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三十一章 案情分析

第三十一章 案情分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宋何的话让方胜杰夫妇一愣,实在是两个工作领域跨度之大,有些让人猝不及防。

    “那蛮好的。”方胜杰点点头,好奇的打量了宋何一眼,有些想象不到的样子。

    “其实一开始只是巧合。”宋何说着将赵姐的案子讲了出来,虽说隐去了一些东西,可过程依旧引人入胜,听得一家三口心潮起伏。

    “我都不知道你遇到过这种事!”方明一脸惊诧。

    “人贩子就没一个好东西!”郝秀清情绪有些激动地低语一句,方胜杰则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肩膀。

    “当时心里就挺有感触的,后来在接触了一些案子之后,就发觉挺吸引我的,可能我天生适合做这个吧。”宋何轻感慨一声后,似是无意的说道:“并且还能了解到一些一般人不知道的信息,比如一些隐秘行业的信息,还有最新出台的政策导向之类的。”

    “哦,还有这样的渠道?”方胜杰眼镜后面的眼睛感兴趣的眨了眨,看着有些炫耀意味的宋何,貌似无意道:“那还真的是很了不起了,像这种政策导向类的信息,可不是一般人能了解到的。”

    宋何闻言心中长出一口气:果然无论何时,商人对于政策的趋势总是最感兴趣的!

    “确实是这样,就比如最近我就听到警员们不止一次聊起反腐倡廉的事情,总觉得好像有什么行动。”宋何言语中轻轻点了一下,又说道:“不过我刚加入他们,也不好多问,反正以我的资历,也就碰碰小案子。”

    方胜杰少见的用手指轻轻摸了摸眉梢,顺着宋何的话说道:“看你的样子,有些小案子也挺有趣的。”

    “确实,就像前段时间有个盗窃团伙,本来警局已经布局准备抓捕了,谁知道有两个人因为分赃不均,串联了几个同伙把主犯给举报了。”宋何似乎谈兴上来:“结果老大背锅判刑,举报的人因为是罪行很轻的从犯,再加上举报有功,逃过了牢狱之灾。要知道,被抓和举报的结果差的不是一丁点。”

    “竟然还有这种事。”方明乐了:“这俩贼也是运气好,做什么贼嘛,去买彩票多好。哈哈。”

    一旁的方胜杰笑笑:“各人有各人的运气,谁能想到贪心不足也能救了他们。”

    宋何视力犀利,发觉方胜杰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如往常的笑容下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心道:我只能说到这里了,至于运气在不在你们这边,就看你们的了。

    饭后,方胜杰夫妇没有再陪着方明和宋何,毕竟不是同龄人,在一起难免感到约束,而宋何也在片刻后找了个借口,告辞离开。

    回到家中,宋何看了眼静静的挂在系统中的a级任务,理智的劝诫自己不要再操心。

    在他看来,刚刚在方家已经说的足够露骨,如果方胜杰真的有心思打听些什么,以他和郝建国的人脉,蛛丝马迹总能探听的到。而自己能做的就只有推一把方胜杰,至于能不能从悬崖边跳开,不是他一个小人物能决定的。

    简单午睡后,宋何出门去抓贼,绕了绕南城区,将一名肇事逃逸者一名诈骗者所在的位置发给赵从军后,他也来到了警局内。

    然而在路过办公区,并且习惯性的向吴雪蕊的位置看去的时候,才发觉警花姑娘正皱着眉头看着一份案卷。

    宋何顿时换了前进方向,来到吴雪蕊身边问道:“怎么了?案卷有问题?”

    “神探来了。”吴雪蕊闻言抬头,浅笑道:“南城区治安改善了很多,压力也减轻不少。我打算理一理以前的案子,有不少都搁了一段时间了。”

    “悬案旧案?”宋何明白过来。

    南城区在赵从军接手前,每个月都有不少报案,然而受限于种种原因,破案率始终难以提升,导致南城区警局常年是榆城各城区中垫底的存在。

    而时间久了,不少案子因为搁置的时间太长,就成了悬而未决的悬案。

    “不好办吧?”

    宋何没拿自己当外人,扫了眼吴雪蕊手中的案卷,再对比系统任务,发觉没有能对的上号的,顿时明白案犯已经逃出了系统半径55公里的侦测范围,不由得有些挠头。

    “是啊,当初这个人犯了案子就消失了,因为是晚上的原因,光线昏暗看不清容貌,受害人只记得大概的身形和口音。”吴雪蕊说着叹了口气:“线索少加上拖到现在,侦破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之前有过类似的案件吗?”宋何一边思考案件中的细节一边问道:“根据受害者的描述,这个人的作案手法老到,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我查过了,榆城只有这一起,项城在案发前一个月有过一起类似案件。”吴雪蕊点点头认可了宋何的调查方向,将一份电子案卷打开给宋何看,继续说道:“而至于再之前的,我正在系统里筛查,希望能找到点规律。”

    “果然有一套,这样就能多找到一些与他有关的案件,应该会有不少线索。”宋何赞了一句,看了看电子案卷道:“项城这个案子和咱们南城区的对比起来,确实是一模一样,尤其是案犯的北省口音。”

    “找到了!开城有一起案子,案情很相似,也是晚上被劫,抢劫者同样是北省口音!”吴雪蕊有些小兴奋的打开一份电子案卷。

    “间隔时间多久?”宋何问道。

    “两个月。”吴雪蕊一边看一边说道:“作案手法一致,案犯特征一致!”

    宋何心念一动,脑中画了个地图,说道:“你查查平城有没有类似案件。”

    吴雪蕊点点头,操作系统打开平城的电子案卷库,半小时后,果然发现一起类似案件。

    “开城案件两个半月前,作案手法类似!”吴雪蕊好奇的看了宋何一眼。

    宋何笑笑,继续说道:“康城,平城案件前两个月到四个月之间。”

    吴雪蕊点点头开始搜索,这一次却快了很多,十余分钟就找到了一起类似案件!

    她诧异的看着宋何,想知道他如何确定案件发生的城市。

    “别看我,我刚刚也是猜的,不过现在肯定了。”宋何一边在纸上画地图一边说道:“看看,有什么规律?”

    吴雪蕊看了片刻,觉得宋何所画的地图除了位置精准,并没有什么明显规律,皱眉道:“有规律吗?”

    “有,他总是把惯性思维中的逃跑方向否决掉。”宋何说完详细解释道:“这个人在作案后,会否定自己脑中第一时间出现的逃逸方向。打个比方,从康城出发,按说去往河城交通最为便利,能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逃出最远的距离,可他偏偏到了平城。”

    吴雪蕊闻言,盯着地图的眼睛一亮:“没错,之后的也是这样,他作案后没有选择最方便逃离的方向!”

    宋何笑了:“所以他在榆城作案后的下一个作案地点是...”

    “鹏城!”吴雪蕊说罢,连忙打开系统查找,不一会就确定了目标。

    接下来,两人齐心协力,很快就确定了他做的最后一起案件以及逃逸方向,可宋何却皱起了眉头:“证据太少了,就算我们知道他现在所在的城市,也没有办法确定具体目标。”

    “是啊。”吴雪蕊也有种无力的感觉,明明距离犯罪分子只有一步之遥,却就是抓不到。

    “尝试确定他的第一起案件吧,那时候他的手法应该很生疏,可能会遗留关键证据。”

    赵从军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吓了吴雪蕊一跳,连忙转身:“师父。”

    “老赵你看把你徒弟吓得。”

    宋何好笑的看着赵从军,其实心中早有所觉,在他画地图的时候赵从军就悄悄靠近过来偷听了,这个老不修!

    “呦,这就心疼了。”赵从军笑着揶揄一句,转身走开,留下一句话:“案情分析的不错。”

    吴雪蕊听了顿时一愣,面色很快回复正常,却抬手将一侧耳边的发梢理了理,遮住了微红的耳朵。

    宋何因为在另一侧,自是没有看到,只当吴雪蕊对赵从军的话没有反应,他便也定下心来:“来,听老赵的,逆推他的第一案吧。”

    吴雪蕊点点头,依照作案规律很快找到了第一起案件,却被两人同时否定了,宋何说道:“不对,这起案子他的作案手法已经不像是新手了,所以在形成这种作案习惯之前,应该还有案子,那时候手法应该还很生疏。”

    “没错,这个案子的证据依然很少。”吴雪蕊思忖道:“可第一个案子应该是哪里呢?”

    “没办法了,从周边排查吧。”宋何耸耸肩,虽说心中有了猜测,但他却不想说,毕竟和吴雪蕊一起做案情分析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当然,享受之前先得忽略掉周围男警员们如刀子般的目光。

    终于在即将下班之前,两人终于找到了案犯的第一起案件,而里面的证据中不光有他的体态和口音描述,还有警方根据受害者描述画的一幅肖像画和留在受害人钱包上的两枚指纹!

    “完美!”宋何笑了,立起手掌向吴雪蕊晃了晃。

    吴雪蕊心情也是不错,笑着和宋何击了个掌,惹得周围几名的男警员义愤填膺。

    这时赵从军恰好走出办公室,见状便明白这个案子有了突破性进展,虽说嫌犯如今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但总结汇报之后露脸的照样是自己警局,顿时眉开眼笑道:“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总结案情分析,然后发给相关兄弟单位。”

    “那这功劳可就归别人了。”宋何笑呵呵的看着赵从军。

    “帮助兄弟单位是分内的事情嘛。”赵从军的大刀眉毛上下飞舞:“再说了,他们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做到了,这才是本事!”

    后面那句才是你不小心说出来的心里话吧!

    宋何在心中吐槽,身边的吴雪蕊已经先一步笑出声来。

    一时间办公室内所有的警员都心照不宣的笑了,只觉得这一刻的老大煞是威风。

    宋何见状,暗暗点头,看着总结案情分析的吴雪蕊,心中感觉这个下午过得很是充实。

    可以预见,这个罪犯被抓捕后自己不会从系统获得一丝一毫的收获,可心中的满足感又岂是一些属性点和积分能带来的么?

    低俗!

    宋何目光定在某个人身上,心中下定决心:做人要有追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