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2章:亮瞎你的眼

第22章:亮瞎你的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危险和机遇是对等的,刚才的凶,让他冷汗淋漓。

    不敢再跳上檐角了,暂缓插草。

    信步站在城楼边,俯览城墙内的演武场。

    演武场上依然生龙活虎、龙腾虎跃,武士和精英们都在习练,地面上一道道灵力闪起,那是单掌劈石的灵力绽现,那是双人对战的灵力外放,那是一人对多人的灵力波光。

    看着看着,心慢慢平静下来。

    是的,凶兆又怎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大不了,历史,还得照样转动,生活,还得照样进行。

    但愿我和族人们都能逢凶化吉。

    他不再理会那凶兆,再次跳上了城楼,像猴子一样敏捷,快速地将那一担子艾草和菖蒲一束束的插在上面。

    这次,再没有看到血光。

    ……

    演武场上的武士们看到了他,个个停下拳脚,凝视着他将草插向檐角。

    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虽然隔的稍远,依然能听到他们口中的鄙夷。

    “看,威武楼上第一次插草了,插端阳草。”

    “看,那是北辰映雪,他回来了,他是来参加族比的吗,是要拿风云榜首名的吗?”

    “不会,怎么可能,就他那残废。”

    “唉,若是他来,第一名非他莫属。”

    人人都倍感压力。

    但是,反观他上下窜动的动作,分明没有灵力。

    “难道他的功法没有恢复?难道他的丹田还在被封印着?没有恢复,没有灵气,也敢回来,是嫌脸丢的不够吗?”

    不解,纷纷涌向城楼,想就近看个究竟。

    ……

    插完草,北辰映雪拍净身上的尘土,大步流星返回到楼梯口。

    那里,守卫长正等着他。

    先前的羞辱,让他恼羞成怒,发誓要他从他的胯下钻过去,以报复他上来时的傲慢。

    脚架在了廊道上,睥睨中带着不屑。

    北辰映雪来到其面前,看着那翘起的腿,以及那幅傲慢的样子,正气凛然道:“让开。”

    守卫长假装没听到,头迈向了一边,同时,一指自己的裆下,鼻孔朝天。

    北辰映雪怒了,瞬息又镇定自若,谦卑地说道:“让开,请你让开。”

    请,他说了个请字。

    守卫长冷笑一声,嗤之以鼻,再次指了指自己裆下。

    分明,这是要当着城墙下众族人的面,羞辱他。

    城墙下,群情鼎沸:“让他钻,让他钻。”生怕天下不乱。

    钻钻钻,一个个钻字,像在打北辰映雪的脸。

    “祸害我全族,恨之入骨,钻。”

    演武场的武士们惊奇了,看来有好戏看,“哗啪啪”,纷纷跑出演武场,聚在城墙下,瞪大眼睛看这个不知羞耻胆敢归来的少年。

    “太有意思了,这守卫长简直太了解我们的心理了,让他钻,试下他还有没有功力。”

    “哼,想当初他金童玉女、风光无限,还强霸风云榜第一名,是可忍,孰不可忍。”

    群情鼎沸。

    ……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从胯下钻过去?

    守卫长的功法是淬体五重境,高过黑剁头,高过二狗子,这样的高手对于他这个灵力一点都没有的残废来说,简直是天神般的存在。

    正思忖,却见楼梯下方的一个矮个子守卫跑上来,站在城墙上,冲大伙儿高喊。

    “这个祸害三年前就害得我们差点儿被灭族,现在他还有脸回来,还敢站在这城墙上,你们说,要不要羞辱他。”

    “要。”

    群情鼎沸,甚至有人直接喊“杀了他”。

    矮个守卫笑道:“杀了他,那岂不脏了我们守卫长的手,就他这个废物这个德性……?”

    “让他钻,让他钻。”

    矮个守卫冷笑,“他可曾经是我们的金童玉女呀,曾经是我们风云榜的第一名呀,难道你们真忍心?”

    “钻,什么金童玉女,那都是过去式,让他钻,不钻不以解人恨。”

    “哈哈,是吗,那你们是不是太勉为其难了。”

    “难什么,不钻给我打。”

    好嘛,愈来愈来激昂……

    群情鼎沸中当然也有一些有良知的武士,看到北辰映雪那痴呆的脸,潸然泪下,只感到一阵阵悲切:“原来天才的陨落是这样的悲惨……”

    索然无味,“原来他丹田还在被封印着,扫兴、扫兴。”

    “唉,一个废物有什么好看的,走,回去继续操练。”

    “明显就是欺负人嘛,这事在他北辰映雪身上还看得还少了?”

    一些人就准备离开。

    见势头不对,矮个守卫更加煽情:“别以为他装蒜就放过他,他先前可是手撕了二狗子哟。”

    一句话,让武士们来了兴趣,“什么,他手撕了二狗子,那可有个看头了。”

    兴致盎然,“让他钻,让他钻。”声音此起彼伏。

    三年了,又到了“族比”擂台赛的日子了,谁不想看看他的底牌。

    那可是曾经的金童玉女,北辰堡的天才,谁也不敢轻敌。

    “让他钻过去,不钻的话就叩三个响头。”

    哈哈,大快人心。

    期待,期待……

    ……

    黑剁头也在期待。

    先前堂*哥手撕了二狗子,让他瞠目结舌,但具体是怎么点穴的,用的是什么手法,他根本就没看清。

    看清的却是,他丹田没有灵气,出手间也没有灵气,可见其丹田还在被封印着。

    封印着,又怎么点中穴位?又是怎样让一个淬体四重境的二狗子葬身?

    好想再看一次,看个明明白白。

    绿衣少女也在期待,“北辰映雪,我的同窗,我希望你归来,王者归来。”

    白衣公子呢,他也在期待吗?

    不,不期待。此时他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摇着折扇,享受着清风。

    他想到了先前北辰映雪一招破解他“冰魂窍”的事,那个移动的穴位他怎么把捏得那么准?

    还有,手撕二狗子,明明二狗子淬体四重境,可就算他被黑剁头那一刀分了神,也不至于那么不济呀,居然手撕。

    鹤立鸡群,他继续摇着纸扇,站在那幅画前,看着这帮欺软怕硬的脓包。

    “没一个人敢来我‘画’前放肆,唯有他。”

    “这些人,如蝼蚁。”

    ……

    北辰映雪漠视着唾骂,他知道,骂得越凶,他的诅咒值越高,香火值越旺,他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老子就是脸皮厚,老子就是乐意找骂。

    骂,骂吧,让骂来的更猛烈些吧。

    猝然,一个尖细的童音飞入耳中,却是那么的熟悉。

    定睛一看,是那个小屁孩,那个穿着破裆裤,老气横秋地冲他要钱的小屁孩。

    小屁孩一边吃着他给钱买的粽子,一边欢呼雀跃地冲上高喊:“钻,钻钻钻,让他钻。”

    这一刻,他心碎了。

    呵呵,小屁孩,你可真天真,你只知道看热闹,又哪知世态炎凉。

    潸然泪下。

    可那些族人呢,那些武士呢,那些精英呢,他们也站在人群中看他的笑话,却对身后的那幅画,那把刀,那个女人,及女人臀上的三个字,视若不见。

    是害怕吗,是胆怯吗,是……

    他摇头,只感到悲切。

    想哭。

    但泪早已流干,三年了,纵然太多的泪水,也早已哭得干干净净。

    沉下脸来,他与那守卫长理论:“凭什么你要侮辱我,我是奉族长之令来插端阳草的,你敢对族长不敬吗?”

    守卫长狂笑:“少废话,端阳草已插过了,现在这事与族长无关,来吧,钻。”

    北辰映雪悲哀,再冷笑,再悲哀,再冷笑。

    冷笑中,他扬起自己的拳头,拳面转了转,说道:“你就不怕我功力恢复了,一拳将你打死在这城墙下?”

    守卫长哈哈大笑,“我怕哟,我好怕。”

    笑着笑着,破口大骂:“吓唬谁呢,你若真恢复了,刚才那担草,也不至于摇摇晃晃那么吃力,哟哟哟,你不是金童玉女吗,干嘛不一个纵身,连人带挑子飞上来呢。”

    哈哈,一句话惹得城墙下众人大笑。

    北辰映雪沉默了,只有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他继续扭动拳头,“那你就睁大狗眼,看好了。”

    拳头亮起,猛地向后一拉,嘴里鼓捣一句:“灵力,灵力。”

    守卫长心中一惊,赶紧放下自己那条翘着的腿,仓皇迎战。

    瞬间,灵气加身,淬体五重境的五条灵脉在他掌心出现,哗的一声,五条灵脉如五条白龙在他体表游弋。

    如临大敌。

    是啊,对方若灵力恢复了,一根手指头就可将他打到城墙下。

    睁大了眼睛等了半天,发现不过是虚张声势,顿时他眼里露出鄙夷,如释重负地大声地骂道:“废物就是废物,还装腔作势个什么。”

    这话生怕城墙下人听不到。重新翘上那条腿,指着自己的裆下大声说:“来吧,识相的话就快点。”

    众人也被刚才一幕气个半死,纷纷唾骂:“什么玩意嘛,把我们当猴耍。”

    “打他,打他这个废物,打他这个祸害。”

    “钻,让他钻,让他往裤裆里钻。”

    可就在他们叫嚣的最凶的时候,突然,城墙上的守卫长一声惨叫,一个跟头,倒栽着摔下。

    ……

    “不会吧。”大惊失色。

    一个个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好嘛,能不是他吗,正是守卫长,淬体五重境界的的武士。

    天啊,一个淬体五重境,一个废物,这谁敢相信。

    如果说二狗子死,那是他猝不及防,被北辰映雪偷袭得手,那么他呢?

    堂堂的守卫长,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城墙之上,北辰映雪迎着晨风,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阳光将他身上渡满了金色,像一尊天神,威武、震撼。

    ……

    一步步地,他沿着楼梯走下来,脸色平静,步履平稳,完全不像刚出过手。

    阳光照耀在他身上,也仿佛亮瞎了他们的眼。

    一时之间,那身躯愈加高大,无比高大,让他们窒息,不得不敬仰。

    激动了,呼吸急促了,心跳加快了,一些人因紧张而捂住了胸口,而另一些人,则因承受不住这猝然的打击而倒地吐血。

    “废物,这还是废物吗!”

    所有人都觉得压抑,空气仿佛一丝火苗就能点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