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6章:校服有错吗

第6章:校服有错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笑过恨过,众族人眼中自然就流露出一种贪婪。

    贪婪?

    当然了,那件珍贵的极其罕见的校服。

    二狗子一句话仿佛让他们发现了聚宝盆,发现了金矿,一个个窃窃私语、蠢*蠢*欲*动,随时准备扑上去抢。

    “这么好的衣服居然穿在这么个窝囊废的身上,简直是不配嘛。”

    校服虽然被污*/*秽得像个垃圾,但它毕竟是修仙学院的校服,无限宝贵。

    无限宝贵,这是名誉和声望的象征,仿佛透过校服,他们看到了它熠熠生辉,霞光万丈。

    赞不绝口。

    是啊,这是修仙学院的校服,这废物再不济,也曾经是有能耐穿上这身校服的人啊。

    且,还有件最令他们羡慕的事,有了这身校服,他北辰映雪就极有可能再拿到修仙学院的结业铁卷。

    有了结业铁卷,这傻*子的前途说什么也比他们这些平庸之辈光明的多啊!

    修仙学院,那可是望其项背的存在啊。

    众人眼睛里流露出贪婪,流露出羡慕,这是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二狗子见时机成熟,话锋一转,冲北辰映雪严肃地大声地问:“请问这位学子,你这身校服是借来的呢?还是自己的?”

    明知故问。

    一些“好事佬”生怕天下不乱,故意起哄,“那当然是‘我’的了。”

    “是吗?”

    二狗子拍手大笑,提高了嗓门再严肃地问北辰映雪:“我问你,三年前你已被学院开除了,都开除了,这校服从哪来的?好,就算是你以前的,那你还好意思再穿出来吗?”

    天啊,这才是重点——你好意思穿出来?好意思?

    这句话,仿佛在替众人说,在替所有人说。

    “啪啪啪”,话像一记记耳光搧在北辰映雪脸上,令他炫晕。

    人们明白了,二狗子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太棒了,太经典了。

    哗哗哗,诅咒,不停的诅咒。

    “叮,恭喜宿主,你的这帮吃瓜群众太给力了,你的诅咒值直线上升,现在到了16000,香火值1600,你可以再晋级了。”

    再晋级,这不就是第五次了吗。

    惊喜,惊喜,“赶紧给我加功法。”北辰映雪冲系统喊。

    “叮,已加点,你现在魔脉四重境初期。”

    是吗,北辰映雪赶紧往神庙的光屏上看,只见上面显示:

    ——系统:香火转换系统。

    ——宿主:北辰映雪。

    ——诅咒值:n

    ——香火值:n

    ——魔力:+1-1

    ——魔功:魔脉四重境初期

    嘻嘻,狗系统,你不是说是雪月神功吗,怎么尽是魔功,你承认了?

    “叮,宿主,这纯属口误,口误。”

    “口误你娘个脚呀。”北辰映雪愤愤然。

    不过再愤然,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三年了,从来没有晋级过,而今天,这是要我过瘾呀。

    ……

    二狗子身后的那帮混混们早就明白他的用意,早就看出他要花哨人,所以当他一开口赞美校服,就心知肚明。

    等待结果,结果如愿以偿,一场精彩绝伦又酣畅淋漓的表演。

    大快人心,他们纷纷起哄:“天啊,不可能吧,他被学院开除了?”

    “哈哈,都开除了还好意思再穿身上来显摆,这不是脏摆人嘛。”

    “装、装、装。”

    纷纷唾骂,表情愈来愈过分。

    “叮,恭喜宿主,你又得1000分,离第六次晋级不远了,加油。”

    ……

    唾骂中,人们接受了两个事实,一,北辰映雪已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令人仰慕的修仙学院的学生了;二,北辰堡唯一的最有希望的种子就这样废了。

    希望破灭了,悲然间他们仿佛也接受不了这种事实的打击。

    “凭什么我们族人中的才子要受这样的大的屈辱?凭什么我们族人中的骄傲要受这样大的奚落?”

    呆呆地,他们愤慨了,慢慢地,眼中噙满了泪水,一丝良*知在心头涌起。

    有人哭了,有人掉泪了,更有一些德高望重的老者老泪纵横。

    几十年了,北辰堡就出了这么唯一天才,小小年纪就“金童玉女”名震四方,但,却走下了神坛!

    他们感到悲伤,感到同情,感到了羞愧。

    他们为先前的麻木冲动而羞愧而后悔,“凭什么我们要指责他、打他、骂他,凭什么!他哪点做错了,他不就是为了伸张正义吗,他有错吗?”

    “他有错,那也是老天的错,是天下的错,是正义被良知歪曲的错。”

    怔怔地他们看着他,他太坚强了,他居然还活着,居然还这么勇敢地顽强地活着,这已足够震撼了。

    “我们每个人都没权羞辱他,没权,他太坚强了,他是我们的骄傲,是我们的灵魂人物。”

    哭了,哭了,太多的人哭了。

    此时,只有张狂的二狗子和他的那帮混混们在撒欢地笑,而众人,脸上全是惭愧,且众多的人,在哭!

    ……

    北辰映雪看到众人眼中挂着泪水,不明就里,赶紧往脑袋里那神庙上的光幕一看,天啊,诅咒值居然停了。

    停了,怎么回事?

    那个,你们这不是在害我吗!

    你们诅咒呀,诅咒呀,你们哭什么。

    不知不觉地,眼泪也哗哗地从他的眼眶里流出。

    瓜,你们这些瓜瓜。

    ……

    时间仿佛停止。

    虽然北辰映雪心里渴望他们的诅咒,但是诅咒没来,却多了伤感。

    他们的伤感,就是他的羞愧,脸羞得像个鸡冠。

    是啊,自己早已不是修仙学院的学生了,还好意思将这身“皮”套在身上吗!

    虚荣,虚荣,脸都没地方放了。

    羞愧难当……

    但就在这时候,他感到身后又一次异动。

    暗叫声不好:“黑剁头,你……不能啊。”

    但是,一切都迟了。

    身后一道黑光冲起,一把黑刀,带着黑焰,闪着血光,闪电一样向那张狂的二狗子的头上剁去。

    ……

    剁头,这是黑剁头的绝招,也是世代刽子手们的绝招。

    绝招有三:剁头、剁头、再剁头!

    讲究的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第一招,剁头。这是他们最绝最绝妙的一招,得意之招,也是他们常常干的最爽快最利索的招数。

    刀,瞬间斩到,强大的黑煞之气令周围的空间瞬间一暗,黑风搅动,空气瞬间被逼开,如同挤过了一场簌簌飞舞的黑沙。

    刀,黑刀,黑煞黑气黑心,二狗子死定了。

    但是别忘了,二狗子虽然一直在嘲笑着北辰映雪,但他的注意力却一直在防范着这个黑脸黑虬髯的黑剁头,他知道北辰映雪是个废物,但他这个亲*堂*弟却不废。

    他一直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是想干什么?

    只是他没想到这黑剁头会自不量力,会为一个废物而战。

    废物,即使他是你的亲*哥,那也不值得与我一战啊,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你才淬体四重初期,而我却是淬体第四重巅峰。不是一个档次的,这不是找死吗。

    敢找死,那你就得死。

    二狗子身子一侧,那速度,完全盖过了黑剁头,瞬间,躲过。

    只要躲过,那黑剁头就死定了,因为他只有三招,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心一横,杀意顿起。

    翻手间,一把弯刀从他袖口中飞出,闪电般玄虎扑食,再,金鸡独立,一个劈挂……

    一劈两半,他心中兴奋,但是,突然感到不妙。

    脚下一滑,那个金鸡独立的支撑他全身重量的脚却不争气的一滑。

    一滑,就一滑,重心不稳,瞬间踉跄。

    哗,对方的刀反砍到了他额头前。

    唰,头发被刀锋逼得疯狂地散开,头皮一紧,就觉得自己要死了。

    骤然,刀停了。

    刀停了,风缓了,他得救了。

    没死,黑剁头不屑杀他这个毫无战力的落水狗。

    刀风簌簌,头皮发麻,束发散落,鼻腔里一股血腥翻涌如潮,魂飞魄散。

    二狗子只觉得好险,好险。

    庆幸,没死,又张狂。

    “丫的,你还是怕老子,老子背后有慕容族撑腰,更有那二长老是我叔,量你也不敢!”

    险中求生,自鸣得意。

    黑剁头只手托刀,另只手捊着黑虬髯,懒得再理这样的小丑,这样的小丑除了会恶心人之外,一无是处。

    不屑……

    陡然……,大惊失色。

    ……

    他看到,一人攥住二狗子的脚踝,诡异的,一阵手法……

    仿佛看花了眼。

    但紧跟着,更让他看花眼的是……

    那人拿住二狗子两只脚踝,奋力一扯……

    啊的一声惨叫,不可一世的二狗子的身体在空中被一撕两半。

    一撕两半,血肉横飞。

    ……

    刚才……

    二狗子感到脚踝上一疼,紧接着就是小腿处再一疼,再紧接着,大*/*腿根处也一疼。

    一疼,一疼,这是怎么了,是点穴吗?

    迷茫,惊悚,这黑剁头都住手了,这人却敢?!

    不及细看,那人已拿住他的脚,瞬间“啪啪啪”点中腿根处的几处大穴,两条腿再不能动。

    再不能动,纵然淬体四重境的功法也使不上,无力挣扎。

    “这是谁,这么灵巧的手段。”

    “这是干什么?我……遭人暗算了。”

    惊悚,惊恐,不敢相信地看向这人。

    天啊,居然是他北辰映雪,这个废物。

    “干什么,还能干什么,”北辰映雪狠狠地道:“都承认自己罪大恶极了,那还不死。”

    二狗子惊慌失措,惊恐之情无以叠加。

    可,有力使不上,淬体四重的功力在腿上全失。

    点穴,点穴,可他是怎么得手的?他丹田上可并无半点灵气呀。

    垂死挣扎,死前不忘嚣张:“你敢,我可有慕容族撑腰,我这是在为慕容族办事。”

    北辰映雪义愤填膺,“那寨门上十几个同族人的干尸可是你干的?”

    “是的又怎样,难道你也想当那干尸,也想让我剥了你的皮挂在那上面。”

    “凭什么你要诬陷他们,诬陷他们是入魔者。”

    “入魔者就是入魔者,得罪慕容族者就是入魔者,你也是其中的一个。哈哈,总有一天我会剥了你的皮挂在当空。”

    “……”

    “不敢了吧,你手撕了我呀,来呀来呀。”

    北辰映雪沉默,再沉默,手却在激动地颤抖。

    “怎么了,不敢了?哈哈,你知道吗,你老爹那个老东西就是被我栽赃赶下台的,现在生不如死。”

    “他在啥地方?”

    “他死了,哈哈,已被我扒了皮挂在寨门上,怎么你没看到吗?”

    天啊,仇敌。

    仇敌,杀父仇人。

    “好,那你就去死吧,我为父亲报仇。”

    哗,奋力一扯,“敢害我父亲,就去死。”

    死!!!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