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四零章 被除溺刑 彦奇晕倒

第二四零章 被除溺刑 彦奇晕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转眼到了行刑之日,苏合尔泰调集了大批的军队,秘密藏在了法场附近,准备缉拿柳彦奇田久等人。

    然后带着部下亲随以及监斩的其他官员和看护法场和负责押送囚犯的军士,一道往刑部大牢而来。

    刚到刑部大牢门口,忽见宫里的衣公公骑着马跟在多罗格格的身后,来到了近前。

    苏合尔泰一见多罗格格,心说你个小丫头,又要耍什么幺蛾子?任凭你怎么耍,李祺都难免一死。

    这时,衣公公拿出了圣旨,说道“九门提督苏合尔泰接旨?”

    苏合尔泰不敢怠慢,赶紧跪倒接旨。

    衣公公打开圣旨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念及前剿乱统领李祺曾剿杀乱党有功,特赐全尸,取消斩刑,赐溺亡,行刑后仵作验尸毕,由康亲王府多罗格格负责收尸入殓,苏合尔泰等监斩官依旨严格执法,钦此!”

    苏合尔泰听罢圣旨心里纳闷,皇上为何临行刑之前突然改变行刑方法,溺亡?什么意思?令其溺水而亡,这是恩赐吗?感觉比斩刑更加残酷,难道皇上更恨李祺?可是,多罗格格参与其中,那多罗格格可是一心想为李祺开罪的,难道是她求皇上改变斩刑的?她想玩什么猫腻?不管怎样,圣旨在此,自己也不敢不依旨行事。

    苏合尔泰接旨后向多罗格格说道“既然皇上让格格为李祺收尸,那就请吧。”

    苏合尔泰让多罗格格走在前面。

    苏合尔泰边走边想,无论用什么刑,只要是自己还是监斩官就好办,李祺无论如何也别想逃走。溺亡,刑部水牢就是一个行刑的好地方,不用拉到外面去了,更无需担心统领府的人劫法场了。

    大家来到关押李祺的死囚牢房里,李祺看见多罗格格在场,已经猜到了,皇上一定是同意了多罗格格的请求,心下甚喜,但是脸上并不露声色,依然恨恨地看着苏合尔泰等人,说道“你们给我记住,我李祺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乔雨生打开牢门后退在一旁,等候李祺的示下,只要李祺给自己一个暗示,他便会迅速出手,打开李祺镣铐的钥匙早已经送到了李祺的手中,合他们师徒二人之力,想要冲出刑部大牢应该不算难事。

    就在这时,苏合尔泰取出来圣旨,重新宣读了一遍,然后说道“李祺,皇上恩赐你全尸,还不赶快谢恩?”

    李祺仰天大笑,说道“溺亡,何等残忍,还要我谢恩,我呸。要杀便杀,我李祺若要皱一皱眉头,都算我是孬种。”

    苏合尔泰命人将李祺带入水牢。绑缚在水牢内的一根大柱子上,便吩咐人往水牢里放水。

    多罗格格见状说道“苏合尔泰,李祺即将伏法,为何不将她手脚上的镣铐去掉,你想让她带着这么重的刑具去阴曹地府吗?”

    苏合尔泰说道“李祺武艺高强,内力深厚,如果将她的刑具去掉,万一给她跑了怎么办?多罗格格,她若真的跑了,你能吃罪得起,我苏合尔泰可是吃罪不起。”

    多罗格格还想说什么,苏合尔泰说道“格格,圣旨上只说了由你负责给李祺收尸,请格格不要干预我执行皇上的旨意。”

    多罗格格无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行刑人员往地牢里继续灌水。

    在李祺被拉出死牢之时,乔雨生便给李祺递过眼神,询问是否出手,李祺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动手。

    乔雨生见李祺不让自己动手,便知道李祺一定另有办法逃生,便没有急着出手。因为昨天晚上李祺跟他说过,她已经和多罗格格制定好了逃生计划,只要多罗格格能够请来圣旨,自己便有办法逃生,李祺吩咐师父,没有自己的示意,千万不要妄自动手,以免导致计划失败。

    虽然乔雨生不知道李祺的计划到底是怎样的,但是,既然李祺信心满满,他相信,自己这个聪明的徒弟一定有她自己的好办法。

    眼看着水到了李祺的胸部,很快就又到了李祺的脖颈之处,并向李祺的口鼻处逼近。

    李祺这时声嘶力竭地说道“苏合尔泰,林文孝,黄大兴,耿诸葛,我李祺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走着瞧,李祺死后化作厉鬼必来向你们索命。”

    说到这里,水已经淹没了李祺的口鼻,李祺开始在水中挣扎。

    多罗格格看到这里,心揪在一起,她实在不忍心再看着李祺痛苦地挣扎,转过身去,手扶牢门泪水涟涟。

    乔雨生也很纳闷,李祺这样怎么逃生?可是,就在水快要淹没李祺口鼻的时候,她依旧示意自己千万不要动手,这说明李祺一定有能力逃生,难道说,这水牢里会有秘密通道不成?

    其他监斩官和往水牢里灌水的清兵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监斩官也将头转向了一旁,放水的清兵也放慢了速度,他们心想,万一这个时候皇上一道圣旨来到呢,或许李祺可以有救。

    可是,圣旨并没有收到,收到的是苏合尔泰的命令,命令他们继续加水,快速的加水。

    水很快便浸过了李祺的头顶,李祺的挣扎也随之变得慢了下来,半天才动一下,直到最后一动不动。

    苏合尔泰还在让人往里面注水,多罗格格说道“苏合尔泰,李祺人已经不动了,你还让人放水,还有那个必要吗?”

    苏合尔泰说道“当然有,我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

    又过了一会儿,多罗格格说道“苏合尔泰,现在可以让我收尸了吧?”

    苏合尔泰摆了摆手说道“还不行,在等半个时辰。”

    多罗格格说道“都这么久了,就算是鱼不换气也活不过来了,你还要等半个时辰,你想泡烂她呀?”

    苏合尔泰说道“格格,我是监斩官,皇上圣旨说的清清楚楚,让我严格执行,格格,等半个时辰再说吧。”

    多罗格格无法,只能忍痛等着。

    此时的李祺已经早就不动了,身体完全浸没在水里。

    约莫快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多罗格格再也忍耐不住了,吩咐道“王府的府丁何在?”

    跟随多罗格格而来的王府府丁齐声说“在”。

    多罗格格说道“马上奉旨撤水水收尸。”

    多罗格格故意把奉旨二字说的很重,意思是苏合尔泰,你是奉旨行刑,我是奉旨收尸,你若再敢阻拦,你就是抗旨了。

    苏合尔泰感觉时候也差不多了,前前后后差不多一个时辰的功夫,量她李祺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必然难逃一死,何况,一会还要经过仵作验看,如果没死,还要继续行刑。

    王府府丁在狱卒的带领下,打开了水牢的排水口,水牢内的水很快被放出了大半。

    多罗格格见李祺的尸身露出了水面,便不顾一切地跳了下去,扑向了李祺,此时李祺俨然已经是一具死尸了,任凭多罗格格怎样呼喊摇动,也都毫无知觉了。

    多罗格格赶紧让狱卒拿来钥匙,将李祺身上的镣铐绳索等全都去掉后,命王府府丁将李祺运到了水牢外面。

    这时,数名仵作走了过来,先后验看了李祺的尸身,都做出了李祺确实以死的结论。

    苏合尔泰依然不放心,自己又亲自上前检查一番,确认李祺的确已经死了,这才允许多罗格格将人抬出了刑部大牢,装殓入事先准备好的棺材,抬走了。

    李祺被多罗格格抬走后,苏合尔泰左想又想都感觉今天的事有些蹊跷,皇上若想给李祺留个全尸,完全可以选择赐饮鸩酒或者是赐三尺白绫,这种赐溺亡的事还真是头一次听说过,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啊?

    苏合尔泰思来想去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地方不对,急忙召集仵作跟他一起快马追了出去。

    快到康亲王府的时候,苏合尔泰终于追上了多罗格格,大叫“慢行”。

    多罗格格见是苏合尔泰追了上来,赶紧拦住他说道“人已经死了,你和仵作都已经验看过来,还追来干什么?”

    苏合尔泰说道“我总感觉事情蹊跷,你们会不会用什么障眼法欺瞒老夫,我要再次开棺查验。”

    多罗格格怒道“苏合尔泰,你还有完没完,别忘了,我是奉旨收尸,你敢乱来,我就向皇上去告你,告你抗旨。”

    苏合尔泰命人拦住棺木,说道“格格,苏合尔泰也是奉旨行刑,就算格格要去告我,今天我也必须要开棺验看,你若不让我看,那就是你和李祺之间有什么猫腻。格格,该不会李祺现在已经不在棺材里了吧?”

    多罗格格厉声说道“如果李祺现在就在里面你将如何?”

    苏合尔泰说道“李祺的尸体如果确实还在棺木之中,我苏合尔泰明日亲自去向皇上领罪。”

    多罗格格知道,如果不让苏合尔泰开棺验尸,苏合尔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只好让府丁先闪在一旁。

    苏合尔泰上前命人打开了棺材盖,探头一看,李祺尸身确实还在棺材里面,而且并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仵作先后验看,都说道“大人,李祺确实以死。”

    苏合尔泰这才放下心来。

    多罗格格一边招呼人盖棺一边说道“苏合尔泰,你等着,明天我必然向皇上告你一状。”

    苏合尔泰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好向多罗格格赔罪,然后带着人灰溜溜地走了。

    回去的路上,苏合尔泰依然觉得事情蹊跷,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是,李祺真实的躺在棺材里,毫无生命迹象,到底哪里不对劲呢?

    苏合尔泰依然不放心,吩咐断臂门官道“你带两个人秘密地跟着多罗格格,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将李祺入土,若有异常即刻来报。”

    多罗格格命人先将李祺的棺材停放在了一处空地,然后?简单采买了一些下葬用具,便将李祺发送到了城外的一处林地里,将李祺安葬在了事先准备好的墓坑之中。

    一切操作完毕,多罗格格这才带着府丁回到了康亲王府,刚想休息一会儿,府丁来报,说柳彦奇前来求见。

    多罗格格急忙起身,命人快请。

    柳彦奇怎么会突然来到康亲王府的呢?

    原来,柳彦奇那日没有救出来李祺,心有不甘,便约同统领府李祺的旧部,和马思明一起埋伏在了刑场外面,等候李祺被押来行刑,他们好趁机劫取法场,救李祺离开。

    可是,他们左等也不见李祺被押来,右等也不见李祺被押来,就连台上的刽子手都等得不耐烦了,纷纷躲进监斩棚里。

    维持秩序的清兵也都渐渐地不再关心场下秩序,很多人都坐在地上聊起了天。

    因为刑部三天前便已经张榜公布了李祺将要被处斩的消息,因此来看热闹的人很多,大家等得都过了时辰,依然不见李祺被押来,便都各自散去了。

    柳彦奇问马思明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改变行刑地点了吧?”

    马思明说道“不应该呀,刽子手都来了,怎么可能改变地点。”

    柳彦奇说道“会不会是皇上下旨不斩了?”

    马思明说道“我今天一早进宫打听消息也没听说皇上改变主意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有统领府的人跑来说道“柳总管,不好了不好了,我刚才经过刑部大牢的时候,听刑部的人说,皇上突然下旨,命苏合尔泰在刑部大牢中行刑了,李祺已经死了,被康亲王府的多罗格格给收了尸,尸体已经被带走了。”

    这句话如同五雷轰顶一般,让柳彦奇差点昏厥过去,好在马思明及时将他扶住了。

    马思明说道“消息确实吗?”

    那人说道“绝对确实,我打听了别人,别人也是这么说的。”

    柳彦奇说道“我说怎么会这么久都没来呢,原来是在刑部大牢里便行刑了,康熙,你也太狠毒了,居然连刑场都不让她上。”

    马思明说道“未必是皇上的意思,也许是我们要劫法场的事走漏了风声,苏合尔泰怕我们劫走李祺,临时决定在刑部大牢里行刑也是有可能的。”

    柳彦奇恨恨地说道“苏合尔泰,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马思明说道“我们还是赶快赶到康亲王府,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就这样,柳彦奇和马思明赶到了康亲王府,此时,李祺已经被多罗格格下完葬了。

    柳彦奇闻听怒道“格格,你明知道我对李祺的心,为何如此匆忙的就下葬了,为什么不能通知我一声,让我见她最后一面?”

    多罗格格悲戚地说道“李祺被行刑前亲口跟我说的,让我不要通知你,她说她不想见你。她让我发誓,我不能违背誓言,所以,我便没有派人去通知你,草草下葬也是李祺自己的意思,请你理解我的苦衷,我也是没有办法。”

    柳彦奇二目湿润,自言自语道“李祺,都是我伤你太深,致使你死后都不肯让我再看你一眼,李祺,你这是再扎我的心啊!”

    说到这里,柳彦奇突然觉得喉咙一咸,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人也随之昏厥了过去。

    欲知柳彦奇情况怎样,请看下章。

    。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