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五三章 文孝殒命 情雨纷飞

第二五三章 文孝殒命 情雨纷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文孝因为服用了大量的增功药粉,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整个人似乎变成了一头野兽,同时,脑袋里一阵阵的出现幻象,眼睛看啥也发生了变化,不仅模糊,而且还发生了重影、变形等现象,这让林文孝心中非常焦虑。

    由于大脑中产生了幻象,在他看来,和他交手的已经不再是柳彦奇和马思明两个人了,而是很多很多的人,师父、师伯、罗琥一家人、孙伟等所有遭到他毒手的人通通都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林文孝舞动手中承影剑疯狂的到处刺杀。

    他狂叫着,恐惧着,杀戮着,而这些人似乎层出不穷,杀之不尽。

    林文孝彻底疯狂了,疯狂到就连柳彦奇和马思明二人都无法近身与之交战了。

    二人退在一旁,看着他疯狂的舞动手中的承影剑。

    就在这时,屋内传出来九头猫蒋艳玲的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喊叫声。

    紧接着,就听到屋里人说道:“谢天谢地,孩子总算出来了;还好,大人没事;孩子肯定是不行了,扔了吧;林文孝作恶多端,该着他断子绝孙;他是他,孩子是孩子,毕竟孩子是无辜的;看看,这一脚踢的,孩子的头都被踢爆了,太残忍了;林文孝这是自作孽不可活……”

    林文孝听着这些话,心里更加恨起,他仰天狂叫数声,手中承影剑一指,说道:“柳彦奇,马思明,你们俩给我拿命来。”

    说着话,手中承影剑剑柄一分,承影剑子剑闪着寒光飞扑过来。

    柳彦奇和马思明知道他已经近乎疯狂,加之增功药粉的药物作用,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不敢怠慢,各自出招迎战。

    林文孝打着打着,忽觉身体里一阵搔痒,似乎有数以万计的蚂蚁进入了自己的体内一样,他立时意识到自己可能又要发作了,开始一惊,稍后心中却又一喜,为什么呢?因为林文孝知道,每次发作自己的功力都会剧增,这样,就一定能够打败柳彦奇和马思明两个人了,惊的是,一但发作结束,自己便会瞬间瘫软无力,这对于他来说,可是最为致命的。

    林文孝心想,不管怎样,自己一定要趁着自己发作的时候,将柳彦奇和马思明二人干掉。

    林文孝彻底疯狂了。

    马思明和柳彦奇二人联手竟然无法取胜。

    就在这时,又一条人影自外面飞扑了进来。

    大家举目看去,全都吓了一大跳。

    只见来人一身道袍,蓬散着头发,面目狰狞,满脸血污,心口处竟然还露着一段剑身,鲜血正从剑尖部位向下流淌,十指枯瘦修长,苍白无血,十指指甲有寸许长,也是血迹斑斑。

    来人张着双臂,双手十指做幽灵索命状,向着林文孝走了过去,同时发出极其阴森恐怖的声音:文孝,还我命来,文孝,还我命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着实将林文孝给下了一大跳。

    差不多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是大惊。

    为什么呢?

    因为来人不是旁人,竟然是林文孝的授业恩师武当五子之钟河。

    钟河已经死了好久了,这大家都是知道的,那这个钟河,这副模样,显然是钟河的魂魄来找林文孝索命来了。

    林文孝被师父钟河逼得连连后退。

    钟河继续说道:“文孝,还我命来,文孝,还我命来……”

    林文孝浑身抽搐着,体内万蚁齐齿,让他难以忍受,同时增功药粉还在继续发挥作用,还在继续膨胀着他的身体。

    就在这时,钟河突然向前一探鬼手,那鬼手臂竟然长得让人纳罕,居然能够在数丈之外直接够到了林文孝,并向他的脖颈掐去。

    这可把林文孝给吓坏了,他左躲右闪也不能摆脱,惊恐万状的他挥舞着手中承影剑一阵乱砍。

    突然,林文孝非常痛苦地倒在地上,翻滚挣扎,随即又跳将起来,发出数声哀嚎,随即,就听得“砰”的一声巨响,再看林文孝,整个人如同一枚爆竹一般,炸裂开来,躯体的粉碎程度无法形容,血液如同雾雨般飞散开来。

    林文孝瞬间灰飞烟灭了。

    马思明叹了口气说道:“自作孽不可活。”

    柳彦奇说道:“早知如此,当初我那一剑就不该手下留情,我本意是给他一点教训,想让他就此改过,没想到却在他内心深处种下了一颗罪恶的种子。”

    马思明说道:“柳大哥,错不在你,像这样不懂得感恩,心中只有自己自私自利之人,就算当初你不刺他那一剑,他依然会走上这条不归路的。”

    柳彦奇点了点头说道:“对于他来说,也许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马思明忽然道:“欸?钟河呢?”

    柳彦奇这时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四处寻找钟河的身影,可是,已经早没了踪影。

    柳彦奇急忙纵身飞出院落,四处寻找起来。

    马思明随后跟了出来,他追上柳彦奇说道:“柳大哥,他走就走了,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柳彦奇说道:“我突然感觉他并非是钟河的鬼魂,他特别像一个人。”

    马思明说道:“这当然不会是钟河的鬼魂了,肯定是有人假扮的,会是谁呢?”

    柳彦奇说道:“我突然感觉他特别像李祺。”

    “李祺?”马思明惊讶地说道:“这怎么可能?”

    其实马思明也怀疑那人就是李祺,除了她没有谁有这样好的伸手,除了她也没有谁会有这样的计谋。

    林文孝联合苏合尔泰、黄大兴、耿诸葛等人一起揭发李祺,他们几个人都遭到了李祺的报复,唯一林文孝没有遭到李祺的报复,所以,李祺是绝对不会放过林文孝的。

    马思明虽然也是这样猜测,但是他曾经答应过李祺,不让柳彦奇知道她还活着的事,因此,马思明故作不知。

    柳彦奇说道:“肯定是她,她虽然身着道袍,又易容得那么恐怖难辨,但是,她的体味却骗不了我,这种体味我在统领府里就已经感受到了,可是,我一直以为,李祺曾经生活在统领府里,统领府里有她的体味也不足为奇,可是,今天,她的体味竟然在装扮钟河的人身上散发了出来,难道说,李祺没死?她还活着?”

    马思明说道:“柳大哥,李祺毕竟是义军的头号敌人,她若没死,你当如何?剿乱统领、小爷李祺已经死了,柳大哥,即便是她还活着,已经不再是李祺了。”

    柳彦奇说道:“你的话我懂,无论怎样,我一定要找到她。”

    来人真的是李祺吗?

    没错,装扮成钟河鬼魂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小爷李祺。

    李祺最恨的人就是林文孝,在京城二府闹鬼的时候,李祺便没有找到林文孝,后来才知道林文孝被苏合尔泰驱离了京城。

    李祺发过誓,一定要找到林文孝,让他不得好死。

    李祺听说了林文孝要来武林大会争夺盟主之位后,便乔装打扮一路向幽竹山庄而来。

    李祺一直都藏在人群当中,只是她经过乔装打扮,没人认出来她罢了。

    李祺目睹了林文孝服用增功药粉后的威力,知道凭借自己一人之力根本就不能将他制服,因此她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静观其变,等待时机。

    直到柳彦奇和马思明的到来,林文孝生出恐惧之心,一下子将剩下的药粉全都吞食了进去,李祺知道,灭林文孝的机会来了。

    李祺早些年便知道了西方有这种神奇的增功药粉,也曾经接触过它,也见人用过这东西,这东西一但用过了量,就会让人产生幻象,严重时便会疯狂起来。

    李祺在药王谷的时候,便询问过柳彦奇,问他林文孝为什么这么想要他的性命?柳彦奇便将他和林文孝之间的恩恩怨怨一五一十地都说了,当然,也包括林文孝因此弑师的事。

    李祺忽然想到了,林文孝服用了大量的增功药粉,已经产生了幻象,而且近乎疯癫,如果自己装扮成钟河的模样,吓唬吓唬林文孝,必然能够让他彻底疯掉,就算吓不死他,恐怕也会让他精神崩溃,这样也算是助柳彦奇和马思明一臂之力了。

    因此,李祺偷偷地离开人群,将自己易容成了钟河的模样,这才出现在现场。没想到,林文孝因为弑师心里有鬼,被她这么一吓,竟然彻底崩溃了,最终竟然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李祺见林文孝一死,继续留下去恐怕身份暴露,便悄悄地离开了幽竹山庄。

    柳彦奇突然嗅到了李祺的体味,急忙追了出来,此时,李祺并没有走远,见柳彦奇追了出来,便将身藏了起来。

    柳彦奇和马思明二人的谈话,李祺全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李祺的眼中流下了一串泪珠,心中自是百般滋味。心说:柳彦奇,你想找我,我偏不让你找到我,我一定要让你尝尝这种痛苦的滋味。

    柳彦奇没有找到李祺,和马思明二人返回幽竹山庄,此时的蒋艳玲已经知道了结果,托着虚弱的身体走了出来,看着散落一地的林文孝,顿时痛哭失声。

    蒋艳玲同时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和她认为最爱的男人,岂能不悲痛欲绝?

    马思明出于人道精神,恳请幽竹先生让庄丁帮忙将林文孝的尸体收纳在了一起,然后连同那个早产夭折的婴儿一起,交给了蒋艳玲,由她带走安葬。

    蒋艳玲此时已经哭得没有了眼泪,表情木讷,带着林文孝和她的孩子,离开了幽竹山庄。

    柳彦奇和马思明向大家拱手道别,说皇命在身,不敢久留。

    就在他们二人上马飞奔而去之时,人群中一个人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扑在身边那人身上,痛哭起来。

    这时有人会问,这痛哭之人是谁呀?

    有心人可能已经猜到了,此人不是旁人,正是乌兰图雅姑娘。

    她怎么会也在幽竹山庄呢?

    原来,青城派也收到了幽竹山庄的邀请函,凌云师太因为厌倦了江湖中事,便不打算来参加武林大会,因此在厅中和爱徒李玉华商量,想让她代替自己出席武林大会。

    李玉华自幼就不愿意与人相争,师父不愿前往,她更是不愿参加,因此,凌云师太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谁也不去好了,不过,我们理当给幽竹先生回一封信函,向他说明情况,玉华,信就由你来写吧,写好后打发一位稳妥的弟子将书信送往幽竹山庄。”

    二人的谈话给乌兰图雅听了去,回到住处,乌兰图雅仔细思想,那武林大会,思明哥哥不知道会不会去?

    格兰看出了乌兰图雅的心思,便说道:“小姐,你若想去武林大会还不容易,我们可以向师尊自荐,代青城派去送书信不就成了。”

    乌兰图雅想想有些道理,于是前去向师父李玉华自荐,说她愿意和格兰一起去幽竹山庄送信。

    李玉华自然明白爱徒的用意,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这又是何苦呢?若想在一起,就该好好的在一起,若不能够在一起,就当当机立断,如此纠缠下去,如何是好?”

    乌兰图雅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李玉华说道:“好吧,你和格兰路上一定要多加小心,这封信务必要亲手交到幽竹先生的手上。”

    乌兰图雅点头答应,说一定将信送到。

    次日,乌兰图雅和格兰乔装打扮一番,一起往幽竹山庄而来。

    来到幽竹山庄,将信函呈给了幽竹先生,并向他说明了情况。

    送完书信,二人并没有离开幽竹山庄,她们等候武林大会的召开,希望能够在武林大会上看到自己心爱之人马思明。

    乌兰图雅没有看到马思明,却看到了穷凶极恶的林文孝,二人虽然都穿的是男装,但是依然害怕被林文孝给认出来,便缩在了人群里。

    左等不见马思明,右等不见马思明,眼看着林文孝将各大门派掌门一一打伤,便无心再等下去了,刚要和格兰离开,忽听得有人叫了一声“林文孝,我来战你”。

    乌兰图雅急忙挤出人群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马思明,心里一阵激动,内心的起伏无法平定,泪珠滚滚而下。

    乌兰图雅害怕被马思明看到,再次缩回了人群当中。

    格兰便想冲出去让马思明知道她们在这里,但是却被乌兰图雅给拦住了,乌兰图雅说道:“我能够看他一眼我就心满意足了。”

    直到马思明和柳彦奇离开幽竹山庄,乌兰图雅也没有让格兰暴露二人的身份。

    看着马思明离开,乌兰图雅流下了眼泪。

    格兰说道:“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

    离开幽竹山庄,马思明的眼角也湿润了。

    柳彦奇看着马思明,说道:“你怎么了?怎么突然流起了眼泪来?”

    马思明急忙掩饰道:“啊,刚才,风吹了眼睛。”

    其实,马思明早就看到了乔装后的乌兰图雅主仆二人,只是他一想到京城中已经准备好了待嫁的于秀芸,便忍住了没有过去和她们相见。

    长痛不如短痛,既然不可能在一起,就该保持一定的距离。

    马思明猛抽了坐骑一鞭子,乌云马如箭离弦一般地直奔京城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