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5章:借玩两天

第25章:借玩两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衣公子惊诧地看到,北辰映雪风轻云淡地挥毫……

    挥毫?你真的敢去改吗?

    好,那可是太给我长脸了,是轮到我收拾你的时候了。

    等的就是这个,要狠狠地回敬你几个耳光。

    不,不仅回敬,还要杀了你。

    不,不仅杀了你,灭你一族。

    恨,又仇恨满天。

    画画,我“安金乌旭”引以为傲的本事,画魂,画意,画形,画留白,画遍天下我想画的东西,这就是我“一朝入画圣”的本事。

    一朝入画圣,那年那月风满楼,祭去了99箱灵石,一步入画圣。

    只看到,笔,点向那女人,将其臀上的字抹去。

    字抹掉,再修改,却是四个字——安金乌旭。

    天啊,这不是我的名字吗?

    倏然间惊醒,如梦一场。

    ……

    画在改,画面在改,“北辰堡”三个字被一笔改过,成了“安金乌旭”四个字。

    只是,这字歪歪扭扭实在看不过眼,像蝌蚪文,又像符,四不像。

    他怎么知道我姓字名谁?安金乌旭,一字不差。

    安,自己确实姓安,金乌旭是自己的笔名画名。

    ……

    士可杀不可辱。

    他抬了抬手,就想这样一把灭了族。

    北辰映雪仿佛洞悉了他的心思,冷笑道:“怎么,改了你的画就恼羞成怒,难道……只许‘你’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

    一句话,说得他脸上羞红,服服帖帖。

    心中怒骂,好,我绝对让你不得好死,你等着。

    “画,还要挂吗?”北辰映雪一脸的玩味。

    “你认为呢?”金乌旭也一脸的玩味。

    北辰映雪道:“一息时间,画改了,怎么说。”

    “你是要我再自裁三个耳掴吗?”

    “愿赌服输,嘿嘿,不过你可以不自裁,但得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将这笔借我玩两天。”

    此话一出,系统就在他脑海中提醒了,“叮,宿主不要哟,玩两天有什么意思,要长期占有哟。”

    北辰映雪在脑海里狠狠地骂它:“欲壑难填,终食恶果,狗系统你想害我。”

    “叮,宿主你还是脸皮不够厚啊。”

    “狗屁,明哲保身好不好。”

    “叮,好无趣。”

    呵呵,北辰映雪笑了:“其实不用两天,半天就可以了,只要保证正午时分我有这笔就行。”

    正午时分?

    哦,系统明白了,原来这家伙还操心着那帝王之气呢,那若它不显怎么办。

    唉,系统还是觉得自己太渺小了,若是自己强大如斯,那什么帝王之气,什么什么的,统统知晓。

    白衣公子金乌旭没想到对方居然能放过他,让他不在人前丢丑。

    “唉,两天就两天吧。”他好像觉得自己别无选择。

    “两天后,完璧归赵。”

    “那若弄坏了呢?”

    “怎么会坏,坏了,你赔我。”

    “此话当真?”

    “当真。”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一言九鼎?”

    “一言九鼎。”

    白衣公子笑了,好像不得不笑,好像又开心的笑。

    “画还要挂吗?”北辰映雪问。

    “不了。”

    笔一点,北辰映雪收了画。

    ……

    画在手中。

    画,栩栩如生的画:栩栩如生的陌刀,栩栩如生的女人和臀,栩栩如生的四个字——安金乌旭。

    “擦擦擦”,当着金乌旭的面,一条一条的的撕掉。倨傲,藐视,尽显脸上。

    金乌旭只有甘受了,谁让他理亏,谁让他……

    唉,心底只有怒骂,你等着,绝对让你不得好死。

    撕完,北辰映雪又谆谆教导:“你来了是客,希望你以后尊重我们北辰堡,尊重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

    这话,更让金乌旭脸红。

    对方越客气,他越惭愧,毕竟自己有错在先。

    惭愧,却依然故作倨傲,但心里:“唉,看来自己确实做的太过分了,女人的臀岂是随便能拿来侮辱人的,更别说侮辱了这一族人。”

    取出十万倍的草钱,准备给他,这是自己承诺的,承诺的就要兑现。

    但北辰映雪却藐视他的钱,冲他亮了亮手中的笔:“一言九鼎,这就够了。”

    “不,答应你的事我一定要办到,笔保证借你玩两天,而这钱,也绝对要给。”

    北辰映雪心中好笑,承诺,这家伙也知道承诺,应该先自裁的三个嘴巴才是。

    哈哈,哈哈。转身就走。

    金乌旭睁大了眼睛,“草钱不要了吗,这可是你应得的,十万倍的草钱。”

    说着,掂了掂手中那个诺大的金元宝。

    北辰映雪没有转身,继续离开。

    ……

    金乌旭惊诧了,看着这背影,看着这怪物。

    就走?真的不要这钱吗?

    他可是个穷光蛋,家徒四壁,更有妹妹上山采药而被毒蛇毒瞎了眼睛,还有,他家还有*高*息*借*贷。

    关心地在后面喊道:“你家都揭不开锅了……”

    北辰映雪头也不回,“不要,把那钱留给你自己吧,希望你去买几个字,尊重别人。”

    呵,金乌旭雷翻了。

    不相信地看着这人,忽然之间,觉得这人不再是那个废物了,不再是个卑低无知的乡巴佬。

    果断地将手中的金元宝抛出,“接着,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十万倍,说话算数。”

    说话算数,一言九鼎,这是英雄间的承诺。

    英雄,他把他当成了英雄。

    虽然脸上被对方甩了两个耳光,但他依然承认他是英雄。

    英雄,这才是我要找的人。

    元宝甩了过去,甩在了北辰映雪背上,但北辰映雪没有接,也没有回过身去捡。

    不要?真的不要?

    金乌旭困惑,明明穷的可以,明明穷的连草都来卖,却不为所动?

    怪物,怪物。

    ……

    这时,黑剁头跑过去,捡起了地上的金元宝,追上他,递给他。

    “不要。”

    他倔强地推辞,坚决不要。

    黑剁头又气又急,吼道:“哥,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凭什么不要。”

    一瞬间北辰映雪愣住了,想了想,接了元宝。

    接过的那一刻,他对众族人大声喊道:“我请客,我要请在场的所有来看我热闹的人,包括平日里羞辱我鞭策我的人,请你们不论男女老少,都给我去海福楼,大搓一顿,请了。”

    说着,金元宝抛出,抛在了黑剁头手中。

    啊,大搓一顿?

    黑剁头不信,众人也不敢信。

    “啊,这是真的吗?”

    不由得,口水长流。

    好似大鱼大肉都嚼到了嘴里,口齿生香。

    但,也羞愧难当。

    “不会吧,这家伙居然要请我们?”

    “是啊,刚才我们还嘲讽他诅咒他……”

    “咒就咒了吧,反正他就是个可咒的人,走,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

    于是乎,兴高采烈,人潮涌动。

    黑剁头惊诧了,瞪起他的豹子眼,“什么,大搓一顿,海福楼?你不会有病吧。”

    海福楼,那可是北辰堡最大最豪华的酒馆,这么多人,大搓一顿?

    “不会吧,这元宝可是你凭本事赢的,你不欠谁的,干嘛要请?”

    北辰映雪显得不耐烦了:“少啰嗦,让你去你就去,问那么多干嘛。”

    “可,可你家都穷成什么样子了,锅都揭不开,而你妹妹又眼瞎了,这都需要钱。”

    “我知道,你别管。”

    “管,管什么,你大方个什么,你有资格大方吗?”

    一句话,让北辰映雪语塞。

    却看到,北辰映雪目光如剑,让黑剁头心中胆寒。

    北辰映雪一字一板道:“你不是几年没晋级了吗,按我说的做,我保证给你指点,不敢夸多大的海口,保你晋升几级是没问题的。”

    “啊,晋升几级,真的吗?”

    惊喜,恨不得马上把这元宝用完。

    三四年没晋级了,功法一直停留在淬体四重境中期。

    依稀记得那次,他去他家求他,他却因种种原因没见他,以至于错过了最佳的修行年纪。

    现在,居然听到说要指点他晋升几级……

    这不可能吧,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但又有什么不可能,他可是从神坛上跌下的天才。

    也许他变了,真的变了,变的我不认识了,变得可爱了,可敬了。

    金童玉女、修仙学院,他指点我晋级、晋级。

    热泪盈眶。

    ……

    众人兴奋了,群情鼎沸,“天啊,真的要请我们去海福楼了,海吃一顿?”

    欢呼雀跃,“真是想不到……”

    “什么没想到,也给你一巴掌,就想到了?”

    哈哈,众人大笑。

    笑着笑着却生怯意,偷眼看,白衣公子还在黑着脸,当即笑不出来了。

    不笑了,又忍不住笑喷。

    是啊,那两巴掌实在是打得漂亮,太响亮了……

    “真的,好响好脆,我敢说,我这一辈子都没听到这么脆的声响了。”

    “哈哈,可不是嘛,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呀。”

    不约而同,纷纷觊觎,只见白衣公子脸上的五个指印清晰可见。

    爽坏了,爽爆了,情绪激昂。

    “丫丫的,你以为我们北辰堡真的无人,真的好欺负?怎么样,这一巴掌打得够爽吧。”

    “北辰映雪,你太给我们争气了。”

    一瞬间,北辰映雪仿佛成了他们的神。

    “三年前的那个天才又回来了,回来了。”

    “不再是废物,不再是祸害,至少,我们得尊敬他。”

    人群中那个小屁孩,吃完了粽子又在嘴里塞着根棒棒糖的小屁孩,一把将糖甩到地上,粉碎,大笑,“走了,吃大餐去了,海福楼。”

    蹦蹦跳跳地跑到街角,一把拉住那“绿衣绿剑绿纱巾”的绿衣少女,问道:“漂亮姐姐,你也去吗?”

    “去,这么长脸的事,能不去嘛,不但要去,还要好好庆贺。”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狗蛋。”

    “哦,好好听的名字,乖。”

    少女拉着狗蛋,转过头,无限欣赏地,脉脉含情地看向北辰映雪。

    暗道:“虽然没看清他是怎么一脚将那守卫长踢下城墙的,也没看清是怎么让那白衣公子手忙脚乱的,更不明白他是用什么手法使得金乌旭乖乖地心甘情愿地去将那字替换成他的名字……

    但是我感觉,那个从前的他又回来了,那个自信满满的勇往直前的他真的回来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