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零一章 婆婆解围 思明救猫

第二零一章 婆婆解围 思明救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文孝突然剑柄一分,承影剑子剑化作一道剑芒,乘虚而入,直奔李祺哽嗓咽喉刺去。

    李祺恨透了林文孝,杀人心切,恨不得一剑要了林文孝的小命,因此去势甚急,招式已经用老,发现情况不对之时,再想变招退身已经不太可能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得一声锐啸,一点寒光风驰电掣一般地直飞过来。

    一枚绣花钢针不偏不倚不歪不斜,正好击中林文孝手中承影剑的剑尖,那承影剑子剑被钢针一击,微微一抖,便擦着李祺的肩头划了过去。

    李祺顿感肩头一阵刺痛,肌肤已然被划出了一道印痕,鲜血已经渗透了衣衫。

    李祺虽然负了伤,但只是皮外伤,并不会致命,急忙抽身后退。

    这一枚绣花钢针是谁打出来的呢?大家也许都已经猜到了,没错,正是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见林文孝突然使出了承影剑子剑,又见李祺求胜心切,招式用的比较老,知道她必然被林文孝算计,可是,此时出手相助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中,只能冒险使用暗器相助了。还好,金花婆婆威力不减当年,这一针打得恰到好处,解了李祺之危。

    李祺收住了攻势,看了一眼自己肩头的伤口,怒视着林文孝说道:“好你个林文孝,敢对我下此毒手,你的死期到了。”

    说着话,李祺剑交左手,探右手入怀中,取出来一物,瞄准了林文孝。

    林文孝一见这件东西,当时惊出一身的冷汗,因为他知道,李祺取出来的东西不是旁物,正是让江湖中人闻之丧胆的五毒金花独有暗器“毒物神针”。

    李祺恨透了林文孝,举起毒物神针对准林文孝便扣动了机关。

    林文孝岂有不知道毒物神针的厉害,眼看着李祺扣动了机关,知道自己想要躲闪已然是来不及了,他忽然想起蒋艳玲就在自己的身后,便急忙后退一步,伸手抓过九头猫蒋艳玲,用力向前抛了出去。

    “九头猫”蒋艳玲哪里会想到林文孝会拿她当挡箭牌,被林文孝弄了个措手不及。眼看着那三枚毒针直奔自己飞来,却无计可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蒋艳玲只觉得肩头一紧,被什么人抓了个正着,接着便被人用力一甩,身子便飞了出去,躲过了那三枚毒针。

    九头猫蒋艳玲双足落地站稳的同时,听到身后一人惊呼了一声“思明哥哥”。

    原来,马思明看见李祺掏出了“毒物神针”,知道她一定是想用暗器,他忽见林文孝向后退了一步,出手向蒋艳玲抓了过去,便知道林文孝要舍她保自己,急忙双足点地回身来救。

    马思明为什么要救九头猫蒋艳玲呢?因为马思明知道,九头猫蒋艳玲本质并不坏,她所做的一切完全是被情所困,再一个,马思明在苏合尔泰府上营救刘小翠的时候,蒋艳玲可以说也是帮了他大忙的,因此,马思明才决定出手相救的。

    马思明救下了蒋艳玲,刘小翠为什么会惊呼了一声“思明哥哥”呢?

    原来,马思明身在空中,又全力将蒋艳玲甩向一旁,纵然他武功再高,难耐李祺毒针来的太快,三针躲过两针,最后一根射中了他的左腿,人瞬间失去知觉,跌倒在了地上。

    刘小翠惊呼了一声“思明哥哥”便率先扑了过去。

    李祺没想到自己发出去的毒针没能射中林文孝,却射中了马思明,内心一阵紧痛,叫了一声“思明弟弟”,扑到了近前。

    林文孝见马思明中了毒针,失去了知觉,觉得这可是杀他的大好良机,刚要挺剑刺去,忽见李祺已经到了近前,并且再次举起了“毒物神针”,林文孝急忙收住脚,极速后退。

    这时看清一切的蒋艳玲指着林文孝说道:“林文孝,我一心一意的对你,没想到你居然用我当挡箭牌,你真是个大混蛋。”

    林文孝冷哼一声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时陆南汴已经欺身来到了林文孝的身旁,说道:“还不快走,等着挨毒针啊!”

    林文孝很不甘心地和陆南汴一起消失了。

    金花婆婆赶紧掏出来解毒药物给马思明覆在了针眼上,又取出来一颗解毒药丸,掰开马思明的嘴,给马思明服了下去。

    李祺看着奄奄一息的柳彦奇,又看了看失去知觉的马思明,内心深处一阵刺痛,她没有想到,自己唯一使用的两次“毒物神针”,竟然射中的人都是自己最在意的人,难道这是天意?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吗?

    金花婆婆看了一眼李祺,说道:“我的女儿,我告诉过你,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使用毒物神针,唉!柳彦奇的毒还没有解,这又毒倒一个。”

    李祺听了金花婆婆的话眼泪便流了出来。她心里也是很不好受,刚才若不是林文孝使用子剑伤了自己,自己也不会使用毒物神针。如今酿成大祸,后悔已是来不及了。

    李祺忽然取出毒物神针说道:“这个害人的东西,从此我再不用你了。”

    李祺说完话将手中的毒物神针扔了出去,跌落在了远处的草丛之中。

    金花婆婆刚要说不用也不要扔啊,这东西若是落在恶人手里,那可是要遗祸武林的。这时,马思明哼了一声,大家急忙俯身查看,询问呼叫马思明。

    这一切都被刘小翠给看见了,她趁着大家都忙着关心马思明的功夫,悄悄地从草丛里找到了“毒物神针”,并将它藏在了自己的身上。

    马思明所中的毒并不是“见阎王”,因此,金花婆婆给他服了解药又做了外敷,此时已经清醒了过来,看见大家都在关心着自己,强自轻松一笑说道:“你们不用那么紧张,我命大着呢。”

    李祺说道:“思明弟弟,你没事就好,你柳大哥九死一生,你若再有什么事,叫我如何是好?”

    这时,蒋艳玲眼含热泪说道:“我处处和你作对,你还舍身救我,你让我情何以堪?”

    马思明说道:“蒋艳玲,你本质不坏,只是可惜,你跟错了人,林文孝的眼里只有他自己,根本就没有你,我劝你还是早点迷途知返吧。”

    蒋艳玲又想起了刚才林文孝那个无情的动作,她已经对他彻底失望了。她真的万万也没有想到,林文孝会舍弃自己,拿自己的身体去挡李祺的毒物神针。

    这时,刘小翠抽刀在手,架在蒋艳玲的脖颈之上说道:“你这个扫把星,一直跟思明哥哥作对,今天还差点害死思明哥哥,我今天就要了你的小命,让你再也不能来给思明哥哥添乱了。”

    马思明见刘小翠要杀了蒋艳玲,急忙叫她住手,说道:“小翠,当初救你,蒋艳玲可是帮了忙呢,你忍心杀她?”

    刘小翠脑袋一歪,说道:“这个我可不管,谁找思明哥哥的麻烦我就不能容她。”

    马思明说道:“我因为救她才中的毒针,你若杀了她,那我这一针不是白中了吗?你放了她,让她走吧。”

    刘小翠见马思明执意让她放了蒋艳玲,只好收刀入鞘,但是警告她说道:“你要是再敢来找思明哥哥的麻烦,我一定不会饶你。”

    蒋艳玲跪地叩谢马思明救命大恩,并发誓说今后再也不会跟马思明为敌了。

    李祺找回车夫,将柳彦奇和马思明二人抬到了车上,金花婆婆坐在车里看护二人,李祺骑着刘小翠带来的马思明的乌云马,鬼父鬼母和刘小翠也分别骑着马护着马车继续向药王谷进发。

    马思明在金花婆婆的精心调理下,毒素很快就排的差不多了,两三日光景人已经能够下地走路了,金花婆婆说,再有两日,又可以生龙活虎一般了。

    林文孝和陆南汴回到开封府衙,见到苏合尔泰,林文孝指责苏合尔泰临阵脱逃,苏合尔泰则巧言辩解。

    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陆南汴出言劝阻。

    苏合尔泰说道:“明知道没有胜算,我们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万一给李祺看出了我的身份,那可就糟了。”

    林文孝说道:“你以为你走了李祺就猜不出来是谁吗?刚才若不是你先走一步,马思明恐怕已经死在我的手里了。”

    苏合尔泰说道:“如今李祺身份已经确定,对付李祺,最好还是依赖朝廷,我这两日就亲自进京,一定要告倒李祺。”

    林文孝说道:“你去吧,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杀了柳彦奇。”

    就在他们争吵之中,蒋艳玲回来了。

    林文孝一见蒋艳玲毫发无损地回来了,赶紧上前说话。

    蒋艳玲并不理会他,直接走到大师兄陆南汴跟前说道:“大师兄,今天林文孝怎么对我你也看见了,这么多年,我蒋艳玲真是瞎了眼了,错将恶狼当情郎,大师兄,我想跟你一起会祁山,我们不要再帮这个没有良心的人做事了。”

    林文孝听她这么说,也感觉自己今天的确做的有些过了,便缓和了语气说道:“玲玲,我今天也是一时情急,我知道我不该拿你当挡箭牌,可是,我也是被李祺那个恶女人逼的,我也是别无选择啊。”

    蒋艳玲说道:“我不想跟你争辩,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林文孝并不在意蒋艳玲的去留,他之所以低声下气的和蒋艳玲说话,完全是不想惹恼了陆南汴,他在意的是陆南汴的去留,有了大师兄陆南汴,自己想杀了柳彦奇和李祺就容易多了。

    陆南汴最初下山完全是因为宠爱这个小师妹,可是,和马思明交锋几次都没有占到便宜,心里很是不服气,又接二连三地被马思明的金光刀给骗了,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夺来金光刀,否则,绝不回山。

    蒋艳玲见大师兄执意要留下来和林文孝一起对付马思明,只好警告他说道:“大师兄,林文孝绝不是可交之人,你千万留心,不要被他给算计了。”

    林文孝听了这话,心里很是生气,但是碍于陆南汴的面子,他不好发作,只能说道:“玲玲,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我和大师兄合作,是互利共赢,各取所需,他要的是金光刀,我要的是柳彦奇的小命,我们之间并不会发生利益冲突。”

    蒋艳玲瞪视了林文孝一眼,转身而去。

    陆南汴见蒋艳玲真的要走,急忙上前拦挡。

    林文孝却说道:“大师兄,让她自己回去冷静冷静也好。如今李祺他们又添了人手,你我当重新计划计划才好。”

    陆南汴见蒋艳玲执意要走,也只好放开了手,关心地说道:“师妹,一路小心。等我夺了金光刀便即刻回山。”

    蒋艳玲回过头来说道:“大师兄,该说的话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吧。”

    蒋艳玲心灰意冷,离开开封回归祁山我们暂且不表,再说李祺他们一行人。

    马思明已经大好,趁着休息的功夫,在林中练了一番拳脚,感觉身体已经没有了大碍,心里非常高兴。

    金花婆婆看着他练完拳脚上前说道:“那日你与林文孝他们对战之时,我见你施展的是江南燕子门的武功,刚才我又见你练习的还是江南燕子门的武功,能否告知我老人家,你可是江南燕子门的门徒?”

    马思明见金花婆婆问,上前答道:“我练的虽然是江南燕子门的轻功,但是我并不是江南燕子门的门徒。”

    金花婆婆惊愕道:“你不是江南燕子门的门徒,那你的轻功又是跟谁学的?”

    马思明并不隐瞒,将自己自幼拜师学艺的经过学说了一遍。

    马思明说道:“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练习的轻功就是江南燕子门的轻功,我也是后来去了京城之后才知道的。”

    金花婆婆急切的问道:“你的师父是嵩山少林寺的僧人?那你可知道他的俗家名姓?”

    马思明说道:“我师父俗家名叫白光宇,婆婆,可认识家师?”

    金花婆婆哽咽着说道:“冤孽,冤孽,真是冤孽。唉!当年是我误了他呀!”

    欲知金花婆婆和一空大师有何渊源,请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