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42章:望庐山瀑布

第42章:望庐山瀑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貔貅不大,墨黑中泛绿,其间有洄洄的灵气流动。

    原来这是一块上品“聚灵石”打造的貔貅,拿在手上,隐约有灵气的荡漾和溢出。

    貔貅,传说中降妖除魔的神兽,此貔貅更是不凡,乃历代族长衣钵相传的圣物。

    喃喃有词,貔貅腾空而起,在空中化作巨大。

    巨大的貔貅崩裂,化作齑粉,飘飘洒洒如雪。

    粒粒雪粉,带着粒粒魂力和饱满的灵气……

    威武楼上霎时白茫茫一片,如覆上了一层盐。

    盐,确实是盐,只一少点就能令一锅粥平淡中出神奇。

    精华,仿佛*久*旱*逢*甘*霖,锁灵阵倾刻间魂气饱满,灵气充盈,恢复如初了。

    唏嘘不已,五大长老知道,此貔貅乃“天地玄黄”四个品级中至高的“地级”宝物,一颗抵得上千灵石,放眼整个北辰堡,也就三颗。

    哪三颗?

    貔貅,把灵球,再…把灵球。

    五大长老唏嘘,族长心疼,但这一切都万不得已。

    谁让锁灵阵紊乱,谁让慕容家族趁乱袭击?谁让北辰映雪这外狗东西莽撞插端阳草?

    “插草,必死,北辰映雪,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

    北辰族长怒不可遏,一把飞下,一把掰断慕容蛇手中的钢刀,目光如炬,“小小执事,滥杀无辜,造死。”

    慕容蛇也是骄横,“小小执事又怎么样,我慕容族一条狗都比你的命金贵,敢纵容这夫妇俩修炼魔功,先宰了你。”

    族长目露鄙夷,“就你这角色,三脚猫?”

    北辰蛇倨傲:“那又怎样,不照样敢在你头上撒尿。”

    族长眼睛瞪圆了,“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若胡乱安个罪名就想将我族民正法,休想。”

    慕容蛇冷笑:“证据确凿,私自开矿,罪该万死。”

    说着又不怀好意地将族长从头到脚细细打量,“幕后指使,只怕难逃其究,估计莫些人也活不长久。”

    这番打量让北辰族长心里发虚,虽不敢说怕,但至少表明,事情已经被人泄露了。

    泄露了,那可真的要被灭族了。

    一人死是小,不能害了大家,害了全族人。

    “我怎么纵容他俩修炼魔功了?可有证据,若没有就给我闭嘴,少点儿狂吠。”

    纵容修炼魔功,这可是要歼灭九族的罪名,他可担当不起。

    愤怒地指教,咆哮地发泄,只因为心中还是“虚”。

    这对夫妻,还有北辰映雪的父亲,以及几十名北辰堡的精英,都是他亲自挑选亲自布置的秘密行动,族中除了他也就五大长老知晓。可五大长老都是德高望重之人,绝不可能泄露。

    那是谁走露了风声?

    不成功便成仁。这次行动一旦成功,北辰堡将有恃无恐,永远摆脱慕容家的剥削和压迫。

    机会有多大,风险就有多大,为了北辰堡,他不得不拼了,不得不挺而走险。

    这是步险棋,但没有选择必须走。北辰堡已到了生死边缘,横竖都会被慕容族压死,与其死,不如奋力一搏,也许曙光就在眼前。

    不敢想后果,虚汗直冒,但也强装镇定。

    慕容蛇手一亮,一块黑色只有拇指大小的石头在他手上闪现,恨恨道:“这就是证据。”

    一把将石头甩了过去,族长伸手去接……

    就在接的当空,他突然暴起。

    一把暗器,分为上中下三个方位向族长奔袭而来,而他本人,更是封住了族长的躲避之路。

    族长早有防备,与毒蛇较量岂能不多个心眼。

    太了解慕容蛇了,生性狡诈,心黑手辣,如同他的名字“蛇”,毒蛇。

    不去接那石头,手指化掌,一掌劈出,磅礴的灵气瞬息化为一道波光,啪啪啪震开上中下三路十几把飞镖。

    迅雷不及掩耳,慕容蛇本人此时已攻到。劈头一刀,同时,怀中衣扣大开,一条条“惊心动魄”从怀中飞出,正是一条条毒蛇。

    歹毒,暗算,一招接一招,一套接一套,连环套,连环蛇。

    刀,直劈族长的脑门,而毒蛇则悄无声息地直奔下身咬去,手段毒辣阴险,且出其不意。

    眼看族长就要遭此暗算。

    危急时刻,族长顾不上脸面,就地十八滚,算是躲过了慕容蛇那一刀,但是,蛇却根本躲不过,因为这不是普通的蛇,而是妖。

    妖蛇?

    是的,黄级上品妖蛇。不仅已开灵智,且修行到通灵上境。

    原来世间妖兽按从高到低分为天地玄黄四品,黄级为通灵阶段,玄级为成精阶段,而地级和天级,那就更高的不敢望其项背。

    通灵上境妖兽,相当于人类的淬体巅峰,与洗髓只一步之遥,可见此兽的厉害。

    刀到蛇到,上下都被封死,唯有死。

    族长没了面子,骇然就地十八滚,算是侥幸捡回条命。

    蛇一击不中,空中转身,尾巴一甩,速度更快,紧逼而至。

    眼看“弟弟”就要被咬到,那可是致命之处,功力用不到之处,功法修行者的毕露之处。

    情急之中,只有挥掌去挡。由于妖蛇的速度太快,刚发出的掌力已去,而丹田新补充的灵气又跟不上。

    啵,妖蛇咬中了他的手指,霎时一股剧痛传遍全身。

    一个激灵,赶紧丹田气一提,将蛇毒从臂膀向手指外逼,只有逼出蛇毒才能保命。

    可毒已上身,而妖蛇却不松口,不松口的意思就是顶住他丹田气息的逼迫,将毒彻底灌注。

    蛇咬住不丢,而慕容蛇的刀连环砍到。

    再坚持一会儿,蛇毒一发,动作迟缓,连环刀必然……

    都以为族长必死无疑……

    猝然,一道金光起,族长身上一串串“诗词”如一道道飞燕,环身而起。却正是李白的诗《望庐山瀑布》: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诗词一出,如一道道金砖,又如一道道飞燕,瞬间打向妖蛇。

    “啪啪啪”,响声不止,霎时,黄级上品妖蛇就被打为无数节儿,粉碎。

    哇哇,慕容蛇一口口鲜血吐出,却是那蛇与他心志相通,蛇死,他也即受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