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三四章 李祺入狱 多罗开罪

第二三四章 李祺入狱 多罗开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ntent

    李祺跟着两位公公,一路来到了武英殿外,有大内侍卫上前拦住,留下了李祺的佩剑。

    李祺忽然就想起了当年的鳌拜,正是在这里被要求解除的佩刀,然后……

    李祺正想着,武英殿的大门被两位公公推了开来。

    这时另一位公公从里面走了出来,高声道:“宣剿乱统领李祺上殿。”

    一切形式和往常一样并无不妥之处,可是,李祺却感觉自己心神不宁,似乎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李祺稳步进入到武英殿内,虽然不敢抬头仰望,但是,二目余光一扫,只见康熙皇帝当中端坐,身后两名宫女打着执屏,秉笔太监站在身旁,两翼各有一名大内侍卫,带刀挺立,还有索额图索大人同在殿内。

    这一切依然和往常召见没什么两样,可是,为何自己会心神不宁?

    李祺进入武英殿内,双膝跪倒,大礼参拜。

    若是往常,康熙皇帝不等李祺参拜完,便会说“李爱卿免礼平身。”

    今日却与往日不同,李祺行了参拜大礼,康熙皇帝依然没有说那句“李爱卿平身”的话出来。

    没有康熙这句话,李祺不敢抬头,也不敢起身。

    少卿,康熙皇帝沉声说道:“李祺,你可知罪?”

    李祺听到这句话心头一震,不知道康熙皇帝为何有此一问。自己向来做事周密,而且对统领府的人管束很严,康熙想知道自己的事并不容易。可是,皇上敢于发问,必然有一定的道理,莫非……

    李祺想到了林文孝,林文孝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莫不是他将自己的女儿身份泄露了出去?

    其实,李祺在很久以前,自己的姑父胡安没阵亡之前就已经想到过这个问题了,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迟早是要暴露的,她也早就想好了对策,她想,虽然她隐藏身份有欺君之罪,但是,自己所做的事全都是为了朝廷为了皇上,为了他们爱新觉罗家的江山稳固,只要康熙不是十分的昏庸,应该也不会降大罪于自己。

    李祺听了康熙一问,赶紧回话道:“臣不知所犯何罪?”

    康熙说道:“朕之所以敢问,必然已经证据确凿,你若坦然认罪伏法,朕念你往日战功或许可以从轻发落,你若不如实招来,那就别怪朕对你不留情面。”

    李祺心头一震,感觉康熙所指,绝对不只是自己女扮男装这么简单。

    李祺一言不发,康熙皇上给了身边大太监一个示下,意思是让他宣读李祺的罪状。

    秉笔大太监从书案上取过一沓卷宗,然后打了开来,高声念道:“经开封知府苏合尔泰等人检举,内务府秘密调查证实,李祺在统领府为官期间,不念圣恩,营私舞弊,贪赃枉法,证据确凿,共涉罪八款。其罪一,李祺本是女儿身,却冒充男子行走官场,犯欺君之罪;其罪二,李祺就任统领府副统领和统领期间,贪污军饷,克扣军粮,犯贪赃枉法之罪;其罪三,李祺唆使手下,冒充山贼劫掠财务,为己所用,犯拦路抢劫之罪;其罪四,李祺收罗武林人士,养在府中,结交军党,犯结党营私之罪;其罪五,李祺私设刑狱,草菅人命,犯草菅人命罪;其罪六,李祺在追捕乱党朱久兴期间,本已经将朱久兴等人拿住,却授意手下放走乱党,并设计害死朱重九,犯枉杀地方官员私通乱匪之罪;其罪七,李祺身为统领府统领,未做任何交代,数月去向不明,犯擅离职守罪;其罪八,李祺曾诱导鳌拜,令其欲做出反主之事,罪同谋反。”

    大太监宣读完李祺的罪状,退在一旁。

    李祺听完指控自己的这八项大罪,脑门的汗珠就出来了,他终于明白田久为什么要阻止她进宫了。

    这八项大罪,随便哪一项都足矣让李祺万劫不复的了。

    康熙皇帝见李祺不语,说道:“李祺,你可知罪?”

    李祺依然不语,因为她知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如今乱党受到重创,已经对朝廷失去了威胁,她李祺已经不重要了。而皇帝向来想治谁的罪,谁都难以抗辩,何况这些指控没有一项是空穴来风,自己就算全力辩解,也无法改变结局,何必还要去费那个唇舌呢。

    康熙皇帝又问道:“李祺,你可知罪?”

    李祺依然不答。

    康熙大声说道:“李祺,你可知罪?朕要求你必须回答。”

    李祺这才微微地抬起头来,说道:“李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上,为了大清朝的江山社稷,皇上若问李祺做没做,李祺可以肯定地回答皇上,李祺确实做了,皇上若问李祺知不知罪,李祺觉得,李祺有没有罪,不在于李祺,而在于皇上,皇上认为李祺有罪,李祺便有罪,皇上认为李祺无罪,李祺便无罪。李祺何须争辩。”

    康熙向旁边的侍卫说道:“李祺女扮男装,我到要看看是真是假。”

    侍卫走到李祺身边,刚要去拉扯李祺的辫子,李祺忙道:“不劳烦你动手,我自己来。”

    李祺用力一扯,整根辫子跟头顶的皮肤便一下子被她全撕扯了下来,同时,一头乌发披散开来,把在场的人全都看得呆住。

    康熙看罢,说道:“果然是个绝色女子,若不是所犯罪项众多,这第一项罪倒可以将功折罪,既往不咎。或可载入史册,成为一代巾帼英雄,与花木兰、穆桂英、秦良玉齐名。只是可惜……”

    这时,索额图上前说道:“皇上,就算第一项罪可以豁免,其它七项大罪无一可免,皇上,切不可仁者之仁。”

    李祺以目怒视索额图,又扫视了一眼殿内的这几个人,李祺虽然没有兵器在手,若想制服他们几个,依然易如反掌,李祺在想,要不要出手?若出手得手,自己便可以逃出皇宫,若失手……

    李祺不用细想也知道结果。

    康熙皇帝似乎看出了李祺的想法,双手轻轻一拍。

    立时,从屏风后面闪出来二十几名大内侍卫,各自持刀而立。

    同时,武英殿大门开启,百余名弓箭手进入殿中,弓在手箭在弦。都对准了李祺。

    康熙知道李祺武艺高强,怎么可能没有做任何准备?

    李祺见状,知道任何反抗都将毫无意义。

    有侍卫上来将李祺捆绑了个结结实实。

    康熙说道:“先将李祺押往刑部大牢看守,等候议处。”

    李祺被收监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一直看着李祺不顺眼和被李祺藐视的一些人拍手称快,并且继续网罗李祺罪证,他们想要将李祺彻底整垮。

    统领府内有人高兴有人忧愤,因为有些人自从被林文孝收买了,便一心一意的要跟着林文孝,因为跟着林文孝可以捞到更多的好处,而李祺,自从柳彦奇的到来,便不再允许他们搜刮钱财,也不再允许他们克扣军粮军饷。早就对李祺产生了怨恨,更加上那日假借找剑为名,大搜统领府,把他们的体己钱都充了公。如今见李祺被皇上收监,各个心花怒放,并且将李祺往日的种种,又都写成了参本,希望可以将李祺立刻处死。

    可是,以田久为首的一部分人,还是感念李祺曾经的一些好处,倒是希望李祺能够被皇上赦免无罪,重回统领府。

    因此,田久等人便受到了黄大兴等人的排挤,在统领府内已无一席之地,大家背后商量着,要离开统领府,另谋高就?

    李祺被收监的消息也传到了多罗格格的耳朵里,多罗格格为之震惊,连夜赶往刑部大牢去看望李祺。

    本来刑部放下话来,没有皇帝和刑部的手谕,任何人不可以探望李祺,奈何多罗格格偷了父亲的王府手令,加之她格格的身份,有人劝阻,却无人敢强行阻拦,多罗格格还是见到了李祺。

    多罗格格见李祺被重铐锁着,一头乌发已经杂乱无章,披散在脸前。和往日叱咤风云的李祺判若两人。

    多罗格格一见,鼻子一酸,眼泪便滚落了下来。

    李祺微微一笑,说道:“格格不必如此。”

    多罗格格说道:“李祺,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李祺说道:“格格能在李祺落难之时还敢来看望李祺,李祺已经是感激不尽了,李祺自知自己所犯数罪无一可以幸免,因此,不敢劳烦格格为李祺求情,李祺只求格格在皇上面前谏言,给李祺来个痛快的就行了,不要让李祺受皮肉之苦,李祺便感激不尽了。”

    李祺说这些话,也是出自真心本意,因为她知道,若不是统领府的人出卖她,皇上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如今皇上将她收监,说明想让自己倒霉的不止是统领府里的部分人,就算有人为她求情,恐怕也是无尽于是。而李祺在统领府,对乱党严刑拷打,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她深知这些大刑的残酷。她可不想受此酷刑。

    多罗格格说道:“李祺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求情的。”

    多罗格格离开刑部大牢,直接进宫面圣去了。

    康熙听说多罗格格求见,便知道她是为李祺之事而来,便吩咐人传话说他没空见她。

    多罗格格见不到康熙皇帝便不能为李祺求情,她岂能善罢甘休,便让人再次进去传话,说她见不到皇上绝对不会离开的。

    康熙无法,只好让人宣多罗格格武英殿见驾。

    多罗格格进入武英殿,施过君臣大礼,便说了她是为李祺之事而来,希望皇上能够听她之言,放了李祺。

    康熙说道:“李祺罪犯八条,且全都证据确凿,你有何理由让朕把她放了?”

    多罗格格说道:“首先第一条就不成立,李祺确是女儿身不假,但是,自古以来,女扮男装上阵杀敌的不只李祺一人,她们不但没有因此获罪,而且还都得到了嘉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花木兰的故事。李祺女扮男装从军的确有不妥之处,但是李祺屡立战功,为朝廷效力也是事实,皇上说李祺犯欺君之罪,多罗请问皇上,皇上可有问过李祺是男是女?既然皇上没有问过这个问题,李祺也没有向皇上说自己就是男儿之身,那李祺哪里来的欺君之罪?”

    康熙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多罗格格又说道:“第二条多罗我认为也不足以为罪,皇上,请您扪心自问,哪个带兵打仗的大将军没有私用过军粮军饷,李祺所用尚不算数额很大,若连她这一点点也要追究,那我可以肯定的说,大清朝所有将军都将被收监入狱。”

    多罗格格接着说道:“第三条,拦路抢劫,就算属实,又是多大的罪过?我听说自从柳彦奇加入统领府,李祺已经不再纵容手下再做这样的事了。第四条,我觉得最是不通,李祺网罗武林人士不假,可是这些人,李祺重用他们对付乱党,不仅不该有罪,而且应该是功,皇上出征之前,不也曾招贤纳士吗?难道皇上这也是结党营私不成?第五条,想想那些乱党,都是顽固不化之徒,若不用些刑罚,岂能招供?即便有人因此而死,毕竟他们是乱党,也不能算是草菅人命吧。第六条,乱党头子朱久兴虽然被擒,毕竟没有将乱党一网打尽,依然有漏网之鱼,李祺这么做,我想她是有意要放长线钓大鱼,方法可能不可取,但是也不足以说她这是私通乱党,她这要是私通乱党,乱党早就壮大成军了,李祺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遭到乱党的算计了。第七条,说李祺无故离职,是失职之罪,我想提醒皇上一句,古人有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想,李祺一定是突然发现乱党踪迹,前往追踪,来不及通知统领府的人也未可知。至于第八条,也就是最后一宗罪,我想请问皇上,当年抓住鳌拜之时可有定鳌拜谋反之罪?连鳌拜都不是谋反大罪,李祺又怎么会是谋反之罪?据我所知,当日捉拿鳌拜之时,鳌拜党羽欲冲进皇城,营救鳌拜,是李祺协防九门,阻止了他们武力逼宫,李祺当有功于圣上,为何反而成罪了?”

    多罗格格的一番话说得康熙皇帝是哑口无言。

    欲知多罗格格能否替李祺开罪成功,请看下章。

    ntent

    p碧剑金刀59154dexhtlp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