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六十四章 老谋深算

第六十四章 老谋深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宋何突然的举动让同伴们一愣,马学先离他最近,低声问道:“宋顾问,怎么了?”

    “我们被沈江河盯上了。”宋何嘴唇不动,低声解释道:“他刚刚看了这里一眼,而且警校生在看到我们的桌牌后,就不再看别人了,说明他在找榆城的牌子。”

    众人闻言一愣,看向讲台上的警校生,只见他极为隐蔽地看了沈江河一眼,然后又将目光看向了这里,顿时明白宋何所说十有八九是真的。

    “沈教授,我选择榆城的学长。”警校生声音干脆利落。

    “好,榆城谁来?”沈江河拿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水,教室中一个角落传出了极难被人察觉的来电震动,却被手机主人以最快的速度掐断了。

    “马学先是带队,快指定吧。”刘辉少有的收起笑容,一脸正色。

    马学先闻言点点头,坚定的看向宋何,低声道:“宋顾问,事关榆城,拜托了。”

    其余人点点头表示认可,毕竟宋何两天来的表现已经证明他具备这个实力,而且马学先对宋何的态度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们,导致他们在潜意识中对宋何极为信任。

    “你不指定我也会要求上去的,不过该怎么表现就另说了,反正事情没你们想得那么简单。”宋何刚刚的摇头也只是在试探,看看是否能够拒绝这次突如其来的算计。可现如今必须入局,那就只有全力以赴去应对了。

    脑中念头飞转的同时,宋何面色认真地走上讲台,而就在走上讲台前短短的几秒钟,他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说起来榆城参训警员在培训警员中并不特殊,唯一与其他警员不同的地方就是连续两天在原城抓捕罪犯。

    既然被沈江河盯上,只能说明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被沈江河知晓,并且项城昨晚抓捕盗窃犯的事情,也极有可能被他掌握。

    这些事情如果顺其自然的发展,相信很快就会被其余参训警员得知,后续可能发生的变化,即便马学先也能想到,所以宋何不相信沈江河会猜不到!

    而沈江河刚刚极具针对性的表现,恰恰说明他不仅预测到了事情可能会出现的发展,并且准备通过前两次现场侧写的铺垫,以及最后一次现场侧写中榆城警员的表现,对所有参训警员进行潜意识引导,将可能出现的后续纳入自己的掌控。

    至于沈江河会把后续引导向哪个方向,不外乎两种可能。

    一种是平息一众优秀干警心中的好胜心,平缓解决。另一种,则是激发各市警员相互之间的好胜心,将之引导至竞争的方向!

    想到这里,宋何心中已经无比肯定,沈江河绝对会选择第二种可能。

    如果选择平息,那么就不会让榆城在最后时刻抛头露面进行现场侧写!

    因为一旦这样做,第三个出场的榆城警员在现场侧写之后,其余的警员就不再有机会登台,也就不可能在今天的培训中证明自己比榆城优秀。

    而榆城无论现场侧写的表现如何,其余参训警员在沈江河的刻意引导下,则可能出现两种心态。

    表现的好,是因为有前两场的铺垫,并不是真本事。

    表现的差,更会激发优秀干警心中的蔑视与好胜心:凭什么这么几个不如我的警员能抓到两名罪犯,我却做不到?

    当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沈江河就能牢牢把控事情的走向,引导参训警员按照他的设想来行动。

    至于沈江河到时候会让警员们做什么,宋何也有了猜测。

    毕竟以沈江河这两天的行为来看,他是费尽心力的在为所有参训警员考虑,希望他们能够在这次培训中有所收获。

    所以在宋何心中,沈江河此时的形象是一个善于把握学生心理,披着性格多变难缠外衣的良师。

    也正是因此,宋何虽然被沈江河算计,此时却并没有打算拆他的台,反而决定配合一下:

    老头儿,为了这些一线干警,你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也罢,反正我也不想把事情变成大比武,不管你想怎么折腾这帮子警员,我都陪你演一出戏。

    站上讲台的一刹那,宋何很快定下了策略,向沈江河示意:“沈教授,我准备好了。”

    “开始吧。”沈江河依旧不动声色,眼神却内含期待,毕竟宋何刚刚摇头的动作已经说明了很多,而此时更让沈江河隐隐感到两人间出现一丝默契。

    “你好。我是榆城南城区警局案情顾问,宋何。”宋何伸出手。

    “学长好,我是省立警校三年级学生,王智渊。”警校生伸手与宋何的手握在一起。

    “我们之前见过吗?”宋何有些好奇,刚刚王智渊在看向榆城警员的时候,表情神色中除去沈江河刻意安排的表现,还有一些别的意味,所以宋何想确定一下。

    “周日下午在校内见过榆城的五位学长,给同学们的感觉是很有气势,我还向学长们敬礼。”王智渊说完准备抽回手,却发觉对方并没有松开,不由得有些好奇的看着宋何。

    “原来是这样,难怪。”宋何笑着松开了王智渊的手,问道:“平时学业紧张吗?”

    “还好,并不算紧张。”王智渊从容应答。

    “最喜欢哪门课?”宋何看着王智渊的眼睛,目光温和。

    “都挺喜欢。”王智渊滴水不漏。

    ......

    十分钟后,宋何示意自己结束了侧写,沈江河隐隐的微笑点头,将一个话筒递给他,说道:“说说你的侧写结果。”

    宋何点点头,接过话筒,凑在嘴边从容道:“王智渊,二十岁,三年前入校。爱好跑步、射击和擒拿格斗。生活作息健康规律,有早起的习惯。根据指甲修剪长度判断,曾于两天前修剪过。我们都知道,一个人日常修剪指甲时的习惯,会影响到他的甲形及甲缘。

    “而我观察王智渊的手指后发现,他的甲形规则甲缘整齐,有修剪后的打磨痕迹,甲缝十分干净,说明日常生活中较为自律,卫生习惯良好,比较在意生活细节。

    “衣物及鞋袜上无明显折痕及痕迹,不是新买的,却洁净如新,应该是近日清洗过,说明比较注意个人形象。穿搭中规中矩,不过所选择的穿戴衣着,实用性均胜于观赏性,价格中等偏上,可以大致判断出家庭条件以及个人价值观。根据衣物及长裤的口袋轮廓,可以判断除部分必须携带的物品外,还有一两件应急类物品,说明思维缜密,喜欢做万全准备。

    “至于身材和体型方面,他的体脂率接近现役军人,足见日常训练的刻苦。这种情况在警校生中也是极为少见的,说明他足够自律,同时也有出众的意志力。

    “在刚刚的交谈过程中,从容自信,语言逻辑清晰。交流过程中全程没有撒谎,只是在面对不同问题时会出现不同的反应,由此可大致判断他对于不同事情的态度。

    “例如在回答与学业有关的问题时,整体情绪放松,表情缓和,语气中略带骄傲,可以知道他在学业上有着优异的表现。而在涉及在场警员的问题中,却给人跃跃欲试的感觉,下巴微微上扬的同时,身形站姿也有细微的变化,使整个人更挺拔了一些,说明内心中想要挑战权威,并且潜意识中认为自己具备挑战的资格。

    “当然,还有一部分问题的回答则存在避重就轻的情况,只是大多是涉及感情类问题,证明并不想与人探讨这方面的问题,而且自己也在尽量回避。出于尊重隐私的前提,我没有针对这方面进行分析。

    “综上所述,这是一个生活习惯良好,作息健康。足够自律,意志力强。思维清晰缜密,成绩优异,性格要强,喜欢挑战权威的三年级警校生。”

    说到这里,宋何停了下来,将话筒交到另一只手,当参训警员都以为他要结束的时候,沈江河却眼睛一亮。

    只见宋何笑着继续说道:“下面,我们来进行下一步侧写。”

    “我们都知道,警校与军营一样,除节假日以外,学生的在校时间是执行军事化管理的,所以自由活动时间极少。那么王智渊在警校内的生活相对来说就比较单调,很容易进行推测,所以我准备将重点放在他的节假日和校外生活上。

    “在刚刚的交谈中,我注意到王智渊有较重的北省口音。众所周知,一个人如果长时间处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中的话,自然而然会影响到自己的口音。而根据他的口音浓重程度,他应该最起码在北省生活了四个月以上。可是暑假仅有两个月,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北省是他的老家,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在短时间内恢复原本的口音。

    “这样一来,因为家乡遥远的原因,他大部分周末就只能在原城和警校中度过。而以他刚刚谈话中的骄傲程度,以及他在谈及在座警员时的状态,我推测他背后应该有着支撑他的资本,这种资本不同于成绩与性格,大概率是实打实的立功表现。

    “所以,在他长达三年的警校生活中,他应该不止一次抓捕犯罪嫌疑人,荣获多项三等功,甚至可能会有二等功。

    “到了这一步,王智渊周末时间的活动范围也可以大致确定,不外乎原城犯罪率较高的几个地段。

    “而这么一个优秀的警校生,不可能不引起学校的重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宋何说着转向一脸惊讶的王智渊,笑着问道:“你已经可以在一定程度选择毕业后的分配单位,是吗?”

    宋何说完便放下了话筒,用行动证明自己的侧写完毕。

    “不错,就到这里吧。”沈江河适时开口,来到宋何身边,拍了拍他和王智渊的肩膀,示意侧写结束。

    王智渊收起惊讶的表情,立正敬礼后,认真地看了宋何一眼,这才离开。

    宋何则在一众警员的注视礼中,回到了座位。

    待他坐下后,吕杰等人纷纷冲他点头,认可了他的表现,而马学先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宋何见状一笑,用仅有马学先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觉得我的表现差强人意?”

    马学先一愣,旋即微微点头,只觉得与康城相比,宋何虽然心理方面要强一些,可是细节处却打了个平手,同时也远没有达到平时那种举重若轻天马行空的水准。

    “演一出戏罢了,后面几天才需要动真格。”宋何微笑,低语道:“下面的事情,就交给那个一门心思为我们着想的糟老头子吧。”

    讲台上,沈江河的目光一直跟随宋何回到座位,这才开口总结:“榆城警员的侧写,在前两次侧写的基础上,整合了长处,针对不足的地方,做出了很有新意的调整,使整个侧写的结果更加全面了一些。

    “同时,虽然有的地方依旧存在不足之处,不过瑕不掩瑜,算是为今天的侧写实践来了一个不错的收尾。”

    相比前两个警员,沈江河在点评后并没有结束,而是继续问道:“榆城的带队警官是谁?”

    马学先正在思考宋何的话,闻言立马站起身,敬礼回应:“报告沈教授,我是榆城带队警员,马学先。”

    “我听说你们分别在前天和昨天逮捕了罪犯?”沈江河笑着问道。

    “报告沈教授,前天晚上逮捕一名盗窃犯,昨天晚上逮捕两名参与打架斗殴的在逃嫌疑人。”马学先干脆利落的声音搭配挺拔的身姿,让他显得很有几分气势。

    “好!坐下吧。”沈江河很是满意的摆摆手,让马学先坐下,看向神色复杂的一众参训警员,收敛了笑容:“看看人家榆城的干警,不光侧写做得好,培训之余,每天都坚持在一线维护治安!他们不仅把精力放在了学习上,同时也为原城尽到了自己的职责!”

    沈江河顿了一下,前一秒还慈眉善目,只一瞬间就又沉下了脸,翻脸速度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而这样的情况在三天的培训中曾数次出现,让参训警员们对下一刻发生的事情生出不妙的预感。

    只见沈江河面色肃然,目光扫过教室内的所有参训警员,中途甚至瞪了个别位置一眼,大声说道:“相比他们,坐在这里的某些人,真的该好好反省一下。身上都穿着同样的警服,可警服里面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所有参训警员,今晚每人写一份学习心得,明天抽查!听到没有?”

    “是!”

    所有警员异口同声的大声回答,只是这一刻的心情究竟怎样,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宋何看着沈江河,从他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满意的表情,短暂而隐蔽。

    然后,他循着记忆中沈江河瞪眼的方向看去,发觉个别几名警员表情不一的瞥着榆城警员的方向,眉宇之间都隐含怨气。

    暗暗记下桌牌上的城市,宋何挪开目光,看着二百多名心思各异的参训警员,心中想道:

    兄弟们,对不住了,糟老头子把局面复杂化了,从明天起,咱们见真章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