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序列之主 > 第28章 旧友相遇

第28章 旧友相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话说,叶枫见蛊蛇久久不作回应,于是便采取了激烈措施。

    蛊蛇可是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继续保持沉默,这层白色网络囚笼,绝对会把自己勒成精致而又细密的肉条。

    于是,它不得不答应了。

    它确实不想成为别人的血仆,但它更不想死掉,如果做了血仆,它的确失去了自由,但至少还会活着。

    但如果它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生死间有大恐怖!

    蛊蛇眉心处凝结出来的菱形晶体,是一枚魂晶,一旦魂晶被人掌控,生死也就完全由人掌控。

    叶枫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将那枚魂晶一下攥在了手心里,然后看也不看,直接将这枚魂晶向着自己的脑门拍了上去。

    啪——

    一声轻响,这是手掌和脑门接触的声音,很清脆,中间不像是有什么隔阂的样子。

    魂晶呢?

    魂晶在接触到叶枫皮肤的同时,就没有丝毫阻滞地融入到了他的皮肤之中,最后完全融入进去。

    叶枫已经感觉到自己和蛊蛇成功建立了联系。

    他感觉有一根无形的细线将他们连接起来,通过这根线,他可以感知到蛊蛇的一切,包括它的状态,它体内的血气流动,甚至是它的想法。

    而且这根线是单向的,叶枫可以通过这根线感应蛊蛇,但蛊蛇却是无法感知到叶枫。

    通过这根线,蛊蛇的生死只在叶枫一念之间。

    如果是第一次收服血仆,这个时候肯定十分新奇,会仔细地探索感应这种神奇的状态,但叶枫不同——

    当年他的血仆不知凡几,不过大都在那场动乱中逝去了,动乱之后,他心灰意冷,剩下的二三血仆最终也被他放还了自由。

    不过现在可不同了,他现在踌躇满志,因为叶唯鲲还活着,他希望能够在义父夺回瀚海城的过程中,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叶枫不会纠结于此时的奇妙状态,因为他已经经历过无数次,这一次只是让他微微有些感慨,毕竟已经时隔三百余年。

    哗楞楞——

    锁链抖动的声音,由远及近!

    叶枫身后的白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消散,于是互相纠缠的锁链完全呈现出来!

    白色锁链已经完全处于被压制的状态,颓势已经不可逆转,而叶枫也没有想过让白色锁链反败为胜。

    他对着纠缠的锁链招了招手,三根泛白锁链直接脱离纠缠,向着叶枫飞射而来。

    而叶枫伸出手掌,三条锁链直接从他的掌心穿入,消失在了他的体内。

    另外六条锁链没有了那三条锁链的纠缠,也好似六条毒龙一般,向着叶枫扑了过来。

    叶枫根本就不闪躲,六条锁链瞬间就缠满了他的全身,六条锁链相互勾连将他整个身躯完全锁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缺失了三条锁链,六条锁链的封锁似乎透着一丝隐隐的不协调,而且这六条锁链中,有其中两条沾上了一些白色碎屑。

    这是从那三条泛白锁链上蹭的?

    也许吧!

    六条锁链慢慢地虚化,直接融入到了叶枫的体内,而叶枫身上的气息也是一落千丈,他用于束缚蛊蛇的网球和锁链,这个时候也是直接崩溃。

    蛊蛇发愣的功夫已经掉落在地上,它趴伏在地上,眨巴着小眼睛,似乎在消化刚才眼前发生的一切。

    叶枫身上的光环完全消失,从飘飘仙人再度变成了那个平凡普通的中年大叔,平凡中透着一丝颓废。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刚才他身上的转变,没有谁会把他们两个看做是一个人。

    蛊蛇先是震惊于叶枫身上的转变,随后却是心中野草丛生——

    他又从可怖变回了可口,如果自己出其不意,是不是能够……

    可是它眼中的光芒刚刚升起,就骤然变成了满满的恐惧和痛苦,

    嘶嘶嘶嘶——

    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从蛊蛇的嘴里吐出,它痛苦地在地上翻滚扭动,来自灵魂深处的疼痛,让它几乎崩溃。

    足足十几息之后,它感觉一切都安静下来,它瘫软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它从来都没有感觉平静竟然是如此幸福的一种状态。

    “知道错了吗?”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它身体上空传来。

    蛊蛇顿时一个机灵,它的身体立刻从地上弹射起来,伏在地上,可怜兮兮地看着叶枫!

    “哼,既然成了我的血仆,就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若是下次再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你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叶枫的话语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件很平凡很普通的事情,但蛊蛇却感觉到了深入骨髓的寒意。

    它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趴在地上不住地扣头,叶枫刚才大发神威的形象在它心中逐渐地清晰起来,并且深深地刻在了它的脑海中。

    它已经完全不敢有任何的二心,至少暂时不会有,也不敢有!

    它毫不怀疑这个人刚才说的话只是威胁而已!

    “看够了吗?看够了就出来吧!”叶枫没有理会不断叩首的蛊蛇,却是忽然对着自己的身后说道。

    没有回应!

    叶枫眉头一皱,豁然转身,盯着某处地方,冷冷地说道,

    “怎么?还要我亲自请你才肯出来吗?”

    在叶枫盯住的地方,空气忽然扭曲,缓缓地出现了一面水墙,水墙散去,出现了一个宫装妇人。

    她满脸复杂地看着叶枫,沉吟了片刻才缓缓地轻声喊道,

    “枫大哥!”

    叶枫看着她,过了很久之后才长叹了一声,

    “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要放弃了吗?”

    “我,我不知道!”

    宫装妇人摆弄着衣角,就好像一个做错了事后面对家长的孩子。

    “我们上次相见是在十五年前,你找到我,让我保护小岚,你告诉我,她是义父的孙女,是瀚海城的未来和希望!”

    “那的确是我的想法,但现在想想,我们让她一个孩子背负这么多,是不是太残忍了?”宫装妇人直视着叶枫的眼睛,话语中也是颇为激烈。

    “我从来都没有和小岚谈过这些事情,我也从来没过将瀚海城的命运压在一个小女孩身上,她为什么会有现在的状态,你应该是最清楚的才对”

    “是啊,是我,都是我教她的,她现在将恢复瀚海城以为己任,这都是由于我的教导!”宫装妇人脸上划过一丝苦楚,喃喃自语道。

    叶枫有些于心不忍,他缓缓地说道,

    “你也知道的,小岚没有希望的,她就算晋升王者,也不一定能在白沧海手中夺回瀚海城!”

    “是啊,所以说我当初的想法都是错的,清大哥是对的,我们就应该认清现实!我们……”

    “不,我们还有机会!”

    叶枫坚定地打断了宫装妇人,看到宫装妇人疑惑地看着自己,叶枫接着说道,

    “九子寒魂锁我定能在十年之内完全解除!只要我能够恢复实力,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枫大哥,你虽然曾经是王者之下第一人,但这都已经过去了三百年,白沧海早就已经晋升王者,他现在更是不知道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实力境界!”

    看到踌躇满志的叶枫,宫装妇人不忍心打击他,只能委婉地说道。

    “我当然知道,我这点实力根本算不上什么……”

    叶枫却是自嘲一笑,他那所谓的王者之下第一人,也只不过是因为他当年的身份,别人的刻意追捧而已,自己有几斤几两,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不过他的依仗可并非如此,他脸上神秘一笑,伸手一挥,伏在边上叩首不已的蛊蛇,化为一道血光消失在了他的掌心中。

    然后叶枫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义父还活着呢!”

    “这不可能!”

    宫装妇人直接惊叫出声,叶枫的这句话实在是超乎了她的预料,超出了她所能接受的范围。

    足足百余息之后,给足了宫装妇人消化反应的时间,叶枫才接着说道,

    “这听起来可能有些不可思议,但这是一个事实!”

    宫装妇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来,

    “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消息?城主大人来找过你了?”

    “没有,义父虽然还活着,但他现在的状态并不太好……”

    “是你找到了城主大人?”

    “行了,你就不用瞎猜了,我最近遇到一个小子,是他见到了义父,还拜了义父为师!”

    宫装妇人眼中满满的都是怀疑,一副关爱智障的表情,斟酌了一自己的语言,才缓缓地说道,

    “你怎么能够认定他说的就是真的,这已经过去三百年时间了,枫大哥,你对城主大人的感情我都知道,但千万不能……”

    宫装妇人的话没有说完,直接就被叶枫打断,

    “那小子已经是序列者,走的就是那条序列,那条序列你是知道的,如果他能晋升王者,足以对抗白沧海!”

    一句话,就将宫装妇人后面的话全都堵了回去,一开始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就知道叶枫所谓的那条序列所指为何,但随即就是更加的怀疑,

    “不可能,那条序列是行不通的!”

    “但他成功晋升了,他总不可能是白沧海培养出来的吧?”叶枫讥笑道。

    当然不是,宫装妇人立刻就在心中给出答案,且不说白沧海早就已经放弃了对这条序列途径的尝试和研究,就算他真的培养出了成功者,也决不可能将他放出来乱跑。

    “呵呵,说起来,你应该也认识这小子才对,他学的春风化雨剑中,带有你的独特痕迹!”

    春风化雨剑?

    是他?

    宫装妇人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个少年形象,他刻苦练剑,脸上满满的都是倔强、坚韧和认真。

    正是白止墨。

    虽然和白止墨接触不多,但就她对这个少年的认识,他是一个坚韧的人,天赋暂且不说,单单只是他对武道的毅力,就足以让她印象深刻。

    见宫装妇人终于接受了自己的说法,叶枫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看得出来,她心中已经迷茫了,动摇了,不过借着义父的事情,倒是可以重新坚定她的想法,毕竟她对义父的感情,绝对不比自己差上多少。

    “你具体是什么想法?”宫装妇人终于缓缓地说道。

    “义父现在的状态虽然不好,但却胜在稳定,在没有找到解救义父的办法之前,我不想打扰他,免生事故!”

    “解救城主大人?他现在……”

    “他现在……”

    “……”

    两个人就接下来的行动计划进行一些讨论和部署,不过话说到这里,宫装妇人的身份已经很明朗了,正是一直跟在白芷妃身边的——

    红姨!

    如果白止墨看到这一幕,听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他绝对不会太奇怪,因为他早就猜到了红姨和叶海小队会有关系。

    虽然他猜不到叶枫和红姨是旧相识,但他却是知道红姨和叶紫岚有关系,因为——

    就在叶海小队前来寻找龙鳍獒王的前一天晚上,白止墨发现有人私会叶紫岚,当时借着夜光,他看清楚了那人的面容,正是红姨!

    他当时很不理解,毕竟看红姨和白芷妃的相处关系,她们似乎极为亲密,而且红姨能够被派来保护白芷妃,也就说明白沧海和白剑东对她是极为信任的。

    但偏偏就是这个被白沧海信任的人,却是在半夜私会叶紫岚,偏偏叶紫岚还是叶唯鲲的后裔。

    只是往深处一想,就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巨大信息量,同时白止墨也深深地知道,这里面的水/很深很深,他这样的弱鸡,实在不适合参与进去。

    于是他就将这件事情深深地埋在心中,不敢细想。

    如果他知道今天的事情,心中疑惑可能会解开一些,同时也会将红姨当做一条大腿抱住,可惜他不知道!

    那么,白止墨这个时候又在什么地方呢?

    白止墨这个时候心情可绝对说不上好,就是因为他身边的一个人,这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少女,手里拿着一把尺寸惊人的大剪刀。

    正是‘小辣椒’青禾是也!

    这位小姑奶奶此时正一脸挑衅地看着白止墨,因为在刚才的战斗中,是她完成了最后一击——

    一剪刀将那人剪为两段,虽然剧烈的毒性将她的剪刀腐蚀出了一个个坑洞,但她却是浑不在意。

    能够在白止墨手中抢到最后一击,她还是很开心的,足以抚平剪刀受损的悲伤。

    叶紫岚下令之后,他们就开始撤退,叶紫岚还有赵雅柔对上了林顿。

    剩下的四大金刚,有两个人被秦氏姐妹拦了下,另外两个,包括那个被叶枫剑气斩掉一条胳膊的那个,则是在和白止墨和青禾战斗。

    猴子因为之前的中毒,实力只剩不足三成,也就勉强能够跟上众人的步伐而已,至于战斗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的。

    猴子中毒的是嘴巴,损伤的是实力,脑袋却是一点都没事儿,观察着三个战圈,最后默默地跟在秦氏姐妹身后。

    其实跟在他们队伍中最强者叶紫岚的身边才是最好的,但她现在的对手林顿实在太强,猴子感觉自己根本就无法承受他们之间的战斗余波。

    万一再有个不小心被他们的攻击沾到,以他现在的这个状态,根本不会有任何余地,绝对直接就挺尸了。

    至于白止墨和青禾这边的战斗嘛,他对这两个小孩子实在不怎么放心。

    相对来说,秦氏姐妹才是最好的选择,她们都是序列者,而且她们还是云梦小队的队长,和自己家老大是同一级别的人。

    跟在她们身边,自己应该更安全一点吧!

    对白止墨来说,他对自己的这位‘搭档’实在不太感冒,因为她的对手原本是那个断掉手臂的人,但她战斗中却是硬拉着战圈向他靠近。

    而且白止墨的对手还算是比较强劲,再加上他身上的毒素,战圈移动可并不能完全取决于他,于是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青禾带着对手靠近自己。

    然后她的战圈和自己的战圈合并,再然后,又分开了,恩,又分开了!

    主动的一方依然是青禾,不过双方的对手已经交换,白止墨的对手变成了那个断掉一条胳膊的家伙,而他之前的对手被青禾‘劫走’了。

    白止墨脸色有点发黑,他可不会自恋地认为青禾是在关心照顾自己,所以她才会自己对付强大的对手,把一个半残废留给他。

    她肯定是想杀掉一个强大的对手,借此表明她比自己厉害!

    自己和她之间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

    她这摆明了就是在膈应自己,你看看怎么样,虽然你是序列者,但你的实力不如我。

    这绝对是她心中最真实的想法了!

    也许是由于怒气值上升加强了战斗力,白止墨十招就将对手斩杀,而且自己还毫发无损。

    青禾在战斗的时候还分出一丝心神在关注着白止墨,见他解决了对手,她顿时有些着急——

    完了完了,光想着同样斩杀对手,自己这边的对手强,那么肯定也是自己更厉害一点,但却忽略了时间。

    青禾却是没有考虑到白止墨在战斗结束后肯定不会闲着,他一定会来插手自己的战斗,这样一来,还怎么能够显得自己更厉害呢?

    白止墨也确实如她所想,直接插手青禾的战斗,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还是早点解决战斗,抓紧时间和其他人汇合才更稳妥一点儿。

    二人一起并肩战斗,青禾却是完全没有合作的心思,甚至多次格开白止墨的攻击。

    白止墨心里虽然不爽,但还分得清周围的形式,于是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战斗招式也是向辅助方向转变。

    最终,‘小辣椒’青禾完成最后一击,斩杀对手,并且得意洋洋地向自己炫耀,白止墨全程黑脸,却是已经无力吐槽。

    三天后的晚上,白止墨和青禾围坐在一团篝火旁边,白止墨的手中拿着一根木棍,末端串着一条鱼在篝火上不断地翻烤着。

    鱼烤熟,白止墨把烤鱼递给了青禾,青禾皱着秀气的柳眉,轻哼道,

    “哼,烤个鱼都烤不好,你看看尾巴这里都烤糊了!”

    白止墨的脸顿时黑得跟锅底一般,他翻着白眼冷冷地哼声道,

    “爱吃吃,不吃就还给我,你行你自己烤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