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五十五章 原来如此

第五十五章 原来如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级任务:恐吓者。

    肖亮:匿名信件恐吓。七个月前,向温继祖夫妇投递恐吓信。五个月前,向温继祖夫妇投递恐吓信。距离:15米。成功抓捕,奖励1属性点,10积分。

    c级任务描述向来简单直白,并不像高级任务一般详尽,可是也足够宋何推断很多东西,更何况肖亮的身份也能说明很多东西。

    而温继祖,恰恰就是郝建国视为良师挚友的老人!

    身为一家安保公司的保镖,向雇主屡次投递恐吓信,背后的缘由,不外乎打击竞争对手和扩大业绩,虽说手段有些低劣,但只要不被查出来,就是性价比极高的方法。

    可是一旦被曝光,这家安保公司分分钟就会完蛋!

    因此,这个案子宋何是绝对不会碰的,碰了就等于砸了别人的饭碗,还是安保公司,到时候报复起来,怎么顶得住。

    况且从投递恐吓信至今已经好几个月,温继祖周围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这也足以说明并没有针对温继祖的恶性事件。

    不过宋何出于谨慎考虑和自己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打算细细探究一下,于是他认真的思考起来。

    按说刚刚这些保镖们的表现,足以证明他们具备行业前列的专业能力,完全没必要这么做。

    可偏偏有员工这么做了,那么这个员工的行为是公司授意,还是个人行为呢?

    如果是公司授意,那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属于低劣冒险的竞争行为。

    如果是个人行为,这个肖亮这么做的背后原因就值得研究了。

    是同行公司的卧底?

    还是希望公司做大做强的好员工?

    宋何不得而知,心中越发好奇,对肖亮的观察也越用心,一边观察一边在心中念叨。

    站姿足够专业,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事件。

    墨镜性能优良,可以挡住普通人的视线,同时掩盖自己的目光。

    眼神也足够警惕,大厅里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西服下腰部位置别着东西,看轮廓应该是电击枪和塑胶扎带。

    ......

    仔仔细细看了两遍,宋何发觉肖亮是真的在全心全意做安保,相比起其他保镖来说都认真了不少,完全不像投寄恐吓信之后该有的表现。

    毕竟从正常逻辑来看,投递恐吓信的肖亮,是温继祖花重金雇佣保镖的始作俑者,自然对于雇主雇佣自己的理由一清二楚。因此,无论他再怎么掩饰,对安保的上心程度必然会比毫不知情的保镖要差上少许。

    可他如今的表现,说明这背后的原因远比寻常人想象的复杂。

    想到这里,宋何眼睛隐隐发亮,心中名为好奇的妖怪蠢蠢欲动:看来有必要动点真格了...

    肖亮正站在大厅的角落,体态端正,右手轻搭左手手腕,在小腹前交叉,是极为标准的保镖站姿。

    而隐藏在墨镜后的眼睛,则不停地来回扫视,轻而易举的将大厅内所有人纳入视线。

    毕竟他所在的位置,是大厅内视野最广视线最好的几个位置之一。

    一般像这样的位置并不是寻常保镖可以占据的,基本都会交给专业能力极强的优秀安保人员,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团队对于他能力的认可。

    忽然,肖亮来回巡视的目光一定,锁定了一张小圆桌上的一名年轻男子。

    只见他左右张望片刻,冲不远处的服务员挥挥手。待服务员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笑着对服务员低语几句。不一会,一摞a4纸和几只笔就被服务员交到了他手中。

    他要做什么?

    肖亮心中刚刚生出疑问,就见那名年轻男子笑呵呵的冲同桌众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将纸笔分发给同桌的几人。

    接过纸笔的宾客表情各异,遮遮掩掩的在纸上写了几行字,先后抬起头看向分发纸笔的年轻人。

    只见年轻人当众将写有自己字迹的纸三两下叠成一个信封模样,递给了身边的一个颇具英气的年轻女子。

    女子在同桌宾客们满含笑意的注视下接过信封,耳根略微发红,随手用自己折好的信封敲了一下男子的额头,然后递了过去。

    男子笑着接过,轻轻冲同桌宾客晃了晃,换来一片饱含善意的声讨和笑容。

    紧接着,其余人也将自己写好的信封递给他人,至于给谁,似乎并没有规律,因为有一男一女同时收到了两封信。

    看到这里,肖亮嘴角不由微微上扬一丝,心情也被这一桌做着有趣游戏的宾客感染,开朗了少许。

    肖亮收回目光,心中不由自主的转着念头:现在,也就做游戏时会写写信了吧,自己上一次写信,似乎还是写的恐吓信...

    心有所想,行为表情自有体现!

    宋何余光始终锁定肖亮,只见他从自己这一桌收回目光后不久,先是有些落寞的低下了头,旋即望向温继祖所在的方向。然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吐出,再次低下头,隐隐露出些许缅怀悲戚的神色,仿佛在回忆对他来说极为重要的长辈。

    紧接着,肖亮重新抬起头,面容表情都变得极为坚定,重新变回了一个专业而负责的保镖。而他的目光在掠过温继祖所在的位置时,表情隐含歉疚,却没有丝毫后悔。

    宋何见状,缓缓收回目光,根据自己刻意引导后肖亮的反应,他已经大致推导出了事情的经过,心中疑问有了解答:

    原来,是亲厚长辈重病故去了啊...

    事实也与宋何推测基本一致。

    肖亮极在意的长辈因重病需要就医,却因为费用的原因陷入窘境。于是不得已之下,将主意打到了身家深厚的温继祖身上,通过先后投寄恐吓信,促使温继祖雇佣他所在的安保公司,从而争取岗位,获得相对丰厚的安保薪酬。

    而在目的达成之后,他依旧没能挽救长辈的生命。同时由于良心不安,始终对温继祖有所歉疚,也因此对于温继祖的安保工作尤为上心。

    想明白这些,宋何心中略有感慨,相比于举报肖亮,也许现在他的行为和心态,能够好的偿还他投递恐吓信的行为。

    而在数天内相继遇到蔡明武与肖亮,也让宋何对情与法多了一些思考。

    要知道,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境遇和选择,就算宋何自己处在蔡明武和肖亮的位置上,所做的选择未必就比他们好到哪里去。

    而他如今所能做的,就是在不触碰底线的前提下,尽量保全这些情有可原的人。

    毕竟自己将来也有可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到那个时候,如果有一个可以理解自己的人出现,他可能就不会像蔡明武一样坠入深渊。

    在宋何心有感触的时候,同桌的冯志辉和陈蓉在各自收到两封信之后,颇有些不知所措,毕竟除了他们彼此,方明和刘晓敏也分别将信交给了各自的好友,只是内容大同小异,一写早生贵子,一写百年好合。

    冯志辉有些尴尬的看着方明写的四个字,脸色有些红窘:“你怎么不给宋何呢?”

    “我不敢。”方明很从心很坦诚。

    “你还真是直白啊。”冯志辉失笑。

    至于陈蓉,在看到刘晓敏写的百年好合四个字的时候,就红着脸扑向了好友,此时已经笑闹在一起。

    吴雪蕊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心头难得的轻松,也暗暗庆幸多亏郝建国已经结束了致辞,大厅里一众宾客纷纷投入到与同桌好友的交谈中,对于自己这一桌的动静并不在意。

    不过当她眼角扫到宋何的时候,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他将信封递过来画面,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你不知道会被那么多人看到吗,真是个混蛋!

    紧接着她又想起自己在信封中写的东西,脸上不由浮起一丝坏笑,却不知道自己的坏笑早已落在宋何眼中。

    很快,接风宴进入了正题,一个古风乐队登上了早已预设好的舞台,轻柔淡雅的秦夏古典乐响起,让温继祖夫妻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一分,显然是郝建国特意为两人安排的。

    整个接风宴大概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美食酒水精致美味,席间气氛也是极好,直到郝建国送温继祖夫妻离开,宴会才算结束,不久后宾客就各自告辞散去。

    宋何所在的这一桌,三名女警早已耐不住宴会的气氛,在郝羽清过来与三人寒暄几句后就提议离开。宋何自无不可,冯志辉有心亲近陈蓉,也跟了出来,于是一桌人只剩下了方明一人,与其待着无聊,索性便提出送众人回家。

    ======

    “嗯嗯,字迹隽秀,下笔干脆,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关键是这个感叹号后面画的这个表情符号,意味深长呐。”

    “说人话!”

    “这姑娘干脆利落,爽朗大方,脾气也好,不暴躁,应该还很有礼数。”

    宋何看着父亲拿着吴雪蕊写给自己的信,无奈的道:“老爹呀,你这么做不合适吧。”

    “奉命而为,奉命而为!”宋父面色为难的弹了弹手里的纸,想递还给儿子,却又有些扛不住身旁妻子带来的压力,只能耸了耸肩。

    宋何心中哀叹,自己真的是太得意忘形了,竟然忘记了家里还有两个能完美克制自己的人形兵器。

    五分钟前,当宋何走进家门的时候,宋母就敏锐地察觉到儿子心情极好,竟然坐在沙发上看着一张纸傻乐。

    找个由头将纸抢到手里,却发觉上面写着硕大的两个字:滚蛋。

    而两个字后面跟着两个感叹号和一个手绘的鬼脸表情,颇让人莫名其妙。

    宋母心头纳闷却不着急,虽说自己看不懂,但是家里有的是能看懂的人,张口就把老公喊到了自己身边,于是便有了方才的那一番对话。

    “何何,是那个送你回家的漂亮女孩子写的吧。”

    宋母将a4纸递给儿子,笑呵呵的看着宋何,眼里的含义藏都懒得藏。

    松了口气的宋何连忙将纸收好,陪笑道:“我们做游戏写着玩的。”

    “诶,妈妈没有多问的意思。”宋母眉开眼笑:“年轻人就要多接触的。”

    宋何无奈:还不多问,你差点就让老爹做笔迹鉴定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