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一九七章 调虎离山 文孝惊魂

第一九七章 调虎离山 文孝惊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文孝和苏合尔泰二人商量好了,准备次日晚上前去杨湖石洞中刺杀柳彦奇,先由苏合尔泰调走马思明,然后林文孝伺机行刺。

    金花婆婆去她藏药的各个地方取药未归,李祺看着双目紧闭奄奄一息的柳彦奇十分后悔,后悔自己使用了“毒物神针”,可是,当时如果自己不使用“毒物神针”,那她必将惨死在马思明和柳彦奇二人之手,看着柳彦奇紫青色的脸,李祺甘愿当时被他二人刺死,也不愿意柳彦奇变成现在的样子,可是,一切都不可能重新来过。

    柳彦奇牙关紧闭,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李祺只好取出来她的“参精养身丸”来,捏碎了,再捏开柳彦奇的嘴巴,给他灌了下去。

    李祺提炼的这“参精养身丸”那可是个好东西,不仅能够帮助人疗伤,也能帮助人渡饥,说白一点就是一颗参精养身丸就能顶过三大碗白米干饭,因此,李祺每日都要给柳彦奇至少喂上三颗,以保持他的体能。

    马思明虽然心里也很焦虑,可是他什么忙也帮不上,他看着李祺如此细心地照顾着柳彦奇,让他无法将她和那个不可一世,诡计多端,杀人无数的李祺联系在一起,他多希望这个李祺不是那个李祺,这样他和柳大哥就不会难做了,如今看着李祺对柳彦奇这样,马思明有些后悔对她进行刺杀了,如果不是他们俩急于将她刺死,柳彦奇也不可能中这么剧烈的毒。

    马思明看着柳彦奇和李祺,忽然又想起了乌兰姑娘。老天爷是不是爱跟有情人开玩笑呢?柳大哥喜欢的人偏偏是义军最为痛恨的人,这让他们如何才能够在一起?除非李祺离开统领府,或者柳彦奇离开顺义社。即便如此,李祺离开了统领府,顺义社的人就能够放过她吗?柳彦奇离开顺义社,顺义社的人就能让他们俩在一起吗?李祺的手上沾满了义军将士的鲜血,显然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而自己呢?乌兰姑娘的父亲偏偏是出卖自己母亲的吴大海,本来吴大海一死,自己还有可能继续和乌兰姑娘在一起,可是,他偏偏装死逃脱,还害死了于秀芸的母亲,婶子对自己有再生之恩,即便是不为自己母亲报这个仇,也不能不为婶子报仇,到那时,自己还将怎样面对乌兰姑娘,她一定会恨死自己的,她一定会杀了自己为她父亲报仇的。唉!真是命运弄人啊!

    夜渐渐深了,李祺守护着柳彦奇在洞里,马思明则合衣抱刀坐在洞口闭目养神。

    三更时分,马思明正睡意朦胧,忽然听到有极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处传来,李祺也同时听到了这声音,她知道这个脚步声绝对不是义母金花婆婆的,因为金花婆婆每次出现前都会先传来“咿咿嚯嚯”的奇怪声音,而这杨湖,因为义母扮鬼出去吓唬人,基本没有人敢来,那这脚步声会是谁呢?李祺转过头来看向了马思明,马思明和她对了一下眼神,示意她不必担心。

    有马思明守护在洞口她当然不会担心,因为她知道马思明的武功,想要战胜他并不容易。李祺一边守护着柳彦奇,一边仔细辩听着脚步声,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尽管对方使用了轻身的功夫,但是,李祺还是感觉这脚步声越来越清晰。

    就在这时,突然洞外人影一闪,同时三把柳叶飞刀分三路直奔守护在洞口的马思明射了过去。

    马思明那可是接打暗器的行家,这三把飞刀如何能够难得住他,他不仅没有退后躲闪,反而跃身而起,迎着飞刀向洞外蹿去。期间身形陡变,人落在洞外之时,三把飞刀也全都被他接在了手中。

    这时马思明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向了对面之人,那人一身夜行衣,黑色面巾遮住了他的脸,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外面,马思明还真看不出此人是谁来。

    马思明将三把飞刀扔在地上,说道:“来者是什么人?我和你有什么过节,要用这种手段偷袭我?”

    那人冷哼一声说道:“哪那么多废话,今天你要想活命,就快快跪地求饶,我也许可以给你留一个全尸,否则,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马思明说道:“好大的口气,想要我的命,就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那人说道:“马思明,你没有金光刀在手,还能有什么本事,看我如何拿你。”

    那人说着话,自背后抽出一把月牙弯刀来,刀光一闪,便向马思明哽嗓咽喉削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合尔泰,他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他没有使用他的拿手兵器锯齿狼牙棒,用的是他收藏的一把好刀——月牙弯刀。

    说起这月牙弯刀它还有个小故事,这里浪费点笔墨说上一说。

    春秋战国时期,有位著名的兵器铸造师名叫欧冶子,前文书中咱们有提到过,他一生当中铸造了很多有名的兵器,其中最有名的一共是十件,分别是:轩辕剑、湛卢剑、赤霄剑、泰阿剑、龙渊剑、干将剑、莫邪剑、鱼肠剑、纯均剑、承影剑。

    欧冶子即是个剑痴,也是个情痴,他对他的妻子朱纯儿非常疼爱。

    有一天,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出来赏月,妻子朱纯儿非常开心,二人正玩得高兴,朱纯儿忽然望着渐渐西沉的月亮面带感伤,欧冶子看到后便问他妻子说:“刚才还高高兴兴的,这会儿怎么突然伤感起来了?”

    朱纯儿指着天空中的明月说道:“明月随美,可惜有圆有缺,有不露真容之时,奈何不能每夜欣赏,因此感伤。”

    欧冶子听罢妻子的话,便记在了心头,他常常想,怎样才能让自己的妻子每夜都能够看到美美的一弯明月呢?后来他突发奇想,用了三年的时间,铸造了这把月牙弯刀,将它挂在妻子的窗外,在屋中烛火的映照下,闪闪发光,就好像一弯明月挂在窗前一样,妻子朱纯儿感动得直掉眼泪。

    后来朱纯儿死后,这把月牙弯刀便传给了她的女儿莫邪,再后来就流落到了民间,经过几世辗转,流落到了苏合尔泰的手里。

    这把月牙弯刀虽然不是什么名刀,但是也是欧冶子精心铸造,威力也不一般。

    马思明见对方一刀直奔自己要害部位而来,并不慌乱,只见他双足一点地面,身子便侧里飘移出去了三四尺远,躲过了苏合尔泰的这一击。随后,马思明腰身微转,手中刀已经一招“犀牛望月”,直奔苏合尔泰前胸刺来。

    苏合尔泰并不是来和马思明玩命的,他的目的是将马思明调离山洞,因此并不接他这一刀,而是极速后退数步,躲过这一刀,然后刀交左手,右手囊中再次取出一枚飞刀,反手打向了马思明。

    马思明见对方又打来一把飞刀,赶紧一歪脑袋,飞刀便贴着他的耳边呼啸而过。

    马思明见对方又要去掏飞刀,哪里容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暗器,身形一飘,已经欺身到了他的跟前。手起刀落,直奔他的右肩斩了下去。

    苏合尔泰要的就是马思明主动过来攻击自己,只有这样他才能把马思明引开。

    苏合尔泰知道马思明的武功,见他来攻不敢怠慢,急忙将刀交还右手,举刀和马思明战在了一处,而且是边打边退,只要马思明微微一停止追击,苏合尔泰便马上向囊中掏出飞刀,借势打去。

    马思明虽然是接打暗器的高手,但是他却从来不使用暗器伤人,他认为使用暗器非君子所为,谁使用暗器他反而非常气愤,因此,马思明便进步向前,他要擒住苏合尔泰,给他点教训。

    苏合尔泰见他向前自己便连连后退,如此,二人便前前后后退离洞口有几百米远了。

    李祺见马思明和来人越打越远,有心叫回马思明,又恐他多心,好像自己小看他的武功似的。

    就在这时,李祺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直奔洞口而来,那声音非常耳熟,但这脚步声绝对不是义母金花婆婆,会是谁?难道,是他!

    正当李祺想到这个人的时候,洞口处已经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人也穿着夜行衣,脸上带着面巾,虽然看不见脸,但是,那双眼睛李祺太熟悉了,心中说道:果然是他。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文孝。

    林文孝出现在洞口,向里面一看,一下子愣住了,守护在柳彦奇身边的这个女子太像李祺了,他开始以为自己眼睛看花了,揉了揉眼睛仔细再看,的确太像了,唯一不同的就是,她是个满头乌发的绝美女子,而不是那个一脸霸气,前额剃光,梳着长辫子的男子李祺。

    李祺自然已经从林文孝的表情中看出了他内心的狐疑,但是林文孝并不知道李祺是个女儿身,所以,李祺并不害怕他能够识破自己的身份。

    林文孝试探性地问道:“姑娘可是姓李?”

    李祺说道:“错,本姑娘姓木。”

    林文孝又问道:“木姑娘,可认识一个叫李祺的人?”

    李祺假装不知道地回道:“李祺是谁?男的女的,哪的人?你为什么这么问?”

    林文孝说道:“不认识就好,不认识就好。”

    随后用手一指木榻上的柳彦奇说道:“此人可是柳彦奇?”

    李祺看着林文孝说道:“你问他做甚?”

    林文孝脸现杀气地说道:“我和此人有血海深仇,我今天来就是来找他复仇的,姑娘最好出去回避一下,免得一会儿我出手吓着了姑娘。”

    李祺心说:好你个林文孝,我三令五申不准统领府的人找柳彦奇和马思明的麻烦,你却仗着自己修炼了幻影追魂剑法全然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早知你是如此样人,我当初就不该对你手下留情,留你在我的身边,没想到,竟然养虎为患了。

    李祺指着林文孝说道:“柳彦奇是我的心上人,你想杀他,首先得问问我手中的这把剑答不答应。”

    林文孝哈哈一笑说道:“木姑娘,我看你生得倒也有几分姿色,不如你和我一起杀了他,然后你跟着我,做我的夫人,我保你享尽荣华富贵。”

    李祺听到这里心中更加愤恨,她“呸”地吐了林文孝一口说道:“狗奴才,你痴人说梦,今天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狗奴才。”

    说着话,李祺已经拔剑在手。

    大家都知道,李祺手中的剑乃是传世名剑“青枫剑”,这把剑林文孝可是早就耳熟目睹。

    林文孝见这位木姑娘亮出来的竟然是李祺的佩剑“青枫剑”,吓了一大跳,一连后退了好几步,他看着李祺说道:“你到底是谁?你、你、你手上怎么会有青枫剑?”

    李祺知道林文孝认出了自己的佩剑,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李祺何等聪明,马上说道:“这柄青枫剑乃是我家传之物,自从我能够拿的动它就一直陪伴着我,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林文孝说道:“你真不认识小爷李祺?这柄青枫剑可是小爷李祺的佩剑。”

    李祺哈哈一笑,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只知道李祺手中有青枫宝剑,可是你不知道,这青枫宝剑原本是一对儿,三国时期它是蜀帝刘备的佩剑,后来两柄剑流落江湖,各得其主。”

    林文孝倒是对青枫剑的事也有所耳闻,只是江湖中重来没有人见过另一把青枫剑露过面,只知道小爷李祺手里有一柄青枫宝剑,若这把剑是青枫剑的另一把,那她应该跟李祺没什么瓜葛。

    林文孝心下稍宽,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林文孝虽然一心想扳倒李祺,可是,他内心深处却是非常惧怕李祺的,这毛病是他跟着李祺这几年落下的,他亲眼看见了李祺的狠毒,无情,冷漠,杀人从不眨眼,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不敢自己出面整垮李祺,他害怕万一失手,那后果不堪设想。为了能够万全,他这才拉苏合尔泰入伙,想借苏合尔泰的人脉,借他大夫人娘家的势力来扳倒李祺,让他没有翻盘的机会。

    林文孝被李祺几句话给蒙骗住了,真以为她手中的是青枫剑的另一把,她并不是李祺,因此胆子大增,抽出自己的承影剑向李祺逼了过去。

    若知二人谁胜谁负,柳彦奇能否逃过此劫,请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