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朝鲜万古一逆贼 > 24.户牌虽失事却济

24.户牌虽失事却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光是洪大守愣在原地,连罗捕盗手下的几个兵丁也完全愣住了。

    要知道这可是1801年,是李朝统治五百年下来,积威尚存,王法行于郡县,两班横行乡里的年代。是那个人分四等,两班为尊的时代。

    不管是哪里,横行霸道无所顾忌的两班贵族的形象深深的刻画在所有的良贱民脑海里。

    公堂官厅之上的大人,衣着锦绣,高高在上,颐指气使。一言一语都能决定一个平民的生死,打个喷嚏都能让地面晃三晃。

    乡村里的乡班老爷,富者田连阡陌,占据成千上万的田地,家里的奴婢数以千百计。高宅大院,漆门广檐,出入甚至有人喝道。贫苦的百姓见了,连话都不敢说。

    对两班已经根深蒂固的畏惧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改变,原本院里的店家看到罗捕盗这样一个不入流的小官,一个只能在乡里横行的捕盗,也是“老爷”、“大人”的叫,但凡罗捕盗面色稍有不霁,立刻下跪。

    院里的这些行商旅人,认为被罗捕盗这个两班勒索是天经地义的。韩三石嘴上说道两句,可手上掏钱的速度并没有慢上几分。

    甚至在明知无水可饮,无柴取暖的情况下被命令封锁在野店里,大部分的行商第一想法也是贿赂,而不是反抗。

    李朝五百年的威望尚且还有几分存在感,罗捕盗那身官皮一样能凭少少的官兵恐吓住人数更多的行商旅客们。

    这是惯性!对于李朝,对于两班的畏惧惯性!

    可罗捕盗,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就把洪大守那面代表东班武官户籍的黄杨木牌直接丢进了火堆。

    驾着大锅,煮着牛肉的柴火堆烧的正旺,一眨眼那面黄杨木牌就在“噼啪”一声的爆燃中消于无形,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再问你一遍,你说你是东班户,可有什么证明!”

    罗捕盗其实手心里也沁满了汗,就算如今是大冬天也感觉自己内里发热。

    他刚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猪油蒙了心,居然就把洪大守的户牌给丢进火堆烧毁了。如今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强装镇静的喝问洪大守。

    “我告诉你,县监大人忙得很,没空搭理你们这些穷酸!”

    感觉洪大守似乎被自己喝住了,罗捕盗内心的紧张稍微缓解了一下,拿出了两分他平时横行乡里的气势,警告洪大守不要多事。

    若是在老家铁山郡,郡县的名册上还确实明明白白的写着洪大守的身高年龄,体貌特征,以及家口田亩。

    这就是所谓的户籍,是征收丁税田赋的依据。封建时代别的玩意儿基层官吏可能会不上心,但税簿永远是即时更新,毫无纰漏的。

    洪大守虽然是两班,可朝鲜两班户又不是免税的。朝鲜两班户所拥有的田地一样要交税,不要交税的那是功臣田,这是连朝鲜名臣静庵赵光祖都痛骂的东西。【注1】

    当然朝鲜在职官员的职田,也就是用来充当他工资的地产收入,宗亲、后宫、王室占有的庄田也不用纳税。

    为了不纳税,甚至有两班户故意逼迫家族中已故男性的妻子自杀,或者直接动手弄死家中的女性。然后上奏朝廷,要求旌表“节妇”、“烈女”,最令人发指的是亲爹杀待嫁的亲生女儿,这种灭绝人伦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只是为了换取田产永远免税的待遇。

    铁川郡的官吏可能不认识别人,但纳税大户洪大守肯定认识。

    但这里是黄海道平山郡,罗捕盗仗着这里距离铁山郡有千里之遥,不相信洪大守连户帖都带在身上,至于完税的票单就更不可能随身携带。

    户牌一烧,洪大守别无他物证明身份,甚至还可以反污他一个无籍贱户,以调查逃亡奴婢的罪名逮捕洪大守。

    洪大守对于这时代官吏的认识下限再一次突破,虽然已经突破了好几回,感觉已经没有底线了,但还是为罗捕盗如此蛮横而惊讶。

    纵然心里已经连罗捕盗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洪大守还是没敢真的骂出声。碎碎念了一句算你狠,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假装唯唯诺诺的不敢得罪罗捕盗哭丧着脸离开。

    反正洪大守都准备干一场了,这时候也清楚的明白不能打草惊蛇。吸引注意,趁机联络的任务已经完成,不争一时之短长。

    韩五石看洪大守一脸哭丧的退回屋内,还以为洪大守真的心情复杂。

    “不用急,花上十两,郡县里有的是书吏帮你重登户牌,只要能脱身出去一切好说。”

    “啊?嗯。不是不是,没啥事儿,我尽知道,家中有户帖,不是大事。”

    韩五石看洪大守面色恢复,这才醒悟过来,那是装给罗捕盗看的,也不再多话。

    两个人相顾无言,各自静坐,有些枯燥的等韩三石回来。院里又没了动静,想来就算谈崩了,对面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把一个精壮的成年男子弄翻。

    韩五石可能是等的燥了,又没水喝。站起身来,爬出屋子。轻轻一跃,把屋檐上挂着的一根冰凌给掰了下来。

    他拿着冰凌向洪大守示意,洪大守摆摆手,表示不用。韩五石便自顾自的把那段冰凌塞进嘴里,刚放进去,就又吐了出来。

    时值冬日,冰凌那么冷,当然会这样。

    不过口干舌燥的韩五石还是哆哆嗦嗦的用手掰了一小段丢进嘴里,冰在嘴里化的很快,韩五石大约在体验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吧,痛苦并快乐着。

    两人就这样继续等着,终于,韩三石若无其事的从对面随意的荡了回来,又很随意的走进屋内,最后很随意的关上了屋门。

    “怎么样?对面怎么说?”两人有些迫不及待的一起发问。

    “成了!”

    【注1】:功臣两个字不用解释吧,在朝鲜功臣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翊戴功臣,当初豁了脑袋和李成桂李芳远造反的那一伙人。这一类人人数有限,而且后来父子反目一通互杀,慢慢就死完了,或者败落了,也就不提了。

    另一种是反正功臣,这可就多啦。李朝历史上反正的大王太多了,前三百年几乎就是一部内斗反正史,人脑子打成狗脑子一样。

    最夸张的时候中宗反正,就是大长今里那个只会说“嗯,很好吃!”“真好吃!”“居然如此美味!”的中宗大王。他的反正功臣多达七十二位,人人占有数万结,乃至数十万结的功臣田,完全不纳税。

    当然后来士林派上台把其中很大一部分人给弄死了,没几个能传的久的。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