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帝霸天下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责问

第三百四十二章 责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你们是怎么出来的?”青环听的发懵。

    “人缘好呗,被另一位妖尊随便的就送出了几千里,有通天彻地之能。”另一位弟子感叹,这一切应该都归功于自己长得帅。

    “有机会应该再去几次,我总感觉哪里还藏着其他宝贝。”小暴龙啃着一个烤猪蹄,吃的满嘴流油。

    其他人无语,这种灰暗的子可不想再经历了,能活着出来绝大多数都是运气。

    小腾点燃一座八宝琉璃盏,在呆萌小萝莉与女将边转悠一圈,鬼魂已经消失了。

    “离开失落世界后就感觉不沉了,应该早就走了吧。”女将不放心的仔细看了看后,在鬼灯的照耀下也没有异常才放心。

    “给你吃这个,特香。”呆萌小萝莉端来两大盘爆炒野猪,口水都流出来了,递给他一盘。

    徐虎炒了两大锅,忙碌完才端着一托盘挑好的食过来开吃,嘀咕道:“不愧是大哥,就是厉害,听说你没事就去怼妖王,被追杀了十几次伤都没受。”

    “逃命的本事要炼到家才行,万年古酒尝尝比你家窖藏如何。”小腾用酒涮着一个坛子,给他倒出来一碗,酒香十足。

    “嚯,这酒也太烈了!”徐虎喝了一小口,全通红,感觉体都燃烧一般,不过真的很香。

    “这东西还能用啊。”一位弟子错愕,当初看他拉两车空坛子还不解,原来如此。

    “一人一碗,贪喝就醉了啊。”小腾将古坛中炼化的酒又倒入其他酒坛中,感觉还能涮个几十次次,将酒分给其他人。

    “哥哥我也要。”小雪瑶流口水,烈不烈不知道,闻着香的人。

    “额,你就算了,喝灵果酒吧。”小腾无语,拿出一坛子最近舍街研究的果酒。香醇可口,跟果汁差不多,专门为达官贵人的女提供。

    “嗯,真好喝。”小雪瑶抱着碗,喝完了还要,满眼冒星星。

    七院修炼地正欢天喜地的举行宴会,反观四院这边则一片垂头丧气,惹怒了长老会,险些将半数成员遣散。

    严苛回去又将所有人叫到一起,尤其是告状的弟子,了解了所有况与细节。当时出手的只是一部分,这里面还有数次被救命的弟子,一直保持中立态度,两方都不管,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虽然你等未曾出手,但是袖手旁观与所作所为有何区别,若为作恶便是同党。”严苛长叹,无奈道:“看来我这个院师做的太失败,既然教导不了,明会向长老会请示让有能力的院师来接管。”

    罗起皱眉,没想到这事会牵扯到院师头上,是真的跟她没有关系才对。

    “院师我们知错了,”

    “都是八院的太气人,一直都在欺压我们。”

    “他一直也没将我带当回

    事,只是赚取天珠而已,为什么连长老会都偏袒...”

    四院的弟子即愤然又懊恼,明明受欺负的是他们才对。

    “偏袒?你们到现在还是这种想法吗。”严苛紧皱眉头,反问道:“他并没有义务去找你们,只不过是院长委托,相会之时你等为何处处针对,如果换成一院的北博云虹,还会如此吗。”

    “北博云虹也不可能做出如此行为...”一位受伤的弟子嘀咕,都快恨死了。

    “闭嘴吧,当初如果是第九院的弟子或者其他院师,你也敢这么说吗。”冷宏沉着脸,声音不善道:“有多少人被救过,自己心里有点数,现在还敢嘴硬,有种继续去长老会告状。”

    严苛长吸了一口气,脸色死板道:“归根结底,你们只是抱有之前的偏见,为何遇见七院的人没有这种反应。如果让你们自己闯dàng),能在失落世界活多久,又可否能找到出路,为何对相助之人反目成仇,倒是解释给我听。”

    一群弟子脸色难看,找不到十足的借口,就是不待见讨厌而已。

    她眉头紧皱,看了看落河郡主,开口问道:“如说过节,七院当时也被针对挫败,却并无产生成见,在危机时刻相互帮助。为何他们能走到一起,又有何责任与理由非要带着你们,所发现的之物分是分,不分是本分,这天下哪来的这么多圣人。”

    “罗起,冷宏,云游雨,斐戎,你几人一直都与他在一起行动,有何所说。”严苛质问,有什么意见与心结就都开诚布公。

    “自己倒霉,与他无关。”斐戎废掉了双眼,神落寞,已经不想再纠结这些无所谓之事。

    “我不知之前的过节,与他也并不相识,也没有抱有意见。”罗起神肃穆,沉声道:“这一路大部分人都从未信任,没有沟通,将他排斥在外。也并无因此发表看法,变成现在这般我等都有过错,对于死去与受伤的人也难辞其咎。”

    “同为书院弟子,我只是正常对待而已,别无其他。”冷宏依靠在大树上,懒得多说。

    “当时那种况,四院内部自然要团结一致...”一位少女嘀咕,小心翼翼,也只是跟风而已。

    “院长时常教导,要公平的对待每一个书院的弟子,这一点可不止是对院师而言。”严苛长叹,怅然道:“修行路并非单以实力与本领为重,看来我的确是不适合当院师,未能及时解开矛盾才会如此。”

    “这件事绝大部分是我的责任,如果给天珠便可以的话,会负担全部费用。”落河郡主咬牙,这次四院死伤惨重,有很多人都缺胳膊断腿,不能再遭受这种对待。

    “院师息怒,我明天就就欠下天珠偿还。”被救了命的青年开口。

    “赔礼

    道歉也可以,请院师不要走。”有少女眼圈泛红,没想到告状会造成这么大的后果。

    之前没有多大成见的人也表态,只是花一些天珠而已,欠下了就是欠下了,心甘愿的偿还。针对的一些弟子也纷纷认错,一旦严苛不再庇护他们,八成都要被遣散,这才是最严重的问题。

    “这不是会管的吗。”老院长伫立在远方夜空中,轻抚胡须,化作一阵微风消散。

    严苛见他们意识到错误,提醒道:“本来这次长老会已经决定遣散四院,是他主动揽事不在意之前的恩怨,提出以天珠补偿的协议。又有老院长法外容,才决定再给你们一次改正机会,再不引以为戒,之前的遣散决定还会生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