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三三章 思明应婚 李祺回京

第二三三章 思明应婚 李祺回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ntent

    于秀芸听罢马思明的话,再也不能控制自己,转过身来,一下子扑在了马思明的怀里。眼泪已经如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地直落下来。

    马思明说道:“你放心,马思明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姐姐的事,也绝对不会辜负婶子的托付的。”

    于秀芸用手捶打着马思明,说道:“我要的是你真心的爱我,喜欢我,不是义务责任和无奈的婚约束缚,如果那样,我宁愿嫁给彭启德,如果真是那样,我求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给我一个自由之身,也给你自己一个自由之身。”

    马思明将她紧紧地抱住,说道:“相信我,我真的愿意好好地照顾你一生,绝对不仅仅是因为承诺,责任,和那一纸婚约的束缚,你在我马思明心里,绝对是一个值得我去珍惜,去爱的好姐姐。”

    于秀芸听了马思明的话,内心不再感伤,也不再彷徨,她紧紧地搂抱住马思明,第一次感受到了爱的温暖。

    林中笑回到扬威镖局,害怕于正威和于秀芸找他算账,悄悄地躲了起来,不敢露面。

    尽管彭启德一再阻拦,但是彭父彭母还是带着几名家人气势汹汹地来扬威镖局吵闹来了,说你们于家这不是拿我们彭家耍戏玩吗?今天你们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就没完。

    于正威自然免不了给人家赔不是,赔笑脸。可是彭父彭母依然不依不饶,非要于家赔他们家一个儿媳妇儿不可,说如果今天不让他们带走于秀芸,他们就去告官。

    于正威自知是自己家理亏,也不好和彭家动粗,实在是无可奈何了,便跑进里屋指着于秀芸和马思明两个人说道:“你们这一对冤家,可害惨我了。”

    于秀芸见父亲无计可施了,便说道:“父亲,事情是因我而起,就让我出去和他们说说清楚吧。”

    于正威怕于秀芸出去会更加激化矛盾,便不让于秀芸露面,还说随他们闹去吧,大不了让他们去告官,有什么罪责我领就是了。

    于秀芸怎肯让父亲难做,便坚持要出去说说清楚。

    于秀芸见到彭父彭母,先是给二老赔礼道歉,然后说出了她嫁给彭启德的真实原因。

    彭父彭母一听说他们俩本来就是假结婚,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说我们大张旗鼓,知会了所有亲朋好友,你一句假结婚就完了?我们彭家的脸面何在?

    于秀芸见彭父彭母不依不饶,也是无计可施了。

    就在这时,彭启德来到了于家,手里还拿着一把尖刀,说芸妹妹说的都是实情,我们本来就是假结婚,我答应过芸妹妹,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给她自由之身,既然芸妹妹现在想悔婚,我也必须允许她,父亲母亲,你们若再继续吵闹,我就以死谢罪。

    彭启德说着话真的举起了手中的匕首。

    这可把彭父彭母及几位家人给吓坏了,急忙连声说好好好!我们不闹了,我们认栽了还不行吗。

    说完话不敢怠慢,急忙带着人回家去了。

    彭启德怎么会突然想出这么一招的呢?

    原来,美好的婚礼被马思明和林中笑给搅得一塌糊涂,彭启德心里也是十分的气愤,本想着可以假戏真唱的,现在连假戏也没有了,心里很是不舒服。因此,彭家人出面去闹,彭启德并没有阻拦,他甚至幻想着,于家顶不住舆论压力,最终同意于秀芸继续嫁到彭家也未可知。

    彭启德哪里预料得到,就在这个时候,刘小翠也已经赶回了扬威镖局。

    刘小翠听说马思明成功阻拦住了婚礼,心里非常高兴,又见彭家人在扬威镖局里闹个没完没了,便心生一计。

    刘小翠悄悄地来到彭家,找到彭启德,要求他出面证明此事,并说服他父母不要再闹了。

    开始彭启德并不答应,还要赶刘小翠走。

    刘小翠见他敬酒不吃,便决定给他来点罚酒。

    刘小翠先是用刀威逼彭启德,说如果他不答应就让他立马见血。

    彭启德正在气头上,说死我也要和芸妹妹在一起,就算是假结婚我也要,只要我能够每天看到她,我就心满意足了。

    刘小翠说你真是食古不化,看来我得给你来点狠的了,于是拿出火折子来,便要放一把大火把他们彭家和绸缎庄一并烧个干净。

    彭启德说你敢我就去报官,让你吃官司。

    刘小翠嘿嘿一笑说道:“你以为你报官就能吓着我吗?我刘小翠无家无业,腿肚子贴灶王爷,人走家般,官府上哪儿找我去,再说,就凭我这一身的武艺,就算官差找到了我,又能将我怎样?”

    刘小翠还威胁要伤害彭启德的父母,彭启德最后服软了,答应刘小翠,这就去叫回自己的家人,让他们别再闹了。

    刘小翠怕他说服不了彭父彭母,便教他以死相协。

    总算彭家人是退去了。

    于正威觉得毕竟是自己家理亏,便命镖师钱波前往彭家,说扬威镖局愿意承担彭家一切损失。

    彭父彭母让人将钱波给打了出去,让他转话给于正威,说他们彭家不在乎这两个小钱,还说从此和扬威镖局断绝一切往来。

    于正威将马思明叫到自己的房间,训问马思明,说你和芸儿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你觉得你们俩真的不合适,叔叔不会为难于你,何必搞出来这么多的事情来,还惹下这么大的麻烦。

    马思明向于正威保证说,自己对芸姐姐绝无二心,如果于叔叔不信,自己愿意现在就跟芸姐姐举办婚礼。

    于正威说道:“如果你真的并无二心。倒也不用这样着急,万一刺痛了彭家,他们必然又要来闹。思明,你和芸儿都不是小孩子了,你俩好好商量商量,确认你们二人都是心甘情愿的,于叔叔再给你们操办婚事。”

    马思明说道:“你放心吧于叔叔,只要芸姐姐愿意,马思明绝无二话。”

    于秀芸在里屋听了马思明的话,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刘小翠见自己计谋起了作用,真的逼着彭启德把父母都弄回去了,心里非常兴奋,洋洋自得地来找马思明。

    刘小翠向马思明把经过一说,就等着马思明感谢她呢。

    马思明说道:“这次的事情,思明哥哥还真得要谢谢你,若不是你及时赶到药王谷送信,你芸姐姐这辈子就毁在彭启德之手了,她并不喜欢彭启德,她嫁过去,一定会痛不欲生的。”

    刘小翠得意地说道:“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要怎么感谢我呢?”

    马思明说道:“你想要什么,思明哥哥绝对不会吝啬,一准给你买。”

    刘小翠想了想说道:“我什么东西都不想要,我就想要思明哥哥你,等你和芸姐姐结了婚,把我纳了妾我就心满意足了。”

    马思明眼睛一瞪,说道:“又来胡说八道了,思明哥哥当你是我的亲妹妹一样,你可不能乱想,你还小,有些事你还不懂,等你再过几年,你就知道了。那时你有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便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刘小翠急道:“我已经不小了,思明哥哥,你就是小翠真心喜欢的人,要不然,我为什么要不辞辛苦的跑药王谷去给你送信去。思明哥哥,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啊!为了给你送信,马都跑趴下两匹呢。”

    马思明说道:“你的好处我自然会记着的,可是,这不能作为交换的条件,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再来添乱了。”

    刘小翠被马思明赶了出来,心里很不是滋味,心说: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还不如不去给你送这个信了。

    刘小翠转念一想,我能不能跟在思明哥哥身边还要看芸姐姐的态度,要是芸姐姐肯答应,思明哥哥想不同意都不成,“哼”,你不待见我,我就去求芸姐姐。

    刘小翠如何搅局马思明和于秀芸之间的婚事咱们暂且不提,再说说李祺。

    李祺一怒之下离开药王谷,快马加鞭飞奔京城,她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乱党付出代价。你柳彦奇一心一意为乱党效命,宁可放弃自己最爱之人也不愿意背弃乱党,那好,我就将乱党尽数铲除,看你还效忠谁?

    李祺回到京城,先来到自己的秘密小屋,将自己重新装扮成男儿模样,这才回到统领府。

    虽然门官和统领府的兄弟们见到李祺依然叫她小爷,可是李祺透过他们的眼神,似乎看出了有些不对劲。总感觉他们再有意无意地偷瞄自己,似乎想要从她的身上看出什么大秘密似的。

    田久迎面走来,先是施了一礼,然后说道:“小爷这些日子去了哪里?大家到处找都找不到,朝廷也在追问此事,好在黄副统领说小爷去追踪乱党下落去了,好歹搪塞了过去。”

    李祺说道:“我自是有要事在身,一时间又无法联系到你们,谢谢兄弟们的关心,我这不是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吗。”

    这时,黄大兴等人也都走了出来,一起给李祺见礼,并询问这些日子小爷到底干什么去了?让大家好不担心。

    李祺说道:“我去干什么去了,需要向你们请示吗?我自然是有要事在身,不便告诉你们,你们只管好好地当你们差就是了。”

    李祺进到议事大厅,居中坐定后说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京城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大家都说没有,一切安好。

    李祺又问道:“那可有乱党的消息?”

    黄大兴说道:“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李祺说道:“从现在起,把统领府所有的眼线都给我放出去,务必要找到乱党的踪迹,尤其是顺义社乱党,无论消息可靠与否,只要有一点点消息,立刻报我。还有,若发现有乱党活动,能够立刻拿下的,不必回来请示我,即刻拿住,凡遇到反抗者,杀无赦。”

    大家齐声应诺。

    就在这时,门官来报,说有位宫里的公公前来传话,让小爷进宫面圣。

    李祺问道:“那位公公呢?”

    门官回说:“公公交代完了便回去交差去了。”

    李祺心中纳闷,自己刚刚回到京城,板凳还没坐热,皇上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我回来了?

    李祺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并没有多想,交代几句之后便要往宫里去面圣。

    这时田久走上前来说道:“小爷,您刚刚回京皇上就派人来召见,会不会不利,小爷三思……”

    黄大兴见田久要劝李祺不要去宫里,没等他把话说完,上前推开田久说道:“小爷受皇上器重,自然时刻关心着小爷,这几日,皇上多次派人来传唤小爷,小爷因有公事在身不在统领府,今日小爷归来,皇上立刻来请,这说明皇上非常器重小爷,必然要委重任于小爷,田久,你知道什么,就在这里胡乱猜疑。”

    李祺并未多想,说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田久还想说什么,黄大兴用眼睛瞪了他一眼,田久便不敢再多言了。

    李祺向统领府外走去,田久等人随后跟到了统领府门口,看似是要给李祺送行的样子。

    平常李祺被传进宫也是常有的事,大家从来没有这样过。

    李祺虽然觉得他们今天有些异样,但是也没有多想,她心里想:一定是大家多日未见自己,都想亲近自己而已。

    李祺骑上马直奔皇宫而去。

    路上,李祺座下马突然停步不前,仰天嘶鸣。

    李祺气得大骂,你这个畜牲,好端端地为何不听使唤了。

    就在这时,李祺结合田久的话,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勒住了坐骑,就想往回走。可是,皇上召见,自己不去就是抗旨。

    正当李祺犹豫之际,宫里又有两匹马跑了过来,两位公公来到李祺跟前说道:“李大人为何停步不前啊?皇上还在武英殿等着李大人呢,皇上特派我们二人前来接李大人,李大人,请吧!”

    李祺见有宫里的公公在此,也不好不去,只好跟着二位公公一起进了紫禁城,直奔武英殿而去。

    若知李祺此次进宫会有何情况发生,请看下章。

    ntent

    p碧剑金刀59154dexhtlp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