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四五章 正威生怒 思明点拨

第二四五章 正威生怒 思明点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于正威将来人带进了密室,相互见礼必才知道,来人是总舵主派来的信使。

    来人说道:“经过多次协商,咱们明义社和顺义社还有圣泉山庄基本达成共识,准备择机开启大宋宝藏。”

    于正威说道:“难道江湖上传言的事情都是真的?”

    来人点了点头。

    事情是这样的,圣泉山庄庄主高伯年多次盗取金光宝刀和碧水宝剑未果,高一笑又被情所困,不能全力助父亲一臂之力,这让高伯年几乎失去了信心。

    后来高伯年得知朱久兴和李复顺再次决定合作,共同对付满清,高伯年心想,马思明手里有金光刀,柳彦奇手里有碧水剑,而自己手里有大宋藏宝图,据说那笔宝藏非常可观,就算自己得了碧水剑和金光刀,仅凭圣泉山庄的一庄之力恐怕也难以全数保全,既然数目可观,为什么不与他们两家合作呢?

    高伯年想到这里,便决定去找朱久兴和李复顺商议。

    朱久兴和李复顺二人一直为无法找到宝藏而烦恼,如今听说高伯年手里有藏宝图,立时心中暗喜,心说: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开始谈的并不顺利,倒不是因为宝藏分配的问题,而是三方缺乏必要的信任,都害怕别人在开启了宝藏之后黑了自己。因此,实力之争便成了焦点。

    圣泉山庄不仅人脉广,而且财力颇丰,义军害怕他们到时候不讲信用,而高伯年则担心两股义军本就已经在谈合作,曾经也合作过,还将胡安给干掉了,义军将士各个武艺高强,唯恐到时候他们联手对付自己。

    如此谈了几轮都没有谈出结果。

    最近,三方再次会谈,各自也知道,互不让步很难达成合作,没有巨额宝藏的支撑,想要招兵买马重新振作起来并不容易,义军遭李祺围剿,损失惨重,元气大伤,急需补充力量,圣泉山庄为了能够将势力壮大,也是需要大量的银钱,因此,经过几番谈判,最终都做出了让步,合作条件基本达成。

    于正威听后非常高兴,说道:“如果将来三家能够联手,不愁满人赶不出关去。”

    来人说道:“于分舵主,总舵主这次命我来就是希望你一定要劝说马思明,让他到时候务必携金光刀前来助力,大家一起开启宝藏。”

    于正威说道:“你放心,马思明的事就交给我吧,他一定不会拒绝的。”

    来人又交代一番,这才告辞而去。

    于正威送走了信使,将马思明和于秀芸二人叫进了密室之中,把信使所传达的信息都告诉了她们?

    于秀芸听后非常兴奋,说有了这一大笔财富,便可以招揽更多的兵士,打跑满人,推翻满清就有希望了。

    马思明则说道:“只怕又要战火纷飞,民不聊生了,我真不知道,我们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于正威说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对了,我们是大明的子民,中原是汉人的天下,满人仗着武力,强取豪夺,我们集结力量反抗他们,有什么错?”

    马思明说道:“这只是我们的想法,平民百姓有谁愿意看到战火纷飞,兵荒马乱,连年征战,有多少家庭又要像小翠妹妹的家庭一样,父子分离,妻亡女卖。”

    于正威说道:“想要好生活就要起来斗争,只有打跑了满人,我们才能过上好日子,才能全家团圆。”

    马思明说道:“满人未进关之时,中原人同样没有好日子过,李自成和张自忠不是照样起义吗?如果大明朝能够恩泽乡民百姓,能够励精图治,又怎会亡国?”

    于正威听到这里已经是非常气愤,大声说道:“够了,思明,你还是不是大明朝的子孙?你还是不是秦将军的儿子?你竟然替清狗说话,难道满人就能励精图治,满人就能让天下百姓过上好日子吗?你别忘了,满人的口号是留头不留命,留命不留头,我们为什么要替光头,梳这种马尾巴一样的辫子?还不是拜满清狗所赐,哼!没想到你入宫两年,竟然被康熙那个小皇帝给同化了。”

    马思明还欲还嘴,于秀芸唯恐二人因此伤了和气,赶紧劝说马思明不要再说了,又劝父亲不要太动气,思明弟弟也没说不协助总舵主开启宝藏,他只是不想黎民百姓再受战火之害而已。

    于正威“哼”了一声说道:“我这就去面见总舵主,和他详谈开启宝藏的事,你们只管等我的消息便是。”

    于正威说完话摔门而去。

    马思明叹了口气说道:“我真不知道,我们所做的这些真的是为了百姓吗?真的有意义吗?”

    于秀芸柔声道:“好了,不要再纠结了,谁让我们是大明朝的子孙呢,我们别无选择。”

    马思明说道:“芸姐姐,我们只属于我们自己,我们不属于哪一代王朝,也不属于哪一个皇帝。”

    于秀芸说道:“好好好,思明弟弟,我们不谈这些了。我和小翠妹妹新买了好多婚礼上用的东西回来,你要不要看看好不好?”

    马思明实在是没有心情看这些东西,说道:“我没心情,你看着好就行了,我想出去走走。”

    马思明不顾于秀芸的感受,自己一个人离开了扬威镖局。

    于秀芸望着马思明远去的背影黯然神伤,她不知道,自己和他之间的婚姻到底是对还是错。

    马思明离开扬威镖局,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看着沿街商铺和路边的小商小贩,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他们对曾经大明朝的眷恋,也看不出他们对大清朝的憎恨,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生意,和自己家人的一日三餐,他们在乎的不是谁当了皇帝,他们在乎的是太平盛世,在乎的是丰衣足食。

    马思明走着走着便走到了统领府附近,忽然想起来,柳彦奇已经走马上任有些日子了,这段时间光顾着筹备婚礼的事了,也没见着柳大哥,不知道他这个统领当的怎么样了。

    马思明想到这里,便迈步来到了统领府大门外。

    门官认识马思明,上前询问有什么事?

    马思明问道:“你们柳统领可在府内?”

    门官回说在呢。

    马思明让门官前去通报,门官不敢怠慢,小跑着进去禀报。

    柳彦奇听说马思明来了,急忙出来迎接。

    统领府部分人员也跟着走了出来,看到马思明都赶紧见礼,都说马侍卫可是贵客。

    马思明和大家寒暄完毕。被柳彦奇请到了大厅之中。

    柳彦奇吩咐道:“让厨房备宴,今晚我要和马兄弟一醉方休。”

    传令官赶紧出去传话。

    二人谈了好一会,柳彦奇见马思明似有心事,便询问他为什么心事重重?马思明叹了口气,却没有作答。

    马思明问柳彦奇,说道:“柳大哥,可有为李祺设置香堂?”

    柳彦奇如实说了。

    马思明起身说道:“柳大哥,那你带我过去祭拜祭拜。”

    柳彦奇连忙说“好”,然后起身带着马思明来到了供奉李祺牌位的房间。

    大家知道柳彦奇每次来供奉李祺牌位的房间都不喜欢有人在场,便都没有跟进去,而是各往他处公干去了。

    马思明知道李祺还没有死,但是自己答应了李祺,暂时不将这件事让他知道,便故作不知的来到李祺的牌位前,点燃了三炷香,先是拜了三拜,然后将香插入了香炉之中。

    马思明这时问道:“柳大哥,香堂设置这么久了,可有遇到什么奇怪之事?”

    柳彦奇说道:“倒也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马兄弟为何会有此一问?”

    马思明说道:“难道说李祺的魂灵真的散了?如果没散,柳大哥在此设立香堂,她理应魂归此处才是。”

    马思明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知道李祺一定会来统领府的香堂的,她来过,就一定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柳大哥这么久不应该什么也没发现。

    柳彦奇这时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所说没有,倒也不是,有两次晚上我来香堂,借着微弱的月光,似乎看到香堂内有人影晃动,开始我还以为是李祺的部下,趁着夜晚没人过来祭拜,我便问了一声谁?可是屋里没有回答我,我感觉奇怪,便进来查看,可是,我发现屋里并没有人,你说,我会不会是心里总是念着李祺,产生了幻觉了?”

    马思明心知肚明,来人一定就是李祺,李祺在统领府地下修有多条秘道,她可以说来去自如,你当然看不到她了。

    马思明虽然知道,但是不能明说,只好说道:“柳大哥,我感觉你看到的不是幻觉。”

    柳彦奇惊问道:“不是幻觉?那是什么?难道是什么人?”

    马思明说道:“是不是人我不能肯定,但是,我总感觉这个影子可能就是李祺的魂灵。”

    柳彦奇惊讶道:“你说什么?那就是李祺的魂灵?你的意思是说,李祺的魂灵真的没有灰飞烟灭,她知道我在这里为她焚香招魂,她真的魂归于此了?”

    马思明说道:“我也不敢肯定,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过,柳大哥,你若想知道是不是她的魂灵来了,你再见到这个影子大可以不必声张,你偷偷地进来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柳彦奇说道:“是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马思明故意引导他让他暗中观察香堂,李祺绝对不会只来那么一两次,凭借李祺对柳彦奇的感情,马思明推断,李祺一定还会再来的。柳彦奇若能从中仔细观察,抓住机会,二人必然能够相遇。真相大白,柳大哥和李祺就都不用那么苦了。柳彦奇自己发现李祺,这样,也不算自己不守约定了。

    李祺确实多次来过统领府,也多次来到香堂里查看自己的牌位,甚至还为自己的牌位上过香。

    有两次差点被柳彦奇撞到,幸亏有秘道相通,否则,自己便被柳彦奇堵了个正着。

    柳彦奇虽然也看到了点燃的香火,但是柳彦奇并没有多想,以为是统领府里李祺旧部上的香呢,平常,他们也的确都给李祺上过香。

    经马思明这么一点化,柳彦奇似有所思,心说:难道真是李祺的魂灵来了?魂灵也能上香吗?

    柳彦奇内心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暗中观察香堂,李祺的香魂若再次光顾,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将她捉住。

    二人离开香堂,来到另一间房中,这里曾经是李祺在住处办公的地方,也就是在这里,李祺将自己是女儿身的事告诉了多罗格格,却被门外的蒋艳玲听了去。

    柳彦奇说道:“马兄弟,刚才我见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可是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发生吗?”

    马思明叹了口气,把朱久兴和李复顺找高伯年合作的事说了,也把自己和于叔叔谈话的事说了。

    柳彦奇听后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说道:“经过李祺这件事,我也是厌倦了这种你争我斗的日子,大家何苦来呢,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有什么不好。”

    马思明说道:“碧水剑和金光刀是开启宝藏的唯一武器,既然总舵主找上了我,我想,用不了多久,李复顺也会来找你的。”

    柳彦奇说道:“我已经接到命令了。总舵主让我想办法放谷芒出来,要知道,谷芒可是义军的三号人物,李祺将他武功全废了,又上报了朝廷,我岂敢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将他放了,那样一来,朝廷必然是要追究责任的。有了上次的教训,在没有十足的把握的情况下,我也不敢安排他们劫狱,统领府现在虽然在我的管辖之下,可是,这里面大部分人忠诚的是朝廷,而不是我柳彦奇,就算我是统领府的统领,也不能为所欲为。”

    马思明说道:“这个我知道,就像我带出来的那些布库们一样,虽然我是他们的教头,平常很是尊重我,但是,我要是真的反了清庭,他们绝对会站在康熙的一边,来和我决一死战的。”

    柳彦奇说道:“可是总舵主不这么认为,愣说我当了清狗的官便不念旧情。我若不是为了给李祺招魂,别说一个小小的统领,就算送我一个大将军,我又岂会稀罕。”

    马思明点了点头说道:“他们只想着他们自己,从来不替他人着想。”

    柳彦奇说道:“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这次帮助总舵主打开宝藏,也算我还够了顺义社的恩,从此我便退出顺义社,带着李祺的牌位,找个清净的地方与她共度余生。”

    马思明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也有这个打算。”

    若知柳彦奇和马思明能否顺利帮助义军打开宝藏,请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