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3章:一剑掠凉州

第13章:一剑掠凉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张巡说,今年的端午不平凡,正午时分,将有恶相诞生,到时天地一片黑暗,鸟兽散,群神哭,众魔笑。

    正午,尚有些时间,现在只是清晨,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令自己崛起。

    鸟兽散,群神哭,众魔笑,我也决不允许!!!

    ……

    思绪拉回前天下午。

    夕阳西下,天边出现了一大片鲜红的火烧云,很大很大,火红火红,卷起了半边天,像吉祥的凤凰鸟涅槃重生展翅欲飞。

    一只小鸟从云层的阴影下飞出,直飞而来,渐飞渐近,却是两只硕大的白鹭一前一后掠过湖面。

    湖面平静如镜,映着一泓血水,不,那不是血水,是火烧云的倩影。

    鸟自他身旁飞过,少年独自坐在湖边的歪树下,说实话,他的心情并不像这火烧云样绚丽,而是忧郁。

    忧郁,是啊,再过两天就是端午节,又是三年一届的族中大比武之日。

    他多么想回去,像那对白鹭,一前一后翩翩飞翔,飞到故里,飞到擂台上,一展绝技,再次惊艳故乡,还原他和她当初的惊艳——金童玉女。

    金童玉女,多么奢望的名号呀,然而现实却在重重地搧他耳光。

    三年前,他救表姐而遭安大帅一掌封印了丹田,至今残废不堪。

    多么怀念往昔英雄少年狂,多么怀念修仙学院的好时光,但如今,一切都不存在,他被学院赶了出去,就因为封印,就因为得罪了安家。

    惆怅,一筹莫展。

    脚下本有路,但那是给正常人的,自己不能修炼,等同于废物。

    已在湖边呆几个时辰了,该回去了。

    这一届又无望,扳指一数,三年已过,离五年之约擂台决定表姐婚娶的日子还有两年。

    两年,一眨眼就过去了,他真不知道怎么办。

    云,你不是挂在天边,而是挂在我心里,令我心急如焚。

    焦急,饥渴。

    哗,一片水花从湖面溅起,打*/*湿*/*在他干裂的嘴唇上,凉在他心底里。

    好圣洁的水啊……

    可不及反应,哗。

    接着又是……哗。

    哗的一声,一个美丽的身影,白胜雪的肌肤,以及湿*/*漉*/*漉*/*的黑色长发贴在隆起的饱*/*满*/*如胴的曲线下,像鳗鱼一样从水中立起,溅起千层浪花。

    看傻了,出*/*水*/*芙*/*蓉,就在眼前绽现。

    好美丽的胴*/*体,好白的肌肤,好黑的长发,好醒目的红肚兜……

    “啊”,胴*/*体*/*一声尖叫,她……

    她发现了他。

    ……

    羞涩难当,赶紧钻入水中,如一条白色的鳗鱼。

    须臾,穿戴整齐,再次从水中掠起,凌波微步,踏浪而来,一把仙剑,抵在他喉头。

    “想死嘛,你这个下/流/坯/子。”

    “死,哈哈,正好解脱,我正愁自己死不了呢。”

    北辰映雪知道自己失礼,闭上了眼睛,任由宰杀。

    她睁大了不相信的眼睛,“居然不怕死,小小年纪,这么苦楚?”

    没有解释,猛地伸长了脖子,向她的剑刃上撞去。

    死,一了百了。

    这也许是一种最好的解脱。

    ……

    怎么是你,表弟。

    怎么是你,表姐。

    姐弟想见,相婉相惜。

    她看着他,简直不敢认,才短短的两年,他的头发已日渐稀薄,而白净的脸庞也已不见,只有岁月的沧桑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的悲切。

    这哪还是那个朝气蓬勃的少年,简直是个小老头了。

    他变了,变黑了,变苦了,但唯一不变的是那仙风飘逸的身段和骨架。

    这就是仙质。

    因为仙质,她和他都成了金童玉女,都进入修仙学院学习。

    坐在湖边,看着火烧去的绚丽和水中倒影的婆娑,回想着小时候他俩两小无猜,情窦初开…

    那时,他和她,时常也在小河水中玩耍,……。

    那…,多么美好的回忆。

    如今表姐已经十七岁了,两年不见,她已长得比自己还高出一头,修仙三年,气质蜕变。

    相形见绌、自惭形秽。

    她,大眼睛长睫毛,纤纤细*腰,一袭白裙宛若天仙,长发飘逸。

    近看,更是英姿飒爽。

    高*/*挺*/*的鼻梁,饱*/*满*/*的额头,一道剑眉如墨,飞一般没入额头两侧的秀发里,霸气的野性令桀骜不驯的男人都要折服。

    发稍上,一丝水珠晶莹透亮,像个娇纵的精灵,蹦跳着滑过如黛的黑发,又贴在白皙的肌肤让人想像无限。

    嘀嗒,如诗如幻如梦般,坠入那低口的唐装遮掩下的饱*/*满。

    肌肤如雪,整个身体散发着一种坚毅、冷艳、霸气的凌人之上的气质。

    不愧为仙女,人中之凤,眼中已没有了昔日年少时的青涩,更多的是定力和成熟。

    北辰映雪眼中显露出羡慕般的欣赏,“这就是我的表姐——南宫听雨。”

    五年前他与她并称“金童玉女”,一剑掠凉州;

    三年前,双方如愿以偿入选修仙学院。

    不多久,她就被修仙界第一大门派的仙霞门选中,成为仙女。

    天赋聪颖,历经三年,她的功法突飞猛进竟然奇迹般地到了“仙凝境”第九重,与“筑基境”一步之遥,可谓玉女天成,前途无量。

    但是,自古红颜多薄命,表姐也不能幸免。

    她被门内一位老祖看上了,要为他的儿子冲喜,原因是他儿子五行缺金,需要找一个纯阳的少女来双修,这样才能在一个关键的修仙关卡上突破,才能进入更高境界。

    这个老祖就是仙霞门老祖中的一员,河西老祖——安大帅。

    按理,像安大帅这样强大的人物和家族,找个纯阳的女子并不难,但是,这个纯阳的女子不仅要天生慧骨,聪明伶俐,而且还必须是仙凝期的修仙者。

    这样就难了,纯阳女子本就万中无一,而万中无一之后还要是仙凝期,更难了。

    所好的是家族太过强大,加上老祖的能耐,总算为他儿子找到不少,但是,奇怪的事来了,他儿子先后与十六位纯阳仙女双修,都没有成功晋级,不但没有晋级,还将这这些仙女们一个个克死。

    克死,听着就恐怖。

    恶名昭著,臭名远扬,再也没有哪个仙女愿将身家性命交与他了,这下他安大帅要再找到这样的慧根仙女就难了。

    焦头烂额之时,南宫听雨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

    南宫听雨,纯阳之女,凤凰之血,血液中含有凤凰的道元,修仙资质太好,潜力无穷,旷世奇女,

    大喜,要求她与他儿子双修,但无奈南宫听雨性烈如火,哪能将女儿身轻易给了别人,无论什么样诱惑和卑劣的手段都令她无动于衷,终不屈服。

    无奈之下,安大帅亲自出面,威胁南宫听雨所拜的师祖。

    其师祖碍于安大帅的淫*/*威,不得不答应。

    但是南宫听雨却誓死不从,举剑自刎,无奈,只能暂缓。

    此路不通,另行他法,于是以南宫听雨的亲人为威胁,胁迫她顺从。

    为了父母亲人,南宫听雨略有屈服,于是他们就蹬鼻子上脸,来到她家乡南宫寨,提亲。

    提亲时,南宫寨人喜气洋洋,都以为嫁入豪门,必然前途无量仙法大成,只要攀上这门亲戚,必然风光无限。一跃成为名门贵族,称天霸地也是迟早的事。

    她的生死,却无人考虑,那就不那么重要了。

    正当南宫寨人喜冲冲地准备应下这门亲事的时候,南宫听雨突然出现了,以剑抵喉,兵在其颈,高声说,如果敢应下这门亲事,血溅当场。

    傻眼了,没人敢硬来。

    双方僵持不下,眼看南宫听雨就要血溅当场,突然一个少年勇敢地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指着安大帅说:“她和我已有婚约,岂能嫁人!”

    这话像个炸雷,震惊全场,在场的南宫寨人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南宫听雨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订过婚约,又哪来的这话。

    这是谁呀?这么大胆,竟然冒充,不想活了?

    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北辰映雪。

    当时他才十三岁,个子不高,看起来还很稚嫩,但是他说起话来却一字一板,从容不迫。

    原来,他听说了表姐南宫听雨的事,特地从凉州城的修仙学院赶回来,要为表姐出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