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一五章 机关暗箭 李祺被困

第二一五章 机关暗箭 李祺被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谷主叫齐了谷丁一共二十余人,各自操起兵器气势汹汹地来到了隘口之上。

    老谷主放眼向下看去,只见关下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由于落差太大看不清楚模样。再向后看,一辆马车前面站着一位手拄龙头拐杖的老太太,虽然看不清楚容貌,但是老谷主从形体上已经认出她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老朋友,“五毒金花”金花婆婆。

    马车左右还有几个人,太远看不清楚。

    这时,关下那男子上前喊话,自称是马思明,说金花婆婆求见。

    老谷主正在为自己的药材仓库被烧而动气呢,听说这人就是马思明,也未容多想,吩咐谷丁放下吊梯,并让其他人准备好弓箭,如果他败回来,你们就给我乱箭齐发,把追我之人射住。交代完了,纵身下了关隘。

    老谷主来到地面之上问道“谁是马思明?”

    马思明上前拱手说道“前辈,在下便是马思明。”

    马思明话音未落,老谷主手中手杖一挥,直取马思明的项上人头。

    马思明不明白怎么回事,心说这老谷主怎么回事,怎么见了面二话不说,伸手就打呢?

    李祺也造蒙了,见老谷主扑向马思明,自己也不知是该出手还是不该出手,若出手帮助马思明,必然会让老谷主更加恼怒,如果不帮助马思明,这老谷主看样子是要跟马思明玩命啊!

    马思明不敢还手,边避让边说道“老前辈为何见面就动手?我哪里有对不住前辈的地方吗?”

    老谷主说道“你个十恶不赦的败类,我诚心留你借宿,你不但不知道感恩,还毁我药材,你小子拿命来吧。”

    老谷主的话把马思明闹蒙了,心说,您老人家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什么时候向你借宿了?

    马思明想到这里说道“老前辈,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是马思明。”

    老谷主一听这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说道“我打的就是你马思明。”

    这边老谷主和马思明玩了命了,那边金花婆婆看得真切,心中也是一团雾水,赶紧走了过来说道“老丁头,为何和晚辈过不去?是我派他来叫关的,难道你不认识老身了吗?”

    老谷主一看金花婆婆走了过来,把火气立马转移到了金花婆婆的身上,上前也不理论,抡开手杖就砸。

    金花婆婆举龙头拐杖接住说道“老丁头,是我呀,你疯啦?不认得我啦?”

    老谷主说道“我打的就是你五毒金花,看你还给我找麻烦不了,你这老太婆,毁了我多少心肝宝贝,你给我接招吧。”

    老谷主手杖猛挥,直奔金花婆婆砸去。

    李祺见这老头见谁打谁,是不是疯了?李祺唯恐义母有失,赶紧抽剑在手,纵身迎住了老谷主。

    老谷主停住手问道“这位姑娘怎么称呼?你与老夫并无瓜葛,老夫不能欺负于你,你快快闪开。”

    李祺听了这老头的话心说这人也不糊涂啊,那为啥见着马思明和义母便怒目相向,这其中必有缘故。

    李祺双手一拱说道“老前辈,在下李祺。”

    老谷主一听李祺二字,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说道“可是江湖人称玉面阎罗的李祺?”

    李祺特别不喜欢武林中人这么称呼她,有心摇头否认,又觉得不妥,于是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老谷主说道“我一直以为玉面阎罗是位男子,没想到竟是一名绝色女子。”

    李祺微微一笑说道“老前辈且息雷霆之怒,我们此来是有要事相求,求老前辈赏赐一株百年红,好救我的好友一命。”

    李祺不提百年红还则罢了,她这一提,老谷主立时火起,大叫道“我都说了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你们竟然不相信老夫的话,竟然干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来,看我不打死你。”

    老谷主说着话手中手杖抡起,便向李祺砸了过去。

    李祺抽身后退,心说,你这老头怎么回事,谁跟你搭话你就打谁。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金花婆婆见状心中好恼,她和老谷主交情颇深,没隐居的时候她经常来谷中做客,金花婆婆研究毒,老谷主便研究解,二人可谓旗鼓相当。金花婆婆没想到这次来老谷主会如此对待于她。

    金花婆婆再次上前说道“好你个老丁头,你没有百年红我们不求也就是了,何苦如此动怒,跟两个晚辈过不去,我的女儿,我们走,没有他这颗臭鸡蛋我们还不做槽子糕了不成。”

    老丁头听了这话心里更加生气了,心说你派来的人讨不得百年红就烧了我的药材仓库,这你还有道理了。

    老谷主手杖抡起再次扑向马思明,他非要把马思明砸扁了不可。

    李祺有些动怒了,只见她右手轻轻一压剑柄,青枫剑便脱鞘而出,直奔老谷主而去。

    马思明怕更加激怒老谷主,赶紧拦住李祺,让她收剑。

    老谷主闹腾半天也累了,看见李祺出剑,剑气逼人,又对“玉面阎罗”这个名号早有耳闻,知道此人心狠手辣武艺高强,真实实在在地打起来,自己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于是虚晃一杖退身便跑,顷刻间便登上了隘口。

    马思明和李祺来到吊梯跟前,还没等上呢,上面的谷丁一阵乱箭射下来,马思明和李祺不得不向后退去,眼看着谷丁们将吊梯拉了上去。

    回到车前,李祺问金花婆婆说道“义母,您老人家和老谷主不是有些交情吗?怎么今日他连您老人家的帐也不买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金花婆婆有些尴尬地说道“我和他确有些交情的,谁知道这老丁头抽的什么疯,下了关来不容分说就是一通乱打。”

    马思明说道“我和他从未谋过面,可是他听到我报出姓名来,便愤怒起来,像是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李祺说道“义母,还有没有别的路可以进谷?”

    金花婆婆说道“药王谷三面环山,山势陡峭,就算武功高强想要攀登也是不容易,更何况还要带上不能行动的柳彦奇,如果不将事情弄清楚,就算我们进了谷也是毫无意义。”

    马思明说道“要不我再去喊关试试?”

    金花婆婆说道“算了,我深知老丁头的脾气,他若闭关不出,任凭你喊破嗓子也是没用,我们且先回去,让我想想办法,我们明日再来。”

    李祺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也只能按义母的说法行事了。

    一行人吃了闭门羹,蔫了吧唧地回到了住处。

    他们失败而回可把林文孝给高兴坏了。

    原来,林文孝一直尾随着他们,他想看看李祺她们能不能进去药王谷。

    林文孝见李祺和马思明吃了闭门羹不说,还被老谷主一顿狂打,就连金花婆婆出面都没能让老谷主息怒,看来昨天晚上这把火他是烧对了。

    昨天晚上,林文孝放完了火,便趁着乱来到了关上,此时守关的人大多都去救火去了,只留了两个人看守。

    林文孝将刚才在药材仓库里找到的绳索固定好了,便顺着绳索下了隘口。守护隘口的两个谷丁并没有发现他,等他们看到绳索的时候,林文孝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吃过晚饭,李祺独自在房中越想越生气,心说我平日里并没有得罪过你们药王谷,你们何故要叫我“玉面阎罗”?不给我药材还打我们,这是何道理?

    李祺想着想着便怒从心头起,她决定夜探药王谷,伺机偷出百年红。

    李祺主意打定,安置好柳彦奇便偷偷地离开了住处,向药王谷而来。

    白天的时候李祺仔细查看了那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关隘,并非无隙可乘。关隘虽高不容易攀登,但是关隘下面的水流之处倒是有机会可寻,虽然这里狭窄,水流较深较急,但是自己有闭气功护体,想要穿越过去并不困难。因此,李祺决定夜探药王谷。

    李祺来到了关隘下面,隐身在暗影之中,慢慢地靠近了水面,借着夜色的掩护,如鱼儿一般钻进了水里,向关隘下面游了过去。

    水面上的那些栅栏根本就拦不住李祺,李祺很容易的就游进了关内。

    就在李祺刚要准备浮出水面的时候,忽然感觉水波扑来,李祺知道一定是自己触碰到了水下的机关,急忙扭身躲避。一排竹签排擦着她的头皮而过,李祺心中叫了一声“好险”。

    正在这时,前方传来“嗖嗖嗖”的箭簇划过夜空的声音,数支雕翎羽箭迎面射来。

    李祺赶紧举剑阻挡,由于她人在水中,行动多有不便,差一点就被射中。

    李祺心想,水内机关重重,自己必须尽快上岸,否则,必将葬身在这水里。

    李祺想到这里,赶紧双足用力一点水面,人便如同一条美人鱼一般跃出了水面。

    同时,李祺感觉上头有些不对劲,急忙举目看去,这一看,吓了她一大跳。原来,一个大铁笼子正向她罩了过来。

    本来,以李祺的武功,想要逃过此劫并不难,难的是,与此同时,她可以退身的方位,又有数支箭弩射了过来,将李祺的所有退路都给封死了,李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大铁笼子将自己装在了里面。

    这时,关隘上灯火通明,有谷丁大喊,有人从水路闯谷了,有人从水路闯谷了。又听见有人大喊,已经抓住了,已经抓住了,快去禀报谷主。

    这个大铁笼子着实够结实,李祺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能将它撼动,而且铁笼子的栅栏也足够粗足够坚硬,李祺试着用剑去砍根本就无济于事。

    李祺只能静静的等候老谷主的处置了。

    不一会儿,老谷主带着谷丁来到了近前,借着火把的光亮一看,来人竟是白天和自己动过手的“玉面阎罗”李祺。

    老谷主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从水路闯我的药王谷,看来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你可知道,我这水路共设计了七七四十九种机关,自从建成,还没有谁能够闯得进来呢。”

    李祺冷哼一声说道“我这不是已经进来了吗。”

    老谷主说道“进来又怎样,你还不是成了阶下囚。”

    李祺说道“老前辈,晚辈深夜闯谷并无恶意,只是想求见谷主,求谷主能够赏我一株百年红,我的朋友中了金花婆婆研制的奇毒见阎王,没有百年红,他必死无疑。”

    老谷主一听是为百年红而来,立时气不打一处来,说道“我又不认识你的朋友,他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关心我的药材,我辛辛苦苦经营的各种名贵药材,被你们付之一炬,我即便是有百年红也绝对不会给你们。”

    李祺说道“老谷主,我知道历代谷主培育百年红不容易,只要你肯,你随便出价,多少钱我都要。”

    老谷主说道“别废话了,多少钱我都没有,就算是有,我也不会卖给你们这帮无义之徒。”

    老谷主如果不说后面这句李祺不会发火,她听老谷主说就算是有我也不卖给你们,一下子火了,她以为老谷主是真有百年红而偏偏不卖给她李祺,怒骂道“你个老不死的老鬼,你见死不救算什么药王,你不配称为药王,今天我李祺被你抓住算我倒霉,若我能够从这里出去,我定要亲手杀了你,我要活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我要将你的肉剁成肉末,然后丢到水里去喂鱼。死老头,我让你种药,我让你不卖我百年红,我从这里出去,必将放一把大火,把你这药王谷变成灰烬,我要把你们这里全都化为灰烬。”

    李祺这话可真不是吓唬老谷主,她为了柳彦奇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李祺这一骂,又说要将药王谷化为灰烬,老谷主听后也是火冒三丈,心说你们昨天就因为没求到百年红放了一把火了,怎么的,你还想放,那你得有这个机会才行。

    老谷主指着李祺说道“难怪江湖中人称呼你为玉面阎罗,我看你比阎罗还要可恨,你不是想放火吗?那要你能从这里逃出去才行。”

    老谷主说完话吩咐谷丁将大铁笼子吊起来,把她连同大铁笼子一块浸到水里。

    谷丁们接令开始转动机关,吊起了大铁笼子,将李祺连同大铁笼子一块向水中放去。

    老谷主一怒之下要浸死李祺,若知李祺能否逃过此劫,请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