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八十章 确认案犯

第八十章 确认案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们要办这个案子,可不容易啊。”

    饭毕,苗立伟看着宋何等人需要调阅的资料目录,有些咋舌道:“就算我给你们全拿来,你们得弄到什么时候去?”

    “这个您放心,我们有专业人员。”刘辉笑着指了指宋何道:“这个部分他一个人负责,比我们加起来也利索。”

    “哦?小宋还有这样的本事?”苗立伟多看了宋何两眼,然后道:“那行,我这就联系相关科室,调取十七年前的信息,你们稍微等等。”

    苗立伟说话就开始打电话,一点也不含糊,让宋何等人心中一喜。

    下午三点,一名瘦弱的警员端着一厚摞资料来到苗立伟安排给宋何等人的办公室,放下资料后并没有离开,而是问道:“呃,你们哪位是宋何顾问?”

    “我是。”宋何闻言笑着走上前去,伸出手道:“兄弟怎么称呼?”

    “哦,我姓王,王勇。”王勇连忙与宋何握了握手,略有局促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苗队长让我协助你们整理资料。”

    “那好。”宋何点点头指着资料问道:“这就是二十到十五年前,家中蓄养有牛马螺子之类牲畜的相关人员信息?”

    “对,其中还有个别私自蓄养的,原本是没有登记的。”王勇一说起资料就镇定了很多:“可是恰好十八年前有一次防疫普查,没登记的都被强迫登记了,还罚了款。”

    宋何一听不由得满意的点点头,转向马学先三人道:“我来找案犯的信息,你们根据线索找东林曾在这里活动过的痕迹,随时保持联系。”

    “行,资料就交给你了。”刘辉三人对宋何整理资料的能力极为自信,依言离开了。

    宋何活动了活动脖子,笑着对王勇道:“王警官,合作愉快。”

    “哦哦,我尽力。”王勇连忙坐到电脑前,打开了居民身份查询系统。

    宋何拿起资料飞快的翻看了一遍,直接从里面抽出十余张丢在了一边,上面的人员信息明显与案犯没有任何联系,便没有必要进行筛查。

    紧接着,宋何看着依旧很厚的资料,整顿精神,报出一个名字和证件号,让王勇查询。

    两人配合无间,宋何口齿清晰,王勇查询精准,都把效率提到了最高。

    而电脑屏上闪过的一个个人员信息与头像,宋何只扫一眼就能与案犯画像进行对比,不一会就筛选出了两人。

    当宋何把手中的资料全部筛选完毕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王勇揉了揉干涩的眼睛,滴了两滴眼药水,休息了片刻,看着依旧精神满满的宋何,不由得赞道:“宋顾问,你如果做资料整备工作,一定特别厉害。”

    宋何正打量着手中新打印出来的十余份人员信息,闻言笑道:“小聪明而已,不能和你比。你是我见过资料做的最完善的人。”

    “没有没有,都是苦功夫。”王勇被夸了一句,竟有些脸红了。

    “一般人可下不了这种苦功夫。”宋何又赞了一句,看着手中的资料道:“但愿在这些人中间吧,不然可太打击人了。”

    晚上,宋何与刘辉三人在招待所中碰头。

    “老刘,你是说这个东林总是在城乡结合部之类的位置活动?”宋何微微颔首:“看来是个老手。”

    “没错,我们根据郭村女子提供的信息,走访了一些地方,发觉对东林有模糊印象的,只有部分城乡结合部的老居民。”刘辉说着指了指宋何手中的几份信息道:“其中有个别与你手中的人员信息登记的的居住地接近。”

    “那明天就先走这些地方吧。”宋何抽出五张信息,上面是四男一女。

    在筛选信息的时候,宋何考虑到登记信息的可能会是案犯父母,于是对可能是案犯父母的人也进行了筛选。

    所以这五份资料中,其中有两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年龄比案犯大二十余岁,却与案犯画像有几分相似。另外两名男子与案犯有七八分相似,年龄也相仿。

    商定了行动计划,四人便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一名月城警员已经被苗立伟安排来给几人做向导。于是一行五人简单用过了饭便直奔第一个目的地。

    终于,在走访第四家的时候,让他们发觉了线索。

    相比前面三家,这一家住户位置更接近月城市区,不过在十七年前这里依旧是月城辖区的边缘地带。

    由于房屋已经售予他人,宋何等人只能向邻居以及新房主询问原房主的信息。

    而就在与邻居了解情况的过程中,每每当宋何提及原房主妻子的时候,邻居的脸上总会出现怪异的神情,仿佛想起了什么让他颇感兴奋的事情。

    最终,在宋何的追问下,邻居才说起了当年的事情。

    原来当年原房主家底还算厚实,养了几头牛,只是因为长相问题总是被相亲对象嫌弃,婚事便耽搁了下来。

    后来年龄大了,他便用三头牛做彩礼,取了村里一个农户相貌不错的女儿。

    按说成了家,这日子应该是越来越好。可是婚后不知怎的,那姑娘开始寻思去城里打工,不乐意与他继续养牛。

    原房主不愿意老婆出门打工,便不同意。谁成想他老婆竟是认定了要去,且脾气一上来就闹,还一天比一天闹得凶。

    这原房主也是个脾气轴的,见老婆这般闹,性子上来便打了她。这一下他老婆却不肯吃亏,非要到村委会去告状,结果给原房主弄了个灰头土脸。

    再后来两人三五天总要吵一回,女的要和他离婚,他却不肯,急了便动手。

    后来有一天,这原房主把牛租出去犁地,正赶上天气不好早回了家,刚要把牛赶回牛棚,却发觉自己老婆与一个男子从里面出来。

    原房主顿时怒火攻心就要动手,那男的见势不妙撒腿便跑。结果男的跑了他老婆却没跑掉,被吊起来一顿打,熬不过便将男子的身份和他撺掇自己进城打工的事情讲了出来。

    再后来便是民警赶到,两人吵吵闹闹办了离婚。女子据说去城里打工,后来便再没了消息。原房主则卖了房子与牛,离开这里许多年不曾回来。

    邻居滔滔不绝说的高兴,宋何等人相视一眼,眼底尽是惊喜。

    随后刘辉迫不及待的将东林与案犯的画像展示给邻居,得到的答案让众人心中的惊喜再上一层。

    待回到警局,得知案情有突破性进展的苗立伟迅速找到宋何等人,发觉他们正围着王勇,在系统中查询案犯的相关信息以及最近使用身份证或者银行卡的记录。

    很快,结果出来了,可是却兜头浇了宋何等人一盆凉水。

    案犯最近一次使用身份证和存折的时间为十七年前!

    具体时间更是在案发前不久!

    宋何虽说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依旧有些失望,更不用说身边的同伴了,刘辉更是气恼的将手掌狠狠拍在桌子上。

    苗立伟见状拍了拍刘辉的肩膀道:“别急,这种案子破起来本身就困难重重,冷静下来梳理线索才是最重要的。”

    “苗队说的没错。案犯卖房子用过身份证,随后更是把存折里的钱都取了出来,说明他在为谋杀东林做准备。”宋何以最快的速度冷静下来,将案犯老婆的信息递给王勇道:“帮我查查他老婆的信息。”

    “哦,好。”王勇很快查到了信息,却轻咦了一声。

    众人连忙看去,刘辉讶然道:“月城农资信用社,可是怎么会是在十六年前?这女人没理由也隐姓埋名啊?”

    他话音刚落,心中忽然升起不祥的预感,转头看向身边的同伴,却发觉他们也是一脸凝重。

    刘辉顿时惊道:“不会吧,这家伙疯了吗!”

    苗立伟闻言面色沉凝道:“月城没有与牛棚案类似的案子,看来有必要查一查这个女人的下落了。”

    宋何睁开不知何时眯起的眼睛,看着王勇认真道:“我需要三种资料,第一,案发后这个女人所有能查到的信息记录。第二,十六年前月城所有牛棚的位置,包括当时在建的和准备拆除的。第三,案发后三年内所有身份证遗失补办和户口迁出的记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