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八十九章 连蒙带诈

第八十九章 连蒙带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接下来的审讯中,宋何只要问起关于月霞案的事情,王喜贵统统声称不知道。而关于牛宇和蒋迎财的事情,他也仅仅是说了个皮毛,再深问同样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宋何心里明白,九年的时间,长到足够王喜贵做好各种准备。而与蒋迎财相似的相貌,也能让他将所有的事情推到对方身上,尤其是在物证不足的情况下,这种死不承认的策略确实能很好地保护他自己。

    当宋何问完最后一个问题,笑着说道:“就是这些了,你还有别的想补充的吗?”

    吕杰闻言心中略有些疑惑,不明白为什么宋何就这样结束了审讯,不过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看着宋何,等着配合他下一步行动。

    王喜贵闻言摇摇头,始终挺直的腰板微微放松了些。

    宋何继续道:“那好,在笔录上签字吧。然后写一句话:我保证以上所说真实无误,没有任何虚假信息。最后再摁个手印就可以了。”

    “好的。”王喜贵接过吕杰递来的笔录,检查一遍后点头道:“没问题。”

    吕杰不知宋何要做什么,不过依旧递给王喜贵一支笔。只见他按宋何的要求签字书写后,将自己右手拇指手印摁在签名上。

    宋何见状眯着眼睛,心头暗道:能预演到这一步,真是不容易,可是后面的事情你也想到了吗?

    脑中转着念头,宋何微笑道:“你应该早就猜到有一天会被我们比对手印和笔迹了吧,所以才会烫掉自己右手食指的指纹,并且变更自己的笔迹,对吗?”

    王喜贵闻言愣愣的看着宋何,似乎不明白宋何在说什么。

    宋何也不管他,兀自说道:“月霞案中的那名卖老鼠药的小贩,在录过笔录之后,签的是蒋迎财的名字,摁手印则用的是右手食指。你针对笔迹和指纹做出应对,确实很不错。”

    “不过你在签字的途中,双手应该都接触过笔录,所以除了那枚手印以外,上面还留有你其他手指指的纹。”

    宋何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清晰地捕捉到了王喜贵眨眼时瞳孔细微的扩张,然后继续说道:“你现在应该在想,我是不是在诈你,毕竟时间过了那么久,指纹可能早就消失了。不过你应该还不知道,纸张上的指纹是可以留存很久的,保守估计十年八年都不会消失。”

    “更何况丁国早在半年前就研发了一项技术,即便纸张上的指纹消失了,照样也可以重新提取出来,而这项技术咱们秦夏也同样掌握了。”

    王喜贵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底冒出,一瞬间便顺着脊背扩散全身,就连放在双腿上的手也不自然的握紧了。

    宋何饶有兴趣地观察着他的反应,双手支着桌子凑近王喜贵,睁开微眯的双眼,一字一句道:“所以,麻烦你把十根手指的指纹给我们收录一下,好让我们彻底洗清你身上的嫌疑。”

    宋何话音刚落,一直守在审讯室外的马学先就走了进来,按照宋何提前交代的,开始收录王喜贵的指纹。

    等指纹收录完毕,宋何对吕杰和马学先打了个眼色,对王喜贵缓声道:“在蒋迎财否认自己去过榆城的时候,我们就对那份笔录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同时以最快的速度提取了笔录上的指纹。相信我,比对结果很快就会出来,所以想要改口供,就抓紧时间吧。”

    说罢三人就离开了,只留王喜贵一个人在审讯室内。

    杨书景见宋何出来,连忙凑上来问道:“宋顾问,你说的是真的?指纹消失还能重新提取?”

    宋何站在审讯室的隔音单面境外,一边观察王喜贵的反应一边回答道:“丁国有没有这个技术我不知道,反正秦都鉴定中心应该还没有。”

    “所以你真的是在诈他?”马学先拿着提取的指纹诧异的问。

    “对,我们现在应该祈祷那份笔录是被妥善保管的,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提取到指纹。”宋何看着审讯室内不安的晃动着双腿的王喜贵,继续解释道:“指纹是最直接的证据,短时间内还好。可是月霞案到如今已经九年了,笔录上的指纹能不能保存到现在还很难说,所以只能想办法让他自己招。”

    “毕竟他自己也清楚,主动交代和被查出来的区别可是很大的。”

    “时间太久了。”马学先皱眉道:“他会不会死扛着不说?”

    “确实有这个可能,并且他做了足够多的准备,让我们在物证不足的情况下很难对他定罪。”宋何看着王喜贵,仔细的观察着他的所有反应:“所以我只能诈他,让他觉得我们拥有能够定他罪的底牌,而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把同伙供出来。”

    “同伙?”杨书景好奇的问。

    “对,如果他觉得不能免罪的话,就会把罪责扣在他同伙的头上。你们看,他已经开始想要不要这么做了。”宋何松了口气,指着审讯室中的王喜贵道:“他刚刚还在皱眉纠结,可现在却变得轻松了很多,说明他找到后路了。所以他应该会试探我们是不是真的提取到了指纹,然后再决定是坚决否认还是全栽给同伙。”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推他一把。”宋何顿了顿:“让他以为指纹对比结果很快就会出来,尽快招供。”

    “可是有一个地方说不通啊?如果他的同伙被抓到,他栽赃的事儿不就露馅了吗?”马学先纳闷。

    “所以他心中笃定了绝对不会露馅。”宋何肯定道。

    马学先闻言愈发不解:“也就是说在他看来,就算我们抓到了那名同伙,他自己也不会被反咬一口?他这种自信从哪里来的?”

    “他同伙不会死了吧?”杨书景闻言瞪大了眼睛。

    “不排除这个可能。”吕杰沉声道。

    就在这时,王喜贵突然冲着审讯室内的摄像头举起了手,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单面镜外众人看向宋何,只见宋何并不理会王喜贵,而是面向杨书景交代了几句,这才让他进了审讯室。

    杨书景回想宋何的交代,看着王喜贵皱眉问道:“什么事儿?”

    “警官,是这样,我想向刚才的那位警官汇报一些情况。”王喜贵看着杨书景说道。

    “你和我说也一样。”杨书景走近王喜贵,从容道:“他们联络榆城传资料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

    王喜贵闻言有些为难道:“警官,您看我刚才忘了一件事儿,挺重要的。您想想办法行不,万一因为这个事儿耽误了调查工作呢?”

    杨书景看了王喜贵几眼,有些不悦道:“那你等着吧,我去问问他们。”

    “谢谢,谢谢警官!”王喜贵连忙道。

    杨书景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审讯室。

    关上审讯室的门,杨书景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宋何身边,就见宋何对自己竖起一个大拇指,不由得眉飞色舞:“宋顾问,现在呢?”

    “等一会你和我进去,你做笔录。”宋何看了眼跃跃欲试的杨书景,又看向审讯室内的王喜贵,缓缓道:“造成老吕和马学先正在等待指纹比对结果的假象,给他施加心理压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