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9章:魂符与歪经

第29章:魂符与歪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广场上,白衣公子金乌旭还在那儿溜达。

    他想起了先前北辰映雪修改了他的画,令他吃嘎,不禁怔在了当地。

    怪物,这是什么级的怪物,如此了得,如此怪异。

    他大爷的,他走后,我怎么感觉自己少了什么?

    可又少了什么呢?好像不自知。

    慢慢地施展画魂本领,感觉力不从心,不会吧,难道我失去了画魂的本领?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的绘画本领还在,又怎么可能独独失去了最高一级的画魂。

    可能是我失忆了,被他几巴掌扇迷糊了吧,待我头脑清醒时,应该能记起画魂的记忆。

    当即一拧胳膊一使劲,再往臂膀上看去。天啊,画魂魂脉居然不见了。

    不会吧,不会吧,他几乎跳起。

    但也只是一会儿的激动,过后他自我安慰,也许是因为我被气到了,气晕了头,所以画魂魂脉一时半会儿施展不出。

    没事,应该没事,过一两天就会好起来。

    这样一想,又精神一振,只感到身轻气爽,就准备在周围买点吃的了。

    毕竟早点是要吃的,只是,这周边的摊点卫生状况嘛,唉,还是算了吧。

    闲逛,闲逛,闲闲的逛,异乡小镇还别有一番情趣哟。

    正闲逛闲着嗨,却见一疯老头从旁边经过,而他身后跟着一群看热闹的,屁颠屁颠地笑笑咧咧,却原来是老头要比武,要与人决斗。

    决斗,为了这决斗,老头居然闭关三年,为的是和隔壁家家主决斗。

    原来,隔壁“文老头”嫌他冬天晒被子越界了,将他家的太阳挡住了,两人一架打,各自负伤还各自不服气,相约,闭关三年,再来一场真正的决斗。

    好嘛,这决斗就定在广场的石台上,那石台是北辰堡专门用来决斗的,只要事前鉴宝生死状,打死了白死。

    边民好武,这是传统,北辰堡也鼓励比武,尤其是决斗。当然那决斗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死人,毕竟是同族人,所以比武时都戴着面罩和头盔,再穿上甲胄,而手持的也是木剑。

    木剑?不,那是符剑。

    所谓符剑,就是将符贴在剑上,用灵气将符上的内容锲入剑内部,在剑内形成灵脉,灵脉一成,就像江河的渠道,持剑人灵气灌入剑柄,就顺着渠道直达剑尖,再发出剑气,隔空斩牛。

    这就是符剑的威力,所以越是上品的符威力越强,符师因为能画这种符,所以身价也特别高,十分抢手。

    看来这木剑决斗也会死人的哟,所以嘛,哼哈,大家拭目以待。

    老头姓武,武夫的武,对战的姓文,文绉绉的文。

    一文一武两老头,一跃就上了石台。

    真是滑稽哟:两老头闭关三年,胡子眉毛都老长,脸都还没洗,就急不可耐的灰头土脸的来比武,敬业,真是敬业啊。

    唉,就那点小事嘛,放别人,芝麻大,早算了,而他俩却非要拼个你死我活,还美其名曰,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

    硬生生“杠”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

    武老头胡子一吹,亮出手中剑,却是把木头的断剑。

    断剑,这还怎么打?台个看热闹的一个个嘲笑他。

    面对嘲笑他视若无睹,大言不惭道:“知道吗,这把断剑可曾经是名剑,只可惜断了,剑身里的符脉也断了,按道理是发不出威力的,但我刚才一出关就遇见了北辰映雪,那可是咱们北辰堡的天才,还是修仙学院的高才生,我求他开恩帮我修好这剑脉,结果真的修好了,这下哼哼…,厉害着呢。”

    什么,北辰映雪?

    哈哈,下面的人一个个笑死了,“武老头,你怕不知道吧,你闭关这三年,北辰映雪已从神坛跌下,一落千丈,成了废物,废物也能帮你修复这剑,笑话吧?”

    武老头睁大了眼睛,不信地道,“这可是用两个馍馍和他换的,他吃了我两个馍馍,岂能不帮我修好这剑。”

    原来这老头生怕说…自己吃了北辰映雪两个馍馍,还让他北辰映雪帮他修了剑,这样人们更不信,所以才撒了这个谎。

    哈哈,众人更笑坏了,纷纷道:“他吃了你两个馍馍就能修你剑,那你给我们吃两个奶奶…就能成仙!”

    鄙视,鄙视啊。

    “他丫的,北辰映雪靠的住,母猪能上树,……!!!”

    武老头倒也胸有成竹,亮起木剑,指着剑柄处的剑身,道:“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众人看到,剑柄旁画着一个符。却是符吗?好像不像啊。

    不像,那是什么,那是画吗?

    嗯,好像是画,一面剑身画着把陌刀,一面剑身画着个女人和翘臀。

    哦,这不就是刚才那白衣公子侮辱我们北辰堡时画的画吗!纷纷倒过眼来看他金乌旭。

    金乌旭立马打了鸡血来了兴趣,“哼,我正觉得自己力不从心,这陌刀画就来了,难道他学会了我的陌刀画。”

    “不会吧,就那半息间,他没那么天才吧?他连绘画基础都没有,那画功,画形,画景,画意,画留白,画骨,画命,画魂,画神,画轮回,总共九重天,不是他能画的。”

    睁大了眼睛看向那画,还真是自己的陌刀画,只是这家伙的画技也太差了吧,歪歪扭扭,哪像画,倒像符。

    太生硬了吧,刀嘛,做为符,就画一个刀贴在剑上就可以了,何必画蛇添足地画个女人和翘臀。

    哦,估计他是形而上学,怕陌刀发挥不出威力,这才也将女人和翘臀都画了出来。

    鄙视,鄙视啊,你学就学嘛,还这么僵硬,简直是丢人。

    明明我还在广场,你就来显摆,这不是明着让我打脸吗。

    来了兴趣,兴致盎然。

    文老头见武老头这般卖弄,讥笑地亮出自己的木剑,却是把雕文刻镂的一把华丽之极的剑,美其名曰,绣花剑。

    绣花剑也不虚,名为绣花,实为符,以符为剑,以绣花为符。

    符剑,意为以灵气为引,引发出剑上绣花符的威力,助自己一臂之力。

    文老头仗剑自负,骂道:“你那断剑画个女人就成了符剑?你怎么不把那女人的翘臀也帖到你脸上呢,那样岂不更灵光。”

    明明是文绉绉地在骂人,武老头却不知,却老老实实地郑重其事地道:“断剑是名剑,女人符是名符,这北辰映雪画的天才女人剑,你小心了。”

    天才女人剑?众人更笑死。

    文老头也大笑,更不齿,于是乎,两人大打起来。

    呵,可真是高手对决呀,这让金乌旭想到了老伴之间打太极,你一比划来我一挡,你一挡来我又一比划,呵,那个风生水起哟,看得人都噻牙,要笑喷。

    轰然,文老头使了绝招,因为两人功力和武技都差不多,不分伯仲,文老头急了,灵气一出,攥紧剑柄,于是绣花剑上的绣花符猛然间光华大作,出大招了。

    武老头一看,好,正等着你呢,也灵气往剑柄上一催……

    尼玛,天啊,所有人都惊呆了。

    轰隆隆一声巨响,断剑居然也飞出了光华,却居然是先前白衣公子的陌刀画,威力好大。

    呯的一声,绣花剑的光华就被斩断,又呯的一声,文老头被斩落,滚下台去。

    纷纷侧目,不会吧,就把断剑?

    金乌旭也惊呆了,就一把断剑,就画了个女人翘臀,就威力无边了?

    上去伸手要摸剑,他直接怀疑这剑用了魂气,不然哪来的这么大威力?

    武老头哪愿意,说要看可以,拿钱来买,这可是天才级给我画的天才级的符剑。

    白衣公子金乌旭只有认栽,又取出一个金元宝,方才勉强买下,武老头还不依不饶道:“好好珍惜,好好收藏,有朝一日这北辰映雪成了神,这处女作也就要跟着值钱,到时你大发一笔,扬名立万。”

    且,金乌旭真想扇这老头两嘴巴,真是长他人志气,灭我威风。

    断剑在手,金乌旭顾不上跟其再说,抚摸着其上的画,感悟那上面有没有画魂魂脉,天啊,一感悟之下大惊失色。

    ——居然有画道九重天的的第一层“画形灵脉”,但是,上面又有魂气,成了“画形魂脉”。

    天啊,不会吧,他居然给这符剑上渲染了魂。

    魂,这可是我的专利哟,我学了十几年,花了无数的灵石,才学得画道“画形、画景、画意、画留白、画骨、画命、画魂”共七层,而前六层都是灵,不是魂,而他,凭什么一会儿时间就能画出魂,且还将第一层的灵改成了魂?

    画形魂脉,成了画魂魂脉!

    难怪威力这么强,将那绣花符剑斩落。

    这他大爷的,他居然有了第七层的简易版,而我,却无缘无故地丢失了画道第七层,而且,笔也丢了,想画出个简易版也不可能了。

    这家伙简直是个扫把星,一惹就丢魂?!

    当然是丢魂了,一个是笔里的魂气,一个是身体里的魂脉。

    我的不见了,他却有了,——这预示着什么?

    呼呼呼,他对着空气连挥两巴掌,“北辰映雪,咱俩没完,你恬不知耻学了我的画功,还到处显摆,我诅咒你,强烈的诅咒你。”

    ……

    同一时刻,北辰映雪还在去哥们家的路上。

    “叮,宿主,你又一次晋级了,广场上那个金乌旭还没走,他在诅咒你,强烈的诅咒你,令你晋级,你又得到一个魔力点。”

    啊,又得到一个魔力点,雪中送炭啊。

    “这家伙,也太小心眼了吧,都隔了这么久,还在诅咒我。”北辰映雪只觉得好笑又可气。

    哈哈,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管他个去,你想诅咒就好好诅咒吧,最好连你祖宗八辈子都诅咒出来。

    ……

    奔过田野,来到一座豪宅。

    豪宅已不是哥们的家了,它曾经是,现在不是。

    豪宅好大,足足十亩地,亭台楼阁、斗拱吊楼、飞檐翘角,还有那雄浑厚重的屋脊,以及其上那惟妙惟肖的走兽……

    唉,这一切原先都是他家的,可就因为修仙,他父母忍痛割爱,将豪宅变卖,置换成仙药仙丹供他修炼,可不想他却战死擂台,人财两空……

    现在他家搬到了远处的溪水河边,那里水草丰盛,灵气浓郁,也算是个修仙的好地方,一家人全心全意地培养他弟弟修仙。

    他弟弟,算是他家现在唯一的儿子了。

    不知道为什么,都成唯一的儿子了,还要前赴后继、不顾一切、倾尽家产的修仙。

    修仙,到底是为什么?

    那万一呢……?他不敢想。

    ……

    溪水河边,那幢勉强还算气派的院落,他叩门。

    这里还和往常一样,幽静致远灵空。

    自哥们死后,他一家就搬到了这里,这里的很多砖瓦都是他帮忙搭建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

    没有往日的奢华,但还算富足,不是有句话叫做“压死的骆驼比马大”嘛,他家根基深厚,供养一个修仙者还能承负的起。

    门开处是个陌生人,问他干嘛,他说找人,找那一家人。

    那人说了,他一家人搬走了,房子卖给他们了。

    “啊”,又卖了,北辰映雪简直不敢相信,连忙问是怎么回事?

    那人白了他一眼,说:“这事还不明白吗,他家祖上出了个人物,得了“血炼”前三甲,从此大富大贵,置办了那十亩大宅,如今他家不肯就此没落,想东山再起,于是不惜一切孤注一掷,于是就再卖了这一处。”

    哦,北辰映雪明白了,这和他猜想的一样,哥们一家为了修仙可真是拼,前赴后继,一条路走到黑。

    不过,成绩还是蛮喜人的,死去的哥们差点儿中了前三甲,如果不是被慕容族人擂台上暗算,只怕第三名非他莫属。

    他家与大红大紫、大富大贵擦身而过……

    “也许他家是不甘心那擦肩而过的巨富,才孜孜不倦、前赴后继。”

    唉,这很正常,在这修仙界,哪个家庭不这么拼,修仙代表着荣誉、财富和权力,没人会拒绝这样大的诱/惑。

    “那他家搬到哪去了?”北辰映雪生怕对方关了门,赶紧问。

    那人朝山后一指,指着远方那半山腰的几间茅草屋,说,在那里。

    北辰映雪道了声谢,连忙向那儿奔去。

    震撼呀,内心震撼呀!

    “难道他们把这院落卖了,就是为了供养小儿子修仙,?不可思议呀,这可是他家唯一的儿子了。”

    ……

    半山腰的茅草房,鸟语花香,流水潺/潺,灵气一点也不输山下那豪宅。

    快步到了这里,蓦然发现门前幽静的大树下竟然聚集了无数人,这些人或站或坐或躺,显得悠闲,悠闲的脸上还时不时的洋溢着幸福的笑,兴致盎然。

    不禁他狐疑:“难道这哥们家在办什么喜事?”

    门前众人发现到他来,又发现是他,都皱起了眉头,“晦气”“晦气”地唾弃不已。

    晦气这话他司空见惯,置之不理,径直往门里走。

    那些人赶紧拦住他,“想干嘛,知不知道今天是他家小公子‘北辰图诚’闭关后出关的好日子,你这倒霉蛋进去了岂不晦气?”

    “北辰图诚,出关?”

    好是惊喜,北辰映雪连忙问这次闭关修炼会冲到几级,什么境界?

    那些人趾高气扬,满脸的不屑,“还能几级,说起来吓死你,人家这小公子今天出关就是仙了,怎么样,比起你当年的金童玉女不差吧,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仙,北辰映雪惊呆了,他记得这弟弟“北辰图诚”以前才是淬体九重呀。

    九重,冲击洗髓期倒也是正常,冲击仙凝期,那可能吗?

    武修境界分为凡武(淬体、洗髓)、仙凝、筑基等等,而淬体到仙凝中间隔着洗髓,这不可能。

    相差这么个大境界,岂是说冲击就冲击的?

    虽然北辰图诚和他哥哥“北辰逝”一样,也是天生慧骨,是块修仙的好料,但这样急于求成未免会……

    会怎样?他搧了下自己的乌鸦嘴,唉,他真的不敢想。

    今天端阳节,三年一度的“族比”和“血炼”就要开始了,他选择在今天出关,定是为了夺得族比头名,拿到进入“血炼”的资格,从而在血炼上一举夺得前三甲。

    时间把握的正好,看来这弟弟北辰图诚还是蛮有谋划的。

    带着好奇和惊悚,他说道:“不会吧,他以前可是淬体期?”

    那些人白了他一眼,呵斥道:“淬体期?那是三年前的事了,人家早已是洗髓期好不好,洗髓期冲击仙凝期,岂不手到擒来,你少在这儿妒贤嫉能。”

    哇,嫉贤妒能,北辰映雪心中好笑,自己哥们的弟弟,亲兄弟一样,岂会妒贤嫉能?

    还是不放心,暗道:“即使洗髓期,要冲击仙,那还是万难的呀,岂能是他们这般想像的容易。”

    洗髓,一洗髓,二洗髓,三洗髓,有人修行一辈子也未必能冲过三洗髓而进入仙。

    仙,岂是那么容易进入了。

    摇头,不相信地摇头,人小声地冲那些人说:“洗髓冲击仙,岂是你们想像中的简单?那……那可得多少仙药仙丹来辅助呀。”

    那些人以为他狗嘴能吐出象牙,见这般说,纷纷鄙夷:“这你不用管,有我们这些商人出钱出力,还缺少那个仙丹?无稽之谈。”

    哦,北辰映雪这才仔细打量这帮人,只见这些人中大多是外乡人,看那面相还很像商人。

    商人聚在一起,应该不缺钱。不缺钱就不缺仙丹。看来他们是看好北辰图诚,出钱出力,想从“血炼”前三甲的盛宴中分得一杯羹。

    商人吗,唯利是图。

    须臾,哥们的父亲来了,他名叫北辰悔,才人到中年,就已鬓角斑白、满脸沧桑,看来他为前后两个儿子的修仙操尽了心。

    见到北辰映雪来,他一把赶上去,握着他的手兴奋地说:“干儿子,你来的正好,今天是你弟弟出关的大好日子,来来来,进来进来。”

    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就往门里拽。

    北辰映雪好高兴,也二话没话,跟着他就进了门。可是脚刚踏进门就被一个人拦住了,就听对方说道:“北辰悔,这人可是个晦气的倒霉蛋,你要他进去干嘛。”

    北辰悔不屑地拨开那人的胳膊,豪情万丈:“那有什么,这小子是我的干儿子,有什么晦气不晦气的,走,进去。”

    那人还是拦住他,“北辰悔,我警告你,今天是你小儿子出关的好日子,也是我们钱庄收回借贷的好日子,别忘了,你家可贷了我钱庄一千两黄金的,我不想因为这人而坏了大事。”

    一千两黄金?北辰映雪震惊不已,那是多大的一笔钱啊。

    北辰悔却不在乎那人的话,不屑地将他拨到一边,大大咧咧地说:“哪来的一千两,不就是三百两吗?”

    钱庄那人眼睛一翻,一道杀气顿现,冷森森道:“你不会贵人多忘事吧,按我们之间的协约,逾期七天就翻倍,你算算,现在已逾期多少天了,半个月有了吧。”

    钱庄这话让北辰映雪心里一凉:七天翻倍,连本带息的翻,这还有天理吗?

    北辰悔好像也是暗自吃惊,但很快就被脸上的笑容取代,不在意地说道:“不就是一千两吗,怎么着,怕我还不了你们?要知道,我儿子可是十拿九稳的仙。”

    钱庄人盯着他的眼睛,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硬是把想说的话强行咽了下去。

    北辰悔得意起来:“说起十拿九稳,还得感谢我这贤侄,他可是把他在修仙学院修炼时的心得和笔记全都交给了我小儿子,你们说,我这小儿子在得到他的修行笔记后,能不十拿九稳吗。”

    说话间一拍北辰映雪的肩膀,哈哈大笑。

    北辰映雪点了点头,这话不假,他是把心得笔记交给了他弟弟北辰图诚的。

    还能不给吗?他哥哥和他是什么关系——铁哥们,而他又把这一家人当亲人,所以他此时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那笔记自己再也用不上了,给了他们,废旧再用嘛。

    顿觉脸上有光,心潮澎湃,暗自思忖道:若有巨大的财富支持,和强大的药*/*力*/*支援,再加上他的心得笔记,好像还是有一线希望。

    这下他好佩服这位父亲,真是敢想敢拼勇往直前,不觉间,他觉得这位父亲伟大了,为了儿子,为了家业,够拼够狠。

    拼、狠,就凭这股气势,一身正气,能不达到?——谁有这气魄!

    北辰映雪佩服,就跟着他往里走。

    “叮,恭喜宿主,你又找到一个诅咒满天的地方了,你太有福气了。”

    什么意思?北辰映雪问。

    “叮,恭喜宿主,刚那人已为你贡献诅咒值50点,而旁边的那些人纷纷诅咒你,诅咒值也累积到了好几百,你这下又有晋级的希望了。”

    是吗,北辰映雪一听也是内心欢喜。

    说实话,他对晋级后的魔功晋级不大重视,因为北辰堡威武楼上的镇魔镜,他纵然魔功再高,也不敢使出来,所以……

    但是,对于晋级后魔力点的剩余,他倒甚是欢喜。

    “叮,恭喜宿主,你只要发挥你的才能,让这帮人恨你诅咒你,让这个干爸也恨你诅咒你,就保准再晋级。”

    是吗,尼玛!

    猝然,北辰映雪怒骂:“你丫的怂恿个什么,也不看看这是谁家,这是我哥们家,我视他们如亲人。而你,狗系统,居然让我利用亲情来作恶晋级,你找抽是吧。”

    一句话令系统再不作声,瑟瑟发抖。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