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零七章 凌云师太 一笑遭擒

第二零七章 凌云师太 一笑遭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唐摩提见高一笑迟迟不肯动手,便逼退金花婆婆,纵身来到近前,举起手中的紫铜狼头槊向柳彦奇头顶砸来。

    在场众人全都吓傻了,这一槊要是砸在柳彦奇的头上,非得砸个粉碎不可。

    就在唐摩提的紫铜狼头槊即将要砸中柳彦奇的刹那,众人只见一条白影一闪,闪电一般便到了近前,一支铁佛尘一下子架住了唐摩提的紫铜狼头槊。

    唐摩提一见大怒,反手一掌向来人打去。

    来人举掌相迎,两掌相对,“轰”的一声巨响,顿时飞沙走石,身旁树枝尽断。

    大家再看唐摩提,整个人被震得飞了出去,直撞在一棵大树上方跌落在地,强自苦撑着站了起来,嘴角已经流出斑斑血迹。

    唐摩提多亏有金刚铁骨功护体,要不然这一掌,即便不死,也必然会筋骨尽断成为废人。

    这一掌惊得众人全都停止了战斗,全都定睛向来人看去。

    就在此时,又有三条人影飘身落在了场中。这三个人大家差不多都认识,来者谁呀?青城派弟子“婆罗刀”李玉华和她的爱徒乌兰图雅,以及乌兰图雅的仆女格兰。

    看见这三个人大家再看那白衣老尼,立刻便猜到了她是何人?没错,此人正是“婆罗刀”李玉华的师父,“青城派”现任掌门人,江湖人称“云云神尼”的凌云师太。

    凌云师太成名较早,十二三岁便称霸武林,十七岁首次夺得中原武林大赛第一名,后来回青城山继续深造,后来连续数届大赛均夺得头名,因此很多人一听说“云云神尼”又来参赛了,干脆都不上场就走了,凌云师太感觉没有敌手,也没什么意思,便再也不参加这样的赛事了。

    凌云师太自此云游四方,后来在拜访江南燕子门的时候见到了李玉华,心生喜欢,便求江南燕子门的掌门人忍痛割爱,要将李玉华收在自己的门下。

    江南燕子门虽然舍不得,但是看在凌云师太确实喜欢李玉华,又考虑凌云师太武艺太高,放眼整个燕子门也无人能够与之匹敌,因此便答应了凌云师太。让李玉华退出了燕子门,拜在了凌云师太的门下。

    唐摩提吃了这一掌,深知这个老尼姑武艺可不一般,就算自己和林文孝陆南汴三人联手,也未必能够占到什么便宜。

    陆南汴自然认识凌云师太,她当年和自己的师父武志远齐名天下,那名气可谓响彻寰宇,无人匹敌。

    林文孝虽然没有见过凌云师太,但是在武当学艺的时候听师祖“幻影追魂剑”姜万明说起过,当年中原武林争霸赛,姜万明就是败给了凌云师太。可想而知,这个老尼姑何等厉害。

    马思明看见乌兰图雅竟然会在这里出现,心里一阵激动,刚想过去说话,见于秀芸就在自己身边,还是忍住了,只是向她投去了慰问的眼神。

    乌兰图雅也看到了马思明,心里也是一阵惊喜,但见他并没有走过来,眼神瞬间暗淡,一抹忧伤闪烁其间。

    刘小翠是个没心没肺的姑娘,看到李玉华和乌兰图雅出现,急忙蹦蹦跳跳地飞奔过去,先是叫了一声姑姑,然后又叫了一声乌兰姐姐。

    于秀芸也走了过去,也先叫了一声姑姑,然后询问乌兰图雅的病可都好了?

    马思明便也借机走了过去,先给李玉华见过礼,然后问乌兰图雅病可都好了?乌兰图雅故意当做没听见他说话,把脸转向一旁,和刘小翠于秀芸一起说话,把马思明晒在了一旁。

    马思明知道乌兰图雅是生他的气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便上前去跟“云云神尼”凌云师太打招呼。

    金花婆婆跟凌云师太有过多次交集,二人曾经也是不打不相识。后来成了好朋友,自从金花婆婆隐居杨湖,二人再没相见。

    金花婆婆见凌云师太到来,心中高兴,率先过去和凌云师太说话。

    高一笑一见场中这个场面,知道大势已去,现在柳彦奇还在自己手中,他一时泛起了难,自己到底是该放开柳彦奇,还是就此斩杀了他?

    就在大家说话的功夫,场内有两个人却是一直盯着高一笑和柳彦奇呢。谁呀?我不说大家也能猜到,李祺和林文孝呗。

    李祺见来了帮手,震退了唐摩提,便想伺机夺下柳彦奇。

    林文孝一见凌云师太来了,知道对自己这方不利,便也盯住了高一笑和柳彦奇,他想突然偷袭,结果了他们两个人。

    林文孝为什么要连高一笑也一块儿结果了呢?因为他痛恨高一笑犹豫不决,柳彦奇就在他的手上,高一笑如果出手,杀死柳彦奇就跟杀死一只蝼蚁一般轻松,自己已经命令他对柳彦奇下杀手了,可是他却迟迟不动手,这让林文孝心中非常恼火。

    高一笑自然有他自己的考量,他跟柳彦奇本无怨仇,碧水剑下落不明,他不能杀了他。

    林文孝趁着大家说话的功夫,偷偷绕到了高一笑的背后,突然纵身而起,手中承影剑化作一道剑芒直奔高一笑后心刺去,他要一剑双杀。

    李祺一直盯着林文孝呢,林文孝纵身而起,李祺也已经一个健步蹿到了近前。

    高一笑听到背后风声袭来,又见李祺也到了近前,便将柳彦奇这块儿烫手的山芋给丢了出去。

    李祺一面出手去接柳彦奇,另一面还要接林文孝刺来的一剑,自然有些吃亏,但李祺武艺也的确精湛,空中连变三式,虽然衣袖被林文孝挑破,但毕竟没有伤到肌肤。

    唐摩提内伤很重,知道自己不能再战,招呼一声,带着八大金刚逃命去了。

    高一笑扔出柳彦奇后向后连退数步,也想退走。

    这时刘小翠离他最近,手中钢刀一摆拦住他说道:“哪里走,看刀。”

    高一笑知道刘小翠的武功,全然没将刘小翠放在眼里,他不仅不躲不避,反而欺身向前,反想把刘小翠逼退,自己好夺路而走。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打错了如意算盘。

    刘小翠自然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凭借她自己的武功实力,知道不是这个蒙面人的对手,因此在她一动手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高一笑欺身向前,想逼退刘小翠,刘小翠非但没有后退,反而继续向前,就在高一笑纳闷之际,忽见刘小翠突然右手一扬,一件白色的物件向他飞去。

    高一笑开始并不知道刘小翠扔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以为是什么暗器,当他看到那件东西打开来时方知上当,这东西他认识,而且在塞北还被它擒住过。

    没错,刘小翠撒出去正是“金蚕软丝网”。

    本来以高一笑的武功不难破解这金蚕软丝网,倒霉就倒霉在他低估了刘小翠,此时已经欺身太近,加之马思明听到刘小翠的叫声,害怕刘小翠不是这个蒙面人的对手,已然抄了高一笑的后路,他是前进有网,后退有刀,真是进退两难啊!

    高一笑再次被“金蚕软丝网”给俘虏了。

    林文孝一见高一笑被俘,唐摩提和陆南汴也都跑了,便只好恨恨地抽身退走了。

    林中笑没想到自己的“金蚕软丝网”竟然在这个小丫头的手里。赶紧过来要将“金蚕软丝网”收回。

    刘小翠哪里容他收回这件宝物,已经先他一步收回了“金蚕软丝网”。

    于秀芸上前一步,拉下高一笑的面巾一看,惊讶道:“少庄主,怎么会是你?”

    马思明也没想到这人竟然是高一笑。

    高一笑此时真是羞愧难当,他恨不得地面有个地缝,自己立马钻进去,这回,他的人可算是丢大发了。

    李祺安置好了柳彦奇,上前一步就要斩杀了高一笑,马思明拦住她说道:“他本质并不太坏,帮助林文孝可能也是一时受了林文孝的蒙蔽,刚才你也看见了,他并没要伤害柳大哥的意思,否则柳大哥怕是早就遭到毒手了。我们暂且放他一马,如果他再和林文孝狼狈为奸,我们再杀他不迟。”

    李祺说道:“弟弟,你仁者之心,只会养虎为患。”

    于秀芸也说道:“看在他过去也帮了我们不少忙的面子上,这回就放过他吧。少庄主,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

    高一笑羞臊得满脸通红,真想一头撞死算了,他后悔自己跟了林文孝,如今让于秀芸知道了实情,以后她再也不会理会自己了,他真是后悔,悔不当初。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后悔也没什么用。

    高一笑掩面而去。

    凌云师太和李玉华还有乌兰图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呢?这里有必要交代几句。

    原来,乌兰图雅被师父李玉华带回了青城山,请求师父凌云师太为其治病。

    凌云师太看罢说道:“这孩子所患之症乃是心结,待我运功帮她疏通心脉,然后再调理几味草药,假以时日便可好转。”

    在凌云师太的精心调理下,没几日的功夫,乌兰图雅的病情便大好了,又过了些日子便恢复如初了。

    凌云师太也挺喜欢乌兰图雅的,便传授了她一套刀法,使得乌兰图雅的武功有了很大的进步。

    乌兰图雅人虽然在青城山上,可是心却惦记着京城的马思明,见自己病情已经全好,武功又精进了许多,便有了想下山的念头。

    正巧这天师父李玉华说师尊要云游访友,而且正好是往京城方向去,乌兰图雅便说了要下山回京的话,说正好和师尊同路,这样也会有个照应,李玉华便点头答应了。

    因此一行四人便下了青城山,一路向京城方向而来,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马思明他们,凌云师太见唐摩提对一个全无反抗能力的人还要痛下杀手,知他并非善类,便出手相助了。

    李祺见敌手尽皆退去,这才过来拜谢凌云师太。

    凌云师太仔细打量了李祺一番说道:“如此俊美的女子,眉宇间竟然藏着这么重的杀气!孩子,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妄开杀戒。”

    李祺赶紧施礼,说晚辈李祺记下了。

    凌云师太听到李祺这两个字,再次打量了李祺一番,不解地说道:“李祺?可是江湖中传闻的玉面书生李祺?”

    李祺答道:“正是。”

    凌云师太说道:“相传那个李祺不是个英俊潇洒的美男子吗,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美婵娟了?”

    同时疑惑不解的还有李玉华和乌兰图雅。

    李祺脸色微红,便将自己的故事如实的讲了。

    凌云师太听罢说道:“原来如此,以后江湖之中又多了一名女豪杰了。只是我听传闻,你出手狠辣,下手往往不留情面,这样可不好,树敌太多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的。”

    李祺忙道:“谢谢师太教诲,李祺以后自会收敛。”

    凌云师太又和大家说了几句话,然后便称自己还要赶路便和李玉华告辞去了。

    乌兰图雅和格兰自然就留在了队伍之中。

    林中笑伺机找到刘小翠,向她讨要“金蚕软丝网”,刘小翠“哼”了一声,辩解说她手中的“金蚕软丝网”是自己的,并不是林中笑的那个,说你自己的弄丢了也不能拿别人的当自己的呀!

    林中笑说道:“这金蚕软丝网”不是一般之物,想要编成一张网,不积累几十年的金蚕丝是不能够做到的,我从来没听说过中原还有人拥有这么一张网,这张明明就是我的那张。

    刘小翠说道:“切!你能做的成,别人为什么就做不成?你能有的东西别人为什么就不能有?还你没听说,难道中原武林中人谁得了什么宝贝还都千里迢迢地跑到塞北去告诉你一声不成?那你得了宝贝你有全通知整个武林中人吗?”

    刘小翠几句话把林中笑噎得说不出话来。他算是看出来了,刘小翠是铁了心不会还自己这“金蚕软丝网”的了。

    李祺整顿好马车,招呼大家继续上路。

    没走十几里天色便暗了下来,马思明招呼大家找地方投宿。

    刘小翠走着走着追上马思明说道:“思明哥哥,我怎么看着这个地方这么眼熟呢?”

    马思明说道:“你当然会眼熟了,你就是在这里被王大户给骗去的,辗转被送去了京城。”

    刘小翠听罢这番话,心里立刻火起,心说好你个王大户,当初你骗我父亲说让我进府去做使唤丫头,结果……王大户,你看我今晚怎么整你。

    欲知刘小翠如何整治王大户,且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