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一八五章 叔侄失散 瞒天过海

第一八五章 叔侄失散 瞒天过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破衣妖道”是姜万明的师弟,他对“幻影追魂剑法”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只因非是掌门人不能修炼这套剑法,也不会得到修炼这套剑法的内功心法。宋玉杰在离开武当之前,经常和师兄姜万明切磋,基本了解了“幻影追魂剑法”的套路,所以,他虽然没有修练过这套剑法但是他却能够拆解这套剑法。

    林文孝见自己的几个杀手招式都被这个破衣老道给破解了,心中不免有些着急,一边和他对阵一边苦思怎样才能胜他。

    “破衣妖道”宋玉杰深知武当门规,凭林文孝的资历掌门人根本就不可能把“幻影追魂剑法”传授给他,通过林文孝的招式不难看出来林文孝虽然精通“幻影追魂剑法”的套路,却缺少心法的驾驭,招式并不完美,而且,从林文孝的剑势上看,他应该已经走火入魔了,他的剑势充满了邪恶,还带着毒辣,这完全不符合武当门规。

    “破衣妖道”宋玉杰架开林文孝的承影剑说道:“你这幻影追魂剑法不是掌门人亲授的,一定是你私闯掌门人禁地偷学的,没有心法约束指引,你已经走火入魔了,继续下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林文孝自己当然知道这一点,因为他犯病的次数越来越勤,而且发作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痛苦也是越来越重,可是,每次发作完事他便感觉自己内力陡长不少,因此林文孝心里也十分的矛盾,他既惧怕发作,又特别期待发作,他总是想,一定要先让自己武功剑法突飞猛进,杀了柳彦奇扳倒李祺,得到自己想要的然后再考虑修炼心法抑制发作的事,因此,林文孝尽管知道自己已经走火入魔很深,但却一直没有放弃修炼。

    林文孝冷哼一声说道:“好的武功就应该拿出来与大家分享,掌门人却将它占为己有,分明是怕别人修炼的比他好,超越了他,我林文孝已经将这套剑法修炼成功了,并没有走火入魔,你就别替我操心了。”

    林文孝一边说着话一边剑柄一分,承影剑子剑已经脱离母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向破衣妖道宋玉杰的手臂斩去。

    承影剑子剑出入无形,因此很多人都难以预测和抵挡它,因此它每次偷袭,几乎全都得手。

    “破衣妖道”似乎也没有发现承影剑子剑的到来,依旧抖动手中金丝铁佛尘去迎林文孝手中的承影剑母剑。

    林文孝见状心中大喜,心说:老妖道,看我不斩下你的手臂来。

    说时迟那时快,林文孝手中承影剑无影无形,闪电一般从宋玉杰的左肩削了过去。

    林文孝见自己偷袭得手心中高兴,回过神来收住了攻势,看向“破衣妖道”,想看看他的狼狈相,然后再出手将他一剑斩首。

    林文孝回头这么一看吃了一惊,原来,就在林文孝的承影剑子剑马上要挨到宋玉杰的肩头的时候,宋玉杰的肩膀似乎脱节了一般,立刻躲出去了老远,咋一看就好像被人一剑给砍断了似的,同时,宋玉杰的手臂也跟着变得极其修长,有点像橡皮筋,拉长至少原来的三倍多,林文孝的剑过去之后,“破衣妖道”宋玉杰的手臂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并且毫无损伤。

    林文孝见状岂能不大吃一惊?

    这就是宋玉杰的绝技,也正是因为他身体的这种变化奇功,才被江湖中人称之为“妖道”的,都说他这是妖术。其实,宋玉杰的这种功夫根本就不是什么妖术,而是他独创的“分筋脱骨术”,他身体的绝大多数部位都能随心所愿,变化无常,可大可小,可长可短,坚实如铁,柔时如水。

    林文孝自己眼看着一剑将他手臂给斩了下来,一回身的功夫他却安然无恙,这才知道,眼前这个破衣老道不容易对付。

    林文孝又偷袭了几次结果依然是徒劳无功。

    这时,“破衣妖道”宋玉杰说道:“逆徒,束手就擒吧,我要带你回武当面见掌门人,治你偷入掌门人禁地,私练掌门人绝密剑法之罪。”

    说着话手中金丝佛尘扬起,一招“蟒蛇缠身”扫向林文孝的腰间。

    林文孝急忙双足点地向后急退,还没等他反手回击,老道手中佛尘已经变招,攻向林文孝的下盘,让他没有立足之地。林文孝不得不纵身跃起,老道紧跟着又变一招,手中佛尘“万朵花开”,所有佛尘金丝全都绽开,直立着向上,直奔林文孝而去。

    林文孝空中一个翻转,头朝下,手中承影剑在前,直奔宋玉杰的佛尘正中刺了下来。

    “破衣妖道”知道承影剑的厉害,若是跟它硬碰硬自己的佛尘肯定是要吃亏的,于是只好收势,退在一旁。

    林文孝双足落地后并没有急于进攻,而是虚晃一剑纵身而去。

    林文孝为什么没有继续和宋玉杰决斗而是虚晃一剑夺路而去了呢?原来,林文孝突然感觉身体里一阵奇痒传来,心知不好,自己这是要发作了,如果再继续斗下去,自己发作起来,必将被这老妖道有机可乘,因此他这才虚晃一剑夺路而去。

    “破衣妖道”宋玉杰见林文孝夺路而去,也没有追赶,因为他知道,林文孝虽然没有修炼“幻影追魂剑法”的心法,但是他的剑法也的确精明,还有承影剑在手,自己想胜他也着实不易,既然他不想打了也好,自己先救人要紧。

    林文孝退走了,宋玉杰急忙四处寻找罗十斤叔侄二人,找了好半天也没见他们叔侄二人的身影,他又跑出了树林子,仍然不见他们二人的身影。

    罗十斤和罗祐铭哪儿去了呢?原来,宋玉杰从林文孝的剑下救下了他们叔侄二人,然后把他们放在了地上,和林文孝交谈之中二人听出来了,救下他们叔侄二人的这个白胡子白头发老道居然也是武当派的,那他和这个大恶人林文孝岂不是一家人了吗?叔侄俩躲在树后一核计,心说,还是快点跑吧,他俩唠完还不得一起来抓咱们俩啊!就这样,罗十斤和罗祐铭在宋玉杰和林文孝交谈的时候偷偷地跑了。

    这叔侄二人慌不择路,竟然跑丢了,罗十斤不小心坠下了山崖生死未卜,罗祐铭急得大哭,被路过的少林僧人慧能发现,慧能带着他绕路来到山谷里,却没有找到罗十斤,罗十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慧能只好先带着罗祐铭回了嵩山少林寺。

    罗十斤死了吗?当然没有,他被一位隐士救走了,跟着隐士学习武艺,后来大胆探地窟得宝贝下山立了奇功,再出世那可是十年之后的事了,我们暂且不提。

    宋玉杰找遍了附近也没有找到他们叔侄俩,只好作罢,他决定回武当山去面见掌门人姜万明,向他报告林文孝偷学“幻影追魂剑法”的事,请掌门人下令诛杀林文孝,为武当清理门户。

    林文孝躲在一处房间里痛苦万状,好不容易熬到了发作完毕,已经折腾得筋疲力竭,满身大汗。

    林文孝稍事休息之后站起身来,感觉自己内功又精进了不少,整个身体经络里充满了力道,往来奔走,似乎要一泄而后快。

    林文孝提着承影剑往开封府走,途中看见有两名江湖中人在对练武艺,立时杀心顿起,心说:正好拿你们俩来发泄一下。

    心生恶念,经络里的力道便已经涌向了他的手臂,顿时青筋暴起,双目喷着火光,向那二人逼近。

    那两个人发现了林文孝,便停住了手,收势站在一旁打量着走过来的林文孝,其中一人说道:“师兄你看,这人青筋暴起,双目通红如火,好像来者不善。”

    那被称作师兄的人说道:“师弟我们快走,以免惹事上身。”

    二人说着话刚要走,林文孝已经双足一点地,纵身来到了近前,以剑尖指着他们二人说道:“练武之人,岂能贪生怕死,遇到劲敌当一决生死,以扬名立万。”

    那师兄说道:“我们又不认识你,为何要和你一决生死?”

    那师弟说道:“我们还有事在身,恕不奉陪。”

    说完话二人要转身离开,林文孝刚刚发作完,体内积聚了大量的内力等待宣泄,岂能容他们离开。

    林文孝向前跨步,手中承影剑已经递了过去。

    这二位见状不得不出手相迎,可是没到两个回合,林文孝突然剑柄一分,承影剑子剑出手,那二人都没看着对方的剑身便一命呜呼了。

    林文孝收剑入鞘,仰天大笑,说道:“放眼天下,谁能配当我的对手,哈哈,武林江湖,唯我独尊。”

    林文孝发泄完了,身体感觉舒服了许多,这才赶回了开封府。

    苏合尔泰听林文孝说他把罗琥一家满门一百多口尽皆杀死了,心中惊骇,说道:“你借剑也就是了,为何要下此毒手,全家一百多口,死在我的治下,我如何向朝廷和地方百姓交代啊?”

    林文孝诡桀地一笑,说道:“这有何难,我在回来的路上早就替你想好了,你马上派人将罗家庄包围了,就说罗琥私通乱党,家中藏匿大量兵器,预图谋反,事情败露不肯就擒,全家拼命反抗,最后无奈之下,只能将他们尽皆诛杀了。苏大人,没准朝廷会因为你剿杀乱党有功,给你封官行赏呢。”

    苏合尔泰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封官行赏我倒是不敢奢望,只要能够顺利掩饰过去也就神灵保佑了。”

    林文孝说道:“你放心,不就是死几个人吗,多大的事。”

    苏合尔泰说道:“你说的轻巧,那可不是几个人,那可是一百多口子呢。”

    林文孝依旧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说没事就没事,你赶紧下令,按我说的办就行了,罪定通匪,家产充公,”说到这里拍了拍苏合尔泰的腰包,“这里就是公,苏大人,还可以小赚一笔。”

    苏合尔泰不敢怠慢,急忙吩咐断臂门官立刻带着人前去罗家庄,按照林文孝交代的去做。

    苏合尔泰吩咐完毕说道:“你可确认所有人都死了吗?这可开不得半点玩笑,万一走露了一个活口,那你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林文孝说道:“当然都死了,我岂能留下活口,不过……”

    苏合尔泰听到不过这两个字吓了一跳,赶紧问道:“不过什么?”

    林文孝说道:“不过跑了两个小孩儿,应该是罗琥的小儿子。”

    苏合尔泰吓得一抖,惊诧道:“你说什么?跑了两个孩子?你不是说都死了吗?怎么会跑了两个孩子?跑了一个这件事也是要露馅的,何况跑了两个。你要么就别出手,既然出手了就应该一个也不放过。你是不是看着他们年幼下不去手了?”

    林文孝狰狞地道:“我会下不去手吗?我连那两个三四岁的小娃娃我都斩杀了,我会对他们下不去手?”

    苏合尔泰说道:“那为什么还给他们跑了?”

    林文孝说道:“别担心,跑了又能怎样?两个七八岁的孩子,还能反上天去不成?我已经派人去寻找了,我量他们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苏合尔泰见事已至此也只能按照林文孝的指示做了。

    此时的苏合尔泰有点后悔了,后悔告诉了林文孝“承影剑”的事,他苏合尔泰虽然一心想回调京师,也非常贪财恋宝,但是,像这样不择手段滥杀无辜的事他还真做不出来,他没想到林文孝会是这样一个人,他一直以为李祺才是天下最为心狠手辣之人,和林文孝相比,李祺真是算不得什么了。

    苏合尔泰果然按照林文孝的指示,将罗家庄查抄了,并且拟表上奏朝廷,说罗家庄罗琥一家私通乱党,为乱党招兵买马,囤积粮草军械,事发之后拼命抵抗,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大兵围剿,罗家所有人都在围剿中战死,特此奏报。

    苏合尔泰将奏表递上去的同时,又吩咐断臂门官去见大夫人,让她使些银两,找找娘家人,从中帮着圆谎,以免惹起朝廷的怀疑,派人下来彻查。

    这件事就这样被苏合尔泰和林文孝瞒天过海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