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一九三章 李祺出府 彦奇错过

第一九三章 李祺出府 彦奇错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祺叫进来心腹亲信,让他将刘百天秘密埋了,此事就此结束,不许对任何人提起。

    李祺因为抓了空大师的事没成,没能给柳彦奇抓住立功的大好机会,心情不好,便想化身木子姑娘见见柳彦奇。于是吃过晚饭,偷偷一个人离开了统领府,她要挂起灯笼,给柳彦奇送见面的信号。

    柳彦奇因为了空大师的事,心情也很不好,他没想到顺义社这么机密的事李祺竟然都能够知道,可见李祺对顺义社的威胁有多大,他这几天一直在想着怎样行刺李祺的事,便没有出去溜达,也就没有看到李祺挂出来的见面信号了。

    李祺一连出去了三天,都没有看到柳彦奇的回复,心里很是生气,转念一想,是不是柳彦奇这几天公事太多了,他没空出去啊,不如给他放一天假,这回他该出去了吧?

    李祺想到这里,便叫来柳彦奇,特意吩咐他出去办点小事,地点就在他们约会的小屋附近,而且一再交代他办完事不用急着回来,这段时间你也挺忙的,借这个机会休息休息。

    柳彦奇答应着便出了统领府。

    李祺目视着离开的柳彦奇,心里泛起了一丝的涟漪,脸上抑制不住幸福的笑容,脑子里幻想着她和柳彦奇约会后的场景,心里美滋滋的像喝了蜂蜜一样。她哪里知道,他放出去的柳彦奇,并没有像她预想的那样,看到她挂出去的约会暗号,而是知道了她夜里偷偷离开统领府的消息,和马思明差点要了她的性命。

    柳彦奇离开统领府后,先把李祺交代的事情办了,因为李祺有言在先,让他不必急着回府,因此便向他和木子姑娘约会的那处房子走去,柳彦奇已经有好久没有和木子姑娘见面了,他也是非常思念她,今天正好有空,他想挂出灯笼,约木子来见。

    就在柳彦奇快要走到那所房子附近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个人影在他面前一闪,还发出了一声信号哨响。柳彦奇知道一定是总舵主有事情找他,便无心再去挂什么信号灯笼,而是尾随那个人直奔城郊而去。

    引走柳彦奇的不是旁人,正是总舵主李复顺派来传信的“妙手神偷”齐飞手。

    柳彦奇追上齐飞手,二人站定,柳彦奇先是拱了拱手,然后说道:“不知道齐大哥前来找我有什么事?”

    齐飞手说道:“我是奉了总舵主之命进京来找你的,前些日子李祺围困嵩山少林寺,若不是你及时给了空大师传递信息,烧掉了名册,那后果将不堪设想,总舵主已经给你记了头功。”

    柳彦奇说道:“这都是我分内之事,不敢居功。”

    齐飞手说道:“这个李祺真是神通广大,此人一日不除,顺义社恐怕就一日难得安宁,因此总舵主这次派我来就是想让你尽快想办法除掉李祺。”

    柳彦奇说道:“我也正在想办法呢,可是,李祺出入都非常小心,除掉他并不容易。”

    齐飞手说道:“那是你的事了,我已经将总舵主的意思带到,如何动手那就要看你的了。”

    柳彦奇说道:“你回去告诉总舵主,我会尽快动手的。如果实在没有好的机会,我就在统领府内趁他不备突然偷袭,只要我能够偷袭成功,杀掉李祺,我能否脱身都无所谓了。”

    齐飞手说道:“这样不好,我们不能除掉一个,自己还搭上一个,那就得不偿失了,此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应该采用。”

    柳彦奇说道:“我自然知道,我会尽快想办法的。”

    齐飞手又说道:“你上次不是说要和马思明联手吗?你何不找他商量商量。”

    柳彦奇说道:“自从从嵩山少林寺回来,这几日我还没有见过他,那好,正好今天有空,我就去扬威镖局找找他,看他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齐飞手交代完所有事刚想离开,忽然又回过身来说道:“总舵主让我提醒你,你在统领府内可能要有危险了,上次你回去送信儿说出卖顺义社的内奸有可能是刘百天,经过总舵主跟踪确认,刘百天就是李祺安插在顺义社内部的奸细,不过那天没能除掉他,给他跑了,总舵主猜想他一定会去统领府找李祺,也必然会向李祺说出你的情况,你可要多加小心啊!”

    柳彦奇说道:“刘百天逃走了?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统领府,没看见他来呀?他若敢出现,我一定饶不了他。”

    齐飞手说道:“别光想着怎么除掉他,他也可能再想办法除掉你,你也要多加小心。”

    柳彦奇说道:“恐怕我是顺义社成员这件事,在李祺那里早就应该不是秘密了。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他若想动我,我恐怕早就死在他的手上了。”

    齐飞手说道:“我也很纳闷,刘百天既然是内奸,李祺应该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份,他为什么却装作不知道,还依然重用你呢?”

    柳彦奇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原因,也许,我还有利用的价值吧?”

    齐飞手说道:“但愿你对他永远都有利用价值,这样你就会永远安全了。”

    送走了齐飞手,柳彦奇便直奔扬威镖局而来。

    自从刘小翠跟随鬼父鬼母学艺以来,武功可以说是突飞猛进,加之又得了林中笑的宝物“金蚕软丝网”,更是如虎添翼,近日多次走镖都是她跟于秀芸一起去的,沿途用她的鬼功把山贼路匪吓得屁滚尿流,遇到胆大不害怕的,争斗之中,刘小翠使用“金蚕软丝网”可谓无所不胜,这让于秀芸可清闲多了。

    刘小翠打跑对手后跟于秀芸说道:“姐姐,以后我就跟着姐姐一起走镖讨生活了,还有思明哥哥,咱们仨在一起多好。”

    于秀芸虽然不太在意刘小翠说的话,但是,听她说出来咱们仨在一起多好的话,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刘小翠也看出来了于秀芸这细微的变化,赶紧上前撒娇道:“好姐姐,别生我的气,我不会跟姐姐争宠的,我就给姐姐和思明哥哥当个使唤丫头还不行吗?”

    于秀芸看着刘小翠说道:“你就那么想跟思明哥哥在一起吗?”

    刘小翠全无避讳,说道:“是呀,我的命是思明哥哥救回来的,我要用我的一生来回报他,不过姐姐你放心,你做大我做小,我绝不会跟姐姐争宠的,如果姐姐不喜欢,只要不赶我走,让我做个使唤丫头我也愿意。”

    于秀芸叹了口气说道:“只怕你思明哥哥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你我的身上,行了,别提这个事了,赶路吧。”

    柳彦奇来到杨威镖局的时候,于秀芸和刘小翠她们已经先他一步到家了。

    于秀芸吩咐镖师们搬运行李,解马卸车等事。

    刘小翠则在院子里向于正威、马思明还有燕山二鬼学说着这一路上遇到的事情,说到和山贼路匪打斗的场面,刘小翠便兴致勃勃地比划起来,说义父义母这鬼功果然厉害,好多人一招没出,就被吓得屁滚尿流的逃命去了,还有这件“金蚕软丝网”,简直太好用了,没有谁能够逃出它的手掌心。

    刘小翠说得眉飞色舞,燕山二鬼听得更是兴致勃勃,直夸义女刘小翠有进步,说着说着三人便来了鬼吼之声,把没留心的镖师手里的刀都吓掉在地上了。

    大家正笑得开心呢,听到有人叩门,镖师赶紧过去开门,打开门一看是柳彦奇,便招呼他进来。

    柳彦奇进了院子,跟大家一一打过招呼,马思明猜想他来一定有事,便让他到里面说话。

    于正威和马思明将柳彦奇让到了里面书房。

    马思明说道:“柳大哥今天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吧?”

    柳彦奇说道:“大家都是熟人,我也不绕弯子了,我今天来还是想跟你商量怎么对付李祺的事。那天在嵩山少林寺真的好险,若不是马兄弟出手相助,恐怕关乎许多人性命的顺义社花名册就落在李祺手中了,这个李祺真是神通广大,连我们这么机密的事情他也能够掌握,此人不除,对于你我两股义军而言,那可是天大的祸患。”

    马思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当尽快行动才好。”

    于正威说道:“我昨天听钱波回来说,他这两天夜晚都看见李祺悄悄地出了统领府,因为自己武功不行,他也没敢跟踪,害怕打草惊蛇。”

    柳彦奇吃惊地道:“李祺?晚上悄悄地出了统领府?是一个人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可是一直派人盯着他的住处的,没看见他离开过呀。”

    于正威说道:“是吗?难道是钱波看错了?”

    马思明说道:“钱波刚才不是回来了吗,我们把他叫进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于正威说道:“没错没错,思明,你快叫人去叫钱波过来。”

    马思明出去没多大一会儿,钱波便跟着他进了书房。

    于正威说道:“钱波,你把你看到李祺离开统领府的事跟柳彦奇说说。”

    柳彦奇说道:“你确认你看到的人是李祺吗?我一直派人盯着他呢,怎么从来没有看见他离开过统领府?”

    钱波说道:“你在统领府里面盯着他有什么用,他又不是从统领府里面走出来的。”

    柳彦奇听了钱波的话有点蒙了,李祺不是从统领府里面走出来的,那他从哪儿走出来的,他每天公干完了都在统领府里面,他不是从统领府里面走出去的,难道他还会分身术不成?

    马思明说道:“你快点把你看见李祺的详细过程说一遍。”

    钱波说道:“我奉总镖头的命令在统领府附近假装做小买卖,暗中监视统领府,随时准备给你传递信息,就在前天晚上,二更天刚过,我冷的有些受不住了,便躲在一处角落里避风,忽然看见对面一所小院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开始我也没在意,以为是居住在这里的平民百姓,我便蹲在角落里继续避风,没想到李祺竟然从我面前经过,那一刹那,远处的一束灯光正好打在他的脸上,我当时吓得一激灵,这个人咋这么眼熟呢,我仔细一琢磨,这不是统领府里的小爷‘玉面阎罗’李祺吗?”

    柳彦奇说道:“当真是李祺?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钱波说道:“虽然他穿的是一身普通百姓的衣服,可是,我绝对不会看错人,他的那张白皙的脸,俊的像女人一样,我是绝对不会认错人的。”

    柳彦奇说道:“难道说,统领府里,李祺有秘密暗道通向府外?我只知道李祺的住处有好几处地下密室,他睡觉都不常在同一间密室里,真可谓是狡兔三窟,没想到他为了便于外出不被人知道,居然还修了秘密地道。难怪我的人一直没有发现他外出的痕迹。李祺这个人,简直是太聪明了,也太狡猾了。”

    马思明说道:“再狡猾的狐狸也是斗不过好猎手的。”

    钱波继续说道:“我当时也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或者是自己这些日子监视李祺,心里老是想着李祺,脑子里面出现了幻觉,便也没太在意,昨天晚上,我一时好奇,便又藏身在那个角落里,看看能不能再看到他,没想到,又是二更天刚过,那所小院的门又开了,穿着普通百姓衣服的李祺又走了出来,这次我特别留心看了,那个人绝对是李祺,我敢用我的性命担保,绝对是他。又是二更天刚过出去的,三更天刚过回来的。”

    马思明说道:“李祺夜晚偷偷出去干什么去了呢?”

    柳彦奇说道:“还能干什么?一定是出去跟他安插在义军里面的奸细碰头去了,这个可恶的李祺,不尽早除掉他,还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义军兄弟要死在他的手上了。”

    柳彦奇因为听了齐飞手说刘百天逃跑了的事,以为李祺偷偷离开统领府一定是去跟刘百天见面去了,他哪里能够想到,李祺其实是去给他留信号去了,她是想和柳彦奇见面。

    柳彦奇和马思明商定,今晚他们俩要去那里偷偷地等候李祺,如果出来的人真是李祺,那就暗中跟踪他,趁机对他行刺。

    若知柳彦奇和马思明能否等到李祺,能否行刺成功,请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