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九十一章 真实案犯

第九十一章 真实案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说...”

    三分钟后,王喜贵终究还是扛不住心中越来越大的压力,颓然开口。

    当他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只觉得身上的力气仿佛也在瞬间被抽离了自己的身体,而一同消失的,还有刚刚让自己喘不过气来的压抑、紧张和焦虑。

    宋何没让任何人进来,因为他不想给王喜贵任何反悔的机会。于是他自己拿起纸笔开始做笔录,嘴里则趁热打铁道:“说罢。”

    “牛宇被贾俊伟敲诈了十万之后,心里气不过,就让我去教训他。当时他说弄残给我五万,弄死给十万,还给了两万的定金,说是做成了再给剩下的钱。他还给了我蒋迎财的身份证,让我冒名顶替别暴露。”王喜贵开了口反而平静了很多,就连表情也真实了不少:“我答应了他之后,就一路跟着贾俊伟,准备找机会下手,半路上...”

    宋何一边听一边飞快的做着笔录,心中浮现出王喜贵所说的种种情景。

    王喜贵跟踪贾俊伟一直到回到榆城的途中,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下手机会,却在跟踪的过程中发觉贾俊伟性格刻薄贪婪,并且掌握了他的饮食喜好。而他在发现自己可以借此向贾俊伟下毒后,出于对牛宇承诺中十万元的贪婪,便开始制定毒杀计划。

    在制定计划的过程中,由于他长期从事制假售假,便突发奇想的想通过制造一个虚构的人来执行这个毒杀计划。

    然后,那个虚假的案犯便在他脑海中一点点构造了出来。而在构造过程中,他下意识的想要掩盖自己的相貌特征,也就使案犯拥有了浓密的眉毛和鼓起的腮帮子。

    案发当天下午,他通过乔装打扮后进入月霞小区,在楼梯间换好推销员的衣服,以推销产品做活动为由,将下毒的皮蛋低价兜售给贾俊伟。

    之后,他再次乔装打扮,光明正大的逃往榆城东城区,然后寻机换回原来的身份,继续售卖老鼠药,并以目击证人的身份洗清自己的嫌疑。

    安全离开榆城后,王喜贵潜伏了一段时间,可当他再次回到南城时,却发觉牛宇因为贾俊伟的打假记录曝光而被捕。

    他见剩下的钱没了着落,又不敢立马去找牛宇,便等了几年借着同乡的名义前去探访,顺便想要从牛宇那里要回那笔杀人的酬劳。

    “就是说你向牛宇表示过贾俊伟是死在你手里?”宋何问道。

    “对,我暗示过他。”王喜贵老老实实道:“可他说他没钱给我。”

    宋何点点头,也明白牛宇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向他说实话,毕竟知情不报和买凶杀人一旦坐实了,这辈子他就别打算出来了。

    不过想想王喜贵如今全招了之后,牛宇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等王喜贵在笔录上签字摁手印之后,杨书景便让两名警员将他押了下去,自己则与吕杰马学先一同围着宋何,欲言又止的似乎想问什么。

    马学先见状,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初的影子,心头一笑,便替他开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王喜贵说的那个同伙是虚构的?”

    宋何收好笔录,解释道:“我在审讯过程中发现两个问题。”

    “首先,一般人分别在回忆和编造的时候,会呈现出两种不同的行为特征。王喜贵在描述与案犯有关的所有事情的时候,他身上出现的细微表情、行为和习惯,与他进行回忆的时候完全不同,所以我知道他在编造故事。”

    “原来你问他早晚餐,是在确定他回忆时的行为习惯?”马学先笑了。

    “没错。”宋何也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第二,他关于对案犯的描述是高大强壮,力气很大,同时月霞案目击者对于案犯的描述也是体型偏胖,描述基本一致。可是我们一直忽略了一点,一个身高一米八,身材强壮偏胖的成年男子,体重怎么会只是接近八十公斤呢?”

    “而根据不影响行动的极限伪装来看,王喜贵完全有能力伪装成案犯。至于伪装的手段,不外乎多套一些贴身衣物和鞋底增高之类的。”

    马学先恍然道:“如果案发后根据这一点,调查一些衣帽店的购买记录,应该会发觉王喜贵的异常。”

    “这个侦查方向偏离案情有点远,一般情况想不到这里。”吕杰摇头叹息。

    “没错。”宋何耸肩:“谁能料到王喜贵会自己给自己做假证洗脱嫌疑。”

    “好在这一次出差收获不小,也算对秦老总有了交代。”马学先喜悦道。

    ......

    当榆城接到最新的案情进展通知的时候,刘辉与姜海还在走访月霞案当年的租客们,毕竟这也是一个调查方向,并且他们除此以外实在是没什么事情可做。

    而第一个接到通知的秦远征,此时的心情是说不出的舒畅。要知道他签了联合调查的申请还没有二十四小时,案子就破了,这个效率不管放在哪里,都足够他炫耀好一阵子。

    至于晚一步接到通知的各个城区警局的大佬,则纷纷开始打电话慰问自己身在重案组的精英崽,除了案子已经被侦破的中城区警局局长李正国以外,其余三位大佬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赶快把自己辖区的案子搞定,让接电话的吕姜马三人苦笑不已。

    回到榆城后,马学先被卫志海催促着,马不停蹄赶回北城区警局准备遗骨案的资料,吕杰则赶往中城区汇报案情。

    至与宋何,在看到前来接机的方明就黑下了脸,无可奈何地被拖着上了车,看行驶的方向,依稀是某个搏击俱乐部。

    “你这天天出差,就快变成不守诺言的食言小人了。”一番切磋后,方明无力的吐槽。

    “想当初被你算计,真是我一生的耻辱!”宋何摘下圈套,从容地走出八角铁笼。

    “宋何,周凯什么时候来俱乐部?”方明突然问道。

    “怎么?你想让凯哥再收拾你一顿?”宋何闻言,想起腹黑凯被方明纠缠的样子,不由得笑了。

    “我就想和他切磋切磋。”方明少见的胆怯了:“当然,如果能时不时的教我点东西就更好了。”

    “我发现你这人是标准的看人下菜啊。”宋何数落道:“算计我你从来不手软,算计凯哥你倒是没胆了。”

    “我和他说过给他办会员的事情。”方明无奈道:“可是他说我这是收买贿赂国家警务人员,要坐牢的。你说我还敢给他办吗?”

    宋何闻言语塞,顿时回想起周凯摆脱方明时,那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再想想让自己屡次吃亏的秦源,不由得有些惋惜的看着方明:

    你个满脑子肌肉的家伙怎么就不上套呢?

    知道我算计凯哥一次有多难吗?

    真是个命大的肌肉疙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