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一七五章 田久泄密 高手对决

第一七五章 田久泄密 高手对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田久干下最后一杯酒说道:“柳总管,天色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交差去了。”

    柳彦奇也站起身来说道:“我也该回去了,我们同行。”

    二人出了酒馆没走几步,田久忽然停住脚步说道:“柳总管,我有句话想要提醒你。”

    柳彦奇忙说道:“前辈有话尽管说来。”

    田久说道:“顺义社火龙旗旗主刘百天为人不值得信任。柳总管,好自为之。”

    田久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柳彦奇站在原地细细地品咂着田久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忽然,他想起了刚才喝酒的时候田久问他为什么要打听谁是李祺派到顺义社做卧底的事来,难道他是在提醒自己,火龙旗旗主刘百天就是顺义社要找的那个叛徒?田久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件事?就是因为那次大搜捕自己没有揭穿他?可是,回想刚才喝酒时他说过的话,又感觉他是在替李祺传话,这个田久,到底是在为自己着想,还是在为李祺设局?柳彦奇实在是想不明白。

    柳彦奇接到了总舵主李复顺的聚议信息,便不敢怠慢,偷偷地离开了统领府,一路绕行才来到秘密据点,见到了总舵主李复顺。

    屋中除了李复顺还有三位护法。

    柳彦奇一进屋李复顺就说道:“你怎么才来?没看见我投放的信号吗?”

    柳彦奇说道:“我早就看到了,只是统领府里今天事情特别多,我又不能公然离开,所以来晚了。”

    李复顺说道:“快说说,你打听内奸的事可有眉目了?”

    柳彦奇想了想说道:“虽然一直没有准确消息,不过,昨天我和田久一起喝酒,喝完酒出来他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我感觉很有可能他在提醒我什么。”

    李复顺说道:“他跟你说什么了?”

    柳彦奇便把昨天田久说的话学了一遍。

    李复顺想了想说道:“无论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也都值得重视,对于刘百天,自从他那次被李祺抓住,后来被咱们救了出来,我就感觉他和以前大不一样,我在心里也早怀疑他很久了,只是苦于没有证据,我也便没有对任何人说起,如今田久指名道姓的说刘百天不值得信任,或许他真的就是那个内奸。”

    柳彦奇说道:“万一田久说的话是李祺让他离间咱们而故意那么说的呢?”

    李复顺说道:“你放心,没有确切证据我也不会打草惊蛇的,这件事我会暗中派人调查他的,此事你就不用管了,我这次到京城来,是想通知你,让你伺机刺杀李祺,李祺害了我们顺义社那么多兄弟,此仇不报,我李复顺还有何颜面面对顺义社的众位兄弟。”

    柳彦奇说道:“李祺出入都十分谨慎,加之林文孝又学了奇异剑法归来,想要杀他更加不易了。”

    李复顺说道:“你不是得了碧水宝剑了吗,还有,你上次说要联合明义社马思明的事,他手中有金光刀,再搭配你的碧水剑,你们俩强强联合,想要除掉李祺应该不难。”

    柳彦奇说道:“能和他联手那自然是最好的了,只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联络过了,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愿意和我联手。”

    李复顺说道:“明义社这次被围剿的比我们还惨,几乎全军覆灭,我想,朱久兴也一定恨李祺入骨,此时找他们联合,他们一定不会拒绝的。”

    柳彦奇说道:“那好吧,这件事我会尽快去办的。”

    柳彦奇离开秘密据点正往回走呢,忽然感觉身后人影一闪,吓了柳彦奇一跳,心说:不会是李祺派人跟踪了自己吧?若是那样,总舵主岂不是会很危险。

    柳彦奇又疾行了几步,突然止步回身,一掌直向那人隐身的地方打去。因为他怀疑跟踪自己的人是李祺的手下,便不想给他机会脱身,于是这一掌用上了十层力道,柳彦奇想将此人一掌毙命。

    就在他的掌力呼啸着攻到之时,暗影里那人身形陡长,双掌运力向前迎来,同时说了一句:速度好快。

    四掌相对,轰然巨响,柳彦奇顿觉手掌疼痛,双臂发麻,心中不由得一惊,此人是谁?好大的力道,放眼统领府里,没人有这么好的内功修为,即便是李祺接下自己的这一掌,也不至于将自己震得如此。

    柳彦奇倒退数步分身站稳。

    那人也后退了一步,同时说了一句:“年纪轻轻内功竟然如此深厚,后生可畏。”

    这时柳彦奇借着月光已经看清楚了眼前这个人,此人身材中等,须发全白,看样子不到八十也有七十几岁,一身道袍,背后斜背着一口长剑。柳彦奇打量了半天并不认识。

    柳彦奇见来人并不是李祺的手下,心里便不那么紧张了,但是此人是谁?为什么要跟踪自己?是敌是友?还是为自己手中的碧水宝剑而来?

    自从柳彦奇得了碧水宝剑,一直有江湖中人前来找他夺剑,或偷或抢或骗,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但大多都是泛泛之辈,根本就不是柳彦奇的对手。

    柳彦奇看着面前这位老者,虽然年以花甲,却身体健硕,双目炯炯有神,而且内功深厚,刚才那一掌自己几乎用了全力,对方只不过随意往外这么一推,就将自己震退数步,若他是为宝剑而来,那可是自己自从得剑以来遇到的最强的对手了。

    柳彦奇打量完毕,双手一拱说道:“刚才晚辈以为有仇家要暗中偷袭,故而出掌一击,不曾想惊扰了前辈,柳某得罪了。”

    那老者向前走了两步说道:“好小子,功底子不弱,若不是我老头子有些真功夫在身,刚才你那一掌恐怕早把我这个老头子震得支离破碎了。”

    柳彦奇再次拱手说道:“前辈,柳某冒犯了。”

    柳彦奇为什么对他如此恭敬?原因有二,其一,此人论年龄大自己两辈不止,理当以礼相待,其二,此人内功深厚,在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的前提下,得罪他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凭着刚才对那一掌柳彦奇知道,此人内力远在自己之上,他若是敌,自己今日恐怕没有脱身的机会了。为了不激怒与他,必须先礼后兵才行。

    那老者说道:“你就是江湖传言的云贵第一快剑柳彦奇?”

    柳彦奇再次一抱拳说道:“云贵第一快剑这个称号是武林中人给柳某人的谬赞,柳某不敢受领,在下正是柳彦奇,不知前辈是哪位高人?因何跟踪于我?”

    那老者说道:“年轻人还挺谦虚,你先莫问我是谁,既然你就是云贵第一快剑柳彦奇,那我就先领教几招,看看你的剑到底有多快?”

    柳彦奇说道:“前辈,我自认和前辈并无仇怨瓜葛,前辈为何非要为难于我?”

    那老者说道:“你怕了?我听说康熙皇帝不是赐给你碧水宝剑了吗,有它在手你所怕何来?”

    柳彦奇说道:“宝剑虽然在我手上,但是柳某人从来不用它与人争强斗胜。”

    那人说道:“我虽然年过花甲,也早早就听说了碧水宝剑的威力,但是一直没能得以相见,既然今日你我相遇,那就请亮出你的宝剑,让我这个老头子开开眼吧。”

    柳彦奇从老者的话语中已经听出来了,今天这场打斗恐怕是不能幸免了,只是不知这老者到底是为何而来?是为仇?为剑?还是只是仰慕碧水宝剑想一睹它的风采?无论哪样,这场对决是在所难免了,自己且和他较量一番,看看他到底意欲何为。

    柳彦奇想到这里说道:“既然前辈如此雅兴,晚辈就奉陪几招,还请前辈手下留情,不要让晚辈输的太难看。”

    老者笑道:“年轻人,太谦虚了。”

    其实不是柳彦奇谦虚,在没有弄清楚老者来历之前柳彦奇不敢口出狂言,他知道自己不是老者的对手,即便是手里有碧水宝剑也难有胜算,最好自己不要激怒他。

    说着话的功夫,老者已经摘下了斜背在他身后的长剑,只见他右手握住了剑柄,左手一按卡簧,一缕寒光脱鞘而出,柳彦奇看着这束剑光,便知道这柄剑也不是普通的剑,这口剑也是传世名剑,其威力并不会逊色碧水宝剑。

    柳彦奇果然没有看错,老者手中这柄剑也非是凡品,此剑乃是春秋末期,越国著名铸剑师欧冶子凿茨山取精材,泄其溪水,取山中铁英铜青等物添加,共铸剑三枚,曰:,,,这三口宝剑皆削铁如泥。

    欧冶子铸成剑后将宝剑献给越王勾践,越王勾践独喜,自此便成为越王勾践的佩剑,后来越王勾践凭借灭了吴国,雪了卧薪尝胆之耻。

    后来越国衰败,遭到楚国攻打,越国国君无疆被杀,龙渊宝剑自此流落江湖,后来成为武林中人手中的利器,也曾红极一时,给武林带来血雨腥风。

    柳彦奇虽然不知道这口宝剑就是龙渊剑,但是从它出鞘的光芒和出鞘时的锐啸之声已经知道,这口剑绝不逊色自己手中的碧水宝剑。

    柳彦奇更加不敢轻视眼前这位老者了。

    柳彦奇见老者已经出剑,自己也不敢托大,他右手压住剑柄,左手食指轻轻一按卡簧,碧水剑“镗啷啷”一声啸响,裹携着一道碧玉光芒,脱鞘而出,同时,剑身两侧的碧凤图案如同活了一般,展翅飞了下来,随着碧玉光芒直冲上天空,半空中鸣叫着化作一股劲风,向老者袭去。

    老者赞叹了一声“好剑”,手腕微微一震,手中龙渊剑也是放射出万丈光芒,且看那剑身释放出来的光芒,竟是那剑身上的菱形纹络,这菱形纹络组合在一起就像一张大网一样,将碧水剑的锋芒罩在了其中,任凭碧水剑如何冲杀,都不能得脱。

    柳彦奇也不由自主地赞了一声“好剑”。

    柳彦奇手腕威震,两头玉凤分别裹挟着碧玉光芒向不同的方向飞驰而去,将老者手中龙渊剑幻化出来的网芒顿时撕破,柳彦奇抽剑后退,手中碧水剑横在胸前,说道:“前辈手中宝剑可是江湖中传说的龙渊宝剑?”

    老者说道:“看来年轻人有些阅历,没错,正是龙渊剑。”

    老者说完话双足点地,手中龙渊剑空中画弧,顿时撒出漫天剑影,直向柳彦奇袭去。

    柳彦奇见剑影如同飞蝗一般,密不透风,更断不出哪个是真身,哪个是剑影,只好内力上提,心中默念碧水剑谱心法,第一层“碧光罩”已经施展开来。

    老者看着柳彦奇手中碧水剑一抖,整个身躯都已经笼罩在剑影之中,碧玉光芒如同铜墙铁壁一般,让其无懈可击。同时,两头玉凤鸣叫着往来穿梭,寻找龙渊剑真身,与之对冲,发出剧烈声响,顿时火花四射。

    柳彦奇用“碧光罩”成功挡退了老者的进攻,就在对方收势之时,柳彦奇内力再加,手腕一抖,碧水剑第二层“凤出巢”已经化作一道劲芒,闪电一般快速的袭来。

    老者看着赞道:“不愧称你为第一快剑,出手果然神速。看老夫如何破解。”

    老者说着话并不后退,而是脚踏连环步迎着柳彦奇的剑锋而去。

    这没有点真功夫的人是绝对不敢这么做的,何况还知道对方手里使用的是碧水宝剑,一但自己的身形被对方剑花罩住,再想脱身恐怕比登天还难。轻者也要重伤,重者必然送命。

    老者敢脚踏连环步迎刃而上,自然是胸有成竹,何况他手中的龙渊剑也不是凡品,尽管如此,老者也不敢大意,一边进步一边手中宝剑招式一变,剑身三分,一迎柳彦奇来袭之剑,一奔柳彦奇哽嗓咽喉,一奔柳彦奇会阴要害。

    柳彦奇见对方使出这样一招立时恍然大悟,心中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来历。

    柳彦奇急忙收住攻势,手中碧水剑快剑三出,将老者反攻的招式化解掉了。

    老者再次赞叹了一声“好剑法”。

    柳彦奇斜里一飘身形,退出战圈说道:“前辈住手,我知道前辈是何来历了。”

    欲知老者是何许人也,请看下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