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零八章 芸走雅追 彦奇渡险

第二零八章 芸走雅追 彦奇渡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行人在“迎宾客栈”落了脚。

    这家客栈正是马思明当初和乌兰图雅投宿的客栈,也正是在这里遇到的刘福老爹,也就是在这里开始营救刘小翠的。

    “迎宾客栈”是这方圆几十里唯一的一家客栈,过往商旅行人如果错过了宿头,就都只能在此休息了。

    李祺安置好了柳彦奇之后吩咐店小二把晚饭给她送进房里,她不出去吃了。

    小二答应一声屁颠屁颠的去了。

    李祺看着只有微弱呼吸的柳彦奇,内心非常痛楚,她握着柳彦奇的手,和他说话,让他千万不要放弃,一定要坚强,说等她找到解药给他解了毒,就放弃官场,和他隐居山林,过快快乐乐的日子。

    柳彦奇似乎听懂了她的话,眼角有一滴眼泪流了出来。

    李祺见状更是心碎,扑上去抱住柳彦奇已经泪如雨下。

    马思明过来叫李祺下去吃饭,看到也听到了这一切,他没有想到,一向心狠手辣,出手无情的“玉面阎罗”李祺竟然也是性情中人,也会柔情百转。

    马思明不想打扰她们,便悄悄地下了楼,吩咐小二一会儿把饭菜送到李祺的房间。

    吃过晚饭,马思明趁大家各自回房,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功夫,便偷偷地溜进了乌兰图雅的房间。

    乌兰图雅看见马思明进了房间,似娇似责地说道“吃完饭大家都回房歇了,你跑我这来干什么,让大家看见是什么意思?”

    马思明尴尬地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格兰掩嘴偷笑,悄悄地来到马思明身边推了他一下说道“你到底懂不懂女人的心啊?还不快进去,等她赶你走啊?”

    格兰说完话退出了房间,顺手关好了房门。

    马思明走到乌兰图雅跟前说道“白天人太多,芸姐姐又在跟前,我没好意思去亲近你,你的病都好了吗?这些日子,快要想死我了。”

    乌兰图雅听他说没有去亲近自己是因为于秀芸在场,心里很不是滋味,立时心头一酸,脸色顿时暗淡下来,转过身去说道“既然你那么在乎芸姐姐,还来找我做什么?我的病好没好,我是死是活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说着话,语音悲戚,眼泪已经扑簌簌地直坠落下来。

    马思明心里也是很不好受,他能够理解乌兰图雅此时的心情,可是,于秀芸又偏偏是摆在他们两个人面前不争的事实。

    马思明上前一步,自背后将乌兰图雅环腰抱住,说道“我的心你应该明白的呀,你又何苦这样。”

    乌兰图雅突然回过身来,扑在马思明的怀里,说道“冤家,你就是我的冤家,你就是我的克星,你叫我怎能忘得了你。我的病因你而得,因你而好,你却因为芸姐姐在场就不来和我说话。我怨你怨你,我气你气你,今生你我两家既然有那么多的恩恩怨怨,为什么还要让我遇到你。”

    乌兰图雅一边自语着一边已经泣不成声。

    马思明将她紧紧地搂抱在怀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是好。

    于秀芸吃完饭回到自己房里坐了一会儿,想着今天白天乌兰图雅出现时的情景,她明明看见马思明面露喜色,刚要过去说话,看了自己一眼之后却停住了,显然他是怕自己多心,故意忍着没走过去的。

    于秀芸自从那日在京城,去她家探看乌兰图雅,在帮她整理衣服的时候便已经明白了一切,因为她看到了自己让马思明拿出来,马思明一直推说放在师父那里的那块儿玉佩。那块儿玉佩和自己的正好是一整块儿,一块儿一分为二,他们二人各带了一半,用作婚约的信物。显然马思明将它送给了乌兰图雅,无论当时马思明知不知道他和自己有婚约之说,单凭他将自己从小就随身佩戴的玉佩送给了乌兰图雅就足以说明,他跟乌兰图雅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一般朋友的关系,无论他将玉佩送给乌兰图雅时是否知道关于这个玉佩的一切事情,都无法改变她在他心里的重要性,因为每次她提到玉佩的事,他都谎称玉佩留在了嵩山师父那里,实际上,他并不想从乌兰图雅手里要回这半块儿玉佩。

    于秀芸也流下了眼泪,她终于明白了马思明为什么迟迟不肯答应父亲和她成婚的事了,也许,这个婚约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于秀芸不比刘小翠,她不想据理力争,她确实喜欢马思明,但是,她更希望马思明能够和他自己的真爱在一起,她更希望他快乐幸福,哪怕是这样的幸福,建立在自己的孤独和痛苦之上。

    于秀芸想到这里决定向马思明摊牌,她要跟马思明解除婚约,还他自由之身。

    于秀芸想到这里,便收拾好了自己的行囊,来到了马思明的房间,她想当面和他解除婚约。

    可是,此时的马思明正在乌兰图雅的房间里,于秀芸见屋里没人,立马明白了一切,尽管自己已经下了决心要和马思明解除婚约,成全他和乌兰图雅,但是,当她想到此时此刻,马思明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却在乌兰图雅的房间里,和她卿卿我我,心里依然很不舒服,泪水瞬间滚落下来。

    于秀芸取过纸笔,飞快地写下一行字,大意就是自己甘愿和马思明解除婚约,从此以后两不相干,并祝福他和乌兰图雅能够幸福永远不离不弃。

    于秀芸写完这行字,又取下自己身上带着的那半块儿玉佩,压在了那张字条之上,然后退出房门。

    于秀芸正要不告而别,正好给躲了出来的格兰看到。

    格兰见于秀芸竟然从马思明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而且还眼中有泪,立时便明白了过来。刚要上前说话,于秀芸摆手让她不要声张,然后淡淡地说道“格兰,我走的事千万不要跟你家小姐和马思明说,她们在一起才是最好的结局。”

    于秀芸说完话快步而去。

    格兰本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马思明和乌兰图雅的,可是思来想去,又觉得不告诉他们俩万一于秀芸出点什么事,那他们俩还不得怪罪死她呀!

    格兰来到乌兰图雅的房门外,听见他们二人各诉离别相思之苦,二人正甜甜蜜蜜如胶似漆,又不忍心打扰了他们,便在房门外急得直来回踱步。

    终于等到房门开了,马思明和乌兰图雅两个人一起走了出来,格兰上前一步欲言又止。

    乌兰图雅忙问她有什么事?

    格兰这才把她看到于秀芸从马思明房间里走出来,又出店而去的事跟他们说了。

    马思明说道“格兰,你为什么不早说?”

    格兰说道“我怕打扰了你们就没敢进去。”

    说着话的功夫,马思明和乌兰图雅已经来到了马思明的房间,乌兰图雅首先发现了那张字条。

    马思明见于秀芸的玉佩压在字条之上,立马明白了缘由。

    乌兰图雅看过字条之后,感动得热泪盈眶,她没想到于秀芸竟然会如此大度,宁愿自己解除婚约,也要成全她和马思明,这让乌兰图雅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倒希望于秀芸和自己针锋相对地争上一争,那样自己无论输赢,总感觉是名正言顺的,如今于秀芸单方要求解除婚约,反让乌兰图雅没有了斗志,芸姐姐和她姐妹一场,自己也不能这么自私,为了自己能够得偿所愿,便让芸姐姐痛苦而去。

    马思明看着字条不知该如何是好,怔怔地看着乌兰图雅。

    乌兰图雅说道“思明哥哥,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追芸姐姐,虽然我心里喜欢你,容不得她人也喜欢你,可是,如果一定要牺牲她的幸福来成全我的话,那我宁愿不要这样的成全。”

    马思明看见乌兰图雅说这些话却是出自内心的真实的想法,便急忙出屋来要去追赶于秀芸。

    就在这时,李祺突然冲出房门大声地叫道“义母义母,思明弟弟,思明弟弟,你们快来,彦奇情况不好。”

    马思明不容多想,赶紧冲进了李祺的房间。

    乌兰图雅见状也不好再说他什么,只好吩咐格兰两句,然后自己偷偷地骑上马思明的乌云马一路往京城方向追去。

    这时金花婆婆也来到了李祺的房间。

    金花婆婆上前查看,只见柳彦奇二目紧闭,牙关紧咬,面色灰暗,呼吸急促而且很不均匀。

    李祺忙道“义母,彦奇怎么样?不会有危险吧?”

    金花婆婆说道“我的女儿,情况很不好。他本来身中剧毒已经九死一生,这两日又遭到林文孝等人的骚扰,动了真气,毒素开始蔓延了。”

    李祺急道“义母,那可怎么办?怎么办?彦奇他可千万不能死啊!”

    金花婆婆说道“我只能继续使用银针给他封堵体毒了,但愿他能够撑住。”

    金花婆婆说完这番话又对马思明说道“你用少林内功帮我将他体内的毒素逼停,然后我用银针将毒素封住,能撑多久,就看他的造化了。”

    李祺忍不住泪水又落了下来,看着柳彦奇说道“都是我害了他,都是我害了他。”

    马思明按照金花婆婆的指点,暗中集结少林内家真元,慢慢地经由多处穴位将内力渡入柳彦奇的体内,将正在向外扩散的毒素逼得停住,并且向原来的位置退去。

    金花婆婆等毒素回归了原位,便赶紧取出银针在烛火上烧了烧,然后刺入了柳彦奇的多处穴位,以此来封堵毒素继续蔓延。

    柳彦奇在金花婆婆和马思明的共同努力下渐渐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呼吸也渐渐平稳。

    李祺见状心情方平复了下来。

    经过这一番折腾,天色便已经逐渐放亮,李祺心急如焚地说道“赶紧吩咐店家准备早饭,我们吃了早饭好赶紧赶路,彦奇的毒素一刻也不容耽搁了。”

    就在这时,格兰悄悄地走到马思明跟前,将乌兰图雅只身前去追赶于秀芸的事说了,马思明不由得为她们二人担起心来,如果她们二人途中遇到林文孝等人,一定凶多吉少,昨天晚上自己在给柳彦奇逼毒的时候,心里就非常惦记于秀芸,可是柳彦奇是因为推了自己一把他才中的毒针,若不是他舍身相救,那躺在床上的就是自己了,无论如何他也不能不顾柳彦奇的生死。让他没想到的是,乌兰图雅竟然偷偷地追于秀芸去了,这让马思明心里又多了一分担心。

    马思明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他知道,林文孝他们没有杀掉柳彦奇,没有夺得金光宝刀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一定尾随着,等候下手的机会。

    李祺知道这件事后也很为她们两个担心,便对马思明说道“思明弟弟,你还是去找找她们两个吧,千万别遇到了林文孝他们,那样她们可就有大麻烦了。”

    马思明虽然非常担心,但还是说道“她们两个武功也不弱,制敌不足,自保应该有余。柳大哥如今这样,又被林文孝觊觎着,这里离不开我,我想她们俩不会有事的。”

    说着话的功夫,格兰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不好了不好了,小姐骑着马公子的大黑马走的,可是,大黑马却自己跑了过来,小姐会不会出事了啊?”

    格兰说完话急得直哭。

    马思明闻听此言赶紧跑到了外面,出来一看,果然只见大黑马独自跑了回来,正在院子里咴咴地叫呢。

    马思明深知乌云马的性格,它如此嘶鸣,一定是乌兰图雅遇到了麻烦,否则它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李祺说道“我和义母带着彦奇先走一步,思明弟弟,你带着二鬼他们赶紧去营救于姑娘和乌兰姑娘。”

    马思明想了想说道“能够将她们二人拿住的恐怕只有林文孝他们,如果真是他们拿住了芸姐姐和乌兰妹妹,那我们反而不用太担心。”

    格兰说道“被他们抓到还不用担心,为什么?”

    马思明说道“他们要的是金光宝刀和柳彦奇,我猜他们暂时不会将她们俩怎么样,而且我们也不用费力去寻找他们,如果真是他们抓的人,那他们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李祺点了点头说有道理。

    就在这时,格兰又惊慌失措地跑过来说道“不好了不好了,刘小翠也不见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