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1章:风云榜

第21章:风云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担子,担到城楼下。

    城门关着,只有侧面一个窄窄的楼梯直通城墙上,要上得城楼必须从那里经过,而入口处就站着两个守卫。

    森严,禁止通过。

    看来他上不了,也插不成了。

    但是,众人看到,他北辰映雪对这俩守卫耳边嘀咕了两句,顿时恭敬地放行了。

    开眼了,这守卫口可不是一般人能上的,没有族长的口谕或令牌,谁也莫想。

    而他居然能。

    挑着担子,延着窄长而陡峭的楼梯往上去,步履艰难。

    城楼上,镇魔镜高悬,阵阵幽光自镜中的“眼睛”发出,阵阵光芒辐射天空,笼罩北辰堡,所有魔功都将无处遁形。

    愈来愈接近城楼,愈来愈感到那镇魔镇里那只“眼睛”的锐利,一股无形的力量,象上苍的眼,深邃、明察秋毫,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有功使不上,纵然魔功三重境了,也得夹着尾巴做人,这就是镇魔镜的威力。

    只能以凡人的力量,以平常人的力量,挑着那如山的担子,吃力地往上一步步地爬。

    草捆太大,时不时地剐蹭着墙两边,更令他举步维艰。

    只一会儿,他就气喘吁吁了。

    坚持,坚持,心中只有一个默念,战胜那白衣公子,插上威武楼,这样不被太监。

    太监,太监,你丫的狗系统,狗恶婆。

    一步,两步,举步维艰。

    楼梯下,众族人没想到他会这么的艰难,议论纷纷,惊诧声,婉惜声,诽谤声,责骂声,此起彼伏。

    天才、废柴、傻*子、祸害,什么言语都有,都想看他的笑话。

    白衣公子,也惬意地看着,一边看一边想着这个“蹩脚奇才”往日的风采。往昔,金童玉女,修仙学院……

    继续向上挑,瞬间大汗淋漓,前胸后背的衣服湿透,豆大的汗珠自额前吧嗒吧嗒滴下,砸在石阶上,溅出好大一个花。

    “不行就歇下吧,”城楼下的绿衣少女仰起头着急地冲他喊叫。

    不能歇,也不敢歇,本来就被人笑话,再中途歇息,岂不更笑话。

    咬牙,坚持,上。

    “停下,歇吧,”

    直累得脸色发白,绿衣少女实在不忍,着急得几乎跳起。

    依然坚持,坚持。

    终于,上得上面了,离城墙上还差几步。

    顿然,一条腿横在了面前,挡住了去路。

    ……

    是守卫长,淬体五重的带刀守卫。

    “干什么的?”

    “给城楼上插端阳草的。”

    “谁让你插的?”

    “族长。”

    “族长?”

    对方心中疑惑:这城楼上可从没插过端阳草,不可能吧。

    盯着他的眼睛,厉声问:“可有令牌?”

    “没。”

    “可有送草单据?”

    “没。”

    “滚。”

    守卫长火冒三丈,什么都没有,谁知道你是真是假。

    北辰映雪也是倔强,挑着担子硬撞,嘴里还吼吼咧咧的:“插个草还要你这么刁难,你这是找抽是吧。”

    嘿,守卫长一听,这是怎么了,废物行呀,平日里就是个草包,今天吃了豹子胆了,这么冲。

    难道是真的?他真是族长派来插草的?

    哼哼,就算他是族长派来的,那又怎样,他还以为他是往日的天才,别人就得尊敬他,就得让他掖他。

    好不气恼:族长给你了个鸡毛,你就拿它当令牌了。

    想到这儿,更是肆无忌惮地将腿往上一翘,“想过去是吧,容易,从我这胯下钻过去。”

    北辰映雪看着他这条臭腿,和那双臭鞋,脸都气绿了。

    真想冲上去暴揍他一顿,但今非昔比,硬冲硬打只能令自己打脸,更何况肩上还挑着一担子草。

    眼珠一转,拉长了腔调说道:“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可知道这端阳草有多神圣。草,神圣,连我这插草的人也一样的神圣了,你居然敢说让我钻你的裤裆,这是亵渎神灵。知道吗,若是我将这事告了上去,只怕你死一百次一万次都有了。”

    “啊,这个……”

    不无道理,脸色大变,守卫长还真没想到这点,赶忙将腿收了回来,恭敬地说:“请。”

    “哼哼,算你识相。”

    北辰映雪挑着担子,不再理对方,直接冲上了城墙。

    站在城墙上,趾高气扬,再也不顾气喘的厉害,厉声冲广场下大声天喊:“你们不是怕灭族吗,那好,我又回来了。”

    天啊,一句话,下面如炸开了锅,唾骂声一片,诅咒声一片。

    “叮,恭喜宿主,你这句骚话简直是神来之笔,你的香火值暴涨,您又得到了一个魔力点,我还是先给你存着,你随时用。”

    好的。北辰映雪爽快地答应着,心中无限欣喜。

    哈哈,我又可以晋级了。

    “叮,那我先给你存着,将来你随时用。”

    ——系统:香火转换系统。

    ——宿主:北辰映雪

    ——诅咒值:n

    ——香火值:n

    ——魔力:1+1=2

    ——魔功:魔脉四重境初期

    ——蚊子分身:妖力二重

    “叮,宿主,你现在有两个魔力点可以用了,你真伟大,我觉得你越来越有才了。”

    “是吗,那你就不钐我了?”

    “叮,那怎么能行,不完成任务,遭雷劈,作太监。”

    “滚,你丫,”

    怒不可遏,北辰映雪直接不客气了。

    系统只有嘿嘿的干笑。

    北辰映雪心中惬意,能骂下系统,心中畅快。

    乜斜一眼旁边的守卫长,却见他咬牙切齿,怒目而视。

    哈哈,这不现成的一个傻*/*逼,那何不也气他一把,让香火值飙升一下。

    “那个,守卫长,你防卫不力啊,我就这么个证件全无的也能上了这威武楼,你不觉得失职吗。”

    “你,你丫个……”守卫长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叮,恭喜宿主,你又得10分,你这是跳骚不嫌肉少,通吃。”

    呵呵,北辰映雪大笑。

    “好个北辰映雪,你等着,等着你下来时看我怎么收拾你。”守卫长气急败坏。

    ……

    高一丈,不一样。

    城墙上,早起的太阳光直射在他身上,仿佛给他身上镀了层金,须臾间高贵。

    纵目,城墙内的演武场上热火朝天,一片嘈杂的景象。

    今天端阳节,而三年一届的“血炼”就要在端阳节后的两个月举行,为了血炼,聚宝镇三大家族的都竭尽资源供养修仙者,都要在这一届夺得盟主之位。

    谁是盟主,谁将统领三大家族,到时,矿产、财富、权利都将顷斜,谁不眼红。

    血炼,关系到整个家族的命运,无不拼搏。

    拼搏,闻鸡起舞,热火朝天。

    龙腾虎跃,兵器铿锵,有相互对练的,有单人吐纳修行的,更有三五成群攻打一人的,目的,只有一个,脱颖而出,争取进入血炼,得到血炼的资格。

    夺得资格,为族中效力,纵然战死,也在所不惜。

    看着看着,北辰映雪热血沸腾,浮想联翩,也……感慨万千。

    倏然,阳光一闪,一道金色的光芒跳入眼帘。

    定睛一看,原来是擂台边高大的巨石碑,巨石碑上风起云涌,一行行金色的大字熠熠生辉。

    北——辰——映——雪,突然,四个大字跳入眼帘。

    紧跟着前面的两个字也跳入,榜——魁——北——辰——映——雪。

    原来这是“风云榜”。

    风云榜,血炼之前的“族比”榜,此时显现的正是上一届“族比”前十名,一一在册。

    “族比”,血炼的前哨。血炼,那是镇上三大家族的血腥比武,而族比,就是本族人的大比武,这风云榜,就是本族人在族比上的成绩,是本族人的大奖状。

    五个字,感慨万千,瞬间,瘫坐在地。

    往昔的荣耀啊,就在眼前。

    不堪回首啊,悲痛欲绝。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不由的,泪花连连。

    ……

    幕然,一只信鸽从城楼的檐角上飞起,“扑棱”“扑棱”的翅膀声将他惊醒。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三生三世三桃花,人生如戏,人生如戏。

    “不论你往日多么精彩多么辉煌,没有人想看,也没人想听,人们要看的只是你现在。”

    不堪回首,唯有站起。

    抹去眼泪,用棍子支撑起身体,凌空窜上城楼……

    功力已失,魔功不能使,只能以本力用棍子担在两根柱子之间,踩在棍子上,扒在门楹上,小心翼翼地给窗柃和檐角插上端阳草。

    刚上檐角,突然面前一片血光,额头前的肉和皮肤阵阵抽*/*搦。

    不好,暗叫一声,眼睛一花,差点儿从高空摔下。

    凶、凶兆,血光的凶兆。

    哧溜一下下来,神情紧张,脸色苍白。

    回忆刚才,额头无故抽搦,按经验,这是凶兆,大凶。

    三年前这情况曾发生一次,那次,他丹田被人封印,而整个北辰堡也他而差点儿灭族。

    凶兆,那么准,那么可怕。

    悠然,他从怀里取出张巡昨天临别时送给他的罗盘,诸葛罗盘,罗盘上有几块黑色的石头。

    祭起石头,祭起八卦,默念心法,静待结果。

    噌,指针指向西北。

    西北,怎么…不是威武楼?

    原以为威武楼上发出的凶兆,理应在威武楼,却不想,在西北方。

    顺着罗盘的方向,他看到了一座石塔,那是三大家族共同守护的祖先禁地。

    禁地,难道禁地里有凶?

    不乏心,再将罗盘挪个方位,这回直接放在威武楼的魁心柱上,祭起了八卦。

    闭目静待……

    轰然,一阵细小而宏大的咆哮声从罗盘里隐隐传来,如地底的魔兽,万兽奔腾。

    骇然不已。

    再静静听,似又平静。

    再静待。

    轰然,又是一声,恐怖异常。

    这回发现,威武楼上空的族魂灵脉,也好似随着那地底的声音的波动而扭曲,和颤抖。

    难道,这轰然的咆哮声恐怖声是真?

    瞬间脸色苍白,怛然失色。

    看来张巡的预测八九不离十,纵然不是帝王之气那么骇人听闻,也必然是大凶大难要来了。

    大难,大劫!

    猝然,罗盘指针一颤,顺着指针方向他看到,祖先禁地的石塔上方闪现了一颗大树,通天彻地。

    不及细看,幻影消失,石塔上空又霞光一片。

    不会是错觉吧?

    细细思量,非。

    禁地,那就是目标,就是自己的气运。

    张巡说了,群神哭,众魔笑,白天变黑昼,在那一刻,所有的道法,所有的文位都将失效……

    都将失效,那将是我的机会。

    把握机会,抓住机遇,也许我将一步崛起,一飞冲天。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