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二一章 乌兰受伤 小翠擒贼

第二二一章 乌兰受伤 小翠擒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文孝打倒金花婆婆,闯入了屋中,见屋中并没有老谷主和柳彦奇,正自纳罕,难道柳彦奇不在这里?

    这时,屋外四姐妹见林文孝闯进了屋里,知道情况不妙,于秀芸连忙招呼乌兰图雅和刘小翠,赶紧解围。

    刘小翠回头说道:“二位姐姐快去,我和格兰来拦住唐摩提。”

    于秀芸略微犹豫了一下,乌兰图雅拉了于秀芸一下说道:“姐姐不必替她担心,小丫头有宝物,又古灵精怪,唐摩提不能将她怎样,保护柳大哥要紧。”

    于秀芸虽然不放心刘小翠和格兰两个人对付唐摩提,可是也别无选择。

    二人跳进屋中,见林文孝正要翻动密室的机关所在,赶紧双双出刀,逼得林文孝不得不出手回防。

    于秀芸和乌兰图雅二人联手,也难以抵挡得住林文孝。

    乌兰图雅一个不小心,左侧衣襟被林文孝刺破,细嫩的肌肤渗出殷殷血迹。

    于秀芸见状急忙舍身解围,逼退林文孝,扶起乌兰图雅说道:“乌兰妹妹,你没事吧?”

    乌兰图雅忍着疼痛说道:“芸姐姐,我没事,一点皮外伤而已。”

    林文孝冷哼一声,说道:“你们倒是有情有义,我今天就成全了你们俩,去阴曹地府做一对好姐妹去吧。”

    林文孝说完话剑柄一分,承影剑子剑化作一道寒光,直奔她们姐妹二人而来。

    于秀芸推开乌兰图雅,举双刀相迎。

    乌兰图雅也急忙举双刀攻其侧面。

    林文孝虚晃一剑,反手直取乌兰图雅。

    于秀芸见状大叫了一声“乌兰妹妹当心”,随即双刀直取林文孝的右肋。

    林文孝攻击乌兰图雅是假,他见于秀芸非常重感情,知道自己突袭乌兰图雅于秀芸一定会舍命来救,因此想引诱于秀芸将招数用老,如此自己便有机可乘了。

    于秀芸情急之下果然上当。

    林文孝见于秀芸招式已经用老,想变招退身已经很难了,便急忙回手一剑,直奔于秀芸心口刺来。

    眼看着于秀芸躲避不及,就在这时,乌兰图雅突然一个健步冲了过来,一下子撞开了于秀芸,那承影剑子剑“噗”的一声,便刺入了乌兰图雅的体内。

    于秀芸叫了一声“乌兰妹妹”,赶紧将她扶住。

    乌兰图雅痛苦地看着于秀芸说道:“姐姐,看在我替你挡了一剑的份上,不要逼思明哥哥杀了我父亲好不好?”

    于秀芸抱住乌兰图雅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好好好!姐姐答应你,你一定要挺住啊!”

    林文孝再次冷哼一声说道:“你们俩人去阴曹地府做姐妹去吧。”

    林文孝说着话,手中承影剑子剑再次刺来。

    于秀芸刚要举刀和他决一死战,就在这时,就听得金花婆婆大叫道:“芸姑娘,快带乌兰姑娘走。”

    同时,三枚毒针已经打向了林文孝。

    原来,金花婆婆强撑着身体,爬到了门口,见林文孝正要再次下手,便举起手中的龙头拐杖打出了三枚毒针,同时叫于秀芸赶紧带乌兰图雅走。

    于秀芸趁机带着乌兰图雅蹿出了屋子。

    林文孝无心和金花婆婆纠缠,他的目标是柳彦奇,因此,便飞起一脚将屋中一个屏风踢飞过去,挡住了门口,让金花婆婆再不能向屋内施放毒针,自己则继续寻找机关所在。

    林文孝很快便找到了密室的机关,用手一扳,机关启动,只见床板慢慢地升起,林文孝害怕有机关暗箭,赶紧后退几步,仔细观察着床板的变化,见床板停住了,也没有暗箭射出来,知道这一定是密室的入口,而不是暗算人的机关所在。

    林文孝小心翼翼地走到床前,探身向下一看,果然是个密室,心想,柳彦奇一定就藏在下面,真是天助我也,柳彦奇,你的死期到了。

    林文孝刚想纵身跳入密室,就听见身后有人大叫道:“林文孝,回头受死。”

    说话之人不是旁人,正是刘小翠。紧跟着她冲入屋中的还有于秀芸和格兰。

    这时大家会问,刘小翠和格兰不是被唐摩提缠在外面了吗?她们俩怎么会脱开身冲入屋中的呢?

    原来,于秀芸和乌兰图雅二人冲进了屋内,留刘小翠和格兰和唐摩提周旋。

    围攻唐摩提,她们四个人联手尚不能取胜,只剩下刘小翠和格兰怎么可能是唐摩提的对手呢?若不是唐摩提忌惮刘小翠手中有毒物神针,二人恐怕早就死在唐摩提的紫铜狼头槊下了。

    好在刘小翠时不时的拿出毒物神针来比划比划,倒也为她们二人解决了很大难题。

    格兰凑到刘小翠跟前小声说道:“小翠,你为什么总是吓唬他,为什么不把毒针发出来呀?这样周旋下去,你我早晚遭他毒手。”

    刘小翠示意她不要讲话。

    其实,不是刘小翠不想施放毒针,而是上次在王大户家已经用过了毒物神针,把她所知道的机关都已经用尽了,而其它机关,刘小翠到现在还没琢磨透呢。

    大家想想,李祺当时得到毒物神针的时候,有金花婆婆亲自手把手的教,关键时刻她还错按了机关,刘小翠不过是偷捡了李祺的东西,又不敢拿出来光明正大的研究,只能在背地里一个人瞎琢磨,如此,每琢磨透一处机关,里面的毒针也差不多被她打空了,再加上在王大户家又用过,此时已经没有毒针可发了。

    刘小翠示意格兰不要说话,就是怕被唐摩提看出门道来,那样一来,唐摩提便会无所顾忌了。

    格兰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原委,她恨不得刘小翠立刻就射出毒针来,把唐摩提毒倒,自己好抽身去帮小姐。

    格兰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刘小翠使用毒物神针,已经被唐摩提看在了眼里,虽然听不清楚她们说的什么,但是他能够领悟出,这个丫头想让那个小丫头施放毒针,而那个小丫头每次只是拿出来比划一下就又收起来了,并没有一次真正使用过,莫非……她手中的毒物神针是假的?

    唐摩提心想:好你个小毛丫头,你拿着一个假的毒物神针吓唬我老人家这么半天,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被江湖中人笑掉大牙吗。

    唐摩提心下生恨,发誓一定要用手中的紫铜狼头槊把她拍扁了不可。

    可是他转念又一想,万一她是故意使诈怎么办?自己贸然涉险,岂不是正中了她的计了。诶呀!这可难住我老人家了,我倒底该怎么办才好。

    大家都知道,但凡使用暗器之人,都知道暗器的凶险,因此,也格外防备其他使用暗器之人,唐摩提自己的紫铜狼头槊里面就藏有机关暗器,因此,他更加担心自己被别人的暗器所伤,何况对方手中所用的还是江湖中人人见之色变的毒物神针。

    唐摩提想到这里心说,你不用暗器打我,那好,休怪老夫欺负人了,我用暗器对付你吧。

    唐摩提一直没用暗器是因为他开始根本就没把这两个小妮子放在眼里,觉得以自己的辈分,武功,资历,若出手就用暗器,那岂不是会被江湖中人耻笑,可是,不用暗器,自己也不能老是和这两个小妮子周旋个没完没了啊,还时不时的被小丫头吓一大跳,万一她手里真是毒物神针,再让她把自己伤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取胜远比面子更重要。

    唐摩提打定主意,再次回身来战时便琢磨机会,他要使用紫铜狼头槊里面的暗器来对付刘小翠和格兰。

    金花婆婆虽然被林文孝打伤,无法支撑着起身,但是她眼睛没毛病,而且她也是用暗器的名家,她时时刻刻都在盯着唐摩提,不难看出来他要使用暗器的意思,于是,在关键时候总是能够提前提醒刘小翠和格兰,这让唐摩提是有暗器也难以打得出来。

    唐摩提彻底恼羞成怒了,他要以身试险,看看刘小翠手里拿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毒物神针。

    刘小翠用毒物神针吓唬唐摩提正玩的不亦乐乎,她哪里知道唐摩提此时已经怀疑她手里的毒物神针是假的了,正想以身犯险来试探试探是真是假。

    唐摩提心想,反正自己有金刚铁骨功护体,就算她手里拿的是真的毒物神针,那毒针也难以射入自己体内,而通过针尖能够留在自己身体上的毒素有限,若自己中了针,以自己的武功,只要中的不是见阎王,赶紧逃命回去封穴解毒还是来得及的。

    唐摩提想到这里,手中紫铜狼头槊全力一挥,逼退格兰,反手直奔刘小翠而去。

    刘小翠见情势危急,再次拿出毒物神针,对准了唐摩提,她以为这回唐摩提一定还会极速后退,这回刘小翠的如意算盘打空了,因为唐摩提下定决心要以身试险了。

    刘小翠见唐摩提不退反进,心里也是一阵慌乱,连忙扣动机关,可是,熟知的这几个机关里面的毒物都已经用尽了,面对唐摩提这可如何是好?

    唐摩提见刘小翠没有打出毒针心中暗喜,心说好你个小妮子,果然拿了一个假的毒物神针在这里骗人,看我一槊不打扁你。

    唐摩提已经快步冲到了刘小翠跟前举起紫铜狼头槊便往下砸。

    刘小翠见毒物神针无效,赶紧扔掉,转身就跑,边跑边喊“婆婆救我,婆婆救我”。

    金花婆婆也早就看出了刘小翠手里的毒物神针正是自己送给李祺之物,见刘小翠几次拿出来比划却一针没发,便已经猜到了,要么就是毒物神针里面的毒物已经被小丫头玩光了,要么就是她根本就不懂它的机关所在,有心指导她怎么用,又怕被唐摩提明白过来,因此她才一直一言未发。

    如今刘小翠戏演不下去了,大叫“婆婆救我”,金花婆婆倒是想出手,可惜自己有伤在身,也只能干瞅着了。

    眼看着唐摩提就追上刘小翠了,这一槊要是砸下来,非把刘小翠砸得四分五裂不可。

    格兰虽然回身来救,但毕竟晚了唐摩提一步,也是无计可施。

    好个刘小翠,关键时刻突然想到了一物,急忙探手入怀将它拿在手中,回头大叫了一声:老鬼看招。

    本来以唐摩提的武功造诣,想躲过刘小翠这一击并不难,只是可惜,唐摩提被刘小翠用毒物神针戏弄了这么半天,已经彻底被激怒了,他不相信刘小翠还会有什么神奇的宝贝,以为她这是关键时刻使用的诈术,以求救自己一命。

    因此,唐摩提并未收脚,依然全力向前,当他看到一道白光一闪方知不好,可是这个时候再想退身已经是来不及了。

    唐摩提被刘小翠撒出的“金蚕软丝网”给罩了个正着。

    唐摩提见这细丝网如此纤细,并未当回事,还说道:“区区一张破网能耐我何!”

    说着话,用手全力撕扯这网,这时他才发现,这可不是一张普通的网,这网看上去纤细,可是却非常坚韧,而且他越是挣扎,网就越紧,最后将他勒成了一团,再也动弹不得了。

    刘小翠也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幸亏自己危急时刻想到了它,要不然,自己恐怕已经成了唐摩提槊下之鬼了。

    就在二人擒住唐摩提之时,屋里乌兰图雅被林文孝一剑刺中,幸亏金花婆婆施放了两枚毒针,给她们姐妹二人解了围。

    格兰扶住乌兰图雅,连忙问小姐怎么样了?

    于秀芸则快步走到金花婆婆跟前,取了止血药粉过来,给乌兰图雅敷上然后又包扎好了,这才让谷丁赶紧将乌兰姑娘抬到别处去。

    回头又用金花婆婆给的迷烟迷倒了唐摩提,刘小翠收了金蚕软丝网,谷丁拿过绳索,将唐摩提捆了个结结实实,抬下去看管了。

    一切处理完毕,三人这才一起跃身进入屋中,此时林文孝正要跳下密室,去寻找柳彦奇。

    刘小翠大喝一声“林文孝回头受死。”

    林文孝回头见是她们几个,并未放在眼里,承影剑一挥,直向三人斩去。

    三人本就不是林文孝的对手,加之刚才打斗了那么久,体力已经大不如前,几次都险些被林文孝刺中。

    刘小翠想再次使用金蚕软丝网,奈何屋中空间狭小,难以完全抖开金蚕软丝网,因此没敢贸然使用,她向于秀芸低语了几句,于秀芸明白,三人边打边退,想把林文孝引出屋子。

    林文孝目的是要杀死柳彦奇,他才不去追赶于秀芸和刘小翠三人,见她们三人分别跳出了屋外,林文孝一纵身形,便跳入了密室之中。

    密室不大,当中摆着一张大床,大床之上躺着的正是奄奄一息的柳彦奇,屋中除了柳彦奇并无第二个人,林文孝心中大喜。

    林文孝走到床前,狞笑着举起了手中的承影剑,向柳彦奇心口刺去。

    欲知柳彦奇是生是死,请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