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二四章 夜闯山庄 圣水被盗

第二二四章 夜闯山庄 圣水被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祺穿戴好了衣物,带上佩剑,悄悄地推开了房门,趁着马思明睡熟,她要夜闯圣泉山庄,偷取圣水。

    李祺乘着夜色,很快就摸到了圣泉山庄。她先用黑巾蒙住了脸,然后寻了个隐蔽处,纵身进入了庄中。

    按照先前来时看好的路线,一路向高伯年的住处而去。

    圣泉山庄有人口一千多人,都是高伯年驯养的庄丁和一些武林中人,整个庄子占地几百亩,相当于一个小村庄,高伯年的住处是庄中之庄,位于核心位置,庭院颇为宽大,内外都有庄丁把守巡逻。

    李祺躲过巡逻的庄丁和固定的岗哨,一路摸到了高伯年的住处。可是,圣水在哪儿她并不知道啊,只能误打误撞了。

    高伯年说圣水被夫人藏在了地窖里,可是地窖在哪呢?

    李祺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还差点被巡夜的庄丁发现,幸好一只大猫的现身为自己解了围。

    找不到地窖,李祺又不甘心就这么回去,正当她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忽见一个下了夜班的庄丁单独往回走,她决定将他捉住问个清楚。

    那庄丁被人突然从后面偷袭,点住了穴道,吓得半死。

    李祺压低声音吓唬他说道“不许出声,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敢有一句假话我就要你的命。”

    庄丁赶紧点头,表示他愿意配合。

    李祺向他询问储存圣水的地窖在什么地方?那庄丁果然没敢说谎,如实的告诉了李祺。

    李祺探明情况后点了他的昏睡穴,然后将他放置在了不易被人发现的暗影里,这才向储存圣水的地窖摸了过去。

    圣泉山庄的储水地窖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进去的?

    李祺刚刚打开地窖的入口门便遭到了机关的暗算,幸好她武艺高强,反应敏捷,否则必将被竹排飞箭暗镖射中。

    李祺躲过一劫尤不死心,还想继续往里闯,可是,机关被触动的同时,报警装置也被触动了,庄上立时想起了铜锣声,同时有人高声叫喊“快来人啊!有人夜闯山庄了。”

    李祺见情况不妙,知道圣泉山庄内高手众多,自己再不走可能就走不了了,只好忍痛放弃。

    幸好李祺撤退及时,庄丁还没有完全聚齐,她冲出一条生路,扬长而去。

    高伯年也从睡梦中被惊醒了过来,询问庄丁抓住盗贼没有?

    庄丁回说“禀报庄主,来人武艺高强,我们没能将他擒住,让他跑了。”

    高伯年又问道“可发现丢什么东西没有?”

    庄丁回答“暂时还没有发现丢什么东西,不过,来人下了储存圣水的地窖,触发了地窖的机关。”

    高伯年听说来人是奔圣水来的,一下子便想到了马思明他们,心下生恨,心说我没有立刻答应将圣水送给他们,他们竟然乘夜来偷,真是岂有此理。

    高伯年赶紧带着人来地窖查看,这一看让他不仅火冒三丈。

    原来,地窖中仅有的一小坛圣水竟然不见了。

    高伯年猜想,一定是被马思明他们给偷走了,心下十分气愤。

    好在夫人好言劝慰,如此,高伯年才没有命令庄丁出庄去追。

    高伯年说道“夫人所说虽然有道理,但是毕竟我们已经愿意将圣水送给他们了,他们何必如此性急,非要夜里来偷,这种行为着实令人生恨。”

    夫人说道“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将圣水送给他们了,毕竟他们也是急着救人,拿了就拿了吧。”

    当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马思明和李祺吃过早饭,便直奔圣泉山庄而来。

    李祺这一路上内心十分的忐忑,她知道,自己昨天偷圣水不成,必然会惹怒高伯年,今天此去必然不会被人待见,心里不由得暗暗埋怨起了自己,都怪自己昨晚一时性急,没有考虑周全。

    二人来到圣泉山庄门口,马思明刚要上前说话,让庄丁进去通报,就见门口箭楼上的庄丁高声喊到“来人马思明听着,庄主有令,说你们二人是圣泉山庄不欢迎的人,请不要再向前走,再靠近一步,我们就开弓放箭了。”

    马思明心中纳罕,昨天老庄主还盛情接见,今日怎么就成了不受欢迎的人了?就算夫人不愿意奉献圣水,也不至于将我们拒之门外吧?

    李祺自然是心知肚明。

    马思明冲箭楼上一抱拳,说道“在下马思明,是应老庄主的约请来拜会的,麻烦楼上的小哥进入通禀一声,我马思明有要事求见。”

    箭楼上的庄丁说道“我们庄主说了,你们是不受欢迎的人,再不离开,我就下令放箭了。”

    马思明实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高伯年为什么不肯见自己,还让庄丁把自己当仇人看待,若不离开,就弓箭招呼。

    马思明向前走了两步,刚想喊话,就听见上边弓弦响,数支雕翎羽箭向他飞来。

    马思明只好向后退步。

    马思明见李祺一直沉默不语,便猜到了分。

    马思明退到李祺跟前说道“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来过圣泉山庄了?”

    李祺见问,也自知昨天夜里自己太冲动了,本想偷得圣水,尽快赶回药王谷,没想到圣泉山庄守卫森严,机关重重,自己没能偷得圣水,还险些送了性命。

    马思明见李祺低头不语,便知道自己猜对了,说道“你好糊涂啊!你当圣泉山庄是什么地方?哪那么容易进出。”

    李祺说道“我昨天只是想,万一高伯年不给我们圣水怎么办?还不如趁早下手,没想到水窖里机关密布,我差点就出不来了,思明弟弟,我自知道错了,如今该如何是好?”

    马思明说道“高伯年不出来见我们,我们又能怎样。”

    李祺想了想说道“祸是我闯的,那就让我来承担吧。”

    李祺说完话向前走了一步,冲着箭楼上高声喊到“我知道我昨天晚上做的不对,但是我也是救人心切才会出此下策的,希望你们能给我传个话,让我见见高老庄主,求求你们了。”

    李祺说完话竟然跪了下去。

    马思明真是没有想到,向来不可一世,目中无人,从不向人卑躬屈膝的李祺,竟然为了柳彦奇,向几名无名庄丁下跪。

    马思明为之动容,也上前一步说道“我们只求见老庄主一面,希望楼上的小哥传达。”

    马思明说完话也跪了下去。

    箭楼上的守卫见状不敢怠慢,急忙跑进去禀报。

    高伯年听了有些不解,心说,昨天晚上马思明他们偷走了圣水,应该快马加鞭赶回药王谷才是,这怎么一大早上的不回药王谷,跑我庄外跪求一见是何道理?难道是良心发现来负荆请罪来了?

    高伯年心中怒气还没有消,虽然他听了夫人的话不打算追究他们偷盗圣水的事了,但是他心里却没打算原谅了他们。于是吩咐道“他们爱跪着就让他们跪着,跪累了自然就走了。对了,让大家警觉点,这两个人武艺都不一般,若是他们胆敢相犯,不必客气。”

    庄丁答应一声来到箭楼之上,把老庄主的意思说了,还劝他们还是趁早走吧,庄主是不会见你们的。

    马思明有心起身和李祺先离开再做打算,可是李祺救人心切,她知道,柳彦奇的时间不多了,他等不得的。

    李祺再次向上边喊话,说人命关天,求求你们了,我李祺今天一定要见高老庄主一面,请求代为转达,他日定当回报。

    开始庄丁不理会她,可是后来他们见李祺竟然冲着他们连连叩首,心下不忍,便又飞奔而去,把情况报告给了高伯年。

    高伯年气冲冲地说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高伯年命人打开了庄门,带着人来到了李祺和马思明二人面前。

    高伯年怒道“昨夜你们夜闯我圣泉山庄,我已经决定不追究你们了,你们不快快的滚回药王谷去,赖在我的庄外是何道理?”

    马思明赶紧向高伯年赔礼。

    李祺叩头在地说道“昨天是我救人心切,一时糊涂,做了错事,恳请庄主原谅,柳彦奇命在垂危,恳请老庄主大人大量,不计前嫌,赠予我们圣水。”

    高伯年一听什么?你还想要圣水,我昨天不是说了吗,圣水就剩那么一小罐了,昨天夜里都让你拿走了,你还找我要什么圣水,我哪里还有圣水给你。

    李祺听了高伯年的话也是一头雾水,心说我昨天没拿到圣水呀,我连地窖都没进去,我怎么能拿到圣水呢,我要是真的拿到了圣水,我还在你这里瞎耽误什么功夫,我早就飞回药王谷了。

    马思明也是稀里糊涂,他不知道李祺昨天晚上到底拿没拿到圣水。便看向了李祺。

    李祺举手发誓说道“高庄主,我昨夜的确私闯了圣泉山庄,但是,我真的没有拿到圣水,如果我要是拿到了圣水,我也不可能再来求你,昨天的事是我木子不对,我愿意接受庄主的任何责罚,只是恳请庄主赐予我们圣水。”

    高伯年说道“你的话我如何能信?你昨晚闯入了圣泉山庄,你说你没拿走圣水,可是,就在昨天晚上,仅有的一坛圣水不见了,不是你拿了,那还能是谁?难道圣水自己会溜走不成?”

    李祺倒是不相信圣水真的丢了,她觉得一定是高伯年记恨自己夜闯圣泉山庄,不愿意将圣水给她,借口说圣水昨天夜里丢了。

    李祺心中恨死,双眼喷射者噬人的火焰,她想如果你高伯年执意不肯给我圣水,那我李祺就跟你拼了,除非我死了,否则,我一定要拿到圣水。

    马思明看出了李祺的意思,赶紧拉了一下她的衣角,示意她要冷静。

    马思明上前一步说道“高老庄主,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昨天木子姑娘夜闯圣泉山庄,差点被机关射中,险些送命,她的的确确没有拿走圣水。”

    高伯年也说道“我也以我的人格担保,圣水昨天夜里的确被人盗走了,现在圣泉山庄里已经没有一滴圣水了。”

    马思明见高伯年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说谎。

    李祺还是不相信,哪有那么巧的事,我夜闯圣泉山庄,圣泉山庄的圣水就被人偷了?

    这时,高夫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来到跟前把昨天马思明他们走后,她答应将圣水赠送给他们的话说了。

    高夫人说道“圣泉山庄向来乐善好施,别人来求我们都不吝啬的给了,马少侠又是我儿的好友,又是庄上的旧客,我们焉有不送之理。昨天夜里,仅存的一坛圣水的的确确被人偷了,若不是这位姑娘拿走的,那必然另有其人,二位且先回去,容我们调查清楚如何?”

    马思明见夫人话说的诚恳,更加坚信昨天夜里圣水一定是真的被盗了,便劝说李祺,我们暂且先回客栈,等候消息。

    李祺无法,只好应允。

    高伯年送走了马思明和李祺,心里甚是疑惑,木子姑娘昨天夜里没有拿走圣水,那圣水是谁偷走的呢?难道还有别人再打圣水的主意?

    夫人也觉得奇怪。

    高伯年和高夫人二人并没有回去休息,而是直接去了储存圣水的地窖,他们想一探究竟。

    进入地窖的多处机关被触发,想来一定是木子姑娘所为,可是,当他们勘察到最后一道机关的时候竟然发现,这最后一道机关完好无损,并没有被触发,这就奇了怪了。木子姑娘如果对这里的机关了如指掌,不可能触发前面那些机关,她对这些机关如果全然不知的话,那她触发了前面那些机关,也一定会触发这最后一道机关,因为这最后一道机关更加复杂凶险,而且有多个触发机构,不知情的人,要想进入地窖,不触发机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由此可见,木子姑娘应该没有说谎,她的确没有进入到地窖。也就根本就不可能拿走圣水了。

    那地窖里的圣水到底是谁偷走的呢?

    这时,高伯年忽然道“难道拿走圣水的人会是……”

    欲知是谁拿走了圣水,请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