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8章:志气骨气

第18章:志气骨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闭上眼睛,脑海中尽是表姐南宫听雨的影子。

    爱情,爱情。

    不,南宫寨不代表南宫听雨;老寨主,不代表她女儿;她决不是这样的,南宫听雨决不是这意思。

    “你们害怕我继续修仙,害怕我挣破丹田,害怕我功法恢复了而赴那‘五年之约’……”

    好个会算计的老寨主,好个势利得不顾你女儿幸福的老寨主,难道安大帅的公子就真的般配做你家的乘龙快婿?

    多么晦暗的人生啊!——北辰映雪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暗,金星直冒。

    好不想活了,好想就这样死了永远也不醒来。

    陡然,刀,捅向他心口。

    醒了,只看到,她狠狠地撇着嘴巴,“没有你,我照样有夫君。”

    ……

    窗外,那双眼睛依旧在偷窥,只是,目光中的凶狠和贪婪却愈来愈……!

    “原来本份人也是有心机的,看来他还不是那么的愚昧。”

    “孺子可教也。”

    眼睛里迸出精光。

    ……

    刀插向北辰映雪胸口,他却镇定自若故技重施。

    “你不怕……你也和师哥一样岔气吗?”

    哼,刀停住,她惊愕道:“难道你教我的功法也……”

    “也什么,就是!”

    啊,师姐脸色煞白,浑身颤抖,但略一沉吟毫不在意,“前车之鉴,最少我先让你死了再说。”

    刀,再次狠刺。

    “慢,既然是死,那何不死个快活,咱俩生前不成夫妻,死后却有可能。”

    你什么意思?师姐没听明白。

    北辰映雪说:“来,咱俩喝杯交杯酒吧,算定下来生。”

    “来生?”

    “是的,定下来生,这一世我们成不了夫妻,并不代表我们下一世不成……”

    “好,来吧,那你死后就在阴间等我,不许脱生。”

    “咣”,两只酒碗撞在一起,师姐含情脉脉。

    ……

    死了,就这样死了。

    北辰映雪记的师姐死时的不甘,她气若游丝地说:——带上我的骨灰回家乡吧,把我葬在你家房后,让我日日夜夜守望着你。

    北辰映雪奇道,你为何要日日夜夜守望我。

    她说,他们要我潜伏在你身边、要我嫁给你,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和初衷,但日久生情,我佩服你是个坚韧不拔的真男人,我动心了,我真的想嫁给你,虽然你是个残废是个废物。

    北辰映雪说,可惜我们不可能。

    她说,带着我的骨灰回去吧,明天就是端午节,就是我们聚宝镇三大家族五年一届的大比武——“血试”。机会难得,希望你通过“血试”,获得进入祖先禁地的资格,在禁地里寻找到秘籍,破解了你丹田的封印。

    不,我无脸回去。

    不,你一定要回去。因为不仅血试,更因为你妹妹。

    妹妹,她怎么了?

    她为了给你采药,在山上被妖蛇的毒喷了眼睛,瞎了。

    瞎了。北辰映雪一个跄踉几乎摔倒,痛不欲生。

    妹妹,多么可爱的妹妹,自从三年前他的丹田被封印后就一直给他上山采药,一直默默地支持他破开丹田的封印。

    瞎了,怎么会是妹妹?祸不单行?

    都是我拖累了他们,真是无脸再见亲人,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她说,回去吧,带上我的骨灰,让我们来世再做夫妻,我们的交杯酒已碰了,我会在阴间认认真真的等你。

    ……

    死了两个人,就在眼前,瞬息之间,两个活生生的人就没了。

    虽经历过大场面,但还是免不了沉浸在往日的友情里不能自拔。

    伤心,腿如灌铅,钉在当地。

    好久,才缓过劲来,才扶着书桌让自己身子站稳。

    书桌很旧,但擦洗的干净,因为这是他学习的地方。

    桌上一摞书,都是符文类的修仙书,都是他从道观的藏经阁借来的,最上面一本是《冰魂窍》,再下一本是《论魂》,随手翻开来,书页里散发出一种古朴的木香。

    于两具尸体不顾,只想让心平静,平静之后再想怎样将这尸体处理掉,不被他人发现,尤其不被住持发现。

    说实话,他并不怎么喜欢看书,尤其是旁门左道的书。但是自从三年前他的丹田被人封印后,他就如饥似渴是寻找这类关于“符道”的书,梦想着将来有一天,自己独辟蹊径地破解了丹田封印。

    “人之得气以生其身,犹火之著木,魂其焰,体其炭也。人死其魂复归於气,犹火之灭也,其焰安往哉?……”

    这是《论魂》里的名篇,讲述的是魂的由来,以及魂的修炼之术。

    人得了元气才形成躯体,就像火附在木头上才能燃烧,人的魂魄就像是火焰,人的身体是木炭。人死了如同火熄了,灵魂也就回归元气。

    “火有余热,魂有残念,吸其残念,炼为魂力,故曰‘人修脉络,鬼炼魂’”。

    苦笑,“我体内一点灵力都没有了,连人都修不好,又怎么能学鬼——修魂?”

    合上书,甩到一边,“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读最有用的书,只有这样才能独辟蹊径地破解我丹田的封印。”

    不由自主地,又拿起毛来画符。

    画符,这才是他的人生之道、希望之道,他希望借此能平静波澜的心。

    符,大符套小符,无比深奥。

    正画着,骤然脑袋一紧,屋内的空气仿佛被什么东西强制锲入,立时,一股强大的精神力从房外猛然间钻入,

    谁?谁的精神力,他心中惊悚。

    这么强的精神力,如果不是自己此时正用精神力画符,还真感应不到这股精神力的存在和偷*窥。

    谁,谁的精神力?

    显然这股精神力比他的精神力不知强大到多少倍。

    精神力在游弋,像个探手探脚的贼。

    它想来偷窥什么?

    乍然他想到了身后的两具尸体,天啊,自己竟然专注于画符而忘了处理。

    眼看偷窥的精神力就要到那尸体上,他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顾不上多想,赶紧咬破手指,将血滴在那甩在桌上的宝镜,滴血认主,然后对准尸体一个意念。

    哗的一声,轰的一下,镜中飞出一道火红的凤凰。不,那不是凤凰,而是烈火焰。

    火焰瞬间将尸体烧的干干净净,成为灰烬。

    奇妙的是,房间的温度并没有因为烈火而升高,依然如故……,仿佛那烈火压焰压根就没有出现过,而那灰烬,也仿佛本来就有。

    那股入浸的精神力在灰烬上一滑而过,完全没有感到异样……

    精神力继续游弋,在桌上一扫,在书页上一扫,然后慢慢逊去。

    谁,谁的精神力,为何独独关心我的书籍。

    是看我在学习什么吗?

    这一想,倒也释然,“这个老东西,你……”

    ……

    如释重负,好险。

    一屁股坐在地上,好不想再起来。

    蓦然又想到了什么,盯向手中的镜子,脸色煞白。

    凭什么我要用她的镜子,难道我就这么没骨气,要用女人的东西来保护自己。

    啪啪啪,连给自己三个嘴巴。

    认清自己,认清自己,我就是认不清自己,我不要你的帮助你的怜悯,纵然被这住持发现了,我死了也决不能用,我凭什么用,凭什么。

    啪啪啪,又是三个嘴巴。

    不向现实低头,不向女人低头,宁死也不要任何人的怜悯。

    站起身,将那镜子往桌上一掷,一掌轰去。

    嚓的一声,镜子断为两半。镜中的器灵在破镜的一刹那,也一声惨叫,再无声息。

    ……

    啊,一声惊叫。

    窗外那个偷窥的人可能是没想到他竟然这般的暴戾,竟然将这么宝贵的镜子一拍两断,霎时不禁心疼,真想跳起来骂娘。

    岂止骂娘,还想打人呢。真想这就窜进屋去,一刀宰了这个暴殄天物的狗东西。

    这可是仙霞门的至宝呀,早知道我先人一步夺了去。

    捶胸顿足,怒不可遏。

    可是在听到那小子口中所言后,顿时气消了,睁大了眼睛,天啊,如此有骨气,天下少有。

    此子不凡,必成大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