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百章 假刀换人 三鬼解围

第二百章 假刀换人 三鬼解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随着蒋艳玲的一句话提醒,几乎同时,所有人都扑向了马车。

    李祺抖开青枫剑截住了林文孝,金花婆婆龙头拐杖逼退了蒋艳玲,苏合尔泰手中月牙弯刀接住了马思明。

    这时,陆南汴施展开了自己的绝学“幻影分身术”,让在场的所有人难以寻觅他的真身。

    李祺大叫一声“不好”,急忙摆脱林文孝冲向了马车,可是还是慢了一步,陆南汴已经夹起柳彦奇,从马车前面钻了出去,纵身而去。

    马思明见柳彦奇落到了陆南汴之手,知道情况不妙,急忙逼退苏合尔泰,施展开了自己的燕子门轻功追了上去。

    这时金花婆婆惊呼了一声“燕子门的轻功!马思明,你师父是燕子门的哪位高人?”

    马思明哪里有功夫回答金花婆婆的问话,他生怕陆南汴会加害柳彦奇,脚下使出全力追赶了过去。

    陆南汴的轻功岂是马思明的对手,跑出去没有二里地,眼看着马思明就要追上自己了,陆南汴收住脚不跑了,他将柳彦奇扔在地上,用自己的雄鹿角的尖端顶住柳彦奇的哽嗓咽喉,威胁马思明说道:“马思明,你若再前进一步,我立马就结果了他。”

    马思明害怕陆南汴真的对柳彦奇下毒手,赶紧收住脚步,说道:“陆老前辈,柳彦奇和你无冤无仇,你何必要为难他呢?”

    陆南汴说道:“我跟他是没有仇怨,可是,谁让你们两个人一个拥有金光刀,一个拥有碧水剑了呢,这两样东西我都必须要得到,只要你交出金光刀和碧水剑,我就立刻将他还给你。”

    马思明说道:“碧水剑不在他身上,而我手中这把也不是金光刀,你先把人交给我,等我治好了他的毒,回到京城,我一定亲手将金光刀送到你手上如何?”

    陆南汴说道:“马思明,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先把他交给你,等你解了他身上的毒,你俩合起手来还能有我的好吗?少废话,要想要人拿刀剑来换,否则,我轻轻一戳,就立马送他去见阎王。”

    马思明怕他真的下毒手,连忙叫道:“且慢。陆老前辈,我没有骗你,我手中的这把刀真的不是金光刀,刚才交手的时候你也见到了,它并没有金光显现,更没有二龙飞腾。”

    陆南汴说道:“你少蒙我,金光刀现身一定有什么秘密咒语,上次你就骗了我,我拿真刀当假刀还给了你,这回我绝对不能再上你的当了,要想他活命,就快快把金光刀扔过来。”

    马思明知道陆南汴认准了自己手中的刀就是金光宝刀了,为了让他更加相信且不存疑虑,故意说道:“陆老前辈,我真的不能把它给你,这把刀就是一把普通的刀,他根本就不是金光刀。”

    陆南汴嗤笑道:“重色轻友之徒,上次让你用刀换那个小姑娘你连犹豫都没犹豫,今日让你换他的命你却百般狡辩,马思明,没想到你会是这种重色轻友之徒,既然你舍不得金光宝刀,那你就给你的朋友收尸吧。”

    陆南汴说完话举起雄鹿角真的要戳死柳彦奇。

    马思明知道火候已经到了,便说道:“慢着,你若非认定此刀就是金光刀,那我跟你换就是了,何必用那么尖酸刻薄的话侮辱于我。”

    陆南汴说道:“那好,我数一二三,你就把刀扔过来。”

    马思明说道:“且慢,那你收了刀不放人怎么办?”

    陆南汴说道:“你把刀扔给我,我把人扔给你,如何?”

    马思明说了一字“好”。

    陆南汴数到三的时候,马思明果然将刀抛了过去。

    陆南汴见马思明果真将手中的刀扔向了自己,也没有食言,飞起一脚,将柳彦奇卷起甩向了马思明。

    就在这时,林文孝和李祺等人一路追打着也赶了过来。

    林文孝见陆南汴要用柳彦奇换马思明手中的刀,急忙呼喊道:“陆大师兄,你上了马思明的当了,千万不要换,千万不能换啊。”

    可是,他的话已经晚了一步,此时,陆南汴已经将柳彦奇卷起,甩向了马思明。

    林文孝见状十分气恼,暗骂了一声“蠢猪”,然后纵身挺剑直奔马思明刺了过去。

    这个时候,马思明人已经纵身而起,自空中接住了柳彦奇,他虽然接住了柳彦奇,可是人还停在半空中,双手托着柳彦奇,面对林文孝的突然偷袭,毫无还手能力。

    眼看着林文孝这一剑就要得手了,好个马思明,空中左脚一点右脚面,身形陡变,那承影剑几乎就是贴着马思明的脖颈动脉而过,那一刻,马思明动作稍微慢那么一点点,都会血溅当场,一失两命。

    林文孝不等马思明双足落稳,反手又是一剑,直奔马思明前胸要害而来。

    这时候马思明双手托抱着柳彦奇呢,林文孝这一剑若是得手,必像串糖葫芦似的将他二人同时刺死。

    李祺和金花婆婆被苏合尔泰、蒋艳玲、陆南汴死死地缠住,不得脱身。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得三声鬼吼之声传来,马思明听见大喜。同时,鬼声已到近前,高呼“休伤我主。”

    林文孝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呢,就感觉眼前鬼影一闪,自己的承影剑硬生生地被人用手给抓住了。

    林文孝仔细一看,那手不是普通的人手,而是一副精钢打制的鬼手爪。

    这鬼手爪抓的太及时了,那林文孝的剑尖已经触碰到了柳彦奇的肌肤,若稍微晚那么一点点,柳彦奇必将被刺个透心凉。

    我想大家都已经猜到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鬼父金长寿。

    同时,鬼母项翠花也飘身来到了近前。伸手接住了马思明手中的柳彦奇,说道:“主人,把他交给我,你去结果了这个歹人。”

    就在这时,又一声鬼吼,我不说大家也能猜到,是刘小翠到了。

    刘小翠身子还未落地,已经将手中之物抛向了马思明,并说道:“思明哥哥接刀。”

    鬼父金长寿,鬼母项翠花和小鬼头刘小翠怎么来的这么巧呢?

    原来,那天马思明和柳彦奇离开扬威镖局之后,于正威总感觉心里不踏实,他深知李祺不那么容易对付,此前明义社多次行刺都无果而终,还白白搭上了好几条性命。他害怕马思明万一有个什么闪失,那自己的女儿该怎么办呢?自己也对不起自己死去的妻子。因此,于正威便要亲自去助马思明一臂之力。

    他的担心被鬼父金长寿看出来了,鬼父金长寿便自告奋勇要前去助战。

    金长寿说他是生面孔,李祺并不认识他,由他出手定不会遭到李祺的怀疑。

    鬼母项翠花听罢说道:“帮助主人解围岂能没有我的份?”

    于正威见鬼父鬼母要一同前往,也深知二人的武功,便同意了他们。

    小鬼头刘小翠在房外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她知道思明哥哥走的时候没有带金光刀,她害怕马思明没有了金光刀不是李祺的对手,便偷偷地潜入马思明的房间,拿上了金光宝刀,尾随着鬼父鬼母往统领府方向而去。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李祺和马思明已经雇了马车正飞奔开封。

    三人没有找到马思明和柳彦奇他们两个,还以为他们俩不是李祺的对手,被李祺抓进了统领府了呢,便折返了回来,潜入了统领府,寻找马思明和柳彦奇。

    若只是鬼父鬼母二人出入统领府并不难,刘小翠却也偏要跟进去,结果被守卫发现,三鬼于是来了个大闹统领府,三鬼把统领府搅了个天翻地覆。

    折腾了大半宿,也没找到马思明和柳彦奇,三人奇怪的是,没找到马思明和柳彦奇也没看见李祺,三人猜想,他们三个人一定还在什么地方战斗,并没有分出输赢,否则,马思明他们刺杀成功早就应该回扬威镖局了,若是李祺胜了,也早该返回统领府了。

    三人见又有大批清兵围向统领府,只好鬼吼一声,扬长而去。

    三人不甘心,继续在城郊寻找,后来问到一位老婆婆身上,老婆婆说夜里有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前来雇车,经过描述,三人断定一定就是马思明,便询问他雇了车去哪了?

    老婆婆说道:“只听他说是往开封的方向去,具体去哪儿我真不知道。”

    三人得知这个消息便一路寻找了过来,没想到在这里和马思明巧遇,还给他解了围。

    马思明接刀在手,右手握住刀把,左手轻轻一压卡簧,金光宝刀“镗啷啷”一声啸响,一缕金光裹携着刀身脱鞘而出,同时,两条金龙鸣叫着飞腾开来。

    陆南汴一见大呼上当。冲着马思明嚷道:“好小子,气煞我也,马思明,你又骗了老夫,今天我跟你没完。”

    陆南汴恼羞成怒,挥舞着手中的雄鹿角向马思明扑了过来。

    马思明此时有了金光宝刀哪里还将陆南汴放在眼里,心中默念刀法心法,手中宝刀掐住刀决,金光刀法第一层“金光护体”已经施展开来。

    陆南汴因为恼怒也是奋力拼杀,还施展了他的绝技“幻影分身术”,二人打在一处难解难分。

    李祺痛恨林文孝刚才乘人之危,对柳彦奇和马思明痛下杀手,见鬼父鬼母二人拦住了这个使用月牙弯刀的这人,便纵身一跃,直奔林文孝而去,他要将林文孝置于死地。

    林文孝经过几番打斗,已经证实了,这个自称是木子的姑娘就是小爷李祺,如今她已经知道了一切,自己和她之间,只能是你死我活,因此,林文孝也施展开了他在武当偷学来的武当绝密剑法“幻影追魂剑法”。

    刘小翠则护着柳彦奇躲在一旁观战。

    鬼父鬼母加上金花婆婆,三人对付苏合尔泰和蒋艳玲那可是绰绰有余。

    苏合尔泰见对方又增加了人手,知道败局已定,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决定先溜为上。

    苏合尔泰有了二心,便不再努力迎战,这让九头猫蒋艳玲感觉到了压力山大。

    九头猫蒋艳玲见自己处于下风,便决定使用暗器猫尾刺,想突发制人。

    你想啊,鬼父鬼母本就轻功卓著,金花婆婆更是用暗器的高手,蒋艳玲想用暗器伤了他们三位,那可是打错了算盘了。

    几发不中,蒋艳玲的汗就下来了。

    金花婆婆用龙头拐杖指着蒋艳玲说道:“小妮子,我老太婆浑身上下都是暗器,我没对你用,你反到对我用上了暗器,看我老太婆如何招呼你。”

    这话给苏合尔泰听到了他可是知道金花婆婆厉害的,她的暗器都是喂了剧毒的,被她的暗器打中,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苏合尔泰见情势不妙,虚晃一招率先跑路了。

    蒋艳玲也知道金花婆婆毒物的厉害,听她说要用暗器招呼自己,不敢再向前进攻,急忙抽身后退。

    其实金花婆婆只不过是吓唬吓唬她而已,若她想使用毒物胜她,刚才早就用了,此时有了二鬼相助,这边已经稳操胜券,她怎么可能还用毒物暗器。

    蒋艳玲却信以为真,急忙退身,奔向林文孝。想告诉他苏合尔泰已经跑路了,今日之战再打下去毫无意义,让他赶紧撤退。

    林文孝听说苏合尔泰跑了,心中愤恨,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他也知道,李祺不光添了人手,马思明还有了金光宝刀助力,再打下去也是毫无意义,便也决定退走。

    李祺已经看出了林文孝的用意,她此时对林文孝可谓恨之入骨,哪里容他逃走。

    李祺步步紧逼,剑剑直取林文孝要害。

    林文孝见李祺这是非要要了他的命不可呀,心中便生了恶念。

    突然,林文孝手中承影剑剑柄一分,子剑已经拿在手中。

    李祺被愤恨冲昏了头脑,一心只想取了林文孝的性命,因此便将防备放在了一旁,如此,便给了林文孝可乘之机。

    承影剑子剑杀人于无形之中,直奔李祺哽嗓咽喉而去。

    若知李祺能否躲过此劫,请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