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三十七章 一场闹剧

第三十七章 一场闹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待宋何来到南城区警局的时候,除了外出执行任务的孙小海和周凯以外,老赵和他其余的两个徒弟都在办公室中讨论案情。

    宋何施施然走进了办公室,缓缓地把门关上,对看着自己的三人说道:“这次的任务,应该重视,但是也不能太重视。”

    “什么意思?”赵从军听出宋何话里有话。

    “适当的加派人手调查是好的,可没必要太着急。”宋何意味深长的说道:“一旦破案的话,场面会闹得很大,到最后刘家的脸上会很不好看。”

    “你是说...”程斌似乎明白了什么,可是却不敢肯定:“怎么可能?”

    “十几岁的孩子,没什么不可能的。”宋何耸耸肩:“当务之急是和刘家谈一谈,能自首是最好。”

    嘭!

    “胡闹!”赵从军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破口大骂道:“不知天高地厚!”

    宋何见势不对早就捂上了耳朵,程斌则面色难看的苦笑不已,吴雪蕊被吓了一跳,透过窗户扫了眼办公室外,见没引起注意,这才放下心来。

    “把握大吗?”吴雪蕊说着看向宋何,悄悄冲他打了个安抚赵从军的手势。

    “把握么,百分百大不大。”宋何说着来到赵从军身边,双手搭着他的肩膀将他摁回办公椅。

    赵从军只觉得宋何的手如同两只铁钳子一般,力量大的自己连挣扎也做不到,不由得诧异的扫了宋何两眼。

    宋何不以为意,笑道:“老赵你先别生气,我估计刘家父母也不知道是小孩子胡闹,不然也不能报警。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在查明真相前让他们自己交代了,不然到时候可就不是胡闹这么简单了。”

    “师父,宋何说的对。”程斌也凑上来劝道:“如果事情闹的满城皆知,那么社会关注度一定会上来,到时候确实是谁也兜不住了。”

    “兜不住正好!也让他们长点记性!”赵从军嘴上骂了一句,可还还是伸手去拨电话。

    宋何见状,心中不由感叹,这件事如果发生在别的城区该多好,可着几个熊孩子偏偏选在南城区警局的辖区玩“绑架”!

    他其实很愿意让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吃一些苦头,可是如果任由这件事情发酵,那么如何处置这几个熊孩子的问题必然会引发一连串的社会话题,如果再来几个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那老赵就真的是进退两难了!

    不一会,赵从军挂断电话后对三人说道:“你们都去刘家,和刘长山把事情的严重后果说清楚。如果他们不想自首更好,有的是人愿意看着他儿子蹲铁栅栏!”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点头应承了便一溜烟地离开了警局。

    来到刘家,道明了来意,很快就见到了刘长山,也就是被“绑架”的孩子的父亲。

    刘长山将宋何三人带到书房中,问道:“案情有进展了吗?”

    宋何上前一步,说道:“刘先生,案犯现在正在确定中,可是有些证据的指向说明您儿子也参与其中。”

    “不可能!”刘长山断然否定道:“我儿子听话的很,这件事情还让他受到了惊吓,怎么可能参与其中...”

    “您先冷静一下,我们只是说了一种可能。”宋何依然面不改色。

    “那也不可能!”刘长山皱眉看着宋何,语气不善:“你们是怎么办案的,找不到凶手就说是我儿子也参与其中!你说有证据,证据呢,拿出来给我看!”

    宋何丝毫不着急,依旧不缓不急的说道:“如果我们带着证据来,您的儿子现在就该被带走了。之所以提前通知您一声,是希望您可以劝您儿子去自首,这样的话还有挽回的结果。如果在查明真相之前您还没办法劝服他的话,他不光会进少管所,就连他的人生都会留下不可磨灭的污点。并且一旦媒体深挖这件事情,后果会怎么样,您心里也清楚。”

    “你、你...”

    刘长山闻言刚要反驳,却被宋何平静的态度弄得心里犹疑不定:难道真的如这个人所说,那个臭小子骗了自己?

    “你们等等,我去问问去我儿子,如果不是你说的这样,哼!”

    刘长山撂下狠话就离开了书房,程斌看着宋何淡定的模样,失笑道:“你倒真会唬人,现在咱们哪有证据?”

    “真要有了证据,刘长山就该求咱们了,而不是冲我大喊大叫。”宋何轻松的来回踱着步子,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吴雪蕊则低着头,不时看宋何一眼,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

    不一会,刘长山黑着脸回到书房,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微胖少年,相貌与他有七分相似,身份不言自明。

    微胖少年走进书房,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只是偷偷地看着宋何等人,却在看到程斌和吴雪蕊身上的警服时,脸色很明显的慌乱了一瞬。

    刘长山见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挥起巴掌就抽在儿子脸上,喝骂道:“叫你骗老子!叫你被绑架!钱钱钱,就知道钱!现在好了,警察找上门来了!”

    少年一听脸色大变,也顾不上红肿的脸颊,扑通一声就地跪下,动作极其熟练,吓了宋何三人一跳。

    “爸!我错了!我不要进监狱!你救救我,我不想离开家!”

    刘长山见儿子没出息的样子,瞬间血气上涌,脑中一阵天旋地转,险些摔倒,好在宋何见状不对上前扶住。

    “刘先生,既然事情清楚了,那最好尽快让您儿子去警局主动交代案情。”宋何一边扶着刘长山左下一边说道:“我相信以您儿子的为人,自己是做不出这种事情的,背后应该有别的原因。”

    刘长山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闻言看了眼宋何,又看向跪倒在地瑟瑟发抖的儿子,不由得仔细思量。

    见目的达成,宋何便冲着程斌和吴雪蕊打个眼色,告辞离开。

    回去的路上,程斌问道:“你最后那句话是真有这种事,还是有别的意思。”

    “这个案子里,最无辜的恐怕就是刘长山的儿子刘鹏了。”宋何回答道:“来之前我以为绑架案是刘鹏的主意,可见了面才知道这个小胖子真的是个听话的主儿。估计平日被企业家父亲教育的没什么主见,再加上养尊处优出手阔绰,这才引来了一群不务正业的朋友,进而导致了这次事件。”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很有可能。”程斌点点头道:“不过能解决了就好。”

    “也不知道你们师父运气好还是不好。”宋何颇感遗憾的叹道:“刘鹏家住中城区,那么多城区不选,非要到南城区玩绑架,这不是给人添堵吗。”

    “怎么,你还想让他们到别的城区玩绑架?”吴雪蕊见宋何一副可惜的样子,不由得笑了。

    “这样才能凸显咱们南城区警局的牛掰,不是吗?”

    宋何看了眼坐在警车后排的吴雪蕊,发觉车窗灌进来的一缕风掀起了她耳边的一丝秀发,心中一动,暗暗地将这一幅画面记在心里。

    下午时分,赵从军接到了中城区警局的电话,告诉他绑架案已经水落石出,是刘鹏受到朋友蛊惑,通过“绑架”诈骗父亲钱财以供朋友挥霍,现在已经对那几名怂恿者立案追捕,案件基本可以告一段落了。

    赵从军挂断电话,一声小兔崽子从他的办公室内传出来,让宋何心底一笑,没来由升起一个念头:相比对儿子的教育,刘长山着实落后方胜杰好几个段位!

    次日,宋何来到俱乐部,发觉一名壮年男子站在方明不远处,体型中等却很结实,一身休闲装外加一个宽幅墨镜,身份不用猜也知道,保镖阿乐!

    方明见宋何来了,便笑着迎上来:“来吧,今天必须逮到你。”

    “你每回都这么说。”宋何笑了,热身完毕随着方明进入八角铁笼。

    周围的会员见状,纷纷围了上来,阿乐也不例外,只是看不到表情,不过宋何依旧能判断出他心中对俱乐部的淡漠。

    “开局了开局了!买定离手!”

    “我押方明今天还是逮不到小宋!”

    “我押方明可以!”

    “小明,男人不能说不行!上啊...”

    铁笼门关闭的一刹那,周围的人纷纷开口,让旁观的阿乐很是诧异:少爷这么受欢迎吗?这个小宋是怎么回事?

    虽然心头疑问丛生,可他依旧并不怎么在意,在他看来,擂台格斗虽说有一定的实用性,可是在杀伤效率上还是比不上实战格斗技,毕竟擂台格斗规则的存在限制了一些极为有效的手段。

    铁笼里的宋何此时并没有理会其余人的想法,只是一门心思的躲避着方明的攻击,如今的方明成长极快,攻击之间的衔接做得也很好,绝不可能像刚开始那样被冯志辉分分秒秒教做人。

    可是他在面对宋何的时候,依旧摸不到对方一丝一毫。

    只见宋何灵活的步伐搭配上半身难以捉摸的闪避,再加上他惊人的距离感,往往能够以毫厘只差闪过方明的攻击,看得笼外众人一阵阵惊呼。

    十分钟后,阿乐隐藏在墨镜后的眼睛里已经全是不可置信,这个攻势凌厉霸道的人还是那个率真幼稚的少爷吗?而他的对手,为什么总是能在攻势临头的那一刻及时闪开?

    渐渐地,阿乐心头的疑问变成了惊讶,慢慢地又变成了震惊,嘴角隐隐抽动:这两个人的体力,是不是有点好过头了...

    该死,如果以自己的体力,恐怕只能坚持十五分钟吧?

    可是现在多久了?

    二十分钟还是半个小时?

    笼子里的两个人...

    不,他们还是人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