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六十一章 另类偿还

第六十一章 另类偿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警官贵姓?”宋何凑上前去,笑着问道。

    “免贵姓柴。”中年警官看向宋何,因为交接之初刘辉已经出示过证件,他自然知晓这几个乐于助人的警员来自哪里,便笑着微微点头问道:“小同志怎么称呼?来原城是公干还是旅游?”

    “我们是榆城警局安排来这里参加省里的警员培训。”宋何笑着伸出手与柴警官握了握道:“我姓宋,单名何必的何,您叫我小宋就行。”

    “来参加培训?”柴警官诧异的打量了宋何几人一眼,面带欣赏的赞叹道:“难怪出手这么精准,原来都是榆城的青年才俊。”

    宋何趁着与柴警官握手,细心感受来自对方手掌的力度、时常和手掌倾斜角度,同时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柴警官的表情神色,并对他出现后的一言一行细细回忆,很快就清晰把握了对方的性格。

    与人为善,性格温和,乐于助人,是一名宽厚长者类型的警官。

    “我们也是仗着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有的是地方需要您指点。”宋何笑着回应的同时,迅速拟定了沟通策略,指了指陈松问道:“柴警官,看样子您认识他?”

    “能不认识么!这小子前几个月就被抓住一次,谁想到今天又被抓了个现行。”柴警官看了一眼陈松,有些惋惜的摇摇头道:“上次被关了七天,是个挺聪明的小伙子,脑子特别好使,可惜了。”

    “是挺可惜的,您不知道,当时我看着就感觉是个老手,手段纯熟得很。”宋何点点头道:“这次怎么办?我看了下,金额不大。”

    “这次?这已经两年第三次了!”柴警官语气中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宋何眼睛一亮,两年内三次盗窃,依法判定为多次盗窃,会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只是在他眼里,这样依旧不够偿还陈松犯下的错误。

    “柴警官,您是说够有期徒刑标准了?”宋何明知故问,声音不大,却足够陈松听到。

    “可不是。”柴警官点头:“案底都在系统里呢,妥妥的进去蹲着。”

    宋何做恍然点头状,余光扫过陈松,却发觉他的表情始终是麻木的,只是在听到柴警官的话时瞳孔微缩,喉结轻轻滚动一下,表明心中并不像表面那样麻木。

    “柴警官,借一步说话。”宋何伸手向旁边引了引。

    柴警官看了宋何一眼,不疑有他,跟着他来到一旁。

    宋何扫了陈松几眼,刻意压低声音,貌似征询的与柴警官聊了起来,过程中时不时的还指了指陈松。

    渐渐地,柴警官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聊到最后,竟眉开眼笑的拍着宋何的肩膀,直呼好办法,让不远处的马学先等人心中满是好奇。

    离开警局时,柴警官很是热情的送他们走出警局大门,一再表示让他们有机会常来交流。

    等走得远了,满心好奇的马学先还没开口,刘辉就凑上来笑着问道:“小宋,你和柴警官说什么了?看把他高兴成那样。”

    “好奇吗?”宋何见同伴们都是一脸好奇,便笑着说道:“你们先告诉我,这个陈松,一个月大概能偷多少钱?”

    近距离观察并接抓捕陈松的姜海念头一转,答道:“手法熟练,选择的目标极具针对性,再结合旅游淡旺季和节假日规律,现金应该不下五千,如果还有其他财物,只会更多。”

    话音刚落,沉默的吕杰便点点头,算是认可了姜海的猜测。

    “没错。”宋何与马学先也认同的点点头,又问道:“可是会有多少人选择报警呢?”

    马学先等人听了纷纷摇头,吕杰沉声道:“游客是特殊群体,金额小的话,十个里有三人报警就算不错。”

    “对,失窃的人不一定会报警,所以即便我们能够提高破案率,也没有办法侦破不曾报案的盗窃案。”宋何耸耸肩道:“因此,我只能断掉陈松出狱后再次行窃的可能,并且尽量让他偿还应付的代价。”

    “怎么做?”吕杰问道。

    “多次盗窃判三年以下,可是陈松不可能心甘情愿的蹲三年,所以我建议柴警官给他表现和立功的机会。”宋何顿了顿道:“我的提议是让记者采访陈松,并且以减刑为代价,强迫他配合普法宣传和防盗工作宣传,降低铜锣街的盗窃案发案率。”

    “这不是便宜他了吗?”刘辉皱眉,见宋何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你想把他当成反扒典型案例和训练教材!”

    “好主意!这样一来确实会断掉他再次盗窃的路子。”姜海两眼放光的点点头。

    “不止,操作得当的话,还能收获一批铜锣街的惯犯。”吕杰少见的笑了。

    马学先嘴慢,这时才开口:“...话都被你们都说了,我说什么?”

    “哈哈。”宋何笑道:“你可以说,当他做多了正确的事情,还会在不可逆转的形势下更努力的反扒。”

    马学先一愣,忽然意识到,如果陈松真的如宋何所说,配合采访和警方宣传工作,那么他就会被其他犯罪分子孤立。

    而那个时候,摆在他面前的也只有积极配合警方这一条路,可他一旦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必然会协助警方抓捕其他盗窃犯,进一步加剧这种对立。

    到时候,陈松就只能死死拽着警方递来的橄榄枝,一步一步走下去,最终成为一个诚心悔改而走上正途的典型人物。

    马学先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的更加坚定了跟紧宋何的念头。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宋何还向柴警官暗示,可以适当的给予陈松名利方面的奖励。

    正确的事做得久了,再辅以名利收获,陈松的心理会自然而然的发生变化,使他萌发出使命感。

    哪怕这种使命感只有一点,也会让他对曾经的黑历史产生厌恶感,时间越久,这两种互相冲突的心态所激发出的负罪感也就越重,而这才是宋何为他准备的精神枷锁。

    等到他能原谅自己的那一天,该偿还的也就差不多还完了吧。

    宋何在心中嘀咕一句,放松下来的同时,忽然心中一动: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转念一想,宋何猛然想起,沈江河喝水时会有来电虽说属于玄学范畴,可是打来的电话却是真实存在的!

    而在培训时他担心沈江河使坏,就将手机调成静音扔进了储存装置,那个来电也就被自己忽略掉了。

    想到这里,宋何连忙拿出手机查看,只见手机上显示着七个未接电话和五条未读信息,均是二邦打来的!

    顾不上看信息,宋何直接一个电话打了回去。

    “二邦,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小米?怎么了?”

    “保健品?他父母买之前就不能问问你们吗?”

    “你先别急,我现在在外地,暂时回不去,先打电话帮你问问。”

    “好,放心。”

    宋何挂断电话,发觉身边的同伴都不说话,而是关心的看着自己,便说道:“好兄弟的老丈人一家子被人骗了,正发愁呢。”

    “在哪儿?”

    “怎么回事?”

    “需要帮忙吗?”

    刘辉三人开口问,马学先又慢了一步,却把手机掏了出来,看样子是准备远程呼叫刘仁伟。

    宋何心中一暖,缓缓道:“两个月前来榆城的一家保健品公司,昨天收了一百多名老人的预订费,今天早晨就不见了踪影,他们公司位置在xc区。不过我估计,受骗的老人不仅仅限于xc区。”

    众人闻言看向吕杰,只见他沉稳的点点头:“放心。”

    吕杰说罢就开始打电话,而马学先三人也纷纷拨通电话,询问各自辖区内是否有同样上当受骗的老人。

    宋何则拨通吴雪蕊的电话,原原本本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放心吧,这里有我,你安心培训,回来案子就破了。”

    电话那头传来吴雪蕊清脆的声音,让宋何原本很冷静的思绪忽然有了一丝波动,于是笑道:“那就交给你了。”

    很快,五人纷纷沟通完毕,吕杰最后一个挂断电话,看着众人说道:“xc区三十六名老人受骗,那边正在追查,已经初步锁定了一名嫌疑人,其余二十一名正在核查身份。据报案者说,保健品公司老总及大部分员工有田省口音,今早五点去公司附近遛弯时发觉已经人去楼空。”

    “东城区有十九名老人受骗,已经报案,也在追查中。”姜海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受害人人均损失两万元,昨天下午六点半刚刚汇款。”

    刘辉收起笑容:“中城区二十八名老人受骗,钱存到了一个个人账户。据说这件事闹到了市局,个别受害人有点人脉,求到了秦局长头上。”

    马学先看着宋何,认真道:“北城区有十七名老人受骗,刘仁伟查到那家公司雇佣的保洁是北城区人,已经出门准备走访一下。”

    “南城区二十三名老人受骗,人均损失也是两万,不过部分老人选择现金缴纳,已经报案。”宋何说罢将众人所说的信息在脑海中汇总,说道:“共计一百二十三名受害者,金额在二百万到三百万之间,存到了个人账户。犯罪嫌疑人二十二人,首脑几大部分为田省人,案犯可能携带大量现金。”

    “我觉得携带现金的可能性比较小。”姜海说道:“少部分现金不引人瞩目,可是考虑到老人操作转账并不方便,并且容易被银行工作人员阻止,所以应该会有不少老人选择现金支付。而大额现金很难交给一个人来保管,可是分散开的话,信任就是最大的问题。”

    “所以可以筛查昨晚忽然存入大量现金的人。”刘辉点点头。

    “六点银行已经下班。”吕杰沉声道:“所以应该针对他们公司不远处的存款机,调取录像重点调查。”

    “为防止案犯遮蔽个人体貌特征,需要重点追查有类似行为的人。”马学先看着同伴们,分析道:“调取存款机视频的同时,应该针对道路周边监控进行筛查后交给受害人辨认,应该可以确认更多嫌疑人。”

    宋何看着认真分析的众人,倍感轻松的开口道:“如果是在昨晚六点至今早五点出逃的话,汽车站在这个时间段是停止营业的,不会发车,所以只能通过私家车或者火车离开。可以调取高速口与火车站相关视频和记录,对比筛查人员信息,锁定目标去向。”

    姜海:“火车站监控还算完善,比较好对比。重点是如果他们乘坐私家车出逃,就必须确定逃逸方向”

    刘辉:“好办,根据交通部门提供的监控视频,可以明确他们的逃逸方向。”

    吕杰:“明确方向之后,可以联系加油站和服务区附近的警点,安排人员进行摸排。”

    马学先:“火车以可以联系乘警,一旦有所发现,可以在下一站停靠前联络当地警员实施抓捕。”

    宋何:“还需要沟通银行,冻结汇款账户,如果赃款已经流走,则需要尽快追查去向,搜集所有参与转账的账户信息。”

    ...

    十分钟后,吕杰再次拨打了榆城xc区警局的电话,将众人的分析总结汇报。

    刘辉则恢复了笑脸:“这么办案真爽啊。”

    姜海露出文质彬彬的笑容:“确实,几乎没有死角,分析很全面。”

    “是啊,真是一种享受。”马学先目光熠熠,回味着方才流畅而清晰案情分析,不时摇头咋舌。

    “也不知道回去有没有这种合作机会。”吕杰挂断电话,声音沉稳。

    “只要争取,就会有的。”宋何笑着说,显然也很享受刚刚的案情分析。当他看到同伴的目光投向他的时候,耸耸肩道:“说实话,每一个城市都有犯罪事件,而其中不乏重大却未侦破的案件。这次培训过后,我准备筛一下南城区的重量级悬案,所以,你们明白的。”

    宋何话音刚落,其余人的眼睛顿时亮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