给的怜惜,也坚决不要。

    北辰映雪只觉得气。看那胖大婶,口气好满,好霸道,好像他北辰映雪真的有宝物,且那宝物就是她家的。

    不由分说,拉起他儿子硬塞到到北辰映雪脚面前,强让他给看。

    这么脸厚?

    北辰映雪都服了,想到昔日她刻薄的言语,恨道,也不看看你当时的那个泼妇样……

    脸厚,真是脸厚。当即他毫不客气地损她:“你也不想想往日是怎么挖苦我的,还有脸来求我,你这脸比城墙都厚。”

    胖大婶怔住了,脸扑的一红。但为儿心切,也不顾脸面了,再次求道:“我求你了,我儿子真的两年都没晋级了,求求你、求求你。”

    连连作揖。见北辰映雪仍然无动于衷,竟“扑通”一声跪下,抱着北辰映雪的腿就“呯呯呯”的亲自叩起响头来。

    叩,那可真响啊,真真切切。

    “这,这不折杀我吗?”

    北辰映雪气得脸都绿了,转身就走。

    ……

    胖大婶勃然大怒,一头站起,展现出她往日的刁钻和刻薄,“不帮就不帮嘛,怎么着,你以为我真的求你?也不撒泡尿照照,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别以为有你表姐帮你,你就不得了,就上天了,告诉你,老娘我今天让你帮定了,帮,那也是你的荣幸。这事,没得商量。”

    呵,还商量?

    气愤间,胖大婶竟然一把拉起儿子,大明大放地往北辰映雪家里走,看来她这是赖都要赖到他北辰映雪家了。

    “有本事不帮,看我不把你家骂个底朝天。”

    恶妇、小人。

    北辰映雪气得直骂,但是又没有办法,毕竟邻居就是邻居,总不至于翻脸吧,若翻脸了,那日后母亲的日子怎么过,总不至于自己天天呆在家照看母亲,防止她来骂街吧。

    这时人群中一些人的风凉话也来了,“看到没有,我说这小子不是个东西吧,怎么样,是不是碰的一鼻子的灰。”

    更有甚者,直接否定:“我说你们这些人呀,他不就是碰巧指点了两句,再加上走点狗屎运,歪打正着,你们以为他真有什么宝物,屁。”

    哦,这下人们对北辰映雪指指点点、指桑骂槐,都在心里呸他:“呸,你这死狗扶不上墙的东西,你表姐就是有宝物给你,你也消受不起,成不了气候。”

    愤愤不平,纷纷咒北辰映雪早死,“祸害,祸害,你怎么不早点死呢。”

    嘴上这样骂着,其实心里都多长了个心眼,所以话语还不像往日那么毒辣,生怕这废物真的有了他表姐的宝物相助,那可就真的后悔莫及。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越吃不到越酸。

    ……

    北辰映雪搀扶着黑剁头回家了,而那七个守卫也相互搀扶着跟在后面。

    跟到院门时,他们就不敢再进去了,生怕那暗器又来。

    一个个不服地相互问:“你看清了吗,那是什么暗器?”

    一个个又不得不服地说:“唉,估计不会是暗器,绝对是仙法。”

    “仙法,就是仙法,他有他表姐帮忙,他表姐可是仙女呀,今天是端午节,她表姐刚刚来过。”

    “不对呀,听说刚刚来过的是个绿衣绿剑绿纱巾的绿衣少女,不是他表姐?”

    “你眼拙呀,不是他表姐,难不成不是他表姐的侍身丫环。”

    哟,这一想,纷纷服气。

    实力,这就是实力,修仙世界,以实力说话。

    守卫们看着北辰映雪进了院子,不得不哀求:“您进去看一眼就走哟,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公务在身。”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北辰映雪理都懒理他们,径直往院子里走,心中直操心着妹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