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五十九章 又见玄学

第五十九章 又见玄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傍晚时分,宋何一行五人来到了灵省省立警员大学,也就是未来为期十天的培训所在地。

    而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培训,主要是因为这次培训面向的是全省的区级警局,参训警员基数较大。即便每个警局一个名额,汇总起来也有两百人,除去大学,寻常酒店哪能放得下这么多人。

    于是省级领导索性将培训地点定在了省立警员大学,培训之余还能促进警校生与各地优秀警员之间的互动交流,算是一举多得。

    在签到处领取了相关资料、物品和酒店房卡后,五人就赶往酒店,好在住宿的酒店就在学校周边,步行三分钟就到。

    来到酒店大堂,五人便很是随意的决定用猜拳的方式分配房间。

    最终,宋何成功的和马学先分配到了一个双人间,姜海三人分到了三人间。

    将行李丢到了酒店房间后,五人均感到有些饥饿,刘辉便提议大家在学校西边的步行街打打牙祭,得到了大家一致同意。

    然而如何让过去却是个问题。

    警员学校坐北朝南,酒店在学校东面,正对学校东门,而步行街则在学校南门,最近的路自然是穿校而过。可是刘辉和吕杰则有些纠结。

    原来五人之中,宋何没有军警背景,马学先来自部队,姜海走的是省考路子,唯有刘辉和吕杰是从省立警员学校中毕业的,对于学校内的一切很是熟悉,尤其是各种规定。

    相比普通大学,警员学校更接近于部队,军事化训练加军事化管理,行走坐卧都有相应的要求。

    而如今正是警校生们在校的时间,虽说是周日,但是自己如果吊儿郎当的走在校内,无疑会给榆城市警局丢人。可是不走校内,又不想多绕那十余分钟的路程。

    听了刘吕两人的话,宋何好奇心上来了,暗暗冲马学先打了个眼色。

    培训领队马学先心领神会,笑道:“那咱们就列队横穿学校,没道理在一线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被几个警校生给看轻了。”

    “这样,列队的时候,刘辉你熟悉学校布局,排在第一,我押尾,吕杰第三,宋顾问和姜海分列二四。”

    刘辉一听,点点头笑道:“这样排合适。”

    意见统一,行动自然迅速。在门卫处刷了证件后,五人列队进入警员学校。

    没几步,排在第二的宋何就熟悉了走姿,走的像一个经过多年训练的老兵。

    很快,身着便衣的五人队列就引起了校内学生的注意,纷纷对他们行注目礼。

    只见五人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腰背笔直,挺胸抬头,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稳定不变,随着步伐的起落与手臂的摆动,一种让人心安的感觉蔓延开来。比起警校生平日的队列,身着便衣的五人除了更加整齐,还透露出一种坚定的韵味。

    很快,五人队列经过的路上,警校生纷纷驻足敬礼,直到他们走远。

    当宋何五人走出警员学校西门的时候,刘辉脸上的笑容比平日还要灿烂几分,连呼爽快。

    找了个小门面店填饱肚子后,又在步行街闲逛片刻,众人便回到了酒店休息,准备迎接第二天的培训。

    第二天一早,宋何穿上为他准备的警服,与酒店中的一众警员在酒店外列队,一同赶往培训的地点。

    因为人员过多的关系,培训被安排在警校内最大的一间教室,可容纳二百余人。

    可即便如此,当宋何他们赶到的时候,硕大的教室很快就被参训警员们填满了。

    宋何目光一扫,暗叹道:213个警员,再多几个就该站走道了。

    很快,榆城五人组根据桌牌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由于是按照城市首字母安排的缘故,他们的座位可以说是相当靠后。

    落座后不久,负责维持现场秩序的警员提醒道:“大家安静,这次负责得大家做培训的是秦都警员学校的沈江河教授,请大家欢迎沈教授。”

    话音刚落,一名个头不高,体型却敦实健壮的老者在参训警员的掌声中走上讲台,坐在了主讲人的位置。

    宋何虽然坐在后排,可他的超级视力丝毫不受影响,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名六十岁上下的老者。

    只见他身着熨帖的夏季警服,手掌厚实有力,两只胳膊裸露的皮肤上,一些颇有年代的伤痕隐约可见。五官硬朗,表情却很柔和,再配上圆润的脸庞,仿佛是一个慈祥的长辈。

    沈江河从容的笑了笑,就着主讲台的麦克风开了口,同时遍布教室的传声音箱响起了一个爽朗干脆的声音:“大家好,我是沈江河,很荣幸能作为主讲人坐在这里。在座的都是优秀的一线干警,不会犯低级错误,但是培训秩序还是先讲明一下...”

    “宋何顾问。”坐在宋何身边的马学先压低了声音。

    “怎么?”宋何依旧在观察沈江河,将耳朵向马学先凑了凑。

    “我战友早晨给我回消息了,是关于沈江河教授的。”马学先犹豫着说道:“可是回的话很奇怪。”

    “奇怪?怎么个奇怪法?”宋何一愣。

    “他说...”马学先回忆了一下道:“他说‘小心沈江河要喝水’。”

    “小心沈江河要喝水?”宋何皱眉看去,发觉沈江河手边果然有一个硕大的水杯,不由得纳闷道:“小心他喝水,为什么要小心他喝水?话说这句话怎么听着和某句话有点类似?”

    宋何正思忖间,沈江河缓缓端起手边的水杯,轻轻喝了一口。

    “爸爸!我是你儿砸!爸爸!我是你儿砸...”

    宽阔的教室内不知从哪里突然响起手机铃声,整个教室为之一静!

    沈江河顿时眼睛一瞪,看着手忙脚乱挂掉手机的警员,语气严厉:“到讲台前面,五十个俯卧撑。”

    刚刚挂断电话的警员不好意思的来到主讲台前,俯下身开始做俯卧撑。

    沈江河板着脸,拿起水杯又呡了一口水。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

    沈江河再次瞪眼:“自己出来!俯卧撑!”

    教室头一排一名警员面红耳赤的关掉手机,加入了做俯卧撑的行列。

    沈江河再次拿起水杯,小饮一口。

    “娘子,啊哈!...”

    又一个手机铃声响起,又是一个手忙脚乱的警员开始做俯卧撑。

    就在沈江河再次将水杯举起的时候,个别反应快的警员已经开始关手机了。

    而坐在教室后排的宋何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连忙掏出手机,对身边的同伴说:“快关静音!”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堪堪将手指放在静音键上的宋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机轰然炸响,即便飞快的按下静音键,可惜为时已晚。

    而由于他的手机是拿在手中的缘故,声音之响远超前面几位前辈!

    宋何郁闷站起,向讲台走去,抢在沈江河开口前已经俯下身开始做俯卧撑。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问起主讲人的时候,赵从军师徒均是一脸神秘!

    不由得心中咬牙切齿:老头,拿玄学和别人开涮,很好玩吗?

    当沈江河第五次端起水杯的时候,教室中再无铃声响起,所有警员无不松了口气,只是某个口袋内传出了只有手机主人知道的震动。

    待宋何回到座位,见沈江河不再喝水,不由满怀恶意的揣测:喝不下了吧,一会憋死你个糟老头子!

    而讲台上的沈江河看着所有警员,严肃道:“往后的授课中,我希望每个参训警员都能全心投入!我只说一次,这里,不允许任何违反纪律的事件出现!再有类似事件发生,二百俯卧撑!记过一次!严重者直接退训!明白没有?”

    “明白!”

    “好,培训开始。”沈江河的表情再次柔和下来,打开课件投影,朗声道:“从今天起,我们会针对侧写以及相关的犯罪心理学,进行一系列的授课。”

    “首先,什么是侧写呢?...”

    回到座位的宋何平复了心情,认真听了片刻,发觉这个借玄学立规矩的沈江河,于犯罪心理学方面确实有很独到的见解,不知不觉间就听得入了迷。

    两个小时后,沈江河在初步讲解了侧写的要领后,在投影上放出一个国外的案件后,问道:“下面,谁能来总结一下这个案件的特点,并且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初步的侧写?”

    一众参训警员正在消化刚刚的知识,一听沈江河的问题,纷纷看着案件思索起来。

    沈江河见教室内因警员们念念有词而不再安静,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看着。

    不一会,一名与宋何一样穿着没有肩章的警服的年轻男子站起身敬礼道:“沈教授,我想试试。”

    这名男子约二十岁出头,身材瘦弱,五官线条极为清晰,眼睛大而有神,浑身散发着朝气,只是脸庞上不多的即几颗青春痘让他显得有些稚嫩。

    “好,你说吧。”沈江河笑着点点头,似乎很乐意看到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男子说道:“数起枪击案的受害人均是英俊男子,且均是背后中枪。遇害后他们身上的现金都不见了,而遇害地点在树林深处,因为树林面积较大,守林人并没有听到枪声,而且犯罪现场没有遗留线索。

    “综上所述,我认为犯罪嫌疑人是一名身体有缺陷的人。首先,受害人背部中枪证明他不愿意正面面对受害者,也就说明他不想让人看到他的不同之处。

    “其次,他具备将受害人带到树林深处的能力,因此,凶手是女性的可能性要大于男性。

    “最后,受害人财物虽然遭到洗劫,可是丢失的仅仅是现金,更加有价值且易于变卖的财物并没有丢失,证明杀人动机并不是表面的因财杀人,而是情杀、仇杀或者报复类似者的原因。”

    “所以你认为案犯是一名身体有缺陷,因悲惨经历而导致产生报复心理的女性?”沈江河点点头,示意男子坐下,缓缓道:“接近,但是你冤枉了一个可怜的女人。”

    男子闻言,眉毛皱起,教室中的一众警员也纷纷陷入思考。

    沈江河看着认真思考的警员们,满意的笑了,缓声道:“注意,受害人是英俊的男子,这类人往往会因为周围人评价的原因,自视较高。也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不会被一个身体有缺陷的女子所吸引,自然也不会随她到树林的深处。

    “不过你对于案犯身体有缺陷的推断是正确的,并且杀人动机也很接近。但是,你要注意,任何一个案犯的特征被推断错误,都意味着你可能冤枉了一个无辜的人,明白吗?”

    “我明白了。”男子点点头问道:“那么沈教授,案犯的具体特征是什么呢?”

    “男性,口吃。”沈江河说道:“身体缺陷有很多种,而你忽略了案件中守林人的提供的一个信息,那就是没有残疾人或者让人印象深刻的人出现,这说明案犯的身体残缺并不明显,易于隐藏...”

    沈江河将案犯的特征、佐证的线索以及推论依据娓娓道来,使一众警员恍然大悟。

    坐在最后排的马学先也同样听得很投入,赞叹间忽然看到宋何在纸上写写画画,定睛一看,原来宋何将自己推断出的案犯特征写在了纸上,沈江河每讲一条,他就划掉一条。

    马学先顿时被吸引住了,越看越惊讶,因为沈江河与宋何的推断极为相似!

    而就在沈江河说完的时候,宋何推断的案犯特征还留着三条!

    分别是大致年龄、身高范围和收入水平!

    “宋、宋顾问,你写的这些...”马学先忍不住开口问道:“是怎么推测出来的?”

    “哦,这些呀。”宋何低声解释道:“国外生存环境虽然还可以,可是成长环境实在说不上友好。有缺陷的人往往会被同龄人嘲笑。所以他们在面对来自同龄人的嘲笑时,一方面会厌恶对方的行为,另一方面也会羡慕他们的完整。这就导致有缺陷的人在面对同龄人时会产生复杂的心理,而这种心理在他们面对非同龄人时比较难出现。

    “至于身高,刚刚投影上有一张受害人的照片,根据枪口的高度和射入角度,可以进行一个大致的估算,案犯的身高也就基本确定了,当然,多来几张照片会估算的更加精确。

    “收入范围则和他的职业有关系。从小遭受嘲笑而带来的自卑,会导致他对自己的认可度很低,再加上因为口吃导致凶手沉默寡言,所以能够选择的工作就不太多,收入也并不会太高,基本局限在一定范围,这样收入也就可以确定了。”

    马学先听了顿时愣住了,目光在沈江河与宋何身上来回打转,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你可千万别觉得我比那个坏心眼子的老头儿厉害,他可是有真本事的。”宋何看出了马学先的想法:“其实他刚刚提供的案件信息并不全,应该是删掉了一部分。而他今天的行为,主要目的是在树立规则和打击我们的自信心。毕竟都是优秀干警,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傲气,不打磨打磨怎么会放低姿态投入学习。”

    “是这样啊。”马学先明白过来,可是越发觉得宋何厉害,竟能看出沈江河的心思。

    “所以千万千万别小瞧他,研究犯罪心理学几十年的家伙,哪有这么简单。”宋何看着讲台上身材敦实笑容和蔼的沈江河,回想起了自己的五十个俯卧撑,不由得咬牙切齿。

    “把玄学用在涮人上,这糟老头子后面还不知道憋着什么坏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