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一九九章 怪人出手 婆婆显威

第一九九章 怪人出手 婆婆显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九头猫蒋艳玲听了林文孝的话大吃一惊,说道:“文孝,那姓木的女子应该就是小爷李祺。”

    林文孝惊诧道:“你说什么?那姓木的女子就是小爷李祺?这怎么可能。小爷李祺是男的,她可是女的。”

    九头猫蒋艳玲于是把那日偷听李祺和多罗格格谈话的事说了出来。

    林文孝听后依然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说道:“我和小爷共事多年,他若是女人我怎么可能一点察觉都没有呢,会不会他为了推脱皇上的赐婚故意骗多罗格格呢?”

    九头猫蒋艳玲说道:“文孝你想想,李祺一心想要升官发财,他如果真是男人,有康亲王杰书这颗大树可以攀爬,他岂能拒绝?何况还是皇帝亲自赐婚,那将是多大的荣耀。李祺拼死拒婚,说明什么?说明他就不是个男人,他不敢答应这门婚事。一个女人若是答应了这婚事,事情败露,那皇帝和康亲王的脸可就丢大了,所以他才不惜被贬职也要拒婚了。”

    林文孝仔细想想还真有些道理。

    苏合尔泰说道:“如果李祺真的是女人那咱们对付他可就更有把握了,他冒充男子,欺骗皇上,这可是欺君之罪,那可是要杀头的。”

    林文孝面露喜色,说道:“好,好,好。李祺,你的死期到了。”

    苏合尔泰说道:“这件事还需要证实一下,我们切不可贸然行事,一但那位木姑娘不是李祺,那我们可就被动了。”

    林文孝说道:“不管她是不是李祺,有一点可以肯定,李祺拒婚一定和她身份有关,我们必须抓住这次机会,彻底整垮李祺。苏大人,你负责上本参奏李祺,我负责去验证真假,顺便再杀了柳彦奇,以解我心头大恨。”

    苏合尔泰连说好好好。

    苏合尔泰的大夫人娘家人那可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又跟几位亲王交情颇深,苏合尔泰说我写好了奏本即刻命人进京去见大夫人,让大夫人去找她娘家哥哥,大家共同使劲儿,这回一定要让李祺死无葬身之地。

    主意打定,苏合尔泰吩咐断臂门官进京之事暂且不提,单说李祺她们。

    这日,金花婆婆去她藏药的各处取了药回到了洞中,看了看柳彦奇,只见他双目紧闭,牙关紧咬,面色铁青,除了呼吸,几乎没有任何生命迹象,金花婆婆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必须尽快找到百年红,否则,柳彦奇就真的没救了。”

    李祺听了金花婆婆的话立时满眼泪水,紧紧地握住柳彦奇的手,痛悔的说道:“彦奇,都是我害了你。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使用毒物神针。你可一定要撑下去呀,你若死了,你叫我还怎么活……”

    金花婆婆吩咐马思明说道:“你快去找一辆马车来,我们即刻启程,前往药王谷,希望能够找到百年红。”

    马思明答应一声不敢怠慢,急忙出去寻找马车去了。

    等马思明雇到马车返回来时,李祺和金花婆婆已经收拾好了行囊,招呼马思明和车夫过来一起将柳彦奇抬上了马车。金花婆婆和李祺也坐进了马车。马思明骑着马紧跟其后,一行人快马急鞭直奔药王谷方向而去。

    离开开封五十余里,天色渐暗,金花婆婆说要找个地方投宿,李祺却赶路心切,想连夜赶路,金花婆婆说道:“我的女儿,急不来的,如果药王谷没有存货,就算我们现在到了那里也是一样配不出解药,再者说,你看他现在的样子,长途跋涉,不休息他也是承受不了啊!”

    李祺看着柳彦奇痛苦的表情,只好点头同意找个地方休息。

    马思明见马车渐渐慢了下来,催马来到近前询问怎么回事,车夫说道:“马太累了,继续这么跑下去,不等到了药王谷,我的马怕是就得累死了。”

    李祺探出头来说道:“那就找个地方歇歇脚吧。”

    马思明刚想吩咐车夫往前面村子里去,忽听得身后有一股劲风袭来,急忙双足一点马蹬,人已经腾空而起,半空中一招“燕子翻身”回转身来,向后面看去,并不见有人。

    马思明双足落地,车夫问他怎么了?马思明说道:“你赶快将车子往村子里赶,其他事你不要管。”

    车夫答应一声赶紧纵马扬鞭,向村子方向飞奔而去。

    马思明刚要上马,又觉得有一股劲风自背后袭来,赶紧斜里闪身向旁边躲去。回身依然不见有人。马思明凭据经验已经猜到了八九分,高声说道:“来人可是祁山怪侠陆南汴?”

    这时一个苍老却十分浑厚的声音说道:“没错,正是老夫。”

    陆南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原来,九头猫蒋艳玲离开祁山不久,陆南汴便制造好了兵器,返回了家中,听师弟们说小师妹又上山来找他帮忙来了,便没做耽搁,下山直奔京城而来。

    陆南汴一路上紧步急行,这日天色将晚,正要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明日再够奔开封古城,就在这个当口,忽见大路上飞奔过来一辆马车,马车后头还有一个人骑着马紧紧跟随,待到了近前仔细一看,竟然是马思明,陆南汴心中大喜,心说:我刚刚打造好的兵器,正好拿你练练手,没准捎带着还能夺得金光宝刀呢。

    马思明见来人现身,正是“祁山怪侠”陆南汴,双手一抱拳说道:“前辈为何要偷袭我?”

    陆南汴说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你手中的金光宝刀了。马思明,你若乖乖的交出金光刀,我立马放你们过去。否则……”

    马思明看着陆南汴说道:“否则怎样?”

    陆南汴亮出自己新打造的兵器,说道:“那就让它告诉你怎样好了。”

    马思明看了一眼那对雄鹿角一样的怪异兵器说道:“哦?已经修好了,你今天来,不怕再被我将它斩断了吗?”

    陆南汴一听这话,心中火起,同时也感到十分的羞臊,怪叫一声说道:“今非昔比,有本事你就在斩一个我看看。”

    马思明和柳彦奇行刺李祺,因为害怕被李祺识破身份,都没有带自己的宝器,而是只带了一把一般的兵器,如今陆南汴叫阵,马思明还真就不敢用这把刀去和陆南汴硬碰,因为马思明知道,他这个怪兵器不光形状古怪,而且它的分枝还能卷曲,缠住你的兵器,这东西非常坚韧,非金光刀和碧水剑想要斩断它那是万万不能够的。金光刀和碧水剑都留在了扬威镖局里了,这可如何是好?

    陆南汴并不知道真相,虽说自己重新打造的这对雄鹿角比先前更加坚韧锋利,但是,他也不敢和马思明手中的金光刀硬碰硬,他害怕再次被马思明手中的金光刀给斩断了,那脸可丢大发了。

    二人各有心事,谁也不敢和对手硬碰硬,如此交战了二十几个回合也没能分出胜负来。

    陆南汴边打边想,马思明手中的金光刀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不见它光芒四射,二龙飞腾呢?难道金光刀还有什么秘密咒语不成?他又想到了上次他抓了乌兰图雅和马思明换刀的事,那刀在自己手里明明就是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刀了,可是转手到了马思明手里,立马变成了宝刀,哎呀你个马思明,你不念动咒语唤出金光宝刀的真身,你这是有意欺负我陆南汴啊!心下顿时恼怒,便决定使用他的绝技“幻影分身术”来对付马思明。

    陆南汴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原委,他还以为马思明托大,瞧不起他,不屑对他使用金光宝刀呢。他哪里知道此时的马思明心里正自焦急,手中没有金光宝刀可以说对付陆南汴毫无胜算,他哪里知道这无形中竟然逼怒了陆南汴,陆南汴决定使出他的绝技“幻影分身术”。

    正当二人打得难分难解之时,马思明忽见那车夫赶着马车又飞奔了回来。

    马思明赶紧急出数刀逼退陆南汴,纵身形来到马车前问道:“为什么又回来了?”

    没等车夫搭话,马思明忽见车后一个人影一闪,一道剑光直奔马车刺去。

    马思明急忙双足点地而起,刚要扑向那人,这时,车中金花婆婆的声音传了出来,喝道:“小子,找死。”

    金花婆婆话音未落,只见一根龙头拐杖已经从车内冲了出来,接住了来人的一剑。同时,那龙口之中喷出来一股黄烟,直向来人射去。

    来人知道这烟雾有毒,空中一个“鹞子翻身”,极速向后退去。

    待那人双足落地,马思明这才看清楚来人不是旁人,正是武当弟子林文孝。

    林文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呢?原来,林文孝自从那次刺杀柳彦奇失败,便偷偷地派人暗中监视着李祺她们的一举一动,以备伺机而动。

    这日得报说李祺她们已经整装出发了,便连同苏合尔泰和九头猫蒋艳玲一起尾随而去。

    林文孝他们本打算趁他们夜间投宿的时候再偷偷下手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陆南汴突然出现,咬住了马思明,这让林文孝心里非常高兴。

    林文孝为了避开马思明,因此并未急着出手,等马车又跑了一里多地的时候,这才和苏合尔泰、蒋艳玲突然现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李祺见状纵身下车,让义母保护柳彦奇,自己仗剑迎向了他们三人。

    苏合尔泰害怕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依然乔装打扮,并没有使用自己的拿手兵器,依然用的是他的那把月牙弯刀。

    林文孝的目的是杀了柳彦奇,报那一剑之耻,因此他并不跟李祺缠斗,而是将李祺让给了苏合尔泰和蒋艳玲二人。

    金花婆婆见前行受阻,便吩咐车夫赶紧掉头往回走,希望能够迎到马思明。

    林文孝见马车跑了,便抽出身来,随后追赶。

    金花婆婆用龙头拐杖接了林文孝一剑,为了防止他继续递招,还扣动机关射出一股毒烟。这股毒烟并不会要人性命,只是一般的脱身烟雾而已,因为金花婆婆在车中不能够掌握风向,因此她不敢施用致人死地的毒烟暗器,以免伤不到对手,再伤了自己人。

    金花婆婆此时已经纵身出车,双足落在了地上。

    林文孝用剑尖指着金花婆婆说道:“好你个老不死的老妖精,竟然使用毒烟。”

    金花婆婆“哼”了一声说道:“刚才不过是给你个警告而已,我金花婆婆浑身上下有几百种毒物,不服你就上来挨个试试。”

    林文孝对金花婆婆的大名早有耳闻,也知道她是五毒教的人,一生善于用毒,也是因为用毒才扬名江湖的。她手中的毒物绝对不容小觑。

    这时,陆南汴再次攻击过来,马思明见金花婆婆有毒物在身,林文孝对她有几分忌惮,量他也不能把金花婆婆怎样,便再次和陆南汴打在了一处。

    林文孝防备金花婆婆再次用毒,便抢占了上风位置,手中承影剑抖出漫天剑花向金花婆婆罩了过去。

    马思明看见,害怕金花婆婆不是林文孝的对手,急忙抽身回撤。

    金花婆婆看出了马思明的用意,“嘿嘿”一笑说道:“年轻人,不要小看我老太婆哦!”

    金花婆婆说着话,手中龙头拐杖一招“蛟龙出水”迎向了林文孝。

    林文孝仗着自己手中所持的乃是“承影宝剑”,并不回撤,而是直接与金花婆婆的龙头拐杖短兵相接。

    一阵急促的兵铁交击之声过后,再看场中,金花婆婆拄杖而立,林文孝则防备金花婆婆突然用毒,后退了数步。

    林文孝没想到这个老太婆都这么大岁数了,臂力竟然还这么大,硬生生地接了自己十几剑未见异常。知道这个金花婆婆并非泛泛之辈,因此心中暗自谋划,决定用承影剑子剑偷袭金花婆婆,给她致命一击。

    就在这时,李祺边打边退地也来到了近前。

    李祺放心不下柳彦奇,不敢和蒋艳玲、苏合尔泰二人久战,便伺机退了过来。

    蒋艳玲看到了陆南汴,大声招呼道:“大师兄,柳彦奇就藏在马车里,你一定要帮我把他抓住啊!”

    欲知柳彦奇能否脱险,请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