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六十三章 现场实践

第六十三章 现场实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名男子并没有给榆城五人众造成太大的困扰,还没跑出十米就被摁倒在地,分毫动弹不得。

    当巡警赶到的时候,刘辉及其熟练地掏出证件交给巡警登记,动作流畅的不像话。

    “我觉得这次回去我的奖金能涨不少。”

    刘辉笑呵呵的,看着警车远远地开走,开始发挥想象力:“照这个趋势,一天一个三等功,太美了。”

    “原城警局辖区内,你一个榆城警官天天抓人,这是上门突脸来了?”

    姜海习惯性的鄙视刘辉,起初是因为自己在火车上数次牌局败北均是刘辉导致,到现在这种日常怼已经成了习惯,而两人感情也是越怼越好。

    刘辉浑不在意的挥挥手:“想想而已嘛,还能真的天天有人抓?连着三天遇到已经烧高香了。”

    宋何笑笑不说话,心头暗道:你要想一个小时抓一个我也能满足你,可惜出风头这种事情,还是需要照顾一下同兄弟单位的心情。

    回到酒店,五人回顾了一番沈江河所讲的课程,便各自休息,为第三天的学习养精蓄锐。

    次日一早,当他们刚走进教室,一个人影忽然出现,眨眼间来到刘辉面前!

    刘辉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来人握住了手,直到胳臂被晃了三晃才看清楚,是项城警员刘劲松。

    只见他容光焕发的握着刘辉的手,一个劲的上下摇着,一边摇一边开心的说道:“辉哥,真是多谢了!昨天多亏了你,我们没有白逛游一晚上啊!”

    “嗯?”刘辉一愣神,很快反应过来,失笑道:“你们真逮到人了?快说说!”

    刘劲松连连点头,兴高采烈地把昨天的经历讲了出来。

    原来项城来的六名警员在到了铜锣街,看到满满当当的人群时,便分作三组混进了游客中,在铜锣街中来回搜寻。而他们的辛苦也没有白费,当第二次搜寻铜锣街中心位置的时候,终于被他们发现了一名意图行窃的小偷,并在他下手的第一时间将其抓获!

    片刻后,宋何看着一再道谢的刘劲松回到项城的位置,便也笑着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得,今天晚上铜锣街就会多好些个义务巡警。”

    “哈哈,还真有可能。”刘辉笑呵呵的坐下,扫了眼教室中个别几名始终看着刘劲松的警员,暗暗指给同伴道:“小刘保密工作做得不好,你们瞧瞧那些警员看刘劲松的眼神,就知道心里都憋着一股劲了。”

    马学先点点头:“都是各地拔尖的一拨人,谁会轻易服气,凭什么你能做到我们做不到。”

    “那咱们是不是暂时排名第一?”刘辉开口,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

    “恐怕是的。”宋何耸肩:“不过昨天的事情应该还没传开,但是我估计下午大家就知道了。”

    吕杰点头,来参训的警员各个城市都有,谁还没有战友故交了,消息传播起来绝对不慢。

    “到时候恐怕真的会变成比赛。”马学先失笑:“这可是二百精干警力啊,全撒出去的话,原城警方会头疼的吧。”

    “当初追捕越狱逃犯就出动了二百警力。”吕杰低沉的嗓音响起,让宋何等人心中一颤,只是想想二百多名参训警员全都上街巡逻的样子,就让人热血沸腾。

    而他们想象中的情景,则极有可能变为现实!

    要知道,从警多年的干警,素来将追捕罪犯看做本职工作的一部分,并且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他们的积极性和好胜心被调动起来,恐怕真的会变成一场比赛!

    “这里有一部分警员同样是从省立警员学校毕业的,对原城熟悉得很,再加上参加工作这么多年,真要刻意客串巡警,恐怕真的会有收获。”刘辉满脸兴奋:“光是想想也刺激,话说咱们得抓紧啊,不能被人赶上了。”

    “看来你是真的想正面突脸原城警方,人家不要面子的吗?”姜海表情不屑,眼神却亮得很,瞥了一眼教室最前方原城警官所坐的位置。

    毕竟是东道主加主办方,原城参训警员并没有按照城市字母排位,而是直接被安排在教室最前排。

    宋何同样将目光落在那里,心中念头转的飞快。

    如今榆城项城的警员先后在原城逮捕了小贼,消息传开后,其余二百余名参训警员中自然少不了有心动的。再加上身为优秀干警的傲气,很有可能演变成一场抓贼大比武。

    到时候,恐怕心情最复杂的就是原城的参训警员了。

    “淡定点。”宋何充满恶趣味的说道:“警林盟主争霸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拉开了序幕,现在榆城反对总分三分,以两分优势领先于第二名项城分队。”

    “哈哈,有意思。”刘辉眉开眼笑道:“在接下来的八天中,赛事将会有怎样的变化?榆城是否还能保持领先位置?”

    “拭目以待。”

    吕杰低沉的嗓音忽然响起,结束了话题,却也让宋何明白,这个貌似张飞的沉稳男人,心中藏着一般人难以企及的骄傲。

    ========

    “很多时候,侧写并不是被动的追寻与推理,而是主动的引导和控制...”

    下午时分,讲台上的沈江河依旧不徐不疾的授课,时不时的穿插一些案例,将整个授课过程的节奏牢牢把控。

    在讲完一个案例后,沈江河关闭投影,站起身道:“这就是侧写的基本原理,下面我们进行一个简单的实践。”

    “我在学校中随机选择了三名警校生,他们会分别选择一支警员队伍,被选择的警员队伍派出一人,与警校生进行一分钟的面对面交流和十分钟的观察,然后对他进行侧写。至于侧写的方向和内容,我不做限定,你们自由发挥,只是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太失望。”

    沈江河说完,负责主持的警员已经将一名男性警校生带进了教室。

    只见他十八九岁,身穿便装,依次向沈江河与参训警员的方向敬了个礼,便站在了讲台上不动了。

    沈江河走到警校生身边,对他说道:“开始选择吧。”

    警校生看了沈江河一眼,隐蔽的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掉,目光开始在教室内逡巡。

    “他会选原城警员。”宋何低语一句,恰好被马学先和马学先身旁的吕杰听到。

    两人正自疑惑,就听警校生轻声道:“我选原城的学长。”

    饶是马学先已经习惯了宋何的厉害,可每次都倍感神奇,低声问出了吕杰同样想问的问题:“宋顾问你怎么知道的?”

    “根据他的眼神。他在看到原城警员之前,都在扫视代表警员队伍的桌牌。”宋何笑了笑,低声解释道:“可是在确认了原城警员的位置之后,就不再看桌牌,而是开扫视参训警员了。”

    “是这样啊。”马学先恍然大悟,吕杰则颇为认真的打量了宋何一眼。

    很快一名原城警员走上讲台,与警校生交谈一分钟后,略作思考,开始仔细观察。

    十分钟后,他对沈江河敬礼道:“沈教授,我准备好了。”

    “开始吧。”沈江河淡淡的说:“每一个侧写结果,都要说出判断依据。”

    “是!”原城警员点点头,面向参训警员说道:“张鑫,十九岁,一年前入学,生活习惯良好,无不良嗜好。据他自己所说,平时娱乐活动较少,而根据警校日常管理制度,他所说比较贴合事实。然而在我询问他是否去过学校周边网吧及出入频率时,曾有短暂的小动作,说明他的回答可能与事实并不相符。同样的小动作还出现在我问及学业时出现,说明他关于相关问题的回答同样值得推敲......”

    五分钟后,原城警员结束了侧写,敬礼下台。

    沈江河点点头道:“还算中规中矩,说明这两天努力听讲了,侧写过程整体节奏把控的不错,但是实际运用依旧存在问题,需要继续努力。”

    说着他将原城警员在侧写中存在的问题以及几处疏漏点了出来,并做了纠正,然后让有些脸红的张鑫离开,并叫进了第二名警校生。

    第二名警校生依旧是一名身穿便装的男生,与第一名同样敬礼后,视线在教室内扫视片刻,对沈江河道:

    “沈教授,我选择康城学长。”

    “他会选康城。”

    宋何再次说中了警校生的选择,在马学先八卦的目光中解释道:“他与上一个不同,从头到尾都在认真观察警员,而且目光数次停留在一名没有肩章的康城警员身上。”

    宋何说完后,没有在意马学先再次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名与自己一样没有肩章的康城警员。见他在康城同伴们信任的目光中走上讲台,宋何心中缓缓出现四个字:

    案情顾问。

    其实他对这名警员颇有印象,因为就是这名康城警员在第一天主动做了侧写尝试,虽说结果并不完美,可是足以说明他在这方面的能力。而根据康城其他警员们对他的信任态度,宋何能够轻松推断出他的身份。

    只见康城的案情顾问睁着一双大眼睛,先是审视了片刻警校生,才开始沟通。一分钟沟通结束后,又瞪大了眼睛仔细打量警校生,那直勾勾的眼神盯得警校生心里都有些发毛。

    终于,十分钟过去了,年轻的案情顾问停止了观察,被盯得浑身别扭的警校生也松了口气,心中第n次后悔自己选了康城。

    “沈教授,我可以开始了吗?”

    “开始吧。”沈江河微笑,明显对他有所期待。

    “李子航,二十岁,两年前入校。爱好体育运动,根据体型及手掌边缘的茧判断,擅长的运动包括且不限于篮球、羽毛球和游泳。惯用手为右手,根据食指指根处及相关握笔指节处较为明显的痕迹,可以判断他长期书写的习惯,大概率是记日记。衣着方面,上衣无明显折痕,长裤却恰恰相反,证明此时所穿的长裤在穿之前并未妥善保存,很可能曾被揉成一团塞进衣柜。而根据裤脚上遗留的痕迹判断,曾去过植被较少的硬土质荒地。

    “我们再看他所穿鞋的边缘磨损情况,可以得知他走路有一定程度的内八字。至于这双鞋的整洁程度,则说明他平时并没有洗刷鞋的习惯......”

    七八分钟后,康城案情顾问结束了侧写,回到座位。

    沈江河则面带微笑的拍了拍手,总结道:“不错,部分地方做得很精准。你的侧写基本着重于痕迹和证据,相对而言比较全面,基本做到了言之有物,只是在细微处的观察力和推理还需要待提高,不过总的来说,做的不错,能打八十分。”

    在沈江河点评过后,康城一众警员顿时眉开眼笑,神色间颇有些得意味道,而且余光总是时不时的扫过原城警员所坐的位置。

    反观原城警员,个个神色淡然,只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们表情虽然平淡,可是不停在笔记本上书写的行为已经表明他们内心并不平静。

    这时,主持警员已经将脸色通红的第二名警校生送走,并叫进了第三名警校生。

    宋何见状,视线仅在康城案情顾问身上停留了一瞬,便将目光移向这名警校生。

    然而仅两秒过后,宋何忽然面容一整,迅速将手伸向桌牌,把印有榆城字样的一面飞快扣倒,同时隐隐的冲站在讲台方向的警校生摇了摇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