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豆家媳妇 > 187 少年郎

187 少年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豆家媳妇正文卷187少年郎听了付原河学了之后,豆渣觉得是有点不对,小舅子说如果我姐和别人这样说话,你不生气的话,我就给我姐说,让她也别生气。”

    可恨的是陶哲孝一旁鼓劲,说“别说不生气,别人多看表嫂两眼,表哥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你要不要盖个金屋把表嫂藏起来呀。”

    豆渣不和他们小孩废话,回去,在院里等着媳妇。谁知媳妇看到他当没看到,还故意哼一声扭过头。

    本来还想给媳妇赔礼道歉,一气跟着扭过头,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

    豆渣闷闷不乐的回到东屋,岳父不在,父亲在,看到他进来,说“你回屋干嘛?找媳妇去呀。”

    “她不理我。”

    “她不理你你理她,多大点事?你是男人,就算媳妇有错你让着点,也是男人应该的。更何况你媳妇也没错。”

    豆渣抬头,道“爹知道了?是不是家里人都知道了?”

    “刚才你俩吵架我在里屋。”

    豆渣脸通红,支吾半天,冒出一句“那爹咋不吭一声。”

    豆柱认真道“我吭了好几声,你们没听到,太专注了。专注了是好事,说明心里有你,不然搭理你干啥?”

    豆渣的胸口犹如大锤砸了一下,咚!

    我……

    我…………

    我………………

    豆渣跳起来跑出去,豆柱笑道“傻小子。”

    最近豆渣和媳妇是甜蜜,比以前强多了,媳妇让他拉拉小手。可是豆渣头一次有自卑的感觉,觉得媳妇太能干了。

    以前觉得媳妇能干心里美,能干好呀,我要靠媳妇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美滋滋过日子。

    生了儿子,还是三个,经历了这些事,又惊又吓,开始觉得自己无能,连媳妇和儿子还有爹娘祖母都护不住。

    来到陶家铺,终于能安定,又惊了一回,还是媳妇顶起来,别说陶家男人,就是整个陶家铺的男人提起媳妇没有不敬佩的。

    没了以前我媳妇能干我洋洋得意的感觉,有了我不如媳妇好没脸的心情。

    媳妇在陶家铺比在石河镇过得精神,豆渣想努力,努力也比不上,害怕媳妇看不上她不要她。

    媳妇又总说没本事的男人要他干啥的话,豆渣对外面的人时刻防着,别把我媳妇拐跑了。

    害怕媳妇心里有了别人,就没想过媳妇心里有没有他,觉得没有,是为了儿子们才委屈留下来。

    听了父亲的话,豆渣心怦怦跳,心花怒放,第一次深刻的体会这个成语,心里就是有朵花使劲开放。

    激动的豆渣跑出去,问了外祖母,说小昔去南面宅子去了,他一路奔跑,没看到陶哲孝问他话,直接跑到南宅。

    陶哲孝站在大棚外,看到豆渣冲大门出来,然后开始跑,好奇问道“表哥,你跑啥?”

    没见他回话,嗖一下跑没影了,纳闷的看在身边的付原河,问道“他咋啦?”

    付原河道“挨揍了呗。”

    陶哲孝等着看表嫂追出来,半天没见人出来,又问“表嫂怎么不追?”

    付原河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道“我大姐这么傻呀,揍自己男人关起门来揍,大姐夫想不挨揍只有跑。”

    陶哲孝心想,我咋知道你家啥家风,看来你爹没少挨你娘揍,打男人都打出经验来了。

    正好付二栋回来,陶哲孝同情的看着,多老实的男人呀,挨揍从不跑。

    豆渣一路跑到南宅,气喘吁吁,也不进去,在门口站着,擦擦汗,平息呼吸。

    李四娃从韩家出来,看到豆渣,上前打招呼。

    豆渣点点头,心想,真殷勤,得空就往未来媳妇家跑。

    李四娃想等豆渣进去他再离开,怎么不见他进门,只是打量他。

    “豆大哥,你别送我,进去吧。”

    豆渣……

    谁送你呀,小屁孩。

    “你先走,我门口等你大嫂出来,不进去了。”

    李四娃哦了一声,走了,又回头看一眼,见豆渣整整衣领,又整整头发,知道这是陶家小宅,不知道还以为他要会情人哪。

    豆渣等了一回,见大门响,赶紧站好,面对大门,展开微笑。

    付昔时边扭头给陶桂芳说话“表姐进去吧,天冷,别送了。”

    推开门,刚要迈腿出去,看见一个笑的满脸开花的男人,还是自己男人。

    吓一跳!

    站在门口傻笑,有病!

    “好狗不挡路。”

    ”好狗接媳妇。”

    不爱玩笑的陶桂芳扑哧乐了,付昔时尴尬,忙把门关上。

    “你来干啥?”

    “我来接你。”

    付昔时疾步走,心想这个家伙吃错药了?之前还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嘴脸,见了我扭头,这会像跟屁虫似的,还想吵一架?

    豆渣紧跟,走在付昔时身旁,看四周没人,上去拉手。

    付昔时一把甩开,立眉道“干啥?想打架?”

    “不想,和媳妇打架算什么本事?我真的来接你的。”

    “有病。”

    不理他,往前走。

    身后豆渣说道“小昔,我错了。”

    付昔时站住,转身。

    “你错啥了?”

    “我不该和别的女人说笑,不该和你吵架让你生气,以后绝不会。”

    付昔时没想到他追来是说这个,不知他听了谁说的,怎么知道赔礼道歉了?

    “谁给你说啥了?”

    “没人说,原河只说我该挨揍了,其他没人说啥。”

    “哦?你怕挨揍才这样说?”

    “不是,挨揍我不怕,我怕你不要我。”

    付昔时挑挑眉,道“怕我不给你家賺钱了,才低三下四说抱歉?”

    豆渣板着脸道“小昔看扁我?以后賺钱有我,我喜欢你,和赚不赚钱没关系,现在你呆在家里不賺钱,我也怕你跑了。”

    付昔时诧异,变化挺大呀,以前那个媳妇賺钱我享受的豆渣知道賺钱靠他了。

    “小昔,你放心,我不会找别的女人,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当初从外祖母家接你回来我说过的话我记着,我们和孩子们是一家人,没别的女人。”

    付昔时不知道自己脸红了,她呸了一口,道“谁不放心?你爱找谁找谁,不关我事。”

    转身往前走,豆渣傻站着,突然旁边一个人对他说“追呀。”

    一转头,吓一跳,伤疤的脸带着笑,是韩大叔。

    豆渣撒丫子追过去,俩人并排走。

    韩柄站着乐半天,少年真好。

    他的感觉,不觉得自己是要半百的人,对杨氏和这个莽撞少年一样。当年他透过留着血的眼睛看到蹲下的杨氏,脸上有些怜悯,有着温柔。拿出帕子想给他擦眼睛上的血,犹豫了一下,把帕子放下。

    过了一会,在他身边放下个东西走了。他使劲爬起来,见是药粉和纱布,还有那个帕子,只绣着一朵梅花。

    之后打听,知道她叫梅花。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