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七十四章 专案专组

第七十四章 专案专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日,宋何从俱乐部回家后,一家三口稍作收拾,便一同赶往宋何的舅舅家。

    宋何本不愿去,却耐不住母亲的絮叨,只能跟着同去。

    中午时分,当宋何与舅舅一家坐在饭桌上的时候,才发觉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对劲。

    “何何,听说齐莹然从国外回来了,你最近有没有和她联系呢?”体型偏瘦的舅妈和蔼的问,五官之间处处透漏着精明。

    宋何闻言眉头微皱,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我都不知道,舅妈你听谁说的?”

    “你舅妈一个朋友,恰巧认识莹然,说是前段时间在外面见到她了。”舅妈笑眯眯的看着宋何,满是赞叹的说道:“要说齐莹然那个姑娘吧,是真不错,模样又好,性格也好,配咱们何何是正合适。”

    舅妈话音刚落,宋父宋母就觉得不对劲,互相看了一眼还没说话,宋何便抢先说道:“原来是您朋友说的,我还以为是她的什么大姨找关系托到舅妈您这里了。”

    舅妈闻言一愣,表情有些僵,连忙道:“就是个普通朋友,闲聊时说起的。”

    只是这一番拙劣的掩盖行为在宋何面前毫无用处,只让他在心中冷笑两声,继续道:“真是奇怪,最近总有人和我说齐莹然的事情。这么上心,他们图什么呢?”

    宋何说罢又转向宋父,微微眯眼问道:“对了,爸。她大姨是干什么的来着?”

    宋父回想片刻,答道:“好像是做钢材生意的。”

    钢材?

    宋何心中一动,隐隐有了个猜测,便笑着对舅妈说道:“舅妈,你那个朋友不老实啊,估计是憋着谋什么大好处呢。”

    “不能吧...”舅妈的嘴里说着,可语气却极不肯定。

    “你说你也是,何何有自己的想法,咱们瞎操什么心。”舅舅适时开口,说着右转向宋母,笑道:“我听说何何辞了保险公司的工作了?”

    “嗯。这孩子又主意得很,自己就做决定了,我们也懒得过问,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宋母和自己的弟弟关系自然极好,暂把心事放下就闲聊起来。

    宋何此时已经转起了念头,按说他和齐莹然的大姨没有任何交集,理应互为陌路人,可是如今她突然上赶着撮合自己和齐莹然,那必然有背后的原因。

    其实猜测起来也不难,结合她突然撮合的时间点,往前推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再总结一下可能产生的交集,背后的原因自然呼之欲出。

    方氏建材集团老总,方胜杰!

    这个莫名其妙的大姨不知从哪里了解到自己和方明的关系,然后打算通过撮合两人的方式,曲线接近方胜杰。

    宋何心中冷笑:算盘打得真不错,如果真成功了,到时候又是媒人又是亲戚,自然不好推辞。

    想到这里,宋何离开饭桌,走到一边掏出电话拨号。

    “喂,二邦。”

    “帮我个忙。”

    “你想办法联系齐莹然。”

    “就说她大姨的行为已经干扰到我的正常生活了。”

    “然后说我和她是没有可能的。”

    “为什么自己不说?因为我懒得找人问她的联系方式。”

    “当然是原话说!你要实在想要篡改圣旨的机会也可以。”

    “中心思想别变就行。”

    “行,事后不用汇报了。拜。”

    宋何挂断电话,重新回到饭桌,而电话那头的二邦则一脑袋的问号,懵了好一会才开始询问同学齐莹然的联系方式。

    深吸一口气,二邦拨了号码,话筒中传来的等待音竟让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紧张再次升起,不由得暗暗祈祷不要接通。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不一会电话就通了,听筒中传来一个知性的女声。

    “喂,莹然吗?”

    “哦,我是邱明。”

    “啊?就是二邦。”

    “没关系没关系,是这样的。宋何说...”

    “对,原话。”

    “你没生气吧?哦,那就好。”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自己不说。”

    “可能,是因为懒吧...”

    当二邦挂断电话后,他下意识的想要打电话给宋何,正准备拨号突然又想起宋何的话,便默默放下手机。

    而此时的宋何,丝毫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甚至齐莹然的意向如何,以及她对她大姨的所作所为是否知晓,都不在宋何的考虑范围以内。

    他现在思考的,是如何对悬了十几年的案子下手,才能找到那一丝破案的关键。

    ......

    次日,宋何依旧守约的与方明打了场擂台,只是将时间定在了清晨六点,这样一来,他就能够及时赶到警局,迎接即将成立的专案组以及成员。

    当他离开俱乐部的时候,身后的俱乐部内站着精神奕奕的方明以及生无可恋的冯志辉,至于他们心情如何,宋何已经没有心思在意了。

    上午九点,针对悬案牛棚案成立专案组的申请终于批复了下来,秦远征大笔一挥,将先前参加培训的人员全部划进了组员名单,负责人则写上了吴雪蕊的名字。

    十点,刘吕姜马四人走进南城区警局报道,宋何笑着迎了上去,将四人带进了会议室。

    “我听同事说,南城区警局在咱们参加培训的第三天上午,就把成立专案组的申请交上去了。”刘辉不怀好意的笑着,兴师问罪:“小宋,有这回事儿吗?”

    “是吗?”宋何讶然道:“我也是才知道,你看我这一点准备都没有。”

    “你这叫没准备?”刘辉被气笑了,指着会议室内码的整整齐齐的各种专案资料,以及早已待机的投影,感叹道:“没准备都这样了,有准备你得弄成什么样?”

    “老刘你这说的什么话。”宋何笑呵呵的眨眼道:“我就不信你没把月霞案的资料准备好!并且我敢说,老吕他们一个个的都把专案资料备好了,你信不?”

    “算你运气好。”吕杰沉稳的声音响起:“第二个是我,陈局长已经堵秦老总的门去了。”

    “不一定,卫局刚刚也出发了。”马学先憨厚的笑笑。

    “确实不一定,我们钱局估计正守在市局晨会的会议室门口。”姜海依旧文质彬彬。

    “至于么,至于么!”刘辉顿时惊了:“你们这一个个的,怎么个顶个的鸡贼!”

    “反正第一是我的。”宋何笑着做了总结。

    又聊了几句,宋何已经将话题引回了南城区的案子上,吴雪蕊则起身讲解案子。

    “牛棚案发生在十七年前,案发地是南城区警局辖区内的郭村,具体位置为村内偏西南边缘的一处牛棚。一名身份不明的中年男子遇害,凶器推测为单刃匕首,至今尚未找到。”

    “经当时的法医和鉴定部门鉴定,死者面部遭钝器刻意破坏,但不是致命伤。身上有三处伤口,均为贯穿伤。其中有两处是致命伤,分别位于右腹部与右腰部,分别刺穿了肝脏和肾脏。”

    “死者被发现的时间是死后的第二天清晨,当时牛棚主人的儿子准备去喂牛,这才发现了死者。当时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衣物,同时也没有可以证明其身份的任何证件,再加上牛棚中牲口对现场的破坏,导致现场可提取的痕迹极少。”

    “而经现场勘查,负责此案的警员判定,牛棚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死者是死后被人转移过去的,然而可惜的是,自始至终都没有找到第一案发现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