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一七九章 双双密谋 李祺危急

第一七九章 双双密谋 李祺危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镖师听到有人叩门,还以为是林中笑又回来了呢,打开门一看不是,忙闪在一旁。

    于正威马思明等人也以为是林中笑去而复返了呢,便向门外看去,见来人是柳彦奇,马思明赶紧上前见礼,二人寒暄几句之后将柳彦奇让到了书房之内。

    二鬼被小翠姑娘缠着出去练习鬼功去了,于秀芸也带着其他镖师退了出去。屋中就剩下马思明、于正威和柳彦奇三人了。

    大家叙了叙旧,于正威暗中给马思明使眼色,马思明会意,便提起了李祺围剿义军,险些将义军全部消灭的事说了。

    柳彦奇说道:“我今天来也正是为了此事,李祺双手沾满了义军将士的鲜血,此仇不报,有愧于九泉之下的义军兄弟。”

    马思明说道:“柳大哥,我也正有此意,先前你我没有南下北上之时就曾讨论过要联手对付李祺的事,可是,这件事因为总舵主的原因耽搁了下来,没想到竟然养虎为患,害死了那么多义军兄弟,如今我们总舵主已经下定决心,先除掉李祺。”

    柳彦奇说道:“我们顺义社李总舵主也是这个意思,可是李祺武艺高强,仅凭你我个人的力量若想胜他确实不容易,因此我今日来想跟你商量商量,咱们二人若联手,想那李祺必然不是对手,如此才会有百分之百的胜算。”

    马思明说道:“我也正有此意,只是,李祺出行每次都是前呼后拥,这些人武功虽然不如李祺,但是却可以分散你我二人的能力,如果能有一个单独对付李祺的机会那就稳操胜券了。”

    柳彦奇说道:“虽然李祺出行向来谨慎,但也不是无隙可寻,既然马兄弟愿意和我合作,那你就听我消息好了,只要我一有李祺单独外出的消息,我便立刻通知你,然后咱们二人合力,定能将这个十恶不赦的恶人除掉。”

    于正威说道:“你有碧水宝剑,思明有金光宝刀,两种利器密切配合,量他李祺就算有三头六臂也难逃活命。”

    柳彦奇微微沉思了片刻说道:“我觉得使用碧水剑和金光刀并不妥帖。”

    于正威问道:“为什么?”

    柳彦奇说道:“李祺知道这两件宝器在我俩手上,我们二人一亮出兵器,他必定就会知道是我二人向他发难,如此岂不泄露了身份。”

    于正威说道:“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怎样?以你们二人的武功,还怕他跑了不成?”

    柳彦奇说道:“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万一不能将他除掉,或者李祺被人救走,那我俩身份必将暴露,那样的话,我就很难控制统领府了,马兄弟恐怕也不能再留在康熙皇帝的身边了,那岂不是义军一大损失,我们二人的卧底岂不是无功而返了。”

    于正威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不无道理。”

    柳彦奇说道:“我们最好乘夜色行事,都穿上夜行衣,各自另选一件兵器,我想,我们二人合力,即便不用碧水剑和金光刀一样可以要了李祺的性命。”

    马思明说道:“柳大哥所言极是,为了稳妥起见,我们还是不要暴露身份为上。”

    于正威点了点头说道:“有道理是有道理,没有宝刃在手,你们二人一定要多加小心。”

    柳彦奇和马思明二人胸有成竹地说道:“您放心,我们一定能够制服李祺的。”

    马思明和柳彦奇又商量了一些细节,最后柳彦奇说道:“你们必须派一个人潜伏在统领府附近,我一有李祺独自外出的消息好及时通知给你。”

    于正威想了想说道:“我的镖师钱波为人比较机警,而且跟随我也有七八年了,为人值得信任,我派他潜伏在统领附近,你一有消息直接通知给他就行了。”

    柳彦奇说道:“那好,你让他假扮成小商贩,我一有李祺的消息便及时通知给他。”

    三人说定之后,于正威又叫来了钱波,让他跟柳彦奇见了面,然后柳彦奇告辞离开了扬威镖局,回到了统领府。

    柳彦奇和马思明伺机刺杀李祺的事暂且不提,再说说林文孝。

    林文孝假借开封府附近有乱党活动,自己去探查为由,离开统领府,来到开封府,他并没有去探查乱党动向,实际上他是来找苏合尔泰府上的断臂门官,让他带他去见开封知府苏合尔泰,想和苏合尔泰联手除掉李祺,然后保举他为剿乱统领。

    苏合尔泰先前放过林文孝是因为他知道是李祺夺走了他的宝箱,林文孝承诺要将宝箱的下落告诉他,可是,至今林文孝依然没有探查到宝箱的下落,这让苏合尔泰心里十分不满,如今林文孝想借助他的势力扳倒李祺,自己出任剿乱统领一职,心说:林文孝,你好大的胃口,也好大的野心,李祺是何等样人?连我苏合尔泰尚且惧让他三分,你居然敢公然反叛他,还要取而代之,要知道,一但揭发失败,让李祺反了手,别说你林文孝,恐怕连我苏合尔泰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苏合尔泰沉思半晌说道:“李祺在朝中根深蒂固,而且又因剿灭乱党有大功,深受皇上信赖,他又和索额图大人来往密切,想要扳倒他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没有真凭实据,没有过硬的重大事件,恐怕难以将李祺彻底根除,只要他有一息尚存,对你我都将是灭顶之灾。”

    林文孝说道:“我敢对他下手,自然有把握将他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断臂门官因为得了林文孝的好处,也在一旁帮着林文孝说话。

    苏合尔泰被他们说的有些动心了,更何况,他还在记恨李祺趁火打劫劫走自己宝箱的事,那可是他大半生的积蓄啊!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

    苏合尔泰说道:“我也早就恨李祺入骨了,只是没有可靠的证据,不敢轻易对他动手,你倒是说说看,你都有哪些李祺的把柄,可以将他置于死地?”

    林文孝说道:“黄大兴和耿诸葛都已经被我拿下,他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李祺曾经授意耿诸葛偷偷地放走了乱党头子朱久兴等人,还指使耿诸葛乱箭射死朝廷命官朱重九,大人,这些都是大事件,完全可以指控李祺有私通乱党的嫌疑,甚至我们可以死咬他一口,就说他就是乱党。”

    苏合尔泰想了想说道:“毕竟这次围剿乱党李祺立了大功,几乎将乱党一网打尽,他如此对付乱党,我们告他私通乱党岂能让皇上相信,就算他暗中指使耿诸葛放走了朱久兴,如果他说这是放长线钓大鱼我们又能如何?”

    林文孝说道:“大人何时变得这么胆小怕事了?朱久兴可是明义社的总舵主,放了他还不算大罪?还放长线钓大鱼,他就是大得不能再大的大鱼了,他还能狡辩出来什么?还有什么大鱼可钓?”

    苏合尔泰摇了摇头说道:“皇上也不会全听信你我之言,李祺就是一条毒蛇,我们若是不能够准确地掐住他的七寸,我们还是避而远之的好。”

    林文孝急道:“他李祺私吞军饷,还搜刮民财,这些都是他直接授意我去做的,难道还不算罪?”

    苏合尔泰笑道:“这算什么大罪?哪位带兵的将军没私吞过军饷?哪位地方官员又没搜刮过民财,这些即便都是事实也只能是让皇上对李祺产生反感,想将他打入万劫不复之地还是不够,除非……”

    林文孝问道:“除非怎样?”

    苏合尔泰说道:“除非可以陷害他谋反,要知道,皇上最忌讳的就是谋反了,如果我们把这一点坐实的话,那李祺定死无疑。”

    林文孝听了苏合尔泰的话猛然间一拍大腿说道:“何必陷害他谋反,李祺曾经真的密谋过谋反的事,当时我也参与其中,此事我全都知道,这样应该能够让李祺万劫不复了吧?”

    苏合尔泰听他这么说,一下子来了精神,谋反那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李祺若被扣上这个帽子,必死无疑。

    苏合尔泰对李祺早就恨得牙根痒痒了,早就想整死他了,只是苦于没有那个实力,自己又知道李祺的为人,不敢得罪于他。

    苏合尔泰连忙问道:“李祺曾经有过谋反的事?这可了不得,要是证据确凿,李祺定死无疑,快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文孝于是将李祺向鳌拜献计要刺杀康熙的事说了一遍。

    苏合尔泰听罢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一边掏出手帕擦拭着额头的汗珠一边说道:“竟然还有如此惊险的事?我皇真是洪福齐天,若当时鳌拜施放了暗号,或者是李祺突然率人冲将出来,那现在的天下将别是一个样儿了。”

    林文孝说道:“那次若不是鳌拜鳌大人托大,太过于自信,恐怕大清朝早就另主他人了。”

    苏合尔泰还是不敢相信那天的事实,问道:“当时李祺真的带着人就藏在屏风的后面了?”

    林文孝说道:“千真万确,只等鳌大人一声令下了。”

    苏合尔泰仔细捋了捋事情的原委说道:“不对,不对,你说的不对吧?皇上擒住鳌拜那天晚上,鳌拜党羽得知消息之后要冲进城去救出鳌拜鳌大人,可是李祺带着他的部下协防,保住京城九门的,你说他曾经和鳌拜密谋弑帝这怎么可能,李祺因此还立了大功。”

    林文孝说道:“这就是李祺的高明之处,他那日见鳌拜没有动手便知道鳌拜绝对不是皇上的对手,因此立刻便倒向了皇帝一边,他顺势联络到了当时的步军统领衙门,并结交了索额图大人,这才有他协防九门立功的事。恐怕鳌拜到现在也不会知道,他最信任的李祺竟然在关键时刻掐断了他的退路。”

    苏合尔泰看着林文孝说道:“鳌拜想不到,李祺也一样想不到,他最信任的人会出卖他揭发他。”

    林文孝冷哼了一声说道:“他最信任的人不是我林文孝了,而是那个来路不明,极有可能就是乱党分子的柳彦奇。我本也没想出卖他,只是他太不懂得用人,现在我的武功和柳彦奇不相上下,李祺却不对我委以重任,甚至让我屈身于黄大兴之下,我林文孝岂能甘心。”

    苏合尔泰说道:“李祺本就不容易对付,又有柳彦奇相助,他手中的碧水剑可不是平凡之物。”

    林文孝说道:“以我现在的剑法想胜柳彦奇并不难,只是苦于我手中没有一柄好剑,不能够和他手中的碧水剑相抗衡。”

    苏合尔泰说道:“碧水剑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所有的兵器都不是它的对手。”

    林文孝说道:“除了我师祖手中的龙渊宝剑外,我真不知道还有哪件兵器敢和碧水宝剑一较高下?可是,龙渊剑是我师祖随身佩剑,想得到它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苏合尔泰嗤笑道:“亏你还是使剑之人,世上有多少名剑都一无所知。”

    林文孝说道:“我对名剑倒是也有所知,只是宝器都不轻易现身江湖,你让我上哪里去寻一柄来于我使用?”

    苏合尔泰说道:“你可听说过承影剑?”

    林文孝说道:“我倒是听我师父提起过此剑,这柄承影剑据说是商朝著名铸剑师勾廉为商王太甲所铸,此剑极其锋利坚韧,剑身护手前铸有铭文“影“字,剑柄可以一分为二,其中一半与剑身合在一处,名曰明剑,另一半抽出时没有剑身,只有剑影,名曰影剑。虽然这一半看不见剑身,但同样可以杀人,因此让人防不胜防,相传此剑出炉时,“蛟分承影,雁落忘归“,故名承影。商朝灭亡后此剑流落江湖,成为了江湖中人手中的利器。不过,这些都只是传闻而已,并无人见过这柄宝剑。”

    苏合尔泰听林文孝说完哈哈大笑。

    林文孝不解地问道:“大人何故大笑?”

    苏合尔泰说道:“看来你对此剑也十分了解。或许这柄承影剑真的和你有些缘份。”

    林文孝更加不解地问道:“大人何出此言?”

    苏合尔泰说道:“这柄承影剑就藏在开封城外不远处的一户人家里,我偶然间路过那里看见那家主人执剑操练,只可惜,那人武艺平平,辱没了这把传世好剑了。”

    林文孝一听来了精神,说道:“果有此事?那真是天助我也。”

    苏合尔泰说道:“你可以择时登门求剑,若得此剑相助,必将如虎添翼。”

    若知林文孝能否求得宝剑,请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