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七十五章 证据稀少

第七十五章 证据稀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案发后,所有能找到的相关证据都在这里了。”

    吴雪蕊说着放出一张投影,只见上面只有三样东西,分别是一个烟头,半个鞋印,以及一根粗壮的带血粗木棍。

    “经鉴定,死者面部损毁性创伤就是粗木棍造成的,说明案犯在将死者转移到牛棚后,曾用它中对死者面部进行击打,可惜上面没有找到案犯的指纹。”

    “至于烟头,由于当时榆城条件有限,所以专程送到秦都鉴定上面留存的生物残留,鉴定部门提取出了牛棚主人的dna,而由于案发当晚他没有不在场证明,还被列为犯罪嫌疑人关了一段时间。不过后来比对了现场那半枚鞋印,发觉他与案犯体貌相差较大,再加上牛棚内多处出现相似的烟头,又没有更加直接的证据,就把他放走了。”

    刘辉举起手,问道:“那为什么这没烟头还属于证物?”

    “那是因为上面还有另一个人的dna残留。”吴雪蕊回答道:“上面不止有牛棚主人的,还有另外一名男子的,大概率是案犯所遗留。”

    吴雪蕊说完,就见刘辉等四人纷纷露出不得其解的表情。

    宋何见状,轻咳一声道:“当时负责此案的警员也曾经有过疑惑,但是在询问了牛棚主人后,发觉他不仅仅有在牛棚中抽烟的习惯,还因为家庭环境比较窘迫,往往一支烟一次只抽半截,另外半截会留在牛棚,等到下次再抽。”

    “你的意思是案犯将死者转移到牛棚后,发现了牛棚主人遗留的半截烟,然后就抽掉了?”刘辉明白了宋何的意思。

    “当时的警员是这么判断的,当然我也认可这个判断。”宋何点点头道:“另外,牛棚主人没有在牛棚中遗留火柴或者打火机的习惯,所以案犯点烟用的是自己的打火机。”

    “现场没有残留的火柴棍?”吕杰听出了宋何的潜台词:“案犯是老烟民?”

    “没错。老烟民烟瘾重,打火机比火柴性价比要高得多。而在他离开的路上,也极有可能因为犯烟瘾而再次吸烟。”宋何说罢摇摇头:“可惜当时没有及时意识到这点,没能向周边扩散侦查寻找第二枚烟头。”

    “现在看确实挺可惜的。”吴雪蕊点头,继续指着投影上的半枚鞋印道:“真正有价值的是这半枚鞋印,我们根据它推断出了案犯的体貌特征。是一名身高170左右,体重75至80公斤的成年男性。可是除了牛棚内,案发现场的周边并没有找到能对上号的鞋印。”

    “当时市局对这起案件极为重视,所以花费巨大代价,针对周边所有相同体貌特征的成年男性,进行生物信息收集,统一送到秦都进行鉴定,可是的是始终无法匹配dna鉴定结果。”

    “并且因为证据稀少的原因,案情侦查困难,当时的警员曾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走访了牛棚周边的所有住户,但是他们都说没听到有特殊动静,只有牛棚主人说看牛的狗第二天比较萎靡。”

    “是被人下药了。”马学先极为肯定:“准备这么充分,又这么熟悉周边环境,案犯是本地人或者常驻人员的可能性偏大。”

    “是的。”吴雪蕊指了指会议桌上的资料道:“暂时只有这么多了,其余的调查报告之类的各种档案,我都总结打印出来了,你们可以自己翻看。”

    刘辉等人闻言打开资料袋,翻看起来,片刻后姜海微微皱眉道:“东西太少了,大部分都是当时的走访记录和调查报告,和案件有直接关系的只有投影上看到的那么多。”

    “这件案子麻烦就麻烦在证据少,时间长,所以我们需要从头梳理。”宋何叹气道:“我曾经尝试分析过案犯的犯罪动机。”

    “要知道当时死者已经失去生命体征,他依旧将死者的脸砸了个稀烂,却对死者的指纹没有丝毫破坏,说明他这一行为具备特殊的意义。”

    “而这种意义极有可能与死者的相貌有关系。所以我重点关注了鉴定部门复原的死者相貌,发觉他与当时一位红极一时的男星有些相似。”

    吕杰此时恰好翻到资料中死者复员后的相貌,点点头道:“东林仪?”

    宋何耸耸肩:“对,就是他。然后我又看了当时警员前辈们的走访记录,发觉凡是涉及死者的问题,郭村村民都语焉不详,而在村内相关调查的开展也比较困难,所以我觉这个死者应该不是个什么正经玩意儿。”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难怪会拖到今天了。”刘辉扫了一眼吴雪蕊,并没有把宋何暗指的事情挑明。

    谁知吴雪蕊毫不在意的开口道:“郭村向来是咱们榆城最传统守旧的村子,如果真出了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他们绝对会捂得严严实实,丝毫不会考虑报警。”

    刘辉眉头一挑,有点适应不了吴雪蕊的直接,那边姜海已经补充道:“根据走访记录中的明暗阻力,我觉得如果不是出了人命盖不住了,他们绝对会私下处理。”

    “就是说走访比较困难呗。”刘辉放下资料,看着宋何:“还有什么推测,都说出来吧,我们帮你参谋参谋。”

    “还有一些是我个人的猜测,还真需要你们帮忙。”宋何笑着站起身道:“当年的前辈们走访没有结果,不代表咱们出不了结果。十几年过去,盖着案子的盖子,我就不信它还是这么严实。”

    “第一,案犯已经可以肯定离开了榆城。”宋何的系统中没有这个案犯,自然不在榆城,不过他还是给出了现实原因:“原因有二。第一是案犯杀人后逃离现场的本能。第二则是因为家丑的原因,他根本没有办法在郭村甚至榆城待下去。因为只要案犯身处他熟悉的地方,就会让他感觉被窥探和嘲笑。而这种心理会不停地驱使他逃离,逃得越远越好。”

    “第二,死者的身份至今不明朗,即便当年已经复原了他的面貌特征,依旧没有什么明确的指向性线索。那么我推测,要么这个人是在来到榆城后不久就被杀害,要么他就仅在郭村活动,因为他在死之前都没有来得及让榆城的人对他的明星脸留下印象。”

    宋何说完停了一会,吕杰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根据第一条,我们可以排查案发后离开郭村的人,而他离开的方向,绝不可能是东林仪受欢迎的地方。因为只要东林仪出现,就会让他想起自己杀人凶手的身份和所受到的屈辱。”

    “老吕说的没错。”宋何点点头:“第二条的话,我们则需要去周边城市求证,只要找到死者来榆城之前的上一站,我们就有大概率弄清楚他的身份。”

    “当然,除了以上两点,我们还需要走访先前负责这件案子的老警员,看看有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明白了。”刘辉恍然,看着宋何道:“具体任务怎么分配?”

    宋何闻言笑着看向吴雪蕊,歪着头道:“那就要看吴雪瑞警官了。”

    吴雪蕊隐蔽的白了他一眼,声音清脆:“宋何和马学先走访老警员,刘辉吕杰姜海调查案发后郭村离散的人口。两组人一有消息就汇总给我,我来做案情分析。”

    “至于调查死者来榆城前的行踪,我们需要汇总信息后再确定调查方向。”

    “明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