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五十三章 暂时搁置

第五十三章 暂时搁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死了?”吴雪蕊瞪大了眼睛,旋即醒悟过来:“你是说他的同伙杀人灭口?”

    “没错,这是我根据他们的性格和心理推导的。”宋何慢慢分析道:“我把向程慧下杀手的人叫做冲动者。因为他性格冲动,手段凶残,行事风格有些不管不顾的味道。但是他的抢劫手法比较老辣,显然之前有过相关的作案经验。

    “现场遗留有痕迹的第二个人,我管他叫屈从者。他性格懦弱,服从强大的人,却又害怕别人伤害他,所以他一直站在远处,不会出手阻止暴怒的冲动者,因为他不敢,他害怕触怒冲动者。而他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保全自己。我甚至怀疑他是被要挟加入的抢劫团伙。

    “而阻止冲动者的人,我叫他观察者。在整个抢劫的过程中,他都表现的很冷静,很可能是这个团伙的首脑,因为即便是冲动者暴怒的时候,他也敢上前阻止。

    “事后更是抹去了所有的痕迹,显然极为谨慎。并且他的经验也很丰富,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冷血果断,能够看着冲动者泄愤杀人,并在他宣泄的差不多时阻止。”

    “明白了,他们之前实施过抢劫犯罪,所以才会这么熟练。再加上有观察者的约束,一直都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吴雪蕊分析道:“也是这个原因,才导致冲动者会在数次犯罪后越来越肆无忌惮,直至遇到程慧。”

    “你说得对。”宋何点头:“如果我是观察者,有冲动者这么一个代替自己出手的工具自然最好。可是,容易失控并且即将暴露的冲动者,必然会导致观察者被牵连,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消失。”

    “恐怕程慧在弄伤冲动者的眼睛的时候,观察者就决定要抛弃他了。”吴雪蕊认同了宋何的说法,旋即又有些犯难:“这样一来,我们的调查方向就有两个了,一个是死掉的冲动者,另外一个就是那个屈从者。可是我们隔着省,没办法开展调查。”

    “对啊,难题来了。如果从屈从者的角度调查,我们需要之前的案件,总结屈从者的特征。”宋何摊手笑道:“但是你有办法拿到云城六年前的相关的抢劫案卷资料吗?”

    吴雪蕊颓然摇头,警局系统并不是万能的,陈年旧案记录的并不全面。重大案件还好说,可是年代久远和未造成严重后果的案件就悬了。

    “况且我也不相信蔡明武不会在暗中进行相关调查,所以为我们没必要从这个方向深入。”宋何见状,叹道:“因此,我们就只有一个调查方向了。”

    “死掉的冲动者?”吴雪蕊有些明白过来。

    “要知道观察者必须在冲动者暴露之前干掉他,而以冲动者的脾气,眼伤的存在导致他越长时间得不到救治,就越容易失控。所以我估计,天亮之前冷静者必然会动手然后抛尸!”宋何停了一下,对吴雪蕊说道:“我们分工,我需要云城地图,然后从案发地开始,排查周边适合抛尸的地方。你来查找程慧死后,有没有与冲动者体态相仿的尸体被发现。”

    “好!”吴雪蕊干脆利索的回到办公位,再次打开电脑,不一会,云城市的地图就送到了宋何手中,足足打了有十张a4纸。

    宋何看了一遍地图,闭上眼,在脑海中一张张拼接,逐渐绘制出了包含云城市周边乡镇的一张地图。

    他沉下精神,确定了案发地点,慢慢推演观察者和冲动者的心理变化,抛开不易杀人抛尸的地点,再结合案发时间,终于大致确定了一个范围。

    可是到这一步依然不够,因为这个大致范围包含了数个乡村和城镇。

    “不行,太大了。旁观者抛尸要保证两点,一是足够僻静,二是短时间内不会有人发觉。”宋何闭着眼无声的念叨:“案发时间是秋日夜晚,农田不可能,那个时候正是农忙时节。住宅区附近也不可能,晚上有可能会有目击者。主干道旁更不可能,车辆经过被发现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还必须留出来藏匿的时间...该死,到底在哪里...”

    就在宋何冥思苦想的时候,赵从军从办公室中走了出来,一同出来的还有两名中年男子。

    宋何闻声睁开眼,发觉一名留着短须的男子笑呵呵的冲赵从军说道:“赵局长有机会来我们云城的话,可千万通知我们,让我们好好尽一尽地主之谊,我们云江的小白龙可是一绝。”

    “唐队长你放心,我要去了,有的是讨你嫌的时候,哈哈。”说罢,冲着一边喊道:“那个谁,帮我送送唐队和蔡队。”

    周凯应了一声,起身带着两人离开了。

    宋何看着始终一言不发的蔡明武,暗道:如果不是系统,谁能想到你藏着这么大的秘密呢。

    忽然,宋何心中一动,迅速来到吴雪蕊身边,低声道:“查一查案发后到现在为止,云江沿岸有没有发现尸骨。”

    吴雪蕊眼睛一亮,云江贯穿云城,恰巧就在案发地附近!

    “有了!”吴雪蕊仅仅找了片刻,就有了发现:“案发后五个月,云江中的渔船在打捞过程中发现半具尸骨,经鉴定部门还原,死者是一名男性,体态特征与冲动者相仿!”

    “谢天谢地,老天还是站在咱们这一边的。”宋何松了口气:“那个时候距离蔡明武调任刑警队还有九个月,他接触不到这个案子。而等他进了刑警队,这个案子已经成为众多悬案之一,不是刻意找绝对找不到。”

    “不是悬案,因为根本就没有立案,系统里只有一些记录。”吴雪蕊听了摇头道:“尸体打捞出来后,鉴定部门还原了死者相貌,发了悬赏通告,三个月后就被人领走了。”

    “领走了?三个月?”宋何诧异的挑了挑眉:“领走的人是谁?有记录吗?”

    “只有一个名字和证件号。”吴雪蕊点开一个文件念道:“蒋庆华,证件号...说是死者的老乡,原来偶尔有联系,后来就失联了。”

    “有调查过吗?”宋何问。

    “有,毕竟是人命,不过调查结果显示这个人没什么问题。”吴雪蕊明白宋何话里的意思,又补充道:“警员走访过死者的朋友,说他有酗酒以及众多不良嗜好,脾气不好,人际关系比较差。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别人婚宴上与朋友蹭吃蹭喝,结果喝多了,婚宴结束离开后就再没出现过。”

    “所以当地警员认定是酒后坠河导致的意外身故?”宋何皱眉:“这个决定太草率了吧。”

    “我明白,一般人在淹死后,过几天就会飘起来,可是作出鉴定的华云区警局有他们的理由。”

    吴雪蕊看了眼系统中的报告说道:“云江中有一种杂食性淡水鱼,叫做雪鲳,又叫小白龙。平常还好,可一旦闻到血味就会蜂拥而上,变得很危险。不过由于这种鱼肉质鲜美,是当地人最喜欢的食用鱼,于是就在云江设置有专门的饲养区,而尸骨就是在饲养区发现的。

    “当地警方认定死者醉酒后想要偷盗雪鲳,不慎受伤后坠河,导致被雪鲳攻击,没留下完整的遗体。华云区的警局说之前有过相同案例,与这具尸骨的特征完全一致。”

    宋何依旧皱着眉,按说案犯死亡,蔡明武再也找不到目标,复仇也就无从谈起。

    可是三人犯罪团伙还有两人逍遥法外,尤其是旁观者,是三人中最危险的存在,可偏偏藏得最深。

    吴雪蕊同样心中不忿,无论是她还是赵从军或者其他的师兄,对待犯罪行为的态度都如出一辙,那就是绝不姑息!

    但是如今云城华云区警局潦草结案在前,遗失枪械在后,让她很是看不过眼。

    “不管怎么说,蔡明武暂时不会出问题,这就是最好的结果。”宋何顿了顿,安慰吴雪蕊道:“至于程慧的案子,将来咱俩找机会了结了。还有,这件事情别和你师父说,不然以他嫉恶如仇的脾气,后果是什么你也能想到。”

    吴雪蕊闻言,无奈的点点头,两个人越区查案都费劲,跨省的话,以现在的级别想都别想,便也只能这样了。

    其实相比吴雪蕊的无奈,宋何心情更是复杂,无论蔡明武还是案犯,都让他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同于当初白和伟案的无从下口,而是一种让人很颓丧的感觉,仿佛走在一条能够看到终点,却怎么走也走不完的路上。

    宋何长出一口气,整理好思绪,将蒋庆华这个名字牢牢记住。如果自己的猜测没有错,破案的关键点就在这个人身上。那么早晚有一天,他会找到这个人,到时候自然有办法挖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看着吴雪蕊找赵从军汇报交流会的事情,宋何跟了上去,吴雪蕊情绪低落,就算不说,被看出端倪的可能性也是极大。

    走进赵从军办公室,就见他正好奇的打量着吴雪蕊,宋何连忙笑道:“老赵,幸不辱命,圆满完成任务。”

    赵从军将目光挪向宋何,又看了看吴雪蕊,似乎明白了什么似得,瞪着眼睛指着宋何的脑袋道:“我发现你飘了啊!还没怎么样呢就敢惹那个谁生气?赶快给我道歉,否则我饶不了你!”

    吴雪蕊:“...嗯?”

    宋何:“...诶?”

    老赵,你给我等等,你脑子里在想什么玩意儿!

    ......

    经过宋何再三解释,赵从军终于相信他没有对吴雪蕊怎么样,毕竟自己徒弟捂嘴偷笑的样子并不像被欺负了之后的反应,至于吴雪蕊遇到其他的事情,只要不开口求到自己身上他就不会操心,反正有宋何这条忠...

    走出赵从军的办公室,吴雪蕊心头的阴影消散不少,嘴角上扬,兀自一个劲的乐。

    宋何见状坏笑道:“趁现在多笑一会吧,你师父在潜意识里已经把你交给我了。”

    吴雪蕊闻言一愣,脑筋一转反应过来,柳眉一竖:“滚蛋!”

    “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师兄们是不是也会这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