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五十八章 愉快行程

第五十八章 愉快行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次日,宋何雷打不动的来到苍龙俱乐部,与方明切磋过后,就坐在休息区看书。

    不一会,马学先与刘仁伟走进了俱乐部,很快看到了宋何,便走上前来打招呼。

    没等两人说话,宋何就抬起头,见马学先与刘仁伟略有些紧张的模样,笑道:“气色不错么,看来是和心仪的人表白成功了。”

    “多亏了宋顾问。”马学先不好意思的笑笑,放松了下来。

    “坐吧。”宋何合上书,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两张椅子,笑着问刘仁伟道:“这里面还有我的事儿?”

    “马学先现在是明星警员,功劳多得在巡警队里数一数二,那姑娘对他崇拜的很。”刘仁伟因为紧张的缘故,微笑有些僵硬。

    “可以呀。”宋何也替马学先感到高兴:“我猜你们卫局有心思让你管巡警队了吧?”

    “卫局确实找我谈过话,可是我拒绝了。”马学先认真的回答,见宋何露出思索的表情,便主动解释道:“宋顾问,我和卫局提议让刘仁伟管巡警队。至于我,是想问问,你将来离开榆城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

    宋何闻言一愣,认真的打量了马学先两眼,发觉他的眼神很诚恳,不由得更加好奇,便问道:“你怎么猜到的?还有,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马学先认真的解释道:“宋顾问,是这样的...”

    原来从宋何第一次把系统中任务目标的信息发给马学先后,马学先的生活就渐渐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他屡次立功,从巡警队中尴尬的境地中解脱出来的同时,还得到了卫志海的重视。

    然后,他又借着向巡警同事提供来自宋何的信息,使自己的人脉得到了发展,在巡警队伍中树立了威望。

    紧接着,越狱事件爆发,他在其中的优异表现更是让他出尽风头。

    而真正让马学先对宋何的态度由感激转向崇拜的,则是吴坤的落马!

    直到前几天,他才隐隐约约想明白事情究竟是怎样发展到那个地步的,而身为知情者的他也在那一刻明白了宋何云淡风轻的背后,隐藏着怎样惊人的手段。

    因此他对宋何交代给他做的事情守口如瓶的同时,也忍不住将宋何与自己所见过的出色人物进行对比。

    然而越对比,他对宋何就越敬服,更在不知不觉间,他给宋何套上了一层光环,将他视作了榜样。

    而马学先通过自己的渠道,对“榜样”进行了解后,他发觉虽然宋何周边的人都在发光发热,可是从始至终,他本人依旧是南城区警局的一名顾问,就像隐藏在日月光辉下的萤火虫,丝毫不引人注意。

    根据他对宋何的了解,身怀本领而不彰显于人前,必然有着更深层次的目的,于是不由自主的开始思考与宋何有关的一切。

    在这个过程中,他渐渐发现,秦远征将赵从军视作接班人,有意整顿全榆城的治安,而宋何则通过自己和刘仁伟的手,整合榆城巡警,协助赵从军打造将来的班底,清扫榆城的犯罪行为。

    很快,马学先就找到了自己认为的答案。那就是宋何之所以一直保持低调,是因为一旦榆城治安水平整顿完毕,他的才能就没有了施展的空间,因此一定会踏上更大的平台,迎接更大的挑战。

    “...所以,我决定将来跟你走。”

    宋何有些吃惊的看着一脸认真的马学先,浑没想到自己在心目中的形象竟然如此伟岸,而且他感觉马学先在抓捕罪犯的过程中,找到了源自他内心的一种使命感。

    宋何不由得心中喟叹:这颗名叫马学先的种子,有可能会长成名叫赵从军的大树啊。

    而回想马学先的一连串分析,宋何不得不承认他确实猜到了自己的一部分计划,就连动机也猜对了很大一部分。

    如果说宋何抓捕第一个罪犯完全是因为系统,那么现在他更多的是基于对赵从军等人的认同,以及对于犯罪行为带来的各种伤害的清晰认知。

    “你猜的基本没错。”宋何想了想,颔首答应了下来:“如果将来我有资格建立团队,会给你留一个位置。”

    “太好了。”马学先一直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一旁的刘仁伟也替搭档高兴,至于和马学先一起跟着宋何这样的想法,他从来没有过。要知道他从出生起就生活在北城区,初入北城区警局时,他还是一名辅警。

    如今一路走来,虽说中途磕磕绊绊,可近期的生活与工作都各有起色,还能照顾好在家的父母,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宋何自然能看明白刘仁伟的心思,感慨两人志向不同的同时,也开心于自己终于有了第一个拥趸。

    聊了几句后,马学先忽然说道:“宋顾问,这次省里的培训,请来的主讲人好像挺厉害的。”

    “你了解这个人吗?”宋何来了兴趣,自己曾经向赵从军师徒询问过这个人的信息,得到的却是各种莫名其妙的回答,搞得他心痒难耐。

    “我好像有战友分配到他所在的警局了,稍后我问问他。”马学先率先应承下来。

    “那太好了。”宋何笑了,发现了马学先的一条优点:消息来源广。

    临近中午,三人分别后,宋何回家简单吃了点东西,与父母聊了聊天,便在二老关切的眼神中走出了家门。

    而当他来到火车站的时候,马学先已经到了。

    “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宋何笑着走上前去,玩笑道:“今后十天,请多多关照。”

    “宋顾问玩笑了。”马学先依旧有些拘谨。

    宋何明白这种距离感的消除需要时间,便也不太在意,摆手问道:“虎牙怎么办?交给刘仁伟了?”

    “嗯,虎牙和他很熟,交给他我也放心。”马学先点头道。

    “你是军犬驯养员,难道就没想过驯养警犬?”宋何纳闷。

    “想过,后来放弃了,心脏受不了。”马学先神色略有暗淡的开了句玩笑。

    “明白了。”宋何从他的神色间读出了很多东西。

    军警工作犬一般都背负着各自的使命,驯养困难,而在这一过程中驯养员投入的感情,会在它们退役甚至牺牲的时候带给彼此巨大的心理创伤。

    而马学先的虎牙,也是因为在追缉歹徒的过程中受伤,最终导致退役。

    当时马学先也到了退役年龄,并且有重大立功表现,软磨硬泡下终于获得批准领养虎牙。之后便一同离开了部队,分配到了榆城。

    片刻后,另外三人依次来到,均是在追捕越狱逃犯中表现优异的警员,分别是东城区姜海,xc区吕杰,中城区刘辉。

    姜海文质彬彬,体型匀称,颇有些谦谦君子的味道。吕杰则人高马大,皮肤黝黑,看着像张飞,可心思却缜密。刘辉体型微胖,长了一张娃娃脸,笑呵呵的,年龄是五人中最大的,却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

    宋何与这三人仅有一面之缘,倒是马学先与他们熟络的多,居中介绍调和,再加上都是榆城警局体系里的人,很快五个人就熟悉了起来。

    熟悉之后,刘辉自告奋勇取来了票,五人便依次检票进站。

    由于都是掐的时间来,没等多久火车就进了站。

    等找到各自的座位之后,众人才发现他们所坐的位置恰好是一个三对三的六人座。

    马学先事先考虑到需要乘坐数小时火车,便提前预备好了纸牌,正好又是相对而坐,便提议众人打牌。

    其余几人正发愁如何打发时间,对马学先的建议自无不允许。

    “五个人不好分,咱们干脆玩吹牛皮吧。”刘辉笑呵呵地说。

    “我无所谓。”

    “我也是。”

    姜海和吕杰表示可以。

    马学先闻言一愣,看了看提议的三人,想笑不敢笑,心道:兄弟,你们认真的吗,宋顾问可也在牌局上呢。

    “好啊好啊。”没等马学先反应过来,宋何已经笑着答应了。

    吹牛皮玩法简单,各地玩法大同小异,简单来说,便是出牌人随意出牌,可以是一张也可以是多张,牌面必须冲下且出牌后报出所出牌的点数,所报点数可以为真也可以为假。

    报数后下家决定跟牌或质疑或过,跟牌必须将随意数量的牌同样牌面朝下扣在上家所出的牌上,而所报的点数必须与上家相同,可以选择说谎或者讲真话。

    如果下家质疑上家的牌,则翻开上家所出的牌,与上家所报点数相同则牌归下家,上家继续出牌。若牌与上家所报点数不相符则牌归上家,下家出牌。

    如果下家既不跟牌也不质疑,则视为弃权一轮,跟牌和质疑的权利顺延至下一个玩家。

    最终最先出完者胜,留牌最多者输。

    总之,这是一个极考验人心理的游戏。

    发牌后,刘辉先出,下家分别是马吕姜宋。

    “一张三。”

    马学先谨慎惯了,见自己手中没有三,便示意弃权。

    吕杰思索片刻,宣布弃权,姜海则果断的跟了一张。

    宋何笑笑,看着姜海的眼睛,手指在他出的牌上轻点了两下,豁然翻开!

    五!

    姜海叹了口气,将刘辉与自己的牌拿回手中,一搭眼,顿时气笑了:“看不出来啊老刘,你是个蔫坏啊。”

    只见他拿回的两张牌,除了自己的一张五,还有一张九!

    就是没有三!

    刘辉笑笑:“游戏嘛,该宋老弟出牌了。”

    宋何抽出两张牌,背面朝上拍在桌上:“两张三!”

    下家刘辉看看手里的牌,发觉其余人都在看自己,便也笑着拍下两张牌:“我也两张三。”

    马学先:“一张三。”

    吕杰:“一张三。”

    姜海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四人:“各位兄弟,你们要都说的是真话,底下可就六张三了,可这是一副扑克牌啊。”

    “问题是你敢质疑吗?”吕杰略显沉闷的嗓音响起,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再不能明显。

    “我...”姜海看着插在自己牌丛中的两张三,一咬牙抽出来拍了下去:“我也两张三!”

    宋何见状笑笑,并不质疑,抽出一张牌扣在牌堆上:“一张三。”

    刘:“一张三。”

    马:“一张三。”

    吕:“一张三。”

    姜海顿时有些气急败坏:“底下十二张牌了,这一轮没完了是吧!你们就不能换个数吗?”

    “问题是你敢质疑吗?”

    同样的嗓音,同样不怀好意的笑容。

    “质疑!”

    姜海翻开吕杰的牌,然后手中多了十二张牌...

    第一轮下来,刘辉成为了赢家,而当其他人出完的时候,姜海手中还握着二十余张牌。

    刘辉依旧笑呵呵的,一边洗牌一边说道:“小姜你怕是没在牌桌上听过‘逮住瘸子猛踹’这句话吧。”

    姜海一愣,旋即恍然,原来自己从第一次质疑失败时就被盯上了!

    牌局继续,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而早在头两轮的时候,宋何对于每个人撒谎的习惯动作就了然于胸,却并没有凭借微表情读心术大杀四方,而是一直暗暗维持着牌局活跃的气氛,从不让一个人连赢连输。

    当众人又开了一局的时候,马学先忽然借着出牌低声道:“我十二点,男,上蓝下黑,四十岁。”

    众人都是警局里摸爬滚打起来的精英,哪里还不明白马学先的意思,纷纷一边出牌一边不露声色的暗中观察。

    只见一名穿蓝色体恤的中年男子,从面朝马学先的车厢入口一路缓缓走来,行走途中眼神不经意间扫过乘客们的包。

    当他走过整个车厢后,五人不约而同的将牌收起来。

    吕杰问道:“下一站还有多久?”

    宋何:“二十分钟。”

    吕杰看看众人:“谁去?这是个三等功。”

    “我不缺功劳。”

    马学先率先表态,他现在有意将所有功劳转给刘仁伟,并且他平日风头出的多了,此时自然不愿抢了同伴的机会。

    宋何耸耸肩:“我是顾问,用不着功劳。”

    “多谢了。”刘辉笑着冲二人抱拳。

    姜海则冲宋何与马学先点点头,然后随着刘吕二人一同远远的尾随着男子,去了别的车厢。

    不一会,两名乘警从快速走过车厢,向着中年男子离开的方向追去,似乎是得到了什么通知。

    十几分钟后,姜海三人笑呵呵的回到了座位上,情绪高涨了不少。

    “怎么样?”马学先掏出先前收好的扑克牌,抽出一张拍下去:“一张五。”

    “惯犯,逮到之前还偷了两个人,交给乘警了。”吕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牌,也抽出一张拍下去:“一张五。”

    “已经通知下一站的警员了,到站就押走。质疑。”

    姜海笑着翻开吕杰的牌,然后脸一下子黑了。

    当他收走了牌堆里的牌后,抬头一看,发觉四名同伴均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姜海心中不由一凉:

    这个画面,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