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一七八章 秀芸含羞 小翠得宝

第一七八章 秀芸含羞 小翠得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中笑突然掏出自己的法宝“金蚕软丝网”向马思明撒去。

    马思明手里因为托着彭启德,行动不便,若想脱身就必须扔下彭启德,可是,彭启德一点武功也不会,马思明如果扔下他那他必然会重重地摔在地上,此人虽然经常缠着于秀芸,但是这人本性不坏,平常和马思明也相处的不错,马思明不忍心将他丢下。

    就在马思明为难,林中笑洋洋得意之时,忽然一阵阴风袭来,紧接着一条鬼影一闪,便飘到了马思明的上方,这时,林中笑的金蚕软丝网也正好到了,只见鬼影大袖子一卷,那金蚕软丝网便被鬼影收入了囊中。

    林中笑不知道来人是谁,马思明却是知道,这鬼影不是旁人,正是“燕山二鬼”的鬼父金长寿。

    随后又一鬼影一闪,鬼母项翠花也飘身落入了院子,紧跟着又一条纤细的鬼影一闪,落在了鬼父鬼母二人的中间,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刘小翠。

    这时有人会问,刘小翠不是跟于秀芸上街了吗?怎么会跟鬼父鬼母在一起呢?

    原来,鬼父鬼母按照马思明的指示,将于秀芸的母亲尹秀香的灵柩互送到了京城,并帮助他们将尹秀香入土为安,忙完尹秀香的丧事,见马思明还没有回来,便向于正威父女二人辞行,说要回燕山鬼窟去住一段时间,便离开了扬威镖局。

    后来听镇守在山海关的徒弟石萧然说马思明已经返回了京城,二位老鬼这才离开燕山鬼窟,来到了京城,正好遇见于秀芸和刘小翠在逛街,便施展开了“鬼传音”的绝技,向刘小翠发出了信号。

    刘小翠跟着鬼父鬼母已经基本掌握了“鬼传音”的秘诀,她玩的正开心呢,忽然听到了义父义母的“鬼传音”信号,立时一阵兴奋,对于秀芸说道:“芸姐姐,我义父义母回来了,他们在召唤我呢。”

    于秀芸并不懂得这鬼传音,她是听不到这声音的,见刘小翠一脸的兴奋,便说道:“你一个小鬼就够大家受的了,这回你义父义母回来了,可要更热闹了。”

    刘小翠嘻嘻一笑,说我去找她们去了,姐姐自己逛逛就快点回去吧。

    刘小翠说完话双足点地,一式“鬼影飞行”,人已经寻着鬼父鬼母的呼唤之声追了过去。

    鬼父鬼母为了检验她这段时间有没有偷懒,便施展开了“鬼影飞行”术,让刘小翠在后面紧紧追赶。

    刘小翠练功是很愿意下苦功夫的,而且又有于正威父女和马思明的指点,此时她的武功比之和鬼父鬼母分手之时又精进了许多。

    刘小翠见义父义母有意试探她的武功,便将近日所学全都施展开了,与他们二老竞相追逐,互不相让。

    少卿,鬼母项翠花停住脚步,回头对飘身而至的刘小翠说道:“我的乖女儿,没想到你的武艺进步的这么快,在有个一年半载的,恐怕我这把老骨头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鬼父金长寿也飘身落地说道:“可不是,尤其是这鬼传音,进步更多,我们那么远发出的消息你都能察觉到,看来你真是练习鬼功的奇才呀。”

    刘小翠连忙向鬼母项翠花撒娇道:“都是义父义母让着我呢,我哪里有那么大的进步了。”

    鬼父金长寿哈哈笑道:“我女儿还挺谦虚,进步就是进步,不用谦虚,你若太谦虚,那不就说明我们两把老骨头没教好你吗,哈哈!还是吹捧一点好,吹捧一点显得我们两个老鬼多有本事啊!”

    项翠花啐了一口说道:“你个老东西,你这是变着法的想夸夸自己呀。”

    三人说说笑笑的便来到了扬威镖局的大门外,忽听得里面有打斗的声音,二鬼也不走门,身形一飘便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刘小翠也随后飘身上了大树。

    三个人藏在大树的树冠里窥视者院子里马思明和林中笑。

    刘小翠指着林中笑对二鬼说道:“义父义母,这个林中笑是个山贼,武功也是十分了得,他最为厉害的是他怀中有一件宝物,名叫金蚕软丝网,这张网丝线纤细,柔软如棉,却非常坚韧,一般兵器都伤它不得,我和芸姐姐北上科尔沁的时候,芸姐姐和高大哥都被他的这金蚕软丝网给罩住了,若不是我跟婶子及时赶到,恐怕芸姐姐早做了他的压寨夫人了。”

    鬼父鬼母二人早已经成名江湖,对这“金蚕软丝网”倒也有些耳闻,知道这东西编织不易,而且非常厉害,只是一直没有见到过,听刘小翠这么一说,立时起了好奇之心,便没有忙着现身,他们想看看这“金蚕软丝网”到底是什么样的,到底有多厉害。

    就在马思明跃身而起接住彭启德之时,林中笑看到了机会,便伸手入囊中,取出“金蚕软丝网”向马思明投了过去。

    马思明若不是手里有彭启德,彭启德又身体颇重,想要脱身倒也不难,因为他在嵩山学艺的时候师父跟他提起过这“金蚕软丝网”,知道它的厉害,也知道它的弱点。

    一直凝视着林中笑的刘小翠见林中笑手探入了怀中,便知道他要使用“金蚕软丝网”了,忙提醒义父义母,二鬼微微一笑就等着他出手呢。

    二鬼向来以轻功见长,而且练就的鬼功更是身法奇特,身轻如燕,嫉快如飞,见林中笑投出了“金蚕软丝网”,便双足一用力,鬼影一闪,自上而下地飞扑过来,将金蚕软丝网给收入了怀中。

    林中笑本以为可以借机擒住马思明,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不但没有网住马思明,自己的宝物“金蚕软丝网”还被人收了去,心中不免气恼,大喝一声:“何方妖孽,竟然敢坏我林中笑的好事,识相的快点将金蚕软丝网还给我,否则,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林中笑说着话已经摆开了架势,要和鬼父鬼母玩命。

    鬼父金长寿鬼眼一翻,鬼牙一龇,说道:“不过是一张渔网而已,我先借用几日,打些鱼来就还给你。”

    林中笑听他这么说气不打一出来,也不再多言,伸手直取金长寿。

    他哪知道鬼父鬼母的厉害,几招没中才知道这二位不是一般人,连忙收住攻势说道:“二位到底是什么人?武艺不错呀!”

    鬼父阴森森地一笑说道:“告诉你让你小子知道知道,我二人乃是燕山二鬼是也。”

    这句话着实把林中笑吓了一跳,他对燕山二鬼也是早有耳闻,只是一直未曾见过,他没想到自己会惹上这两个老鬼,早听人说这燕山二鬼非常难缠。

    林中笑双手一拱手说道:“不知道二位是二鬼两位老前辈,晚辈林中笑多有得罪,我林中笑和二位前辈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希望二位前辈不要和我过不去,我今日来只是想找回我的老婆于秀芸,并无恶意,希望前辈能将金蚕软丝网归还给我,林中笑感激不尽。”林中笑说完话还揖了一揖。

    鬼父金长寿说道:“少来这套,金蚕软丝网既然被我收了,那就是我的了,你若想拿回去,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林中笑见鬼父金长寿并不买他的帐,并不识他的恭敬,看来只能硬夺了。

    就在林中笑再次摆开架势,要和鬼父金长寿对阵之时,院门被推开,于秀芸走了进来。

    于秀芸在刘小翠走后,一个人也没心思继续逛街,便一路走一路看地溜达了回来,没想到来到院门外便听见里面林中笑和鬼父金长寿说话的声音,急忙推开门走了进来。

    林中笑一见是于秀芸回来呢,心中一喜,赶紧变怒为笑,上前说道:“老婆,你可回来了,我来找你,他们不让我进去还和我大打出手,那个老鬼还抢走了咱们的宝贝金蚕软丝网。”

    林中笑不光叫于秀芸老婆,还说咱们的宝贝金蚕软丝网,这显然是将于秀芸看成了是他的人了。

    于秀芸见林中笑这么称呼自己,心里是又羞又气,忙偷眼看向马思明,因为她没将自己被林中笑逼婚的事告诉他,林中笑当着他的面这么称呼自己,她怕马思明心里不舒服,会产生误会。

    其实,马思明和于正威刚才已经从镖师口中知道了大概原委,虽然听见林中笑这么称呼于秀芸,心里也并没有不高兴,反而向于秀芸投去了信任的目光,这让于秀芸更加觉得脸上臊的慌,急忙收回目光,转而瞪视着林中笑说道:“林中笑,你再敢胡说休怪我不客气了。”

    林中笑说道:“我哪里有胡说了,我们本来就拜了天地的,你却不承认,反正你就是我的老婆,你认不认我都会这么叫你。”

    于秀芸被他气得粉面含责,怒目而视,刚要向身后去拔自己的双刀,就听马思明说道:“芸姐姐息怒,对付他有我呢。”

    于秀芸见马思明要替自己出头,心中一阵感激,立时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马思明指着高一笑说道:“你我本无怨仇,我也不想为难你,我劝你赶紧抽身还来得及,不然,休怪我马思明刀下无情。”

    林中笑知道自己不是马思明的对手,若自己再执意下去,必然难以全身而退,只是可惜了自己的“金蚕软丝网”了,和性命相比,金蚕软丝网又能算得了什么?今日失去,他日再设法夺回来就是了,保命要紧。

    林中笑想到这里退后一步说道:“今日之事我不会就这么罢休的,老婆我还会再来找你的,”说到这里又看向鬼父金长寿,接着说道:“金蚕软丝网我也一定会再夺回来的。”

    林中笑说完话退身出门,扬长而去。

    于秀芸待林中笑走后,走到马思明身边,满面含愧地要解释她和林中笑之间的事。

    马思明微微一笑,说道:“芸姐姐不必愧疚,大概情况我已经知道了,当时你也是受制于他,情非得已,我怎么会责怪你呢!”

    于秀芸听他这么说,心里更加感动,那股暖流再次走遍全身。

    马思明拉住了她的手,于秀芸借势靠向了他的肩头。

    这些看在于正威的眼里,心里非常高兴,忽然又想起了妻子尹秀香,又一阵伤感,本来计划好了的,这次从科尔沁回来便给他们二人完婚,可是没想到……唉!如今妻子尸骨未寒,女儿有孝在身,此事也只能暂时搁置了。

    刘小翠看着马思明那么关心于秀芸心里便很不受用,在他们背后发出鬼功的嘶嚎之声,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马思明回过头来说道:“小翠,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以后不要在镖局里使用你的鬼功,看把大家吓得,一激灵。”

    刘老爹也说道:“思明说的没错,你这声音把你老爹我都吓了一大跳,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刘小翠嘴一撇说道:“我喜欢,我愿意,谁让我心情不好了,我心情不好我就吼。”

    鬼父鬼母听了刘小翠的嘶嚎之声却非常欢喜,说道:“好极好极,这才是我鬼父鬼母的好女儿呢。”

    刘小翠依入鬼母项翠花的怀里十分委屈地说道:“他们都不好,他们都欺负我,只有义父义母对我最好了。”

    鬼父哈哈大笑,说道:“好女儿,别不高兴,义父把这个送给你做礼物可高兴?”

    鬼父金长寿说着话,把刚才从林中笑那里夺来的“金蚕软丝网”取了出来,递给了刘小翠。

    刘小翠一见义父把“金蚕软丝网”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了自己哪还有不高兴的道理,早把刚才那不舒心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刘小翠到底是个小姑娘,贪玩心起,便拿着“金蚕软丝网”向镖师钱波投去,钱波哪注意到她会首先拿自己演习,被她网了个正着,越是挣扎那“金蚕软丝网”便收得越紧,急得钱波直叫饶命。

    刘小翠嘻嘻哈哈地笑,鬼父鬼母二人看着她笑。

    马思明说道:“还不快点把人放出来,你再胡闹我就让你义父把这宝贝收回去。”

    刘小翠冲马思明一紧鼻子,赶紧把钱波放了出来。因为她知道,鬼父鬼母拿马思明当主人,马思明若真命令义父收回“金蚕软丝网”义父一定会听他的话的。

    就在这时,一直躲在暗处观察扬威镖局的柳彦奇现身出来,叩动了扬威镖局的门环。

    若知柳彦奇和马思明能否联手刺杀李祺,且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