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缉凶进行时 > 第九章 张弛有度

第九章 张弛有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今天晚上都别客气,在这儿的都是自己人。”赵警官说完指着宋何冲众人笑道:“你们不是想知道是谁害得你们出警出到头晕么,这个就是正主。”

    四双眼睛八道目光顿时都盯在宋何身上,有疑惑,有欣赏,有好奇,也有考量。

    “大家好,我姓宋,单名何必的何。”宋何也不怯场,笑着做了自我介绍。环视着周围一圈身着便衣的男女警察,略一观察就知道这些人不简单。

    “那个谁,这都是我带出来的徒弟。”赵警官笑着挨个介绍道:“这个胖的叫程斌,别看他见人就笑,一副好打交道的样子,擅长的却是审讯。这个瘦高个叫孙小海,眼睛毒的很,在反扒方面很有一套。还有这个黑脸小个子,周凯,虽然其貌不扬,搏击擒拿可是行家里手。最后这个小美女,今天不是还给你处理伤口么,她是我们警局的警花,叫吴雪蕊,案情分析很独到。”

    “幸会幸会。见过各位警界精英。”宋何模仿古人抱拳唱了个喏,惹得众人笑了出来。

    “你的本事我就不介绍了,自己露两手,让我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徒弟见识见识。”赵警官笑着冲宋何说。

    “行,那我就现个眼。”宋何知道赵从军在创造机会让他打入南城区警局的圈子,说着指着不远处的一名食客,笑着缓缓开口:

    “那个男人,已婚,职业是一名老师,教的科目应该是体育。坐在他身边的是他爱人,也是一名老师,不过科目是物理或者数学。夫妇俩有一个孩子,是女孩,已经上了大学,孝顺懂事,平时做做兼职打工,是个勤工俭学的。家庭条件不错,至少一辆汽车,路边那辆白色suv就是他们的。男的偷偷扫了这里一眼,他们现在谈论的,应该是咱们为什么会一直盯着他看。”

    众人闻言一愣,均是莞尔一笑,一时之间,气氛格外欢快,而看向宋何的目光中已是满含惊讶。

    “你怎么看出来的?尤其是他们孩子的事儿。”孙小海又看了那对夫妇几眼,虽说也能看出一些信息,可哪里及得上宋何。

    “都在细节上。”宋何解释道:“根据男人放在桌上的车钥匙标志,能判断出哪辆车是他们的,然后汽车前挡风玻璃处有一个学校的通行证,基本能判断他们的职业范围,再根据一些交谈习惯...

    “最后,夫妇两人带着的情侣表价位和造型都很普通,和他们不是很搭,可是保养的都挺好,显然平时很爱护,同时言谈举止间还有一丝炫耀的痕迹,自然是女儿送的。而一般情况没有学生会拿自己的生活费买礼物送给父母,尤其是手表这种性价比偏低的礼物。所以应该是他们女儿用第一笔收入买来送给父母的。”

    一番话下来,说的众人瞠目结舌,赵警官则庆幸的咂咂嘴,看着宋何暗暗点头。

    不一会,饭菜就端了上来,程斌笑呵呵的开了啤酒,一一给众人倒上,然后对宋何道:“小宋,你这本事是怎么练出来的?给我们说说呗。”

    话音刚落,除赵警官外,其余三人都两眼放光的安静下来,孙小海还特意掏了掏耳朵,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

    要知道宋何这种级别的好眼力,对于任何一个警察来说都是极为渴求的。

    “怎么说呢,一部分是锻炼,一部分是读书研究,慢慢的就练出来了。”宋何笑笑,和众人分享了一些自己的经验。

    学会?

    怎么可能!

    两世为人的记忆融合是那么容易就能学到的事情吗!

    不亲自死一次,哪有机会!

    说来也巧,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两个世界的宋何都在观察力方面别具天赋,各自有各自的独到之处。

    而这些东西随着宋何重生后记忆的融合,似乎产生了奇妙的变化,让他的观察力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等他说完,四人都打定主意回去试试,哪怕达不到宋何的标准,有所长进也是好的。

    “那个谁,别理他们,你那本事没天赋谁能学的来,不然个个都能成神探了。”赵警官一语点破天机,语气却是有些不甘。

    宋何笑笑,吃菜喝酒,没有多说什么。

    程斌见状,悄然换了话题:“小宋,你和我们说说,是怎么发现那些在逃嫌犯的。”

    “这就说来话长了...”

    宋何从赵姐的事情说起,其中隐去重生和系统,只说这件事让自己产生了兴趣主动寻找逃犯,让众人无不感叹。

    接下来一众人一边吃喝一边聊天,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渐渐变得亲近。

    酒足饭饱,宋何终于按捺不住,凑近身旁的程斌问道:“斌哥,你们是怎么知道赵警官说的那个谁是谁的?”

    “嗯?”程斌一愣,旋即笑道:“我们也不知道,这是我们警界十大玄学之一,人称赵大刀的谁!”

    一旁听到他们聊天的孙小海凑过来,笑着说道:“这玩意儿可真是说不来,但是师父一说那个谁,除了他特指的人能听明白,其余的人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谁!并且师父的这个称呼,只会用在自己人身上,所以局里被师父这么叫过的人,喘气都比别人粗一分!”

    “这么玄吗?”好奇心极重的宋何顿时来了兴趣,问道:“十大玄学剩下的都有什么?”

    话音刚落,赵警官突然笑着说道:“你们谁都别告诉他,让他自己问去。”

    “老赵你这就不对了。”宋何笑顶了一句:“你当我问不着啊?”

    “反正在我这一亩三分地,没我开口你还真问不出来。”赵警官仰脖干了一杯啤酒,豪迈的说道:“至于榆城的其他地方,有本事你就去问。一群土鸡瓦狗,知道个屁!”

    程斌等人见状,顿时哭笑不得,知道他这是喝上了头,开始放飞自我了。

    宋何一看,顿时心下明了:赵警官酒量奇差!

    而赵警官喝高了,也成了饭局结束的信号,宋何很快就与一众警察告别,打车回了家。

    一边洗澡,一边哼歌,宋何只觉得这顿饭吃罢,不止和赵警官关系更近了一层,对他的了解也更多了,同时,对他的敬意也更多了。

    赵警官名叫赵从军,标准的军警世家,以作风硬朗和爱啃硬骨头出名,又因为眉毛像两把大刀,一动就像要飞出来砍人一样,所以又被同行叫做赵大刀。

    在子承父业从警之后,赵从军办案很是拼命,加上接连破了几个重案,屡立大功,积功升职,很快就成了坐镇一县之地的警局大佬。

    那个时候,南城区已然是榆城治安管理的重灾区,加上原先的南城区警局局长调任他处而位置空缺,接任者的选择就成了榆城警界最头疼的事情。

    可就在一众候选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时候,与南城区没有一毛钱关系的赵从军,竟然主动要求调任坐镇南城区警局!

    如今,他带着自己的四个徒弟入驻南城区已经三个月,对警局内部的调整刚刚完毕,正准备在南城区有所动作,宋何却适逢其会的一头扎了进来。

    两天不到,举报电话近十几个,个个实锤,无一错案!

    这就让赵从军无法等闲视之了,要知道,南城区尚未侦破的案件多到他都感觉棘手,虽说其中多数是盗窃之类的案子,可是也不乏重案大案。同时南城区人员密集复杂,流动性大,治安管理混乱不堪,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了极大的阻碍。

    而宋何的能力,正是他瞌睡时最需要的大枕头!

    躺在床上,宋何酒意上涌,困倦之际,赵从军师徒的样子在脑海中浮现,心中不由的泛起一个念头:这是一群可敬的人...

    ......

    “二鬼哥,咱们先避避风头吧。”

    南城区城中村,一间出租房内,昏暗的灯光,屋内简陋的只有锅碗床椅,却杂乱无章的乱摆着,而即便如此,屋内依旧有六七个男子挤着,散发着怪味的空气中,满是焦躁不安的情绪。

    说话的是一个站在角落的男子,瘦弱矮小,目光浑浊,年龄看着并不大。

    “都有谁被抓进去了?”单人床上坐着一个相貌普通却面色阴郁的男子,显然是男子口中的二鬼。

    “出去的基本都被被抓进去了。”瘦弱男子语气不安,一边数着指头一边说道:“干零活的小毛,爪子,还有,踩点的三儿也没回来。”

    “一群不争气的玩意儿!”二鬼咬牙切齿的一拍床沿道:“肯定是手痒了被黑皮抓了个现行!不行,榆城待不住了。那三个家伙保不齐谁为了减刑就把咱们交代了!”

    “不应该吧...”另一个皮肤蜡黄的男子似有些不甘心,皱眉道:“他们再怎么不讲义气,也不敢犯众怒吧。”

    二鬼循声看去,发现是自己新收的小弟,还是个没进过局子的嫩雏儿,面露不屑的冲他笑道:“你现在也就动动嘴皮子,啥时候你进去了,指不定还不如他们呢!”

    说完他站起身,环视四周的小弟,沉下脸道:“反正我是要走,你们要留随你们。可若是将来漏了底,牵连了我,别怪我废了你们的道行!”

    众人见状,连忙摇头以示不敢,纷纷后退让开一条路,任由他离去。

    其余几人互相看看,也一一散去,至于是逃是藏,抑或不放在心上,不得而知。

    次日一早,宋何打开系统任务列表,发觉其中的目标变少了一些,都是一些盗窃者,心中顿时明了,这些家伙是躲风声去了。

    宋何不以为意的笑笑,对于这种情况早有预料,昨天自己的行为虽然有一些报复的成分,但还是很克制,只向出现在大街上的任务目标下手,可即便如此,依旧会不可避免的被他们同行察觉,从而吓跑一些人。

    “别担心,只要你有案子在身上,早晚被我逮到。”

    宋何语气轻松,只因为在他累计完成二十个c级任务后,系统通知他侦测范围的半径增加了五公里!

    而在和系统确认后,宋何心中笃定,只要自己以后不停的完成c级任务,早晚有一天能侦测到世界上所有的在逃嫌犯!

    到时候,哼哼...

    “半径二十公里,基本已经可以覆盖整个南城区了,不过做事情总要张弛有度,从今天起,上午去公司,下午做任务。”宋何并不计划把一整天的时间都用在完成系统任务上,毕竟自己还是公司的员工,上班就当做任务之余的休息了。

    来到公司,刚进了开晨会的会议室坐下,宋何心中一动,感到有人向他走来,扭头看去,竟是悄无声息靠近他的张红梅。

    只见张红梅沉着脸坐到宋何身边,低声道:“小宋,你上班才一天就又请假,别人看到会有看法的。”

    “红梅姨,我昨天真有事,正好有碰上个偷东西的,就见义勇为了一下。”宋何举起早晨重新包好的手臂,扮可怜道:“你看,还受着伤呢。”

    “受伤了?怎么回事?”张红梅闻言吓了一跳,吃惊的端详着宋何的手臂。

    “皮肉伤,刀子划了两下。”宋何昨天洗澡的时候就发觉伤口已经开始结痂愈合,但他还是裹上了纱布,毕竟昨天才被捅了,今天就好了一大半,不免还是有些惊世骇俗。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就不能省省心?”张红梅对宋何一贯的我行我素颇感无奈,自己不是没劝过,可效果是一点没有,只有搬出宋何的父母:“你爸妈就快回来了,到时候你可别怪我和他们告状。”

    “红梅姨你不会的。”宋何扫了张红梅一眼,语气十分笃定:“因为你现在有事求我。”

    张红梅深知宋何性格,别人求上门的时候不喜欢拐弯抹角,因为拐弯抹角对他来说屁用没有,纯属浪费时间,便直言道:“我不告状,你帮小王去把单子签了。小王那一单很大,他丢不起。”

    宋何没有说话,眼睛眯了一下,心中有所猜测,却还是确认道:“王星柏?”

    张红梅点点头,却被宋何盯得脸上有些挂不住,正要说些什么,宋何却眯着眼睛语气平淡的开了口:

    “红梅姨,你应该知道,他前天才招惹过我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