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六十八章 针锋相对

第六十八章 针锋相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他父亲是我战友,按辈分他应该叫我一声叔。”沈江河解释道。

    “原来老赵和沈叔叔是熟识啊。”宋何打蛇随棍上。

    沈江河也没纠正他,笑着摆摆手道:“来原城之前他还联系我,让我多关照关照你。我当时还纳闷,这次来的怎么不是那个挺有天赋的小女警了。”

    “您说的是小雪吧。”宋何笑的很亲切:“现在我们一起负责警局的案情分析工作。”

    “不错不错。”沈江河打量着宋何,只觉得越看越投缘,扫了一眼宋何空空的肩膀后问道:“要不要我帮你打个招呼,顾问的身份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

    宋何讶然,浑没想到沈江河竟然在第一次交谈中就提到这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他早有思考,便回答道:“不用了,我将来还有自己的规划。”

    沈江河看着宋何的神色,叹道:“嫌规矩多有些束缚是吗?”

    宋何闻言先是不置可否,然后略一犹豫,点了点头。

    “军警行业是国之重器,是国家最重要的力量之一。”沈江河点点头表示理解,解释道:“可越是强大的力量,就越需要严明甚至严苛的规则去约束它”

    “您说得对,容我考虑考虑吧。”宋何能够感觉到沈江河从警一生背后的那份信念和坚持。

    “不说这些了。”沈江河收了感慨,笑着问道:“这次培训里有什么想问的问题吗,趁现在我还不太饿,赶紧问。”

    宋何闻言顿时两眼放光!

    “有!”

    ......

    当宋何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而马学先则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回来。

    “精神头不错。”收获满满的宋何打量了马学先几眼,笑道:“看来有收获。”

    “我们和原城警方突击了一个传销窝点。”马学先兴高采烈,忽然想起宋何被沈江河留下打扫卫生,不由得问道:“宋顾问你没被刁难吧?”

    “怎么可能被刁难?”宋何摆摆手,看着马学先道:“你怎么还叫我宋顾问,刘辉他们都叫我小宋了。”

    马学先一愣,心道:那是他们不知道你干过什么事情。

    “这样吧。咱俩年龄差不多,你要不叫我宋何,要不叫我小宋。”宋何建议道。

    “啊?”马学先一愣,刚想推辞,就见宋何一脸不容拒绝的神色,便为难的改口道:“呃,宋何。”

    “嗯,这不就对了。”宋何笑笑。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被宋何丢在一边的手机忽然响起,扫了一眼号码,宋何纳闷的接起。

    “怎么了,二邦?”

    “哦,抓到了就好。”

    “客气什么,回去请我吃饭就好了。”

    “你好好招呼小米父母吧。”

    “好,拜拜。”

    挂断电话,宋何与马学先聊了几句后,拿出一本书翻看片刻,便休息了。

    ......

    接下来的几天,培训照常进行,而整个培训在沈江河胡萝卜加大棒的引导下,所有参训警员始终保持着最佳的学习状态。

    每一次随机考核,警员队伍之间无不剑拔弩张,火药味极浓!

    而为了将榆城维持在每日考核前三名的位置上,往往需要宋何与同伴竭尽全力才能堪堪做到。只是区别在于马学先等人全力以赴应对考核,宋何则努力地维持水准,不让榆城超越其他人太多。

    “沈教授,根据这起案件的几张照片,我们能知道,受害人虽然在不同的地方遇害,可他们具备类似的特征,都是年轻的男性,并且都有金发这个共同特点。同时,案犯的作案手法也极其残忍,其中刻意折磨的的意图明显,仇杀动机几乎不做掩盖。而死者身上的伤痕也可以表明案犯的身高和大致体型。所以我推测,案犯为一名女性,大概率有过被金发男性伤害的经历。”

    “我有不同看法,沈教授。虽然康城萧顾问的推测比较接近事实,但是还有不足的地方。首先根据照片中被害人的状态和现场痕迹判断,死者身处的地方并非第一案发现场,是被案犯拘禁后转移过去的。案犯虽然是一名女性,可是根据身高判断,她并不具备将受害人迅速转移到离家较远位置的能力。而根据这几个案发位置的地标判断,它们之间相距甚远,所以案犯应该不止一个人。极有可能是案犯的血亲,因为只有他们才会因同情而纵容案犯的行为,然后在一定程度予以协助。”

    “沈教授,我认为宋顾问的想法虽然有一定合理性,但是却缺少证据支持。首先...”

    马学先目瞪口呆的看着宋何与康城案情顾问萧晨的交锋,而他们彼此针对案件侧写的对决,在最近五天的培训中已经出现了近十次!

    往往只要榆城发言,康城就会紧随其后针锋相对!

    同样康城如果冒头的话,宋何也会以最快的速度寻找对方侧写中的漏洞并加以反击!

    其实像榆城和康城这样的互相针对的警员队伍还有很多,彼此之间互相竞争针对的原因也是五花八门,有因为城市谐音要一争高低的,也有因为地理位置相邻而彼此针对的,甚至还有几个警员队伍被不止一个对手盯上的。

    这其中被最多队伍盯上的,就是榆城!

    马学先曾做过统计,自从沈江河颁布了考核奖惩规则后,榆城就同时被康城、河城、文城以及东道主原城所针对!

    至于其他一些或明或暗盯紧了榆城的警员队伍,马学先即便没有统计,也能点出五个以上,这也导致他心中数次生出感慨:这次培训好恐怖!

    其实说起来也不怪别人,谁让榆城每次都能拿到奖励名额,而恰恰所有的参训警员都把目光盯在了那三个奖励名额上,不针对榆城针对谁!

    这时,宋何正努力控制着侧写节奏,把自己表现的水准维持在超出萧晨一筹的位置上,寸步不让的与对方辩论。

    “停下来吧,这次考核结束。”

    沈江河看着互不相让的两人,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在投影上放出了这个案件的细节以及始末,让所有参训警员评判。

    “又是榆城!”

    “就差两个细节点!”

    “第五次了,宋何运气好到炸了。”

    警员们的窃窃私语没有逃过沈江河的耳朵,不过他却没有制止,反而还很是欣喜。毕竟这几天培训中的反馈前所未有的好,他也就不介意稍微放松一些管束。

    “好,既然结果出来了,那么今天三支参与当地警方联合行动的名额,就分别归属榆城、开城和言城。”沈江河说着站起身道:“好了,今天的培训结束,宋何留下打扫卫生。解散!”

    “是!”

    沈江河看着一众警员纷纷散去,而宋何则拿着清洁工具来到自己面前,笑道:“演得挺好,所有人都没看出来你的真实水平。”

    宋何扫了一眼教室,见所有人都走了,便放下清洁工具否认道:“不知道您老人家在说什么,那就是我的真实水平。”

    “在我面前装?有这个必要吗?”

    几天下来,一老一少配合默契,让沈江河对宋何越发欣赏,每天借着监督宋何打扫卫生的借口给他开小灶。

    刚开始宋何还颇为感动,直到发觉开小灶结束后,沈江河依旧把作为借口的卫生任务一点不少的抛给自己,美其名曰:为防止其他人发觉,需要假戏真做!

    于是,宋何心中对沈江河的敬重瞬间化作吐槽,一边暗暗在心里数落糟老头子,一边如痴如醉的听糟老头子沈江河讲授所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